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夜渊传——流风往事 > 5.盗亦行道,森蕤访旧

5.盗亦行道,森蕤访旧

作者:轮回硕渊
    蜀州多山。夜渊本不想多生事端,奈何魔族天生处事放浪形骸,追求自我本真,此刻明白前面那人是个窃贼,不知起了哪门子维护正义的心思,想要抓住他——魔族为破诅咒,尚武。因此在魔族的眼中,凭实力抢的就是天经地义,偷窃则被魔所不齿。

    前面那人脚力甚急,夜渊暗暗加持了风灵术,虽然比他快一丝,但按照这个速度,追到可能都跑到别州去了。

    此时早已出了县城。前面那人身量瘦小,原本已有些松懈,回头看到夜渊紧紧追着“你怎么还跟着我呀?!”吃了一惊,又向前蹿去。

    夜渊养精蓄锐了三天,又在城中休整了半天,体力正好,此刻也不免叫苦,“怎么这么能跑?”

    就在这时,路边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正把绳子抛上树枝打好了结,夜渊还不明白他要干什么混不在意。

    只见前方那个窃贼突然顿了顿脚,身形转了个弯折向那边,右手中银光一闪,已经将绳子割断,救下了那个少年。然而也正是这一弯,夜渊裁弯取直追上了他,一手按住他的左肩,加上了再动弹不得。

    “疼疼疼疼疼!”那窃贼龇牙咧嘴的,摘了面罩回头怒目盯着夜渊,竟然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夜渊虽然没有礼**常,但被这样一双漂亮的黑眸含怒瞪视,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少年本欲寻短见,此刻被人阻挠,一是失措,不知道该干什么。

    三人面面相觑,显然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咳。”那少女先打破了安静,一脸可亲地问那个少年“小弟弟,好端端地干嘛寻短见呀?”

    “寻短见呀~”夜渊想了想这个词的意思,并且联系到少年刚才伸脖子的动作,大约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反正小偷跑不了,哼了一声看向别处。

    那少年被这样亲切的一个小姐姐看着,很有些不好意思,“俺被人冤枉,说偷了地主家的东西。俺爹不相信,被地主家请的官差打伤了。俺娘拿不出钱,被地主家的人抓去说是做工抵债,俺没办法”少年边说边哭,哽咽的几乎不成句子,但少女还是很快理解了。

    “俺真的没有偷东西!”少年最后带着哭腔说,看到夜渊与少女刚才两人来时的情景,知道这两个人都是“有本事”的人,这会看她相问,就把她当成了救命稻草。

    妖异森林,深处。

    一袭青衫的青年男子与一个比他小一点的黑色锦袍男子走到一棵树前,驻足停顿。近看,就知道这两个人是凰离与玄一。

    “是这里么?”凰离回头问。

    玄一打量了四周,“应该不会错。”顿了顿又道,“大人您何必刚醒来就到这些地方来?”他本来想说“妖魔的”,联想到眼前这位大人的出身,又把这个词吞了回去,只说“地方”。

    凰离看到了他的不自然,笑了笑没有说破,“我原本是凤凰一族的,按理说也算个妖族。来觐见当代妖王,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玄一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躲在这里不出来以为我发现不了吗?我家大人驾到,还不出来迎接?”

    旁边的四棵树突然化成了人形,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为首的爽姿丰采,“人类!你到我森蕤皇宫前尚敢如此大放厥词!饶你修为再高,怕是也不得全尸!”

    这四人是森蕤皇宫外围的守卫,本领都不低,都已是散仙巅峰,距离仅差一步。很早之前就已注意到这两个男子的到来。黑袍的玄一,凭他们能够感觉出是个修为不弱于他们的人类修士,仙灵内敛,举止从容——同样是散仙品级。而旁边青衣的凰离,则看上去毫无修为,就像一个普通的人类。至于自称的凤凰一族、从属妖族,且不说凤凰一族自远古之前就已殒灭,而凭他们的,更是无法分辨出一丝一毫的妖族气息。

    ——恐怕是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凤凰一族留下的什么遗物相关的远房亲戚的八竿子打不着的旁支,也敢自称。妖族注重血脉和传承的力量,如今的妖王,正是九尾天狐血脉最纯正的继承者。妖异森林中,有很大一片,供奉着各种各样的高贵血脉的先祖。尽管有许多如今已经消亡,但仍然被后辈的妖族虔诚的礼敬着,其中最高贵的四支血脉几乎都已断了传承。因此孤直公拒绝承认年前的青衫男子是凤凰一族的后裔。

    但又忌惮于那个黑袍男子的实力,因此一时没有动手。

    凰离摇了摇头,对玄一道,“你看看,无论什么时候,什么生物,总是对自己的感觉深信不疑。”想了想,又问,“君族的王仍然是嫆”一时却想不起来妖王传到第几代了,是嫆璱的第几代曾孙(女)了。

    玄一接口到,“仍是嫆荑吗?”

