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都市言情 > 掳爱成婚 > 【掳爱Ⅰ】之猎爱残情 095 断子绝孙

【掳爱Ⅰ】之猎爱残情 095 断子绝孙

作者:黯香
    《掳爱成婚》最新章节...

    滕睿哲见她只是抓着他的手臂不出声,既不接受,也不拒绝,很淡漠,他便把她柔软的娇躯微微松开了一些,把她翻过来面对他网游之天下无双。

    他俯视着她,在她那双剪水双瞳里看不到对他的思念,也看不到情绪起伏,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但他没有松开她,而是再次缓缓收紧她的纤腰,低下头吻她。

    “不!”她把脸快速别开,不让他吻。

    于是他那颗心又是猛地一沉,俊脸上罩上三层寒霜。

    他用手把她的下巴捏过来,紧紧盯着她,想从她那双美目里捕捉到一丝昔日对他的痴恋,然而,她只是用那双水灵灵的俏目冷冷注视着他,让他放手。

    他把手一放,目光阴鸷望着站在灯下的她。

    三个月的离别,远远比不上温泉山上的那次离别。那一次才是她的真情流露,真真正正的她。但是他们再一次的擦身而过,让彼此越离越远,越来越陌生。

    现在他们之间不仅仅横亘着三年牢狱,横亘苏市长一条命,还横亘了萧梓和萧母的死。

    他只在她清澈的目光中,捕捉到了她对萧梓一闪而过的思念,对萧家的愧疚。

    她完全忘了他的存在,完全忘了。

    “你有新男朋友了?”他冷声问道,一双深沉的双目自始至终没从她脸上移开过。

    如果她交新男朋友了,说明她在慢慢忘记萧梓,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那毛头小子太小了,根本不能保护她。

    她背过身,用背影对他,说道:“古俊不是我男朋友,现在我不想考虑这种事,想先完成大学课程。”

    滕睿哲听得这样的答案,浓眉一皱,看了一眼她放在桌子上的肠胃药,再微微掀开薄唇:“最近肠胃怎么样?”

    “一直很好。”她浅浅答道,淡漠而生疏,一直用背影对他,“我明天有英语考,现在要复习……”意思就是请他走。

    他瞧一眼她摊开在桌子上的书书本本,不走,掀唇一笑:“你继续复习,我借这里躺一会,这两天太累了。”兀自脱掉大衣,将他高大健硕的身躯躺靠在了那张小床上。

    一旁的小雪球汪的一声,跳到他的身旁,拱到他怀里撒娇。

    他拍拍狗儿子,让它乖一点,看着它脖子上的狗牌。torn好样的,这次回去继续加你工资。

    黛蔺则在一旁如坐针毡,走过去把房门轻轻带上,不让外面的阿姨们看到她房里躺了一个赶都赶不走的男人。

    “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她把没吃完的面汤收掉,望着这个将她小床塞得满满的健壮男人。

    “看情况。”滕睿哲轻抚小雪球的白毛毛,抬了下眼皮,似乎真的很累,轻闭双眼,“闻到面汤味了,肚子有点饿。”嘶哑说完,人就逐渐睡过去了,那双锐利的双眸上,竟然掩盖着一排浓密的睫毛,薄薄的唇轻轻抿着,五官深邃的俊脸也在一点点的放松。

