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情色肉欲合集 > 另类家丁

另类家丁

作者:zz小成zz
    (一)巧巧**

    林晚荣做为廿一世纪的新新好男人,却因为一次意外,来到另一个世界。

    在玄武湖为神秘的魏大叔所救之後,在魏大叔的嘱托下,准备进金陵萧家当一名小小的家丁。

    报名当日巧遇金陵当地的商贩老董,并和老董合计下先发了一笔萧家的小财。

    却不曾想因此被萧家二小姐盯上。

    同时,林晚荣发挥他廿一世纪学来的本事,教唆老董的儿子搞社团,并和老董合夥开酒楼。

    混得是风生水起,更是和老董的女儿一起打的热火朝天。

    就在去萧家面试的第一天,林晚荣还在和老董的儿子董青山一起去砍人。

    终於回来後在萧二小姐的关照下进了萧家,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家丁。

    可是当晚,便发生了改变他在这个世界的一件事。

    从此,林晚荣的家丁生活走上了另外一条精彩的路……当晚和董青山他们一起庆祝今天砍人旗开得胜的事,大家高兴一起喝了好多酒,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林晚荣才感觉到背上火辣辣的痛,下午打架时的那道伤痕到现在还肿得老高,一直都没有处理过。

    林晚荣进了院门,却看见一个身影坐在他家门前一动不动。

    「谁?」林晚荣大声喝道。

    在这金陵城中,他认识的人,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林大哥,你回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带着点点的惊喜。

    「巧巧,你怎麽会在这?」林晚荣急忙上前道。

    董巧巧已经站起身,身下还放着一个竹篮,篮子里是已经冰冷的饭菜,显然在这里等待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林大哥,你,你没事吧?」董巧巧拉住林晚荣的衣衫,焦急的望着他,亮若晨星的双眸里那丝紧张和心痛一览无余。

    「我,我能有什麽事啊?」林晚荣不知道她在说什麽,笑着将她迎进了屋:「你是怎麽找到我这里的?」「你那日跟我大概说了一下方位,我今天就寻来了,见门口挂着你的衣服,我就知道这里是你住的地方了。」灯光下,巧巧的脸庞有些发红,越发的娇俏起来。

    林晚荣暗自吞了口口水,他可不是什麽好鸟,如此美丽的一个姑娘站在自己面前,他要不动心就不是男人了。

    董巧巧将竹篮提了过来道:「饭菜都冷了,林大哥,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热一下,很快就好的。」林晚荣急忙拉住她的手道:「不用了,巧巧,我吃过了。」董巧巧被他拿住了小手,感觉他手心里传来的阵阵热气似乎是钻进了自己心里,她脸颊飞红,心里扑通扑通乱挑,轻声道:「林大哥,我——」她下意识的轻轻挣扎了一下,林晚荣这才意识到自己抓住了人家姑娘的小手。

    但这家伙脸皮极厚,不仅不松开,反而抓住她小手,在她掌心轻轻捏了两下。

    董巧巧只觉得心里有如猫抓,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里涌了出来,她身上发热,修长的双腿也忍不住并拢了,身子轻轻扭动起来。

    林晚荣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小手,脸皮都没红一下的道:「巧巧,你是专门来为我送饭的麽?」他转移注意力的手段向来高超,董巧巧这妮子哪里是他的对手。

    见他放开了自己的小手,董巧巧脸上的红色退了一点,心里却隐隐有些失望,听到他的话,顿时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急忙叫道:「林大哥,你的伤口呢,让我看看。」「什麽伤口?」他还没意会过来,董巧巧已经看到了他背後的污痕和肿得老高的背脊。

    「林大哥,谁把你打成这样,怎麽能这麽下毒手?」董巧巧带着哭音颤抖道,那种关切和疼痛,让林晚荣心里一阵温暖。

    不用说了,一定是董青山那小子将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了董巧巧,所以董巧巧才找上门来了。

