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纵酒游仙 > 第三十七章 修心

第三十七章 修心

作者:城南花下客
    千古秀振作精神,不再胡思乱想,起身举酒敬潘玉与张燕虎,正色道:“秘境修行,依仗两位老师了,望二位老师,不吝指点,悉心调教我们几人,我千古秀不奢望能一步登天,只是想着,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不要像孙前辈那般遗憾!”

    潘玉与张燕虎点头,还未答话,却听得依云仙子俯在桌子上,听到提及孙这个字眼,喃喃说着酒话:“孙棍你个混蛋你可知道你走了我便一直再失去失去了时光失去了岁月失去了你”

    潘玉听依云仙子醉语,轻声叹道:“你们莫要见笑,依云仙子醉了”

    君莫笑同情的看着依云仙子,说道:“依云仙子用情至深,哪里又说得上见笑呢?”

    潘玉一笑,说道:“庄生将你们带来,我们自是要尽全力把你们教好的,今日这酒就饮到这吧,不过依云仙子确实要劳烦两位姑娘,送她回房,照顾照顾了。”

    君莫笑与阿蛮答应着,去搀依云仙子起来,依云仙子却似发了酒疯一般,挣脱二人,跑到宁小三身前,紧紧抓住宁小三的肩膀,潸然泪下,声如泣血:“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喜欢这个充满不公的世界!我不喜欢世间到处都是争斗!我只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走!不是除了你,我就没人要了!只是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依云仙子哭着说,又好似泄恨一般捶打着您小三的胸口,这是她醉了,把小三,当了孙棍。

    宁小三神色沉重,只是挺起胸膛,任由依云仙子捶打着。

    潘玉见依云仙子这模样,赶忙上前控制住依云仙子,对她大声喝道:“依云!你仔细看看!这不是孙棍!这是他徒儿!宁小三!”

    依云仙子被潘玉制住,听了潘玉的话,紧紧看着宁小三,忽的蹲下来掩面哭泣:“不是不是他可是可是他又在哪里”

    阿蛮与君莫笑赶忙上前安慰,宁小三此刻却悲痛的对依云仙子说道:“我们都一样!我也想他!可是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我宁小三发誓,早晚有一天我要找到师傅,把他带到你面前!”

    依云仙子不再说话,只是蹲着掩面哭泣,瘦弱的肩膀随着抽泣耸动着,让人好不生怜,阿蛮与君莫笑安慰着,将依云仙子,搀回房间去了。

    千古秀看着依云仙子回房间,心中替她感伤——世间最苦之事,怕便是无期无望了吧!

    酒桌上,只剩了几个大老爷们儿,千古秀见宁小三还有些悲痛,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无比自信的说道:“会找到的!我们陪着你,一起找!”

    又转头看向小刀,问他:“小刀,哦?”

    小刀点了点头,坚定的回答:“嗯!”

    宁小三感激的看着两位兄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谢的话,只是动情的对千古秀叫了声,大哥!

    千古秀哈哈一笑,锤了宁小三一拳,说道:“你可别着么深情的看着我啊,我不习惯!”

    宁小三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潘玉此时又对他们三人说道:“虽说这酒饮的,故事多了些,倒也并非什么坏事,修仙一途,最重修心,试想来,修仙途中什么劫难,都好度过,可最难过的,便是心劫,好些事情,就如饮醉了,发泄出来,或许就想开了,想开了,心劫也就过了,若是跨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份执念,只怕是此生都要如依云仙子那般,偶然间听到一个名字,见到一件旧物,所有的魔障便要涌出来了。”

    千古秀笑道:“是啊,事分两面看,方才我也多想了些,被骂了,也醒了,可是我觉得,有些事情,单单想开是不够的,还是要敢于直面,坚持到底,哪怕没有完美的结局,输也输的心安。”

    张燕虎素来听不得这些说的不够直接的话,当下说道:“你们俩一大一小,不知道又神叨些什么,这酒不喝了,我就回房休息了啊?!”

    潘玉摆摆手,说道:“不喝了,再喝下去,怕是不知道又要惹出些什么故事,都各自回去歇了吧!千古你与小刀小三他们一屋,我与张老师一屋,阿蛮跟君莫笑,就与依云仙子一同住了吧。”

    千古秀抗议道:“我说潘老师,三间屋子,我看要不这样,你跟赵老师与小刀小三住了,依云仙子自己住一间,我们谈恋爱的住一起好了!总要给我们这些小情侣一些私密空间,特殊照顾嘛!”

