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攻还是防

攻还是防

作者:王大猫
    说时迟那时快,三匹巨兽身前的孔猛然一张,最终吐出大量的红色液体,顿时上千人中招,有魔法师的座上还好,没有魔法师的骑士大多数顿时被腐蚀,有的人甚至掉了一只手臂。

    “冰翅,招来!”梵天手上飞快,手印打出,两翅从背后凝成,待他冲上天空。

    百米距离不过闪烁间,梵天首先做的是阻止他们继续攻击。

    当然,只能是一瞬间而已,但是这一瞬间也足够下面的人反应过来了。

    “冰柱,招来!”梵天手印一闪,三道冰柱从空中凝结,一瞬间冲进了三匹巨兽的口中将巨兽的嘴巴狠狠的堵住。

    巨兽的嘴巴溢出大量的白汽,冰柱在快速的消融中。

    “冰封斩,招来!”梵天大喝,帅气的脸上透出浅蓝,瞳孔变得彷如天空般湛蓝。

    六道劲风掠过,三兽已经,顾不上嘴巴被堵,脚下踩出深坑,竟然倒退出去。

    “罗杰,我们上!”凌云一扔剑,迎风带着他迅速飞起。“我们?”罗杰愣了愣,假如算上打架的话,他并不是最在行的,而且他擅长对付的也不是这些大脑偏小的兽类啊!

    那边战场上,梵天终究是没有成功,那三只兽类带起地面的一阵旋风,立即退后了百米,然后下身一蹲,险险躲过。

    “冰雨,招来!”梵天再出招,却不是如他所喊般唤出冰雨,而是快速的在手中凝成了一把弓。

    “冰风,招来!”梵天手起,五枝各色的箭矢出现,在弦上稍一停留便闪烁飞出,直奔最左边那头。

    “单一对敌,捆神阵!”地下的人也反应过来,塔尔一声令下,两万人兵分三路,在中途再各自兵分五路。

    骑兵们在中途将法师和射手放下,之后便直接冲向巨兽脚下。

    “呜呜!!”三只中的两只意识到不好,连忙要躲。

    “冰链,招来!”梵天怎么会让他们走,四条链条从天而将,一举从翅膀根部将巨兽的翅膀固定住。

    这并不是长远之计,但是却一缓这两只巨兽的退后。

    地下被放下的法师立即开始吟唱阵法咒语,同时射手从腰包中掏出一块石头,将近五千人同时发出了一个光芒四射的光球。

    “呜呜!!”三只巨兽同时出声,只听见砰砰砰三声,梵天的冰柱被炸成了碎片,一股白色的狂风从巨兽的口中喷出,带着它们就要向后冲起。

    可是,他们却没有跳起来,在它们的脚下,骑兵们的大刀早已狠狠的将它们的脚固定在了原地!

    “梵天,快点,没时间了!”凌云从第三头巨兽的翅膀下方冲出,捆神阵一完成,他立即抓住了剑鞘。

    数十道剑光从剑鞘冲出,如玉的光芒瞬间从巨兽翅膀的根部冲了过去,将翅膀一次性彻底的斩掉。

    “冰刃!招来!”梵天大吼,无数的冰刃从他身后凝结,然后不断的结合,再结合,然后从小到大,再从大到小,不到分钟的时间,天空上便出现了四道手臂长度的冰刃。

    冰刃闪过,三头巨兽挣扎的动作一顿,然后其两边突然传出两声轰隆巨响,透明的翅膀砸下地面。

    “全体奔袭准备!”凌云翻身,正想要站下第三头巨兽的另一支翅膀,第三头巨兽背后突然的一下子裂开了,无数的齿密密麻麻的分布在裂口两侧,大团的黑气吞吐间杀向凌云。

    凌云一惊,翻身一踏,整个人立即飞了出去。

    “居然是一头半成年体!”凌云会被黑气吞噬,但是妖冶却不会,在凌云暴退的过程中,妖冶也从黑气中冲了出来。

    “所有人,跟着我,撤!!”凌云落到骑兽上,立即高声命令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梵天,反倒是一直在旁观的罗杰,此刻立即跟了上去。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凌云这个命令是为何,但是多年来的直觉告诉他凌云现在很紧张,紧张的就像是一个正在战斗中的分秒必争的法师一样。

    “撤!!”塔尔脚下一夹,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快点,撤退!!”在天空上的梵天此刻终于意识到了凌云的意思了。

    远方,几头同样的巨兽正快速的接近,不过不同的是这些巨兽身体并不是肉色的,而是黄中掺着些许的白色,而且速度比之众人对敌的三头要快得多!