    「林大哥,你快把上衣脱掉,我为你上药。」董巧巧轻轻在他背上摸了两下,她的手指柔软,还带着点点的清凉,让林晚荣浑身舒坦,忍不住轻轻的哼了一声。

    「没事的,巧巧,我皮糙肉厚,一点小伤,不打紧的。」林晚荣笑着道。

    「不行,大哥,你都伤成这样了——」董巧巧说不下去了,泪珠就要落下来。

    「好,好,我脱,你别哭啊,傻丫头。」林晚荣心里弥漫着温馨和感动,急忙将怀里的东西一股脑的掏出来,然後脱掉上衣,露出光滑的健壮的身体。

    他从小就身体不错,皮肤也是健康的小麦色,又喜欢锻炼,身体相当健壮的,对女孩子很有冲击力。

    董巧巧看着他强有力的臂膀,脸色发红,心脏狂跳,只是再一瞅见他背上的那道肿痕,所有的旖旎心思便都消失了。

    她目中蕴泪,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肿痕,柔声道:「大哥,疼吗?」林晚荣咧嘴笑道:「不疼。」他趴在床上,紧紧抓着被单。

    不疼?废话,你被打成这样试试?只是巧巧这丫头温柔善良,林晚荣不忍让这小妮子担心罢了。

    几滴滚烫的水珠滴落在林晚荣背上,他转过身去,却见董巧巧匆忙的扭过头去擦拭着眼中的泪痕。

    「傻丫头,大哥没事的。」林晚荣心中被柔情占据,望着董巧巧柔声道。

    董巧巧不好意思的转过头来望着他道:「大哥,你以後一定要爱护自己,我——我们都不想看到你受到一点的伤害。」林晚荣哈哈大笑道:「放心吧,巧巧,能伤害我的人,还没出生呢。」董巧巧红着脸羞了他一下道:「吹牛皮。」美目含泪犹如梨花带雨,说不出的俏丽模样,林晚荣呆呆望着她道:「巧巧,你真漂亮。」董巧巧咬着红唇羞涩的低下头去,脸上的惊喜,连瞎子都能看见。

    林晚荣心里有一种冲动,想要抱住这娇俏的女子狠狠啃上一口,刚想动作,背上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林晚荣将胯下挺立的龙头狠狠往床板上戳了两下,都是你这东西不懂事,害老子又受疼了。

    董巧巧小心翼翼的将跌打油涂抹在他伤口上,动作轻柔的像清风拂过。

    这种亲密的肌肤接触,让董巧巧心跳加速脸色通红。

    林晚荣却不一样,他早已经享受过无数次的异性按摩了,这点定力还是有的,虽然这次是温柔美丽的巧巧,他倒也没有太失态——除了胯下龙王将床板砸的??

    乱响。

    上完药,林晚荣去拿床头的衣服,董巧巧倾过身子,将药膏放回床头的盒子里,被他一绊,她脚下一滑,哎哟一声惊叫,整个人都倾到了床上。

    林晚荣刚转过身,便被她压倒了床上,背上传来的疼痛,让林晚荣使劲的龇牙咧嘴。

    这家伙愣是坚持住了一声不吭,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与投怀送抱的香艳比起来,这点小小的疼痛算得了什麽?董巧巧促不及防之下,整个人一下子压在了林晚荣身上,两个火热的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尤其是林晚荣还光着上身。

    一阵浓重的男子气息自他身上传来,董巧巧心如小鹿般乱跳,想要挣扎着起来,身上却没有一丝力气。

    一双有力的臂膀却紧紧的环住了她的细腰。

    她动弹不得,只得软软的瘫倒在他怀里,滚烫的脸庞与他火热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

    林晚荣搂着怀中这柔若无骨的女子,闻着她身上的淡淡幽香,鼻息渐渐的粗重起来,将她搂得越发的紧了,彷佛要让她彻底溶入自己的身体里。

    董巧巧紧贴在他身上,大气都不敢出,丰满**挤压着林晚荣的胸膛,给他带来异样的快感。

    林晚荣舒服的暗哼了一声,双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摸着,缓缓向下,拂过她的腰际,继续移动,终於抚摸上那浑圆的双臀。

