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都市言情 > 掳爱成婚 > 正文 009 绝不娶她

正文 009 绝不娶她

作者:黯香
    《掳爱成婚》最新章节...

    她爱撒谎,擅长耍赖,去找了素素的麻烦,却在他面前哭鼻子,好似他欺负了她全文阅读道无仙。

    三年前她只有十几岁,他只当她年少无知,有大小姐脾气,对她一忍再忍。不曾想长时间忍下来的后果,就是让她越来越放纵,毒打素素,火烧素素的花店,让素素差点命丧火海!

    想到此,他深黯的眼眸再次布上一层阴鸷,冷冷盯着那个正缓缓从他车前走开的女子。她一身狼狈,被赦大少爷带进这高级别墅区,并没有换上高贵的公主裙,或是身为情人该有的高贵衣物,精致妆容,依然是那身发旧的,被撕破的长裙子。

    这套小紫花长裙,三年前的素素也有一件,白净纤瘦的素素穿着这套长裙,露出精巧的脚踝,长发飘飘,再戴上草编帽,在风中非常飘逸脱俗。

    当年他带素素去海边度假,苏黛蔺也跟去了,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波西米亚长裙,裙摆盖住她的脚踝,再配上她那张气色红润、白里透红的白瓷娃娃脸,根本没有飘逸的气质,只有属于少女的甜美可爱。

    但三年后,苏黛蔺在狱中长高了不少,小巧的脚踝露了出来,长裙把她纤长的小蛮腰修饰得不盈一握,胸前鼓鼓的至少有d罩杯,灯光下的侧影显得前凸后翘,婀娜多姿,瓷娃娃小脸则褪去稚气,清瘦苍白,露出精致的轮廓。

    此刻她从他面前走过,没有像以前那样爬上他的车,小嘴里不停说着怕怕,使劲往他怀里钻,而是跛着脚一步步走过,惊慌失措扭头看了身后的别墅一眼,跌跌撞撞往前面跑。

    但跑了几步,她又摔下了,拖着扭伤的脚,一双美目布满惊恐,看着朝她追过来的赦逸。

    赦逸原本是要赶回去接老婆,下楼来见苏黛蔺又跑了,勃然大怒追上来就要打人,发泄怒气。这个男人和黛蔺一样,都没有看见坐在车里的滕睿哲,而是几步上前一把拖起黛蔺,扯住头发就要施暴:“妈的,你跑什么跑!你已经与我的公司签了劳动合同,明天给老子去上班,不去上班我就让你再进监狱!现在我送你去另一个地方!”

    利索的将黛蔺塞上他停在门口的车,开动车子就要离去。

    但滕睿哲的车拦住了他,挡在他家门口,并向他按了车喇叭。

    滕睿哲对赦大少爷刚才的那番话非常不满。

    他走下了车来,站在赦逸的车前,气定神闲拨了个电话:“赦老,我是睿哲,现在在我的别墅,有份东西要送给你……噢,原来小赦总的新房子也在这片别墅区,那正巧,您和儿媳妇一起过来吧……我好像遇到赦大少爷了,还以为他车上坐的是赦少夫人。”

    赦逸这下脸色全变了,不等姓滕的挂断电话,已经把黛蔺摔下了车,大骂一声多事,调转车头飞快离去。

    黛蔺在地上滚了一圈,看到滕睿哲的俊脸又变得冷若冰霜,正用一种轻贱冷峭的目光注视着她。

    她从地上缓缓爬起来,用手背拭了拭唇角的血,往前走了。

    她全身虚脱,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遗落在了酒店,身份证也在赦逸手上,只有走路回书记伯伯家。离开监狱那个铁笼子后,她喜欢到处走,喜欢走路回家,喜欢那种自由自在,只是她不知道,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还要过多久,还要被赦逸纠缠多久。

    滕睿哲瞥见了她眸底对他的那抹淡漠与卑微,眉心皱了一下又快速疏开,冷冷看着她在路灯下的背影。

    苏黛蔺是前天出狱,出狱后一直很安静,任人辱骂贱笑都不还嘴,也不再与那些骂她的人打作一团,娇弱中带着卑微,卑微中又带着坚毅,与以前的苏黛蔺不大一样。

    昨晚他以为她一定会冲下楼来打李湘湘,让这些千金小姐们闭嘴,没想到只是低着头躲进了房里,一声不吭。

    这样子的苏黛蔺,让他感觉陌生。

    “上车!”他把车开到她身边,冷冰冰扔来一句。

    黛蔺停住脚步,投来怯生生一瞥,又把目光移开了,没有上他的车,继续往前走。

    她不敢上他的车。

    睿哲便把车门打开了,俊颜冷峻,醇厚低沉的磁性嗓音带着不耐烦:“上车,我送你回书记家!”伸出手来一把拉过黛蔺,嘭的关上车门。

    黛蔺细弱的肩膀轻轻一缩,用双手抱着自己春光大泄的身子。

    滕睿哲用眼角瞥了她一眼,方向盘陡然左转,停在一精品小店前,进店在衣架子上拨了拨,随手拿了一套雪纺裙扔过来:“去换上!我等你两分钟!”