    潘玉笑骂千古秀:“我呸,就你小子鬼主意多,你想都别想,这可是来修行的,不是度蜜月的,规规矩矩回房歇着去吧你!”

    千古秀听潘玉这么说,虽老大不愿意,也无可奈何,走到院中,对着依云仙子房间喊道:“阿蛮!笑笑!你们且与依云仙子同住!我就在你们对门,想我了,晚上记得来找我啊!”

    君莫笑的声音从依云仙子房间传来:“你做梦!”

    小刀笑了,说道:“这话好似在哪听过。”

    宁小三当小刀真忘了,还给小刀解释:“哎呀刀哥,你忘了,在古寺住的那宿,那时候还不知道笑嫂是女人,大哥晚上说要去笑嫂房间睡,笑嫂也是这么回答大哥的!”

    千古秀尴尬的摸了摸鼻尖,踹了宁小三一脚,骂道:“就你小子脑子好!就你记得清!”

    宁小三捂着屁股,有些委屈,说道:“我这不是看刀哥忘了,给他回忆回忆嘛!”

    小刀哈哈一笑,便回房去了,千古秀与小三,也回了房间——今儿这酒,喝的好像跟往日,不大一样呢。

    时间过得飞快,待几人休息罢了,从屋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依云仙子此刻酒也是醒了,这一天不知与阿蛮、君莫笑聊了些什么,三人好似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一般,三个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有时候有笑出声来,对着千古秀指指点点,搞的千古秀摸不着头脑,好大的不自在。

    晚饭倒是没饮酒,简单吃过饭菜,便又就地解散,自由行动了。千古秀腆着大脸,去找阿蛮与君莫笑搭讪,却被依云仙子笑着撅了回来,吃了个闭门羹,无奈只得与小刀跟小三在屋里躺着闲聊。

    “大哥,你说会给咱们安排些什么修行?”宁小三初涉修仙,心中极其期待。

    “谁知道会整出点什么幺蛾子呢,既然安排咱们来秘境修行,怕是跟别尘里正常上课的学生们不一样吧。”千古秀懒散的回答宁小三道。

    “大哥,你说会不会给咱们整点洗髓丹啊,越级打怪丹啊之类的丹药,让咱们直接提升实力?”宁小三又问。

    “我说小三子啊,你可省点心吧,净想美事儿,我估摸着不整死咱们就不错了,还洗髓丹呢!”千古秀回答道。

    屋里忽然沉默了,良久,宁小三的声音又想起,说道:“大哥,你说我们现在哈,我得报仇,我还得找我师父,刀哥那边还被通缉着呢,这事肯定也得解决,你这边跟笑嫂出去,估计事儿也少不了,我怎么忽然觉着咱们挺忙的呢?”

    千古秀文绉绉的回答道:“你懂个屁,这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懂不懂?就是说上天啊,要是想让谁干点大事,在这之前得磨练磨练他,知道吧?”

    宁小三又问道:“大哥,上天让咱们干啥大事啊?”

    千古秀无语道:“我怎么知道?”

    “大哥”

    “大哥个屁大哥啊,就你问题多!睡觉!”

    噗嗤一声,小刀忽然笑出声来。

    千古秀埋怨着说道:“小刀你毛线啊,漫漫长夜,你有你家断水陪着,我家阿蛮跟笑笑,明明就在我对门,可是就留我一个人,孤枕难眠!”

    宁小三的声音又响起:“大哥,你要是自己睡不着,我过来陪陪你,我无所谓的。”

    “靠!你可拉倒吧!”

    “哈哈哈”小刀再也憋不住了,放生大笑,笑得直喘。

    “靠!小三子,跟大哥一块儿收拾他!”千古秀听小刀笑,招呼上小三,扑到小刀床上,用被蒙上头就打。

    “让你笑!让你笑!”

    “错了哈哈哈错了我我不笑了哈哈哈哈”

    “让你打我脸!让你给我打成猪头!”

    “呃?”

    千古秀他们房间里,传来三人欢快的打闹声,好不欢乐,好似全然忘了那些不快事。

    潘玉与张燕虎在屋桌前对坐,整理着千古秀几人在秘境中的修行安排,听他们闹着,相视一笑,不由感叹,年轻真好!

    依云仙子房间,阿蛮、君莫笑、依云仙子三人也深闺密谈,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时不时的也传来些娇俏的笑声,看来她们三人相处的蛮融洽呢。

    别尘秘境中,夜色迷人,晚风轻拂,繁星点点,青砖瓦舍间不时传来几个少年嬉笑打闹声,下弦月微微翘着,仿若微微笑着的长者一般,好似也在笑这些少年无忧。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