    「大哥——」董巧巧一声轻呓,眼中染上朦朦水雾,脸上嫣红一片,双股被他大手拿在掌中的感觉,火热而又刺激。

    他轻轻的捏着臀上的嫩肉,然後缓缓向下移动,同时胯下龙王向前松动,顶进她双腿之间,正触在她芳草地上。

    虽是隔着衣衫,但董巧巧一个冰雪般纯洁的女子哪曾有过这般遭遇,只觉得一个火热的东西与自己神秘处仅仅是隔衣微一接触,她瞬间轻啊一声,脸上无比的娇羞,双腿下意识的夹紧,浑身有如抽筋剥骨般乏力,瘫倒在他怀里。

    林晚荣早已箭在弦上,正要跨骑而上,却是「哎哟」一声,背上的伤口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董巧巧一下子惊醒过来,双颊血红,眼中却满是泪珠:「林大哥,你,你——没事吧。」林晚荣见到巧巧如此关心自己,小脸却又红噗噗的煞是羞涩的样子,心中不由的食指大动,刚刚被触动的伤口倒也不疼了,不管胯下的龙头却是变得更加挺拔。

    嘴上却道:「傻丫头,大哥不碍事,只是有一处地方如今疼的要命,还要乖巧巧也帮我上些药。」董巧巧哪里知道他的心思,这时候早已经羞不可耐,眼睛都不敢睁大了看,心中直如揣了只小鹿一般,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听了林晚荣这话,心里倒也一阵焦燥。

    「大哥你哪处还疼痛?」那声音听上去很是焦急,却又细如蚊呐,微不可闻。

    林晚荣见她这副模样,心里却是有了底,「想上就上,要上的漂亮,送到嘴边的肉要是不吃就对不起自己了。」於是也不再多想,便拉过巧巧的头,给了她一个轻轻的吻:「巧巧,你真美。」然後指了指自己胯下的龙头,「便是这处了,却要劳烦巧巧用心。」董巧巧哪里还不知道他的意思,只是羞涩的偏过头去。

    再不说话。

    「巧巧。」林晚荣眼见有戏,只是眼前的美人却放不下最後一分矜持。

    语气也略微变得有些强硬。

    「你不愿看到大哥好起来麽?」说这些话的时候,右手却拉住了董巧巧细嫩优雅的柔荑,缓缓的按在自己胯下的龙头上。

    左手却不安分的在美人的股见婆娑,享受着翘臀所独有的弹性。

    董巧巧愈发的脸红,一只巧手触及男人的那地方,心思不禁有些奇怪,却也不再抵触,只是轻轻的随着林晚荣的手握住龙头,慢慢的体会龙头上所带来的热度。

    只是还是偏过头去,不愿看那丑陋的地方。

    林晚荣见到她的表现,知道眼前的美人已经默许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於是一边欣赏着眼前俏佳人如梦似幻的羞赧表情、一边腾出手来,双手爱抚着她充满弹性的双臀,而董巧巧已经被他释放的那只手,则开始缓缓的套弄起来,也许是巧巧感觉到了手中的龙头变得愈来愈胀也愈来愈粗,甚至到达了她无法一手圈握的粗硕程度,所以她好像大吃一惊似的,忽然转头羞涩地盯着林晚荣硕大的龙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下了什麽决心一般,幽幽的道:「大哥要巧巧怎麽服侍这丑家伙——?」林晚荣惊讶地看着她,知道董巧巧既然已经敢正眼打量他的龙头,就表示她已经放下矜持,却又对她把龙头叫做丑家伙感到好笑,即使是自己在现代曾经玩过那麽多女人,可是到了这个世界,对於这个世界的女人的认识却又多了一层。

    不过看到巧巧现在这个模样,在现代的时候,除了自己的初恋女友,哪里还有过这样的经历。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一阵烦躁,心绪也开始变得有些暴躁,不知不觉中抚摸巧巧双臀的手开始加重了力道。

