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重生造星系统 > 233:游园惊梦

233:游园惊梦

作者:姬朔
    电影《青衣》是从程青衣的幼年时代讲起,这个时候她便已经和男主角,也就是李易出演的陆闻之有了第一次的接触,也为以后的深厚情缘,打下了基础。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看書網

    程青衣的小演员是一个很灵气漂亮的小姑娘,看起来还真的与简素有几分相似,而她自己也算得上是简素的粉丝,入剧组的第一天,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简素要了签名和合影。

    不过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的是,她不喜欢别人把她当成小女孩儿看,而是喜欢别人的同等对待,并且每次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与她的那张包子脸配合起来真的是十分的搞笑。

    小姑娘顾雯雯很严肃地对简素说道:“素素姐姐,你放心,以后我肯定会长得跟你一样好看的,就算没有你好看,也会有你百分之八十的好看的!”

    顾雯雯信誓旦旦的模样,就像是在向简素许下什么十分重要的承诺,可是笑倒了周围的一群人,就连简素也忍不住乐了。

    但是,在电影里面,顾雯雯就一改呆萌的样子,完美地将年少时期那个天真烂漫,一心只有昆剧的女孩儿演入了骨髓里面,包括她为了练习身段,一个人在寒冷凛冽的大雪之中,执着的练习,最后就算是发烧晕倒了,也不忘记这件事情,那种执着和坚持,也是后来,程青衣获得巨大成功的基石。

    没有人想到,这个小女孩儿的演技水平,竟然会这么好。

    而且,这是大夏天的,要出演一出大冬天的戏,裹着那么厚的衣服,小姑娘硬生生没有抱怨过一句,就这一点,便注定她未来可以成为一位成功的演员。

    穿着一身素色里衣的她,裹在被子中,额头上还盖着浸了热水的锦帕,她却仍然想要起身,那双红了眼眶的眼睛,看起来倔强而又漂亮。

    “我答应了师父,明天会让她验收成果的!我不能够半途而废!我要给师父一个完美的结果!”小青衣咬着下唇,就算是脸颊绯红,也还是执着的下床。

    那个时候,她师父的徒弟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作为昆剧大家,著名的大青衣,她的师父单兰下面的弟子是很多的,而且,程青衣还不是天赋最好的一个,也不是最受重视的一个,最后,就是靠着这么一份努力和拼搏,成为了单兰最重视的衣钵传人。

    男主角陆闻之是一个世家公子,因为身体赢弱,所以常年脸色苍白,那清俊的眉宇间,也总是有一抹挥之不去的忧愁。

    在真正的历史上,陆闻之也是一个著名的文人,更是后世著名的大画家,他出身富贵,是江浙一带有名的大家族,却在后来家道中落,不得不以卖画为生。

    现今陆闻之的画,即使是在国际艺术品拍卖会上,都是属于最高档次的受欢迎的名列之一,他的画,最贵的一幅,曾经拍出上亿的天价!

    电影中的陆闻之,算是还原了陆闻之真正的年少生活,富贵不知愁滋味,还有与那少年程青衣的懵懂初恋,也是他们后来纠缠半生的痴恋开始。

    其实电影中,年少时期的时长并不多,但就这短短的几分钟,还是拍了好几天,万安在这方面展现了他近乎苛求的精益求精的完美主义,就算是有一点点细节不对,他也会要求一切重来。

    在这方面看来,虽然演员会比较累,但是简素却非常欣赏万安的这种态度,也必须要是用这样的态度,才能够拍出真正的好电影。

    这几天虽然没有自己的戏份,但是简素也是有时间就呆在剧组里面,也是为了适应这种气氛,更好的融入这部戏。

    这部电影,跟简素以前演过的电影电视剧都不一样,虽然论大牌它比不上《eva》,但却是简素第一次真正地准备在大荧幕展现自己的演技。东方不败那一次,算是牛刀小试。

    要知道,大荧幕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可是绝对的考验,那么大的屏幕,演员的一些很细微的动作都能够看得很清楚,有一点点的瑕疵也会被无限的放大,到时候,演员就能够真正的感受到,什么叫做“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所以,简素要在这部电影上,必须做到完美!完美!

