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边境事变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边境事变

作者:鱼果酱
    这件事要不要让陌染知道呢?顺便派人去查查清楚。

    上次黄将军将东西送到陌府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心里就有了预想,只是没想道事情会真的是她猜想的这样。

    那东西,有问题!

    外表虽然看起来像兵符,可明显那东西不仅仅是兵符这么简单。

    玉瑶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连陌染是何时进来的都不知道。

    直到他被一道沁竹的清香所包围,这才猛然反应过来。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陌染进来就看到玉瑶手中正握着信发呆。

    黑月刚准备提醒,就被陌染给制止了。

    黑月投给玉瑶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出去了,顺轻轻将房门关上。

    等他绕过来,就看到信展在他眼前,只一眼,陌染已经认出来,这是黑逸的字迹。

    “陌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玉瑶想收起信,发现他都已经看见了,略显尴尬的站在他面前。

    “刚回来,进门就看到你在发呆,所以过来看看。”他这哪里是看看啊!分明是感觉不对劲。

    “你刚才在想什么?”在陌染这紧迫的眼神下,她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出来。

    “既然你都看到了,还来问我!”这男人多此一举,恐怕就是想试探她!

    果然,如她所料。

    “这你说的跟我看到的能一样?如果我今天没发现,你是不是也打算瞒着我?嗯?”最后一个尾音微扬,带着一丝轻挑,怎么都让人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我,我才没有!”玉瑶只要紧张或者说谎的时候,就会带着几分结巴,眼神四处乱瞟,那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做贼心虚!

    “瑶儿,不诚实的女人可要受罚的!”陌染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着他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我才……”声音还没发出,陌染一只手固定在她脑后,强迫着她仰着头。

    吻裹着一丝恼怒落下来,不似以前的温柔,带着一丝迫切感,让玉瑶有些招架不住。

    这个男人,怎么能……

    她刚才分明记得黑月还在这里,挣扎着,想要分心看一眼,却感觉唇瓣上被轻咬了一记。

    “不许分心。”陌染低哑含着魅惑的嗓音顿时落在他耳边,玉瑶眨巴眨巴眼睛,修长的睫毛像两把刷子,挠在陌染的脸上,痒痒的,酥酥的,像是带着一丝电流,一下挠进了他的心底。

    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神,顿时燃起了一丝邪火。

    “瑶儿,这可是你招惹我的!”

    玉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被举起来,直接坐到了桌子上面。

    这宽大的黄杨木的桌子,透着一丝黄杨的味道,玉瑶一身洁白的褒衣,坐在桌子上,一双挟着潋滟的眸子,幽幽的注视着他。

    这冷硬的桌子,玉瑶那柔媚的眼神,再加上她倾城潋滟的脸庞,充斥出一丝妩媚妖娆的媚态。

    这般的结合,该死的和谐。

    直接让迷了陌染的眼,迷了他的心。

    “瑶儿,你好美!”陌染不仅感叹一声,眼底的火光又热了三分。

    “我美吗?有多美?”玉瑶看着陌染的样子,反而升起了玩心!

    轻轻抬起胳膊,洁白的衣袖从面前缓缓扫过,一点点将自己绝色的容颜展露出来。

    那媚态的眼神,就像一把钩子,顺带着牵引住陌染的心。

    这只妖精!

    陌染一把将人压在桌上,俯视着眼前的女人,吐气如兰,声音刚劲带着一丝低哑,“你的美不好形容,我觉得用做的比较能证明。”

    说着一个俯身,攫取着她口中所有的话,橘色的烛光摇曳,衬着两个人的身影,温情脉脉。

    次日,玉瑶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乐极生悲。

    她现在最后悔就是不该挑衅男人的能力。

    她手软脚软,走路都像踩在云端上。

    反观旁边的男人,神清气爽的,嘴角勾起的笑怎么都让人想上去暴揍一顿。

    实在太可恶了!

    该死的臭男人,同样是出力,他怎么能像没事人一样呢?

    出门的时候,玉瑶是被陌染抱着进马车的,两个“大男人”,还抱在一起,辣眼睛啊!辣眼睛!