    董巧巧这边哪里知道林晚荣的心思,只是臀部传来的痛楚却渐渐提醒了自己眼前的男人心中的想法。

    心里也是没来由的一阵恍惚,握住龙头的手也渐渐加重了力道。

    只是这麽一来,却提醒了林晚荣眼前还有这麽一个百媚千娇的美人,及时行乐这种乐天的思想林晚荣多少还是有的,於是不再多想,好好打量起眼前的美人来。

    董巧巧这时却兀自心头恍惚,不由的抬起头来,目光却不期然的落在了林晚荣的眼睛上面,两人这麽一番对视,却是不由的都互相看得痴了。

    过了好半响,董巧巧才反应过来,双颊却是羞红到了极致,煞是好看。

    只是葱葱玉指还死命的握着林晚荣的龙头,等到想起来的时候,上面已然沾满了淫液,又是湿滑,又是温热,好不难耐。

    想到这里,她匆忙收回柔荑,用一种期待却又难耐的目光盯着林晚荣看了许久,还是有些犹豫。

    林晚荣此时看着巧巧的眼神里已然没有了半丝慾望,而更多的是不解,过了良久,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却提醒了巧巧此时的窘境,她害羞的起身就跑,却不小心触落了床头的一本画册,董巧巧低头一看,从脖子到脸,红的如同朝霞般,她将那小册拾起直接朝林晚荣扔去,羞道:「林大哥,你真是坏死了。」话完,便飞一般的跑出去了。

    林晚荣背上疼痛,正在暗骂这李二狗这王八下手太重,坏了自己的好事,却没想想,没有李二狗帮忙,他哪有这般飞来艳福。

    见董巧巧将那小册扔来,林晚荣急忙接过,一看,却是那魏老头留给自己的春宫画册。

    上帝啊,你今天是不是出红葵,竟要这样折磨我?林晚荣心中哀叹。

    这下糗大了,泡妞最关键时刻,却让她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现在董巧巧一定以为他是个纯种色狼了。

    可是上天佐证,到了这个世界之後,林晚荣唯一的情人就只有他的左手了。

    当然,今晚还多了董巧巧的一双巧手。

    林晚荣又瞥了一眼那画册,春心荡漾之下,那些奇怪的线路此时彷佛活了般映入他脑海,一丝气息缓慢的咝衅馈恚上В瑳]过一会儿,便又安静下去了。

    有戏,林晚荣心中一喜,虽然不知道为什麽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但总比以前当作纯粹的春宫画册欣赏好的多了。

    只是依然昂首挺立的龙头却要自己处理了。

    费了好半响的功夫才让自己的龙头乖乖的安静了下去。

    林晚荣将那画册收好,忽然想起这麽晚了,巧巧一个人冲出去,又是心情不稳定之极,会不会有什麽危险呢?林晚荣急忙将衣服套上冲了出去。

    一路之上都没有看到董巧巧的身影,林晚荣心中焦急,对巧巧这麽乖巧可爱的妮子,他是打心眼里心疼的,哪怕不是用来做老婆,就是做妹妹,也是很养眼的。

    当然,能做老婆,最好就做老婆了。

    林晚荣这麽一耽搁,却不知出了大事了。

    …………却说董巧巧跑出了林晚荣的院子,心神一直没来由的恍惚。

    浑不知自己走到了何处,也不曾见到,林晚荣院墙的角落里,站着个人影。

    原来下午林晚荣带董青山他们去和李二狗火拚的时候,虽然把李二狗打成了重伤,却不知李二狗这帮人里有个精明厉害的人物,原是程德安排在城南的混混中的,而那李二狗却只是台面上的配角罢了。

    此人叫杜威,端的是一肚子坏水,下午火拚的时候眼见势头不对却是早早的倒向了董青山这一边。

    晚上大家伙都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却悄悄的留上了心,对於林三和董青山一帮人的怨恨却是不提了,倒原是老早就看上了董青山的姐姐。

    林三回来之後他也是悄悄的跟在了後面,却看到巧巧进了林晚荣的院子,过了一会却又匆匆的跑了出去。

    杜威也是明白人,多少知道林三和董巧巧之间发生了什麽事情。

    眼见现在的情况,也没多想,就悄悄的跟住了巧巧的後面。

    董巧巧此时却是心思不宁,恍惚间走到了一处阴暗的小巷,脑海里全是刚才在林三房里发生的事情。

    等到略微定了定神,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杜威这时也是色迷了心窍,见董巧巧停下了脚步,神情极度的迷茫。

