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都市言情 > 掳爱成婚 > 【掳爱Ⅰ】之猎爱残情 119 不要生我的气

【掳爱Ⅰ】之猎爱残情 119 不要生我的气

作者:黯香
    《掳爱成婚》最新章节...

    滕睿哲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身影,感有点像黛蔺,眉一皱,连忙站起身,但邹小涵还把他的手死死抓着,不肯松开杀手房东俏房客。

    她嘴巴里插着洗胃管,一直往下伸,弄得她胸口一阵剧烈起伏,差点要吐出来了。

    于是她把滕睿哲的手越抓越紧,白皙的俏脸变成猪肝色,呕的一声……

    “滕太太,是不是想吐?”旁边的医生连忙把痰盂盆拿过来,让邹小涵吐。

    滕睿哲见邹小涵难受成这样,死抓他的手不放,最后翻个身剧吐起来,他扭过头看了看,剑眉横飞,还是把手从她手中抽了出来。

    “你来扶着她。”他示意旁边的护士过来,自己则追了出去。

    只见长长的走廊上,那个身影在转角处一晃而过,马尾辫在甩动,留给他短短的一瞥。

    “黛蔺?”他几步追了过去,却发现那身影又不见了,走得飞快!

    他不是百分百确实是黛蔺,因为刚才她关门关得太快了,护士挡在了他面前,遮住了女子的脸!只是觉得那飞快转身的背影有点像黛蔺!

    “滕先生,滕太太的洗胃出现了抵触反应,呕吐不止,而且体温还在升高,您快回去看看!”粉衣护士也朝这边追过来,显得很急:“没有您的首肯,我们不敢给滕太太打针!这次配的药水,药性很强……”

    “好,回去吧。”滕睿哲不得不转身,重新走回急诊室。

    黛蔺这才从心脏科办公室走出来,望了他离去的背影一眼,转身继续往前走。

    她不去看肠胃科了,直接下楼,坐车回去。

    坐在车上的时候,她望着这附近熟悉的景物,想起了三年前无所忌惮追去他办公大楼的日子。那个时候的她,多么光明正大啊,喜欢他就去追,不怕别人说什么,想怎么来怎么来。

    而现在,她是这么的见不得人,永远要藏着躲着,没法抬头。

    她轻轻一笑,将额头靠在窗玻璃上,从公车二楼看着外面的世界,望向他巍然耸立的办公大楼,蹙起眉头。

    一波三折的爱情就像给咖啡加点糖,可她知道,她这杯咖啡从来没有加过糖,永远是苦的,因为他们之间没有过爱情,什么都不算。

    她闭上眼睛,不再看外面那些让人感伤的一景一物,坐在太阳底下,在公交车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车差不多到站了,广播里正在报站。

    她睁开眼睛瞧见附近有个大菜市场,便提前一站下车了,走进大菜场买排骨、海带和白萝卜,用来煮汤。

    十几分钟后,当她拎着那些东西走出菜场,竟碰到隔壁的张春喜阿姨也来买菜,张春喜瞧了她一眼,说小苏你这东西挺多的,阿姨推了车来,给你捎回去吧。脸上笑眯眯的。

    黛蔺躲她不及,说了声‘不用’,宁可把胳膊拎断,也不能与这张春喜沾上边。

    她快步走出了菜市场,沿着马路边上走,打电话让古妤来接她。其实这里没几步路的,就是手上东西太多,她犯胃疼,拎不下这么重的东西。

    而张春喜在她走后,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骂了声小贱蹄子,呸了一声,推着车往菜市场里走了。

    姓苏的你得瑟什么啊,才几岁大,就敢跟老娘犯冲!老娘张春喜跟房东是一家人,房东是我表姐,以前住一个院子的,不知道有多亲全文阅读网游之天下无双!

    老娘在这里已经住好多年头了,现住的这间房就是表姐租我家的,便宜;我自己的房就在附近,给我儿子住的,正等着拆迁拿拆迁费,嘿,这地段、这价格不眼红死你这小孤女?!现在我那四十几平米的房子拆迁,就能分得一套百平米的新房!

    而这里,租金便宜是便宜,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大院子里的人都要共用一个厨房和卫生间,挤死人了,不然你以为老娘愿意吃那个苦帮你们算水电煤气费啊,若不在你们这些外来打工者身上捞点油水,我心里不舒坦!