    凌云的前进方向不再是原先那般,而是改成了向原方向的右边。

    被斩掉翅膀的巨兽挣扎着想要追击,结果翅膀被斩掉后速度却不及骑士。

    骑士熟练的将法师和射手拉上骑兽,然后跟上队长。

    “全体火法师,对右边的树施火!”凌云继续下令。

    “全军火法师,马上执行命令!”塔尔也不再去想为何,大声下令道。

    “是!”后方传来答应,然后在所有人的不远处传来了五头巨兽急速的脚步声。

    巨大的脚步声中,火法师的火焰也触到了树木上。

    “撕拉~~”无数粘液被拉开的声音突然想起,众人右边的森林仿佛苏醒了一般,无数的古树那的枝干自我撕开,几个靠的过近的骑士瞬间就被拉了进去。

    “呜呜呜!!”那五头巨兽顿时被无数的藤条缠住,发出愤怒的叫声。

    “那几头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还有那些植物怎么回事?!”罗杰跟上,头皮发麻的问道。

    “那几头巨兽是虫兽类的「吞」,至于那些树木则是「比尤特」的近亲「朗格」,与「比尤特」相似它们并不会主动攻击过往的生物,不过会吞噬掉企图使用火焰和闪电伤害他们的生物!”凌云说道:“不过「朗格」只能阻挡「吞」一段时间而已,等到他们体内的水分损失到了一定的地步就会停止攻击,我们必须在这段时间逃脱他们的追击!”“叶凌云,我们有伤员!!”塔尔突然冲了上来,喊道。

    他们之中每一个都是塔尔最亲的兄弟,可是现在才刚进入这里就损失了好几十个人。

    怪不得当年五十万大军会突然没了,若不是凌云了解的东西够多,估计现在他们早已经化成一摊摊溶液了!

    凌云没有回答塔尔,他知道现在依旧是生死关头,那些伤员也只能等了!

    “梵天!路!”凌云知道绝对不能够这么继续沿着「朗格」和普通树木的分隔线走下去!

    “前方千米,这种苏醒了的植物的终点!”梵天的冰翅尚能坚持,但是其他人却不一定。

    “走!”凌云带领军队一马当先,身上绿光换换浮现,往空中一跳,踩着剑就向前冲去。

    “我先去看一下情况。”凌云觉察到不妙,他知道如果不是环境限制的话,「朗格」的蔓延范围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点地方。

    梵天想也不想连忙跟上。

    千米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当两人都到达之后,凌云却没发现任何的不妥,可是眉头却始终有一层阴云在弥漫。

    “怎么了?”梵天问道,他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妥。

    后方,五头巨兽裂开了背后的嘴吐出了大量的黑色液体之后终于拜托了纠缠,凶狠的就往这边冲了过来。

    凌云和梵天回首准备示意无事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五头巨兽突然停了下来,不甘的朝他们嘶吼了几声之后终于是转头离去了。

    然后,原本想要过来的军队突然开始疯狂转身后撤!

    凌云突然意识到不妥了,他甚至看见天塌了都吊儿郎当的罗杰也吓得脸都白了。

    凌云和梵天猛地回头向头顶上两万人那一瞬间注目的地方看去。

    “凌云,我顶着,你快跑!!”梵天瞬间喊道。

    在两人斜上方百米高空上,相当于一个三峡水库储水量的水从上而下瞬间倾倒了下来!!!!(水库开闸,一瞬间将所有水都放光,这种感觉……)

    “开玩笑……”凌云脸第一次变得煞白了。

    “我送你走!”梵天一咬牙,从戒指中拿出几块宝石,手上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生死关头,梵天唯一想到的是送凌云走。

    “水镜,招来!”