    竟然缓缓的走到巧巧的身後,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美人。

    董巧巧这才惊觉身後有人,脑海中却是依然不辨事务,只是以为林晚荣又跟在了後面。

    身子直到被人抱住,才多少有了些知觉。

    却还是浑身软软的使不上力气。

    那美绝人寰的娇靥正因娇羞而涨得通红,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白的衣衫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

    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趐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罪。

    杜威这时不由得在脑内想像着怀抱中的可人那触手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纤纤细腰和那一对玲珑晶莹、柔嫩无比的挺凸之物……手上的动作也慢慢的放肆了起来。

    只见他双手渐渐的触及董巧巧上衣的下摆,下身的裙裾和束腰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董巧巧羞愤不堪,杜威见周围没人就开始动手动脚,巧巧被他逼到墙边,双手倚在墙上,试图撑住身子不让自己因为娇躯酸软无力而倒下来。

    杜威藉着月色,从层面依稀看到董巧巧柳眉星目,肤如白雪,唇若樱桃,瑶鼻娇俏,微微翘起的桃红小嘴在轻声低语着不要。

    双目却是闭的紧紧的,生怕看到她所面对的人。

    杜威知道她是把自己当作了林三了。

    巧巧的樱桃小口不住喘着气,眼波如晕、幽香如兰,柔美处一如酩酊沉醉一般,那令人把持不住的少女体香,不住传上了杜威的鼻尖。

    董巧巧温香娇喘细细,暖暖热热的幽幽香气润着鼻尖,杜威差点就要把持不住了。

    一双手更加的放肆了起来。

    从上衣的下摆伸了进去,细细的体会着巧巧娇嫩的肌肤。

    没多久杜威就开始发现董巧巧的双腿交叉夹得很紧,而且很像站不稳似的不时脚跟离地。

    杜威没想到巧巧的身子居然这麽敏感,心下大喜,知道这次八成有机会可以上了眼前的美人。

    更何况董巧巧现在早就三魂不见了七魄,哪里还知道身後的人根本不是她心中的林大哥。

    杜威正要再进一步的羞她时,巧巧却突然轻叹了一声,只见她整个身驱都站不直了,弯着腰,一手紧紧按在墙上,另一只手紧紧拉着裙子。

    杜威的手感觉到了一阵颤抖,急忙匆匆向下摸索。

    还没伸到裙子里面的时候,就刚刚按在大腿上的时候,手上已然摸到了一股湿热的暖流。

    没想到董巧巧却是尿了身子,丝丝的水滴还不断的流到她的裤袜和鞋子上。

    董巧巧的心里这时候已经翻了天了,刚才她在林三的房中的时候就在兀自忍耐。

    可是当她看到林三的眼神的时候,她恍惚以为林三不爱她这样的女子,以为她是水性杨花的轻贱女子。

    董巧巧的身子天生便是极为敏感,些微动作过大的触碰都会让她尿了身子。

    方才手握林三的龙头之时,已经是十分的难耐,好不容易下了很大的决心挣脱出来,哪曾想到在这小巷中,又被「林三」如此轻薄,神志中仅存的一丝清明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於是再也无法忍受,顺势到了**。

    只是心中更加的恍惚,不知道林三会不会因此看贱了自己,却又十分期待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杜威哪里知道其中的玄机,只道怀中的美人如此娇柔,只是轻轻的搂搂抱抱,肆意摸索一番,却都尿了身子。

    本来他还有些犹疑要不要继续的时候,董巧巧的这一表现无疑是喂他吃了十斤春药一般,心中仅存的一丝犹豫也顿时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手下的动作也不含糊,一手慢慢向上进军,一手却呆在双腿间的禁地体会那湿热的快感,端的可谓是双管齐下。

    杜威熟练地解开董巧巧胸前的纽扣,露出了巧巧粉红色的亵衣,薄薄的布片又怎能遮挡住丰韵的**和外泄的春光?在那紧紧包裹住双峰的亵衣上,两颗鲜嫩的葡萄微微的凸起,显示出了诱人的形状。

    杜威左手抵住巧巧饱满的胸脯,隔着薄薄湿透的亵衣,依然感觉到她坚挺的**,**正传来阵阵的火热,杜威微微颤抖地将手掌缓缓的游走在巧巧的**,时而用力按压搓揉一下那微微凸起的蓓蕾。