    她又呸了一声,推着车在市场转悠起来,牙尖嘴利的跟摊主砍价,买两个土豆,一定要送一个小土豆,并且送葱。买活鲫鱼,摊主都给她把鱼杀了,她嫌贵,硬是不要了……

    ——

    黛蔺拎着那些排骨萝卜海带的,胳膊差点断了,又酸又痛,于是放下,坐在路边休息。

    这个时候的秋阳,特别的火辣,照得人暖暖的,但她却有点冷,怔怔望着马路两旁的那些黄色树叶,看那些树杆被包上金黄色的衣服,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榕。

    同样是人,为什么要分成高低贵贱?印度人几千年以来一直将人分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陀罗四种,不同身份的从事不同的工作。

    在这里,也是分身份学历,有无案底,权势高低,有家世的便是名正言顺的滕太太,风风光光;没有家世的,便永远被藏在地下,不被人承认和认可。

    想想,她也曾是千金大小姐,骄傲过,自信过……

    古妤骑着车过来接她了,二话不说将东西往车上提,问她药买好没?

    她浓睫一眨,这才想起自己没有买药,刚才白跑了第三医院一趟,撞见了不该见到的人,“买好了。”她轻声答道,决定以后再抽时间去医院买药,但绝对不去第三医院了。

    两人推着车往住处走去,直接将食材拎进厨房,让李婶帮忙煮,准备晚上出去卖汤。

    李婶瞧了瞧古妤,把一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试探着笑问道:“苏家姐姐,今天卖汤大概卖了多少?看起来生意挺不错的。呵呵。”

    古妤眉梢一扬,要笑不笑道:“没卖多少,还不够吃一顿饭。不过李婶你煮的汤确实好喝,以后给你加一千块工资。”

    “哦,好。”李婶笑一笑,帮忙煮汤去了。

    黛蔺则在一旁喝中药,一口一口喝的,看着窗外面发呆。

    真希望自己的身体快点好起来呀,健健康康的就什么都不怕,无病无痛才是真正的幸福。

    下午四五点,她和古妤合力将两大锅汤端了下去,继续与阿彬母子搭伙,帮忙盛排骨汤。但早餐婶竟然自己煮了一大锅紫菜汤,免费送给买盒饭的客人,笑眯眯说下次再来,下次还有免费汤赠送。

    于是客人见有免费汤送,便不买两块钱一碗的排骨汤了,买了盒饭就走。

    古妤气得把勺子一扔,冷冷盯着这老家伙。

    人说铁公鸡一毛不拔,想不到早餐婶这只铁公鸡比她古妤还会精打细算!搭伙卖怎么了,又不是不给他们母子分成,干嘛做得这么缺德!而且他们母子事先答应搭伙了不是吗!

    她笑脸盈盈走过去,娇声问道:“大婶,生意不错嘛。这紫菜汤免费赠送客人,不怕少赚啊。”

    “哪里,紫菜汤值不了几个钱。”早餐婶客气回道,脸上的皱纹全笑到一块了,心里在嘀咕:小丫头,想跟我抢生意,没门!我家阿彬不仅要娶黛蔺,还要把这一块的路边生意全给占了,然后开个小店,垄断这里的饭盒生意!

    就当你是黛蔺的大姐好了,但在黛蔺没过门之前,咱们同桌吃饭,各凭本事!我早餐婶现在只认钱!

    古妤打量早餐婶一眼,心里的厌恶又添加了一层,越看越觉得这老家伙下三滥,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烂主意?她古妤是贪钱,但也不缺这一点钱,不就是想陪陪黛蔺,享受美好的生活么?

    瞧他们还跟黛蔺楼上楼下的,亲得像一家人,一旦涉及到钱的问题,什么丑陋嘴脸都露出来了!

    看着恶心!