    “为什么?”凌云脚下出现一个水镜,镜中涟漪四起间,他的身影逐渐模糊。

    “你说过的,落水的蚱蜢会用尽全力抓住最靠近自己的叶子……”梵天说道。

    到了最后一句,凌云没有听清楚,但是在模糊中,他仿佛看见了梵天嘴唇的蠕动“求求你,帮我,救她!”

    “梵天!!”凌云大喊。

    “轰隆!”

    汪洋落下,无数的树木与尘土如同沙粒一般溅起,巨大的声波将附近的一切都推平了,然后在尚未完全落下之际,汪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巨大的瀑布冰雕,整个法术在瞬间被转换,凌云和梵天的表情被冻结在最后一刻。

    水镜也被冻住,凌云和梵天直接被冻成了冰雕,却只留一双眼睛在外,让他们可以看到自己的惨状。

    可是,两人却并没有因此而死,凌云甚至可以看到头顶的红色一片,那是无数个一在飘动。

    冰雕后方三百米距离外,突然土石迸射,一个宽达百米,高达五百多米的头颅伸出地面,仿佛一座高塔般耸立。

    “这……”塔尔和罗杰从地上爬了上来,先前的冲击波直接将跑在后边的人掀翻了!

    所有人惊悚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冰雕化尘,一霎那间,凌云和梵天终于能够看见这个恶作剧的制造者了,那是一头……

    “「虫」兽类,「大龙」……”凌云心里叹了口气。

    大龙那巨大的双眼嘲弄的看着依旧被冻在半空的两人。

    如果说梵天是从水联系到了空间的话,那么这大龙的力量已经可以用冰来控制空间了……

    甚至,梵天想要挣扎都做不到,因为两者的力量差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这是什么玩意啊!?”塔尔身后不断的换来恐惧的喊叫,甚至塔尔自己身上也都出了一身冷汗。大龙,头如蛇头,无嘴,有两大眼,颈脖长,长有环全颈脖的鳞片,身多埋于地下,唯有移动时可见,为一个长有无数触须的圆球。

    大龙的眼睛看了看远处的军队,又低下头来看着凌云和梵天,突然头颅上雾化出一个巨口,猛地一口咬下!

    生死关头之间,凌云手臂上突然幻化出七彩光芒,雾化的巨口哗的停下,同时,凌云手臂上的光芒缓慢结成一只美丽的蝴蝶。

    手臂上的蝴蝶形成后,微微振翅,顿时无数的细小光斑从翅膀上散出,光斑又再次结成蝴蝶,各色的蝴蝶四处飞散,凌云和梵天身体由此慢慢的解开了冻结。

    大龙疑惑的看着五彩的光芒,雾化出来的巨口也随着大龙的疑惑消失不见了。

    当凌云和梵天最后解冻,五彩蝴蝶纷纷重新融合在一起,然后爆发成一点彩光消失掉。

    大龙眼中的疑惑顿时消失,眼中的颜色完全变成了恐惧,巨大的头颅飞快的往泥土里一沉消失在原地。

    除了剩下的些许冰块,和那巨大的土坑,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凌云和梵天两人在解冻后连忙各自飞起。

    “怎么回事?”梵天问道。

    “没什么。”凌云选择对此闭口不言。

    他本该说的,但是这些秘密关乎的不止他自己一个人。凌云自然知道蝶薇可以在这里帮到自己,甚至蝶薇也知道,但是同样的,两人也同时知道要是蝶薇这样做的后果,所以在之前两人都同时选择了对此不提片字。

    兽类大多数都是愚昧无知的,他们的智慧并没有「兽人」那般发达,因此几乎所以的兽类都会遵循血统原则,蝶薇的血统可以说除了少数几个在南部荒原里的兽族外,对于其他的兽类应该都会本能的畏惧,更不要说蝶薇已经晋升到了天神这个层次。。

    可是,却并不是所有的兽类都会因为血统压迫而恐惧,一些灵智较高且力量强大的兽类不但不会畏惧,而且还会察觉到蝶薇现在的状况,并且想方设法会趁机吞噬蝶薇的力量!

    凌云不想害蝶薇,蝶薇也就不去说起。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