    ——简素的第一场戏,终于到来。

    这场戏的要求很高,因为考验的,不是简素的演技,而是简素的昆剧水平。

    因为简素要求不用替身,所以这一段,是由她亲自上阵的。

    这部剧,真正需要简素唱戏的地方不多,但总的来说,都只会唱一出戏,无论是现在这一段,还是在结尾的时候那一段**。

    这唱的,正是著名的《牡丹亭》。

    简素这一次上场唱的,则是《游园惊梦》这一段。

    电影的开始,从程青衣身在后面的时候开始。

    在万安的镜头中,每每程青衣都只是露出一个惊鸿的背影,或者说是对镜描妆的背影,忙碌来忙碌去,都是背影,也将程青衣这个人物的神秘感,提到了最高。

    当一切准备结束,踩着哒哒的脚步登上戏台的时候,旁边的喧嚣声似乎一下子就静了,那一瞬间,全世界的中心,都落在了戏台中央那个一身粉衫罗裙的人身上。

    少女天真娇媚,面如春山,脸上的表情含蓄而饱满,一举一动,皆是蕴藉风流。

    《游园惊梦》这一段,可谓是《牡丹亭》的精华所在,讲的就是太守之女杜丽娘在丫鬟的怂恿下,游园牡丹亭,接着又梦于花下,梦中见到柳梦梅执柳,衣绣梅花,梦中两人相爱。然后又是梦醒了,杜丽娘将身边柳枝,与梦中相似,遂心生思念,自画一像,放于梅树下。

    在唱这一段戏的时候,程青衣还是刚刚艺成的少女,并未经历过太多的风波曲折,一脸的天真烂漫,就连演出的杜丽娘,也是一派小家碧玉的天真烂漫,而那眉宇间的淡淡傲气,也是挥之不去。

    戏台上,为了游春,杜丽娘又是梳妆打扮,又是恍惚自豪自己的美貌,口中唱着“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却又担心别人会看见,那副欲语还休的模样,在简素演来,可谓是真的活灵活现。

    在唱这段戏的时候,程宝铃老师是亲来了现场的,就是因为万安自己也不是个懂行的,虽然他能够看出来戏演的好坏,但是他却看不出来戏唱得好坏,于是,只有请来程宝铃老师坐镇。

    就是程宝铃老师自己,也是非常高兴地答应下来,她也想要好好看看,简素在真正上台演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万安在听着简素唱《游园惊梦》的时候,很是满意她在台上表现出来的那份少女之天真烂漫,与电影情节刚好符合,这个时候的程青衣才刚出茅庐,带上这样的味道,最是恰到好处的。

    对于简素现在的表现,万安绝对是堪称喜出望外的。

    他没有想到,简素的表现竟然会让自己如此的惊艳,而他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程宝铃老师说,可惜简素没有选择学习昆曲了。

    不过,他说到底也不知道简素到底唱得是好是坏,便悄悄凑到了程宝铃老师跟前。

    台上的简素自顾自地唱着,而他特意压低了声音问道:“程老师,简素唱得还行吗?”

    程宝铃视线一点也没有挪开:“岂止是还行,简直就是完美。连我也没有想到,这一段简素竟然能够唱得这么好,已经完全达到了可以登台演出的水准了。”

    在程宝铃教导简素的时候,因为只有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限制,所以她在教了简素基础的唱腔和身段之后,着重要简素练习的,就是《牡丹亭》中的《游园惊梦》这一段,因为这部电影,只会要求简素唱这一段戏。

    虽然只是这么一段,但是《游园惊梦》可谓是《牡丹亭》这出戏中的最精华部分,也是昆曲精髓和水平的表现,能够真正将这段戏唱好的人,可是没有多少。

    而简素能够在短短一个星期的突击中,便唱到这个水平,程宝铃不得不感叹,简素现在表现出来的水准,已经不是天才可以形容的了。

    可是,想到这里,她又是忍不住惋惜——

    为何简素不是选择的学习昆曲呢?不然的话,她竟然能够成为真正的程青衣,第二个程青衣!

    程宝铃心里面有些纠结,但是想到简素现在的成就,也慢慢释怀了。

    也许,她这般人物,不应该局限于昆曲一个小小的世界中,她应该有更大的世界,也理应接受整个世界的注目!

    此时,戏台上已经唱到《皂罗袍》了。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游园惊梦》中的描写,是绝对的淋漓尽致的,杜丽娘复杂细腻的哀愁,和坚定执着的反抗性格,就在这样的瑰丽描写下,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虽然电影中只会剪辑最精华的一部分出来,但是在这个时候,简素是要一气呵成,将整出《游园惊梦》都唱完的,这也是极为考验人的地方。

    一个星期的训练,便要让她达到这种水平,显然是十分困难的。所幸简素背靠系统,还能够用积分兑换几个技能,才支撑着自己,一口气唱完了整出的《游园惊梦》。

    并且,在唱戏的时候,她也融入了这个时期程青衣的自身性格,也就是属于程青衣少年时期的台风,算是契合了电影的主题,表演也臻至完美了。

    当万安的“卡”终于喊了出来,简素吁了口气,连额头上都冒出了点点的虚汗。

    唱戏果然不是简单的活!