    “这样啊,那继续。以后记得在汤里多加一点油,不要全是鸡精,客人喝多了会坏肚子的。”她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抬起手挥了一下,说有苍蝇注意卫生,笑一笑,又优雅走回来,继续卖她的汤。

    黛蔺站在一旁,也看出了端倪,看到了早餐婶眼角浮着的那抹得意,立即蹙起眉头。

    她示意古妤一起把两大锅汤搬到一边去,然后回到自己房里,把折叠桌和折叠椅全搬下来了,摆在路边。并且自己试着吆喝了几声,两块钱的汤降到一块钱。

    古妤听着她娇娇柔柔,又有些怯怯的声音,轻轻笑了,觉得这小姑娘真可爱,在慢慢壮胆呢。

    她轻轻笑着,不知为何又有些心疼,觉得黛蔺的身世其实跟自己有些像,都是很小失去双亲;只不过,黛蔺没有哥哥,孤身一人,而她,有一个大哥和一个弟弟。虽然小时候吃过苦,但长大后,他们兄妹仨都过得很好。

    “新鲜排骨汤,一块钱一碗,最后一锅,卖完就收摊……”黛蔺娇柔的声音由小到大,渐渐放开胆子发出自己的喉音,学着别人这样叫卖。

    叫卖的时候,她巴掌大的小脸有些羞涩,看起来非常青涩,但有顾客过来光顾后,她却表现得越来越自然,手脚勤快的为客人盛汤。

    “古妤,你帮忙盛汤。”当客人们都被一元钱排骨汤吸引,生意逐渐有起色的时候,她将汤勺递给古妤,再次飞快的跑回住处。

    她刚才来搬桌子的时候,嘱咐李婶煮了大锅米饭,准备了几样脆口萝卜、榨菜、豆子之类的小菜咸菜,这次一块抱下去。并且让李婶把家里的折叠桌椅借出来,在路边摆了两桌。

    她觉得既然要摆摊,就准备齐全一点。客人们是出来吃晚饭的,光喝汤不吃饭肯定不行,她就给客人两种选择,可以只买汤,也可以多加一块钱,配上一碗米饭、小菜或咸菜。

    李婶腌制的这些咸菜她吃过了的,非常好吃,绝对符合客人的口味。

    所以当她和李婶把这些东西端出来,香喷喷的白米饭和可口的小菜一下子就卖光了,古妤拿着汤勺在大铝锅里舀了舀,舀给还在等买汤的客人看,“今天的售完了,明天再来吧。明天的汤,种类更多,任大家挑选。”

    心里直吐血:两块钱能吃什么饭?但他们今天捡了大便宜,两块钱喝了一碗香浓的排骨汤,吃了一大碗香喷喷的米饭,还配有可口的爽口菜。这种搭配,在外面的市价可是至少十几二十块啊。

    但黛蔺不这样想,她觉得她们这是在开业,不能先想着赚钱,而是要先打开市场,摸清顾客的口味,再想着盈利。

    所以她小脸上漾着满足的笑容,手脚利索的收拾桌椅,准备收摊去酒店上班。

    “古妤,如果你有时间,就去市场买些胶塑桌椅来,我们正式开始摆摊!”她浅浅一笑,决定加入地摊妹一族了,“顺便研究一下哪些爽口菜、凉拌菜好吃,我们也搭着吃一点。”

    “这个没问题,我还会研究一下,哪些既好吃又便宜。不过黛蔺你看看,早餐婶那边出什么事了?为什么那些客人指着她的鼻子骂?”古妤凑到她耳边笑道,指了一下那边的方向。

    黛蔺扭头望过去,这才发现阿彬母子在与几个客人理论,被客人指控饭菜不干净,喝了他们免费赠送的紫菜汤就拉肚子,赶快赔钱!

    早餐婶不让他们掀她的摊,说根本没这事,你们以前吃我的盒饭都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这样了?你们肯定是来捣乱的,不然我们去派出所。

    几个人气得脸红脖子粗,正要骂,突然脸色大变,捂着屁股又往公共厕所冲,看起来是真的在拉肚子!

    “看来大婶不知道是从哪里抠出来的紫菜,把客人吃成了这样。”古妤呵呵一笑,事不关己搬着折叠桌椅回屋。

    黛蔺则是狐疑皱眉,拎着两个大锅子,路过阿彬母子身边。

    阿彬母子还在争吵,母亲尖声对骂,儿子则结结巴巴的理论,脸都红了,看起来也是一对可怜人。

    黛蔺看着这一幕,心里忽然有些酸涩,苦苦的。这就是穷苦人家的生活,不管刚才是如何为一点利益得意,出了事的时候,还是弱者,砸自己的饭碗。

    ——

    晚上六点,她准时去酒店报到,看着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士,衣着亮丽的来吃饭,或带家人订桌,摆宴席,或带顾客朋友来订包间,小费数目比她一天的工资还多。