    黛蔺让小雪球过来,抱着它走出门外。

    “我去给他买面汤,你陪在他身边,等他吃饱,用你的小狗嘴把他拖出去。”她吩咐小雪球,有点故意的。

    小雪球嗷了一声,两只小耳朵动了动,表示很为难。

    用它的狗嘴拖爸爸?这简直是找死!况且它喜欢主人爸爸呆在这里,一家人多热闹啊。

    “如果你不拖,妈妈今天就没法复习,复习不好,明天的英语考就通不过,通不过就进不了大学……”黛蔺碎碎念。

    “汪!汪!”小雪球马上点头,表示站在主人妈妈这边。

    买完面汤,黛蔺坐在桌边戴上耳机听听力,小雪球趴在滕睿哲厚实宽阔的胸膛上喊他起床吃面。

    他睫毛动了动,睁开一双惺忪的眼睛,望着面前的狗脑袋。

    狗儿子不要吵,爸爸累死了,睡会。

    一掌拍开小家伙,翻个身,面对着床外面。

    正在听听力的黛蔺扭过小脑袋,看着他的睡颜。

    短发有点凌乱,但不损他俊美的形象,反而增添了一丝慵懒和性感;锁紧的双眉完全舒展,俊脸柔和,睡得很沉。她的心猛地一窒,想起了三年前她趴在他床前看他睡觉的岁月。

    那时的她多么痴迷这张脸啊,无论他是坐、站、睡、吃,她都觉得完美到无懈可击,是高贵的王子;

    然而现在,她觉得这张脸,线条太过冷硬,俊美非凡,却不近人情。

    她怔怔看着,浑然不觉自己这样坐在地垫上望着他,跟三年前趴在他床前的动作是差不多的。她一时陷入回忆里,没看到正在沉睡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睡眼惺忪,却欣喜的看着她。

    黛蔺这是趴在他床前打量他的睡颜吗?跟三年前一样,那水汪汪大眼睛小鼻子小嫩嘴,就近在眼前。

    他倨傲的勾起唇,眸中带笑。

    正在发呆的黛蔺一下子撞进那双炯亮幽深的眸子里,连忙回神,拿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滕睿哲见此,也算心满意足,捂捂惺忪的俊脸起身,看着她放在桌子上的那碗面。

    面碗上扣着筷子,还冒着阵阵热气,香味直往他这边扑。

    他眸中一柔,望着那纤弱的背影,真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吻到她求饶,但他怕吓坏了她,怕逼得她四处躲藏。

    于是他伸臂把面汤端过来,大口大口的吃着,吃得很香。

    黛蔺闻着那面汤香味,知道他在吃,把耳机摘下,看着手机上的数条短信息。

    “达令,我哥们说你把脚踏车推回车棚了,为什么这么不给面子?”

    “脚踏车被那几个混蛋卖掉下馆子了,我再给你买一辆,达令!”

    “……”

    全部是古俊的短信息,跟雪花似的一条接一条。

    她看了看,一律删了,最后回了一条短信息过去:“古俊,我与你不算朋友!不要再这么做,我很困扰!”

    “哦!”古俊飞快的回了信息,果然不再轰炸。

    滕睿哲吃完面,瞥了她的手机一眼,唇角淡淡勾着,将面碗放进垃圾桶。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吃饱肚子继续躺在床上,注视着灯下的黛蔺。

    她求学、住房子的事,他不会插手的,他会尊重她,让她自己去奋斗,体验自己的价值;

    但是,她结交男朋友,与萧梓之间的事,他会上心。

    曾经,他与她雨中最后拥吻的画面,让老谋深算的萧父派人给拍了,拿给萧梓看,让萧梓在万念俱灰之下,毅然悔婚!所以面对这样的结局,他一方面觉得对不起她,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在逐渐陷进她的世界里。

    他插手管了她很多事,从第一次随她追去北京,就一发不可收拾,可在面对寻找归宿的问题上,他霸道而独裁。

    偶尔他会想,如果苏黛蔺出狱后不再出现在他面前,她是不是就与萧梓顺利步入了婚姻殿堂?

    如果没有那次的雨中拥吻,萧梓心里就不会有芥蒂了?

    他与苏黛蔺是很多年前结下的孽缘,纠结了那么多年,一旦再遇,是不可能心如止水的。就算讨厌憎恶也好,一旦看到那张脸,往事就齐刷刷往脑海里涌。

    他羞辱过黛蔺,甚至在最后掳她的时候,不想便宜了示威的萧梓,夺了她的第一次。

    但是面对她汹涌而出的泪水,他冷静了,与她手牵手走在吊桥上,竟然感受到即将把她送回萧梓身边的伤痛。

    他们为什么会在雨中不顾一切的拥吻?因为,他们心中还残留了火花,在经历过深恶痛绝,家破人亡,孤身一人后,他对她有了怜惜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他们那一晚的拥吻,在各自的心中都起了变化。她还记得以前爱他的感觉,抛却一切恩怨的去爱一次,而他,也在渐渐习惯她。