    孤直公吃了一惊,“很久以前就已经族灭了现在的妖王是的大人。”

    凰离有一瞬间的恍神,一族有诸多旁支,按族亲算,初代妖王算得上他的远房表妹,如今连这一支都不在了。至于,这个名字倒挺耳熟的。

    是了,最后一次到森蕤皇宫的时候,已经记不清是嫆璱的多少代孙女来接待了,据玄一刚才的话,应该是吧?依稀记得那些小辈都很尊重自己,很拘谨,只有个萌萌的小丫头,粉雕玉琢得甚是漂亮,硬是爬到自己身边卖萌扮蠢,黑曜石样的眼睛骨碌碌地乱转,心思就没从自己腰间的上移走过,搞得其他的长辈都十分尴尬。自己当时倒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吩咐青木以后好生照顾她。临走时小丫头也没得逞,眼巴巴地赶来陪着一干妖族皇室送走凰离,眼泪汪汪一瞬不瞬地看着凰离,不知情的或许以为他们真的感情深厚呢!凰离无奈,吩咐飞白取出一块刚从不周山取的,送给了小丫头。飞白的心都在流血,却拗不过凰离,忍痛交了过去并表示以后再也不会和妖族打交道了,特别是狐狸

    玄卫主玄一出自人族,是一个自幼失去双亲的战争孤儿,凰离偶然在人间相遇,就收养了他。是中最年轻的。人类虽然已经很久不再大规模的与神魔妖来往,沦为凡俗,而那从远古与中留下的伤痛,却深刻的记录在人类的血液中。神妖魔本都不过是名词,不同族类间用以区分。而到了如今,妖魔却成了那些丧尽天良、血腥残暴的人的代名词,神则成了一种能够庇佑他们的信仰。在凡人的眼中,只有的存在,压根没想过、的存在——也或许是不愿意知道。因此玄一其实也对妖族没什么好感,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也在,他也见过幼年形如人类三四岁孩子的娇憨与稚嫩,也知晓凰离对其的一分关爱,所以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也不愿意再那么冷漠无情,可能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心底,他认为自己算的长辈。可他又从来不擅于热情真挚与微笑坦诚——对待凰离时除外,所以他此刻只打算闭口不言。

    凰离回过神来,察觉了玄一的细微变化——毕竟是他带大的孩子,依旧没有多说,笑了笑,对孤直公说,“我隔世已久,消息不通,倒是失礼了。可否劳烦通告令王上,就说有的故人来访。”,是凰离的沉睡地,也是他的出生地,就是夜渊闯入的那片森林。曾经那里也曾百凤齐鸣,欢笑吟吟,只是后来族类的接连逝去,只剩凰离形单影只。他便在那里做了结界,与世隔绝,成为自己的栖身地,按人类的说法,叫“家”。

    孤直公略加思索便同意了,留下兄弟三个,独身穿过正中的树干,进入森蕤皇宫向内层通报。

    少女很快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少年铁牛,父亲是有田地的农民,母亲是精干的织工。铁牛年少早成,没事就替父母出去放牛。结果那天贾氏嫁女,出手阔绰,排场壮观,铁牛放牛回来也跟着看热闹。跟着说了几句吉利话,就得了些点心、馒头之类的,铁牛长这么大从未吃过富户人家的点心,又想到自家爹娘整天劳碌,就问管事的能不能多要几个。管事的得了老爷“今天就图个排场跟吉利”的话,不耐烦地挥手,“去那边自己拿两个就行,不许多拿啊!”