    她由于社会经验不足,从前厅调到客房部实习,为期两个月。

    这期间,她可以兼顾来前厅,让几个年长的经理带,学经验。

    于是坐上经理位子的第二天,她穿着紧窄套装,拿着对讲机,一间客房一间客房的检查卫生,如果卫生不合格,要求服务生重做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给她升职的女经理给她示范了一遍,告诉她该怎样检查死角地方,坚决不容忍有一丝灰尘,也不允许床上有一丝褶皱,不然服务生必须返工。而且最重要的一步,客房部经理必须用扫描仪器把每个房间检查一遍,确保每个房间没被安装窃听器和摄像头。

    “这项工作可能会有些辛苦,但你可以交给你的助理做。”女经理最后道,“一般经理都会请助理帮忙分担工作,不过我希望你明白,你现在的经理职位一般般,上升的空间还有很大,不要裹足不前。”

    “助理?”黛蔺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女经理开她玩笑。她一个小小的经理,还有助理?

    但是当她的助理缓缓从房间外走进来,她才知道女经理根本不是开玩笑!而且这个助理,还让她大跌眼镜!

    “这位是torn,中文名古妤,有很多年的助理经验,可以帮到你。”女经理为她介绍新助理,非常干练利落,公私分明,“公司今天刚录取torn,新人,希望你们俩一起进步,为公司效力。”

    “杨总,我认识她。”黛蔺轻轻出声道,俏脸狐疑,不解看着古妤。

    古妤则对她笑,友好对她伸出手:“以后合作愉快!”说话客气极了,还真有那么一点助理的味儿。

    “既然你们认识,那更方便工作。就这样吧,我去处理一些其他事。”杨经理长话短说,扶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转身出去了。

    古妤开心的笑起来,不再赘言,直接投入工作,用指尖抹洗手台,开始检查卫生,非常认真负责。

    黛蔺心里的疑云则越来越浓,不明白古妤为什么这样跟着她,奉滕总之命监视她?

    她需要被监视吗?她是他的什么人?

    ——

    查房查了一圈,对讲机里又传来客房部遇到客人纠纷的事,她让古妤继续查房,自己前往客人的房间。

    “客房部!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她按响房间的门铃。

    房门很快被打开了,露出滕睿哲深邃冷峻的俊脸,“进来吧!”他示意她进门。

    她眼见是他,没有动,启唇笑道:“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我有很多工作要做,没时间陪先生聊天。”

    “今天小涵晕倒了,我只是抱她去医院急救。”他也站在门口,幽邃双目紧紧盯着她,眸中闪烁着一抹歉疚,“黛蔺,不要生我的气。”

    黛蔺听着他这么低声下气的一句话,又笑道:“滕先生,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您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事很多。”

    “身体检查过了吗?”他又哑声问道,没有霸道的拉住她,而是用声音喊住她,“明天我陪你去医院看医生。”

    黛蔺静静看着他,这一次没有再笑,而是双眸沉静如水:“如果我要生你的气,早在你搂着白娇娇的那一刻就生气了。我现在其实很欣慰,觉得自己甩掉了一个大包袱。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才是我最期望的事。”

    说完她笑了笑,当着他的面转身,面色不变,是真的觉得很轻松。

    但是他还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臂膀粗壮有力,直接把她拽到房里,嘭的关上房门:“苏黛蔺,我在你这里越来越感觉不到热情了。为什么?你前一刻可以热情如火,下一刻就翻脸不认人!你从三亚回来就这样了,你告诉我,还有什么能让我对你坚持下去?你现在就是千年化石木头人,心都不知哪去了!”

    “三年的时间,你忘了我,我也忘了你,现在是你一直缠着我不放。”黛蔺低着头,娇音很平静,乌黑的发顶对着他,“若是我父亲能活过来,我就会再爱你。但这是不可能的。而滕睿哲你对我,依然不是爱,而是占有。所以你放我一条生路,我现在过得很好,不想要你的自作主张。”

    “你想要的生活,就是每天出摊卖汤,然后在酒店工作?”滕睿哲放开了她,双眸盯在她低垂的秀气五官上,“我已经与邹家解除了婚约,你是否要与我一起面对往后的一切?我希望我们的敌人尽量少,这样才不会伤害到你,你太弱了,不会保护自己。”

    黛蔺低垂的睫毛轻轻一压,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摆摊和上学。因为,我不爱你滕睿哲,三年前的追逐只是年少轻狂、不懂事。但现在,我明白我需要什么了。我只要上学,其他都不要!”