    简素是知道程宝铃到下面的,唱完之后,迅速朝着程宝铃的方向望去,也想要知道自己现在的水平可以打多少分。

    然而,程宝铃没说话,只是静静地鼓掌,脸上都是欣慰的笑容。

    ——这便是程宝铃最高水平的赞赏了!

    简素顿时笑了,虽然很累,但是她却觉得自己付出这么多,也值了。

    这第一场戏,是最累的几段之一,可是最费时间的,这么一场戏下来,简素可谓是累得不行。幸好是一次性过,要是多来几次,她还真的唱不下去了。

    万安也看出了简素唱了这出戏之后的劳累,便大手一挥,让所有人直接收工。

    万安现在算是彻底改变了原本对简素的看法,想要把这部电影拍好的想法自然也就越来越浓烈,他自然也要更加在意演员的水平,可不能让简素在这样的状态下发挥。

    所有人显然没有想到万安今天竟然这么“善良”,一个个的欢呼雀跃,开始收拾东西起来。

    简素从戏台上下来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冲到后面去卸妆,而是直接提着裙摆跑到了程宝铃老师处。

    程宝铃似乎知道她会跑过来,也没有离开,就站在原地,笑盈盈地等待她的过来。

    “老师,我刚刚,唱得还行么?”简素气都没有平息下来,喘息着开口就问。

    程宝铃点头大赞:“你唱得很好,已经完全达到了可以登台演出的水平了。”

    虽然简素在唱的时候,并不是十分的圆融如意,有几分生涩,但是这却恰恰符合了电影中的情节——刚刚艺成出师的程青衣,第一次登台演出,就应该有几分生涩,而不是上来便是熟练老辣的。

    简素听到程宝铃的赞美,自然是脸儿都快要笑出一朵花儿来了。

    “看来我这段时间的努力算是没有白费了!”简素笑眯眯道。

    程宝铃忍不住笑她:“你呀,你知道你现在这种天赋会让多少人嫉妒么?还说成这副模样!哎,果然是百分之一的灵感,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还要更加重要啊!”

    老人家还幽默了一把,逗得简素乐得不行。

    “老师,您一直站在这里肯定已经很累了吧,要不您先坐着歇歇?”

    程宝铃太不喜别人说她老,便瞪了简素一眼:“我腿脚可利索着呢!哪里显老!”

    “不显老不显老,老师您很年轻啦,可就算是年轻孩子,站久了也会累不是?您就快点坐着吧!”简素笑呵呵地顺着程宝铃的话说了下去,顺势将程宝铃按到了椅子上。

    其实程宝铃都这么大把年龄了,站这么久怎么可能不累?

    刚刚都是看着简素的表演出了神,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站着看完了整出戏了,现在腿脚的确是有些酸疼了。

    虽然她一直坚持着锻炼,但架不住年龄在那里,现在坐下来了,也是轻松了许多,连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几分。

    简素顺势就在程宝铃旁边坐了下来,不过她坐的时候,还是很注意身上的戏服,不要弄脏了或者是弄破了什么的,爱惜的模样倒是看得程宝铃有些出神。

    “这套戏服,就是我母亲当年第一次登台的时候穿的戏服。”程宝铃带了几分回忆地说道。

    简素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那可不就是真正的古董了?居然能够保存得这么好?”她很是惊奇,毕竟这样的事情,的确是十分难得的。

    程宝铃呵呵地笑着:“幸好家中条件一直比较好,母亲对这些衣物也十分的爱惜,所以才保管得这么好。”

    虽是这么说,但是简素穿着还是有些不自在,甚至都准备站起身来,免得将这戏服弄到了哪里。

    “没必要这么重视,不过就是一件衣服。”说到这里,程宝铃顿了顿,突然道,“素素,你喜欢这衣服吗?”

    简素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点了点头:“当然喜欢,它不仅这么漂亮,而且还有着特别的意义。”

    这身戏服是真的漂亮,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看起来仍然针脚细密,上面的花朵而十分的鲜艳,没有一点褪色的意思,足以见得这件衣服保存得有多么的好。就连料子,也是用的上等的料子,柔软而又华贵。

    “那就送给你吧。”程宝铃语出惊人。

    简素以为自己听错了,顿时瞪大眼睛:“啊?”

    程宝铃微笑着点点头:“嗯,我说了,送给你。”

    简素有些受宠若惊:“这可是程大师的东西,送给我会不会有点……不好……”这么珍贵的东西,她实在是受之有愧。

    程宝铃摆手:“哎,这些都是死物,就应该送到该到的人手上。”

    长者赐,不敢辞,到最后,简素还是选择收下了。

    ------题外话------

    现在一些禁词实在是让我无语……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