    本来就在隔壁院子的桌子上放着,结果铁牛走差了,在贾府里迷了路一开始又不好意思问,来往的家丁又忙忙碌碌的,没人在意这么个小孩。转了好久才找着点心,好容易绕出贾府,从下午进去到夜里才出来。

    ——结果第二天,贾府就丢了一个杏子大小的夜明珠,在这乡下也是了不得的宝物了。

    贾府有势,官差也很尽责,盘问了一圈,就数铁牛最可疑。后面就是铁牛爹拒捕被伤,

    少女听到此处是义愤填膺,眼珠转了转,就向铁牛道,“我这里有件宝贝。”说着,掏出了一个天平样的东西。右边放着一个不明质地的金色长条,发着变幻不定的光芒。左边则空空的。道,“这件宝贝叫公义天平,任何人把一滴血滴在左边的空盘里,如果比右边轻,那就是对得起良心的好人,如果比右边重,那就是做了亏心事的小人!你敢来称一下吗?”

    铁牛咬了咬嘴唇,这显然是他没见过的神奇物品,秤本身和右边的长条都会发光——这已经足够神奇了。这让他更发认定这两个人“有本事。”

    (看官须知:这个世界本身就存在着修仙长生的可能,因此对于这些事物和神话,不会比现实少。尽管人类大部分已经放弃修仙,但是神仙和规则外的力量却有很多忠实拥趸。因此也怀有更加真实的敬畏和相信)

    铁牛犹豫了片刻,自己死都不怕,这有什么好怕的。伸出胳膊,心一横,闭上眼睛,“来吧,取血吧!”

    少女从袖中伸出一把小巧的匕首,犹豫了片刻,转头对着夜渊道:“喂,你应该很有本事吧,能不能从他那里取一滴血?”

    夜渊摸不着头脑,怎么突然就找上自己了。实际上他对铁牛颇为不屑,“弱者就该受到欺凌”的理念在魔族深入人心。如果铁牛拿把镰刀去上门砍死仇人哪怕出师未捷身先死他也觉得这人有血性和骨气。但他又觉得很有趣,他第一次入世前了解过人间的一些观念,他知道这姑娘是个贼,却也知道,锄强扶弱是人间的一种“正义”。不知道同一个人,为什么会作出两种完全相反的事情。

    他也不觉得为难,便道,“那里是哪里?”

    少女听他这么反问,一副不可思议又怒气冲冲的样子看着夜渊,看夜渊毫无知觉,又红了脸,她本意铁牛出身穷困,四肢和躯干都不宜受损,因此想让夜渊从铁牛屁股上取一滴血,又不好意思明说,便用“那里”指代。谁知这人竟假装不知道。她认定夜渊是个武技高深的武者(没有察觉到风灵术却体会了夜渊的速度),武者当然对人体了解颇深,自然会明白从哪里取血对人的伤害最小。

    夜渊夜渊还真没想那么多,又对她脸红红的莫名其妙,清秀少女脸上的羞红,尽管夜渊不是人类,还进行着修行,但还是在心里染起一股异样异样到可以无视少女的无名怒火。是的,在夜渊看来就是无名怒火。

    既然她不明说也没办法,取一滴血对修士来说很简单,人类需要用针做的事情,夜渊用在指尖生成细不可察的锋利微风,从铁牛的手掌处开口取了一滴血,并用微风包裹。看上去就像一滴血悬浮在夜渊指尖一样,“好了!接下来是不是放到这个天平的左边?”

    少女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没想到你内功这么好”

    “喂,是不是放到左边!”夜渊问。

    少女回神,木讷地点点头“嗯。”

    血液放到天平左边,左边也浮现出淡淡的青光,右边的金光也变得璀璨。然后——

    右边沉了下去。

    少女眼中浮现出一抹欣喜,然后回头道,“好,我相信你说的话。我决定帮你!”又对夜渊道,“那边那个烂好人,你来不来帮忙?”

    烂好人?!夜渊不太明白这个词,只知道好人是什么意思。好人就好人,烂好人是什么意思。应该,差不多吧?无奈地笑了笑——自己居然是个好人!点头道,“我帮忙。”

    不过夜渊疑惑的是,“自己还没有用血在这个天平上称量呢?怎么就被认定成好人了?”

    铁牛眼中涌出了感动的泪水,然后用看烂好人的眼神看着夜渊那奇怪的眼神一度让夜渊怀疑自己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夜渊和少女不知道的是,地主贾氏经营绸缎生意发了富贵,买了无数良田种植桑麻。铁牛家的地,不巧就隔在贾氏地皮的中间。贾氏数次出价甚至一度高到双倍,铁牛的父亲认死理,说是祖传的地,多贵都不卖,后来也便放下了。只是也与贾氏结了怨。贾府丢珠是真,铁牛可疑也是真,但定成铁牛偷了,却未必没有猫腻。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