    巧巧这时却是又羞又恼,但是身上火热的感觉不时侵袭着大脑,根本无暇思考,只是沉溺於身後「林三」的挑逗之下,哪里还有时间去考虑其他的东西。

    杜威见眼前的美人毫不阻拦,便更加的大胆放肆,伸入禁地的手也开始活动起来。

    左手却是更加卖力的搓弄起巧巧胸前的蓓蕾。

    直弄的巧巧渐渐开始胡乱的呓语起来。

    呻吟声也渐渐的传了出来,愈来愈是强烈。

    …………正在此时,林晚荣收拾停当出来寻巧巧,恰好走过此暗巷时,隐隐的听到有女子的呻吟声传出。

    林晚荣不由的停下脚步渐渐靠近这边想看个究竟。

    毕竟他自从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时代之後还没有看过这种调调。

    如今有人於外野合倒是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不由得把寻找巧巧一事暂时放在了脑海。

    月色昏沉,小巷之中又是幽暗之极,正在云端的董巧巧和杜威两人倒是谁也没有发现这个多出来的人。

    林晚荣慢慢靠到了二人五步之外的地方方才停住了脚步刚好藉着昏沉的月色看到二人的动作。

    只是巧巧此时呻吟的声音并不是很强烈,加上月色昏沉,三人倒一时都分不清彼此是谁。

    杜威二人甚至不曾察觉五步之外多了一名看客,此时杜威已经将巧巧的亵衣退至腰间,而外衣早已经在方才激烈的动作中被散了开来。

    杜威也是灵机一动,将巧巧的外衣自後面翻盖过来,遮将住了巧巧的大半个头部,只露出鼻孔以下的部位。

    然後杜威轻轻的将巧巧翻了个身,变成背倚住墙。

    却露出了娇艳的红唇和尖尖的下巴。

    如此一来巧巧却是什麽也看不到了,只能隔着衣服模糊看到前面的人影。

    其实董巧巧此时哪里还敢睁开眼睛去看眼前到底是什麽人。

    倒是苦了林晚荣,方才适应了月色,想看看那女子生的什麽模样,杜威却来了这麽一手。

    不过藉着月色,林晚荣却是将巧巧的酥胸看的清清楚楚。

    而他见杜威背过身子去,想来二人都不会发现自己,却是又靠近了两步,只在三部外盯着巧巧的酥胸看得入神。

    杜威眼见这麽一来巧巧再不会发现自己不是那个「林三」,胆子更是大了起来。

    低头便吻向了巧巧那娇艳欲滴的小红唇。

    在林晚荣眼里看来,尽管杜威挡住了眼前女子最诱惑人的玉体,但是眼前这种若隐若现的景色更加的引人入胜。

    让林晚荣口乾舌燥、慾火如炽。

    不由得把手伸入胯下,套弄起那早已昂首挺立的龙头。

    心里却想到方才巧巧娇羞的神情,若是她也在此时能为自己抚弄龙头,当如何如何,却不知眼前的美人,便是他魂思梦想的妖娆。

    只见杜威和巧巧吻的是动情之至,口舌生津,手下的动作也渐渐的剧烈了起来。

    激起热吻中的两人却无暇理会也未曾发觉旁边的这位看客。

    杜威见眼前的美人早已动情不堪,可以接下来的行动。

    於是右手轻轻下探,提着裙裾慢慢的向上牵引。

    直将裙子的下摆也拉到了腰间为止。

    董巧巧此时却是双手已然环抱住了眼前「三哥」的腰部,死命的支持着让自己不要就这麽倒下。

    玲珑有致的**颤抖着站立在两个男人的眼前,雪白的**被一只大手揉搓得不断变化,再上面是被衣物遮住了大半的粉面,嘴唇被眼前的「三哥」深深的吻着,时而被吸允着的香舌不断的传来阵阵快感。