    但是拥吻过后,面临的就是彻底清醒和永远分离。

    他们不会忘了中间还横有苏市长一条命,不会忘了黛蔺在狱中吃的那三年苦,这些都是他对她的伤害。

    于是三个月后,当他看见青春飞扬的黛蔺,他是欣喜的。

    这个女孩身上那股坚韧的气质,就像早晨的初阳,一点点把娇弱的她照亮,让她艳光四射。

    她既不是三年前娇蛮的苏黛蔺,也不是出狱后柔弱卑微的苏黛蔺,而是正在破茧成蝶的苏黛蔺。

    她在一步步成长,一点点忘却前尘往事,迎接她的未来。

    而他,有点越来越够不着她。当她青春飞扬,回眸一笑,他看到的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十九岁少女,年轻而有活力。他自己则是一个阅尽声色犬马,心机深重的老男人。

    他静静注视着灯下的她,看到她认真复习的侧影美丽而迷人,已是完全脱胎换骨,让人移不开眼。

    她的美丽不仅仅在于那清秀绝艳的小脸,而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一股专注气息,让他一时看得,怦然心动。

    他目不转睛看着,从没觉得苏黛蔺有像这一刻这么娇美动人,美得有灵魂。

    而且她喜欢把笔头抵在唇瓣上,做题的时候,一双远山黛眉悄然锁紧,小嘴轻轻的把题目念出来,嘤然有声,可能是怕自己打瞌睡。

    他静静打量她,唇角悄悄掀开一抹笑,只觉这小屋温馨芳香,不愿离去。

    但他的狗儿子却咬他的裤管,把他直往床下拖。

    小雪球吃饱喝足了,原本是窝在滕睿哲旁边,但床太小,他的身板又太高大健硕,把整张小床都塞满,小雪球就不乐意了,摇摇小尾巴,咬住他的裤管就往下面扯,示意他下去。

    滕睿哲垂眸瞥了小雪球一眼,故意抬臂往前一抛,小雪球马上放下他的裤脚,汪的一声跳到床下去捡球。

    黛蔺这个时候复习差不多了,伸个懒腰,挺起她胸前鼓鼓的两团丰满,打个呵欠。

    “雪球,闹什么?睡觉了。”她貌似忘记了滕睿哲的存在,伸完懒腰后,就从地上爬起来,拿毛巾准备洗澡。小雪球呜呜叫了两声,跟着她跑去卫生间。

    主人妈妈,小雪球的任务失败了,没有把主人爸爸当盒饭拖出门来,我们今天要睡地上了。呜呜~

    黛蔺洗完澡回房,才想起滕睿哲在房里,抱着换下的衣服站在门口。

    这个男人该怎么处置?她的房间已经够小了,塞不下他这个人高马大的高壮男人。小雪球,你没有完成妈妈交给你的任务!

    嗷~小雪球耷下白白的小耳朵,认错。

    滕睿哲从小床上起身,墨眸灼亮,要笑不笑看着站在门口的她。

    她学习的时候能进入一种忘我状态,情绪心潮全在题海里起伏,完全忘记周边人的存在。刚才他打算喊她的名字,但她小性感的伸个懒腰后,就拿着毛巾去洗手间了。

    现在长发湿漉漉,睫毛弯弯,眼睛水亮亮站在门口的样子,真是性感极了。

    “进来睡,别站在门口。”他出声道,磁性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嘶哑,温柔看着她。

    黛蔺走进门来,刚刚洗过澡的身子还带着芳香,小脸水润润的,非常清透。她爬到小床上,马上用被子盖住身子,冷冷盯着他。

    小雪球那家伙也钻到她怀里,与她一起盯着他,站同一战线,摇摇小尾巴。

    他轻轻一笑,拿起自己搭在椅背上的大衣外套。

    黛蔺抒出一口气,还以为他要出去了。但是,他拿起外套后,却是扯一扯他精致的西装裤,坐到了软软的卡通地垫上,把大衣外套搭在身上,就那么靠着墙睡。

    黛蔺则睡在被他煨暖的小床上,蹙眉望着他。

    片刻,她伸手把台灯关了,翻个身窝在被窝里,不大一会就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她突然感觉胸闷,全身火热得仿佛在燃烧,被一具沉重的身躯重重压着。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滕睿哲压在她身上,用他健硕的胸膛直接圈她在身下,火热的薄唇正在她胸口的肌肤上游走,大掌在缓缓扯开她的睡衣。他的动作时轻时重,吻的力道让她全身发麻。