    两分钟后,黛蔺穿着那套全新的雪纺纱走出来,纤腰长腿,肌肤白嫩,配上精致的脸蛋,让人眼前一亮。

    但明亮的灯光下,滕睿哲却发现,她有一双粗鄙不堪的手和脚。

    那双小手的指关节非常粗大,掌心长满茧子,稍稍在雪纺裙上一划,就能带出丝来。而那双脚,裹在精美高贵的鱼嘴高跟鞋里,十只脚趾头不再细嫩如葱,而是难看的挤在一起,粗了不少。

    他快速瞟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付了帐,转身走了。

    到达书记家后,邹小涵对他们俩的一同出现感到非常惊讶,蹦蹦跳跳跑到滕睿哲身边,娇俏眨着眼睛笑道:“睿哲哥哥,原来是你把黛蔺带出去逛街了,你给她挑的裙子好漂亮哦。”

    睿哲听罢,俊脸又冷了一分,突然很厌恶盯着黛蔺的背影,唇线绷得直直的,一脸不悦。

    黛蔺被叫去了老太太房里,老太太支开张夜蓉,怜爱又心疼看着黛蔺清秀的脸:“黛蔺,你去找过你外婆了吗?”

    黛蔺摇摇头,把自己红肿的半边脸微微侧开,低着头。

    她的亲生妈妈是爸爸的情妇,外婆一家不会接受她的,紫寒妈妈更不会。

    “唉。”老太太叹息一声,招招手让她坐到身边,惋惜道:“黛蔺,睿哲与素素已经分手了,两人一直分分合合,国内国外两头跑,不知道在闹什么。睿哲他爷爷那边呢,也希望睿哲快些成家立业,所以奶奶想,以后就让睿哲照顾你好不好?奶奶去与睿哲爷爷说一说。”

    黛蔺的头低得更低,一双小手紧紧绞在了一起。

    如果滕睿哲愿意照顾她,三年前就不会亲自送她去监狱。他厌恶她,已经到了发指的地步,她不想再一厢情愿的追着他,然后被他一手送进监狱。

    “黛黛,其实你爸的问题,也不能全怪睿哲,当年的纵火案全市闻名,他送你去监狱后,不曾想引出了你爸的其他问题,那些政治问题,就像滚雪球似的,被你爸的政敌挖了出来……”

    “奶奶,我都知道。”黛蔺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噙满忧伤与悔痛,隐隐有泪光在闪动,“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我没有怪过睿哲。我爸曾经试图给我把纵火案压下来,但他多年来一直纵容我的刁蛮跋扈,又在外面有情妇,让人抓住了把柄……所以,当寒紫妈妈把爸爸这些年受贿的赃款全部上报,我就知道她一直在报复我爸。因为当年我爸把我从手术台上抱了回来,并谎称是抱养来的,让她代为抚养情敌的孩子……”

    “黛黛,原来你都知道。”老太太热泪盈眶,又哽咽道:“不管怎样,奶奶希望有个好男人能照顾你。现在三年已过,睿哲心里的怒气想必是消散了的,你也受到了惩罚,奶奶就与他说说。”

    话音刚落,滕睿哲就进来了,见到黛蔺与老太太坐在一起,像以前那样蛮横无理的撒娇,靠在老太太怀里,他眸中的厌恶就更深了一层。

    果不其然,老太太开始试探他了:“睿哲,我与你北京的爷爷通电话的时候,滕爷爷经常提及你的婚事,问你什么时候能带着妻子去中南海。你看我们家的黛丫头如何?黛黛这三年在狱中吃了不少苦,惩罚够了。”

    黛蔺眼睫低垂,只觉难堪。

    滕睿哲尖锐犀利的目光则打在黛蔺身上,不发一语,良久突然掀开一抹冷笑,道:“原本我还以为她多少有些变化,没想到还是三年前的那个苏黛蔺。呵,妻子我会娶,但绝对不是她苏黛蔺!”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