    甚至看得见从嘴角流下的丝丝津液挂成的透明长线,那**的气息渐渐感染了整个空气。

    三人的呼吸都不自觉的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林晚荣手下的动作不停,心中不由想到如此**的景象,只是可惜,那个女子下面的部分几乎全都被眼前的男人挡住了,那个小子背对着他,正亲吻着眼前美人的娇嫩的双唇。

    听着董巧巧由於努力压抑着而有些像是饮泣的呻吟声,林晚荣不由自主地更靠近了一点,距正在激吻中的二人不过两步之遥。

    此时杜威一只手架着董巧巧的大腿,已经开始舔吸女孩的花谷了。

    董巧巧的亵裤早不知何时被杜威褪到了脚踝上。

    她双手却死死的按在杜威的头上,彷佛是为了寻求一个支点。

    让自己不要因为娇躯无力而倒下。

    本来刚才姿势使得巧巧的身子大部分都被遮挡住了,但是如此一来,雪白的双胸就此暴露在了林晚荣的眼前。

    场面更加**!由於姿势的原因,董巧巧必须用她那无力的双手用力地按在杜威的身子,而由於快感,她的头也死死地顶着墙壁。

    而这正好造成了女孩上半身用力地拱起。

    这时候杜威还在下面忙活,两个白白嫩嫩的**就那麽高高在上地一荡一荡地。

    林晚荣眼瞅着上面已经完全凸起的**像两个鲜红水嫩的樱桃一样,恨不得冲上去抓一把。

    终於杜威似乎感觉差不多了,慢慢站起身子,腾出一只手解开裤子。

    傲然挺立的龙头就这麽暴露在空气中。

    可能感觉到眼前的「三哥」掏出了龙头,巧巧身子蠕动地更激烈了,呼吸也明显变得更加急促。

    「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能力如何,也不知这个时代的女子是否都是如此的放荡。

    还有这个时代的人都不用避孕的吗?或者万一染上花柳一类的东西又当怎样?」林三看到这里却不由的开始了胡思乱想。

    董巧巧却不知她在她的三哥心目中已然被定为成为了放荡的女子,可怜方才她还因为害怕自己表现的过於放荡而被林晚荣误会。

    哪曾想眼前的人并不是她心目中的「林三」。

    只是决心在眼前的「三哥」面前好好表现一回。

    补偿方才自己弃之不顾的过错。

    正在二人都在胡思乱想的关头。

    杜威的龙头已然顶在了董巧巧的花溪之上。

    此时的董巧巧,早已被杜威的挑逗逗弄得慾火如炽,浑不觉自己保留了许久的处子之身就要在自己心爱的三哥面前,被自己错认的「林三」夺去了。

    若是此时让她发觉,怕是死一万次她都会觉得无颜面对自己吧。

    终於,杜威再也忍不住了,将巧巧的粉臀抬起,一手按住巧巧高耸的丰臀,另一只手握住胯下暴涨的**,缓缓的在巧巧秘洞处及股沟间轻轻划动,偶尔还停留在巧巧的菊花蕾上作势欲进,早已尿过无数次身子的巧巧,感觉到自己花溪的火热的龙头。

    一股强烈的感觉感涌上心头,急忙想要挣扎,可是周身酥软无力,硬是无法摆脱杜威制在臀部的魔掌,再加上一根热腾腾的龙头正在花溪的股沟间秘洞处到处游走,不时还在菊花蕾处轻轻顶动,更是令她羞赧难当,可是另一种酥麻难耐的空虚感却慢慢从自己胯下的桃源洞处渐渐传来,巧巧再也忍不住的嘤嘤哭泣了起来,身子伏在杜威的肩上,在杜威耳边低声呓语道:「三哥,别再折磨巧巧了,你要了巧巧的身子吧,巧巧不後悔,巧巧是你的人了。」杜威听到这话。

    再也不犹豫,下身猛的一挺,火热的龙头就深入了花径之中。

    「啊——」一声撕心裂肺,却又满含喜悦的呻吟响彻整个暗巷。

    「三哥——三哥——」董巧巧无意识的喊着林晚荣的名字,只是这声音在林晚荣听来却如遭雷击。

    巧巧?怎麽办,不能让她知道她眼前的人不是我,可是为什麽这女子会是巧巧?她似乎错当了眼前的男人是自己。

    (完)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