    滕睿哲眉头一蹙,这下彻底放开了她,冷冷看着这个坚决的女人。

    黛蔺也看着他,眸中没有一丝爱意与热度,而是淡漠,反身把房间门打开,背影冷漠往外走,对着对讲机道:“五楼的房查完了吗?我现在去一趟前厅,有事再联系。”

    一边走,一边顺便检查一下这楼服务生对客房的打扫情况,为客人办理退房,已是把这个男人逐渐淡忘。

    因为她觉得,有些诱人的果子有毒,摘了会丧命。而她生命里没有这枚毒果,一样过得充实,过得满足,她想过的正是这种生活。

    所以,爱情是什么呢?爱情是有钱人的奢侈品,是她指缝里的沙,在岁月的长河里,一丝丝的漏掉了,连叹息的机会都没有。

    ——

    下班后,她先骑车回来,古妤留在酒店继续工作,一点钟左右回来。路过一楼阿彬家门口的时候,早餐婶突然喊住了她,笑呵呵的说有点事跟她谈,关于摆摊的事。

    于是她把单车停入车库后,就进了阿彬家客厅。

    客厅亮闪闪的,灯光特别亮,桌上则摆满刚炒好的菜,饮料都倒好了。

    “让你大姐一起来吃,我们今天可能是误会了。”早餐婶笑眯眯道,望了望门外,对楼上窗口道:“苏家姐姐,你下来一起吃一口吧,这菜刚炒好呢,当做宵夜。”

    作势喊了喊,不喊了,把饮料直往黛蔺手上递:“不如我们先吃,菜凉就不好吃了。”把筷子也往黛蔺手上递,悄悄对儿子使了个眼色。

    黛蔺一想起白天他们娘俩被顾客算账,拼命护住摊子的老实巴交样,心里就有些不忍,把饮料接下了,清道:“这两天还要感谢阿姨和阿彬哥让我们搭伙,以前的事不提了,以后我们有困难互相帮忙。我们楼上楼下的,是一家人。”

    “嗳,对,一家人。来,我们喝。”早餐婶把自己的那杯饮料也端起来了,很深明大义的样子,一直笑呵呵的,伸手推了推黛蔺的杯,“喝吧,喝过之后,咱们什么误会都没了。今天啊,是阿姨做的不对,想免费赠汤促销,没顾及你们姐妹俩的感受,阿姨自打嘴巴。”

    说完,还真作势打自己嘴巴子,往那老脸上轻轻一扫。

    黛蔺给她拦住了,说阿姨您别,黛蔺受不起。放下饮料没喝。

    早餐婶见自打嘴巴,反而让黛蔺没喝成,便不再卖力演戏了,把自己那杯端起就喝了,将黛蔺那杯又送回她手上:“阿姨这杯喝完了,前嫌一扫而空,你也喝。喝了,就是不怪阿姨了。”

    黛蔺这才举杯把饮料喝了,起身准备走。

    但老实的阿彬突然走过来,拦在她面前,对她结结巴巴道:“黛……黛蔺,你等一会,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什么东西?”黛蔺当真了。

    “我……我去房里拿。”阿彬说完就往自己房里走了,不大一会房里发出一声巨响,似是不小心把落地风扇给撞倒了,传出阿彬的声音,“黛……黛蔺,帮我一下,东西有点沉。我妈腰腿不好,不能使力。”

    黛蔺一直觉得阿彬哥很憨厚,不觉有异,果真往房里走了,看到阿彬在他房间后面的小房里搬什么,招手让她过去。

    她以为是他要搬衣柜,走过去了,谁知,阿彬竟是一把抱住她,抱住就把她往黑漆漆的小房里拖。

    房间的门,则被人从外面重重关上了,是早餐婶做的!

    ------题外话------

    ‘十年经典’海选结果已出,大家点开【首页中间部分的‘十年经典’】,登录会员号,为作品投票吧!《豪门少奶奶》入二围,嗷嗷!~o(n_n)o~

    网址:http://images。xxx./huodong/20110909/tenyear。asp?show=0&sorder=1begin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