    她先是吃了一惊,随即随他的动作唔了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他坚实的肩膀,抗拒他。

    她没有叫,也没有失控挣扎,而是一双美目亮晶晶的,冷冷看着伏在她身上的他。

    他的到来,让她的被子里暖烘烘的,尤其是他发烫的男性躯体,似火燃烧,让她腮晕潮红,娇躯忍不住想朝他凑近取暖。但是,她此刻是清醒的,根本不想回应他。

    那个雨夜已经错了,她不能再三犯同一个错误。她现在想要的是一份平静的生活,而不是与他纠缠不休,发生一个又一个悲剧。

    于是她冷冰冰躺在他身下,不管他是如何热情如火,她都是冷漠如冰,双手紧紧抵着他厚实的胸膛,冷冷盯着他的发顶。

    他一只大掌就搂紧了她的细腰,薄唇沉溺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流连……他知道她醒了,力道加重。

    她娇躯马上一颤,只觉一阵阵酥麻快感急速向身体传去,大腿内侧被一火热硬物牢牢抵着,摩擦着她。

    她小脸潮红,终是忍不住仰起头,喊出来,不让他再在她身上制造快感,但她刚一仰起头,他的唇就凑过来了,一口封住她;她的小手抓紧他的毛衣,撕扯,拒绝他的唇舌进攻。

    但是无论她怎么躲,他都能攻进她的樱桃小嘴,勾住她的香舌与她唇舌嬉戏。然后,大掌拿下她撕扯他的小手,缓缓移到下面……

    她仰着头,已是不能承受他龙舌在檀口里的强取豪夺,呜呜直叫,只觉小腹处,被火燃烧了起来,被窝里也是在不断升温,热到她冒汗。

    她害怕的大叫起来,不想再这么继续下去,一双修长不停在他身下蹬动,右手抓紧床单,膝盖拼命往上一顶,直接撞向他的私处!

    他虎躯一颤,立即闷哼一声,放开她被吻肿的小嘴,一双墨眸布满痛苦与不可思议。

    他不可思议看着身下这张小脸,放她翻到一边,宽额直冒冷汗。

    苏黛蔺你这一脚是不是想要我断子绝孙?是谁教你用这一招对付男人的?!

    他疼得俊脸刷白,怒目盯着翻到一边的黛蔺,深谙的眸底闪过愠怒之色。

    黛蔺爬到床里面,双腿不断往里面缩,不让他抓她。

    滕睿哲你是在用什么身份吻我?我不想成为你的人,不想再因为你背上骂名。

    虽然我命若草芥,身世不堪,但我心中依然还有一丝小小的期盼,想着,也许有一天我还能像周边的女孩子一样,有男人肯要我,嫁人。

    而你,追来这里找到我,又是为了什么呢?只为了这一夜的翻云覆雨么?

    找女人,你不缺的。而且你还有邹小涵,她可以为你做一切事情,床上床下都让你心满意足。

    而我不知道,一旦世人得知滕大少爷你来了我这里,我的生活又该掀起怎样高的一层风浪?我要的是你歇过就走,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毕竟萧梓已经不在我身边了,你也选择了邹小涵,你们,没必要再争锋示威。

    滕睿哲瞧着她眼中重新浮露的抗拒与悲伤,稳住气息,缓缓起身,拾起地上的大衣外套,转身往门外走。

    他轻轻带上了门,避开这楼里起夜的大妈大婆,安静下了楼。

    他走到了夜深露寒的外面,高大的背影缓缓消失在黑夜里,黛蔺则在小床上再也难以入眠,窝在床上。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