    等他们的马车远行,这消息,一阵风一样的传开了。

    “喂,你听说了,今天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还一起上了马车,真是有伤风化啊!”

    “这有什么,我还亲眼看到了,那个男人就这么靠在高大男人的怀里,真是……”

    “这个世道真是乱了,这样的人都敢出门了,难道就不怕被拉出去游街吗?”

    “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恐怕都要羞愧到上吊!”

    听到消息的玉瑶:……

    她狠狠锤了一记身后的男人,都怨这个男人,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我误会。

    好男风啊!

    她真想告诉那些人,她是女的,女人!

    她这一世英名,毁在这个客栈里了!呜呜呜,外面的人恐怕都听说了,她不活了!

    “怎么了?干嘛要捂着脸!来,我看看。”陌染还有心思看她,因为昨天他们两个人胡闹,根本就没追上大部队的脚程。

    这会儿玉瑶窝在陌染的怀里,决定到下个镇上就要骑马去追赶。

    “看什么?你能还我名声吗?”玉瑶冷哼哼的道。

    “这也不能怨我啊,我这不是为了给夫人一个答案吗?再说,我觉得昨天给的答案,你也很满意啊。”陌染道。

    玉瑶眼角抽搐了几下,能不满意吗?

    说起来就能羞愧死,这个死男人,昨天只要在最关键攻城掠地的时候,就逼着她回答一次她满不满意。

    最后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满意,这男人才终于良心发现的放过她。

    男人啊!你何必为难我这个女人呢?

    现在好了,白搭上自己的名声不说,害她到现在都不敢看黑月的眼睛。

    两个人说了一阵,玉瑶决定不搭理他了,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下。

    不想这一眯就睡着了,等她再睁开眼,已经是中午了!

    “主子夫人,前面有个茶寮,出来先吃点东西吧。”黑月贴心,怕玉瑶觉得不得劲儿,让初十过来喊人。

    不过初十这丫头藏不住事,一个眼神碰触就将心底的事泄露了出来。

    “臭丫头,等你们成亲了,看我怎么揶揄你们。”玉瑶小声嘀咕了一路,初十掩嘴,露出一个笑,转身去跟小二交代待一声。

    黑月牵马车喂马,初十跟店家要了水,用自己准备好的茶具泡了茶水,这才端到玉瑶跟陌染面前。

    这出门在外,玉瑶跟陌染都格外的小心,毕竟这次是去边境,不比其他的时候。

    玉瑶跟陌染两个人喝了茶,转眼又吃了些东西歇歇脚,等马歇息好又重新上路。

    只是这马才刚走出去没十里地,就幽幽的往地上倒去。

    幸好陌染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带着玉瑶从马车内跃出来。

    “主子,夫人,您没事的?”初十跟黑月两个人赶紧落在两人身边,警惕的察觉着四周。

    “刷刷!”草丛里有人掠过的声音。

    几声过后,周围重新消停下来,可惜,这些人重新有了意动,陌染手中的短剑掷出,一声惨叫消失在草丛里。

    “一群宵小竟然也敢在此拦路,不用留活口,杀!”陌染一声吩咐,黑月跟初十分别向两边掠去。

    没等人跳出来,就已经死在草丛间,连半点血腥都没看见。

    短短几分钟,结束战斗。

    可惜,好不容易有人不用死,他偏偏要闯进来。

    有两个人冲着陌染跟玉瑶过来,这两人,分明就是刚才的店家跟小二。

    看来他们经过茶寮的时候已经被当成了肥羊!

    只可惜,这肥羊太警惕了,不仅不用他们的茶具跟茶叶,只用他们的水。

    这水还都是这女人自己去烧的,他们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

    不过放过他们这两只肥羊太可惜了,所以才会铤而走险。

    只可以,两个人还没靠近陌染,脑门子上就被钉上了两枚飞刀。

    气绝!

    这死的也太容易了!

    不过这两个人死了,倒是让玉瑶觉得有些担心。

    “陌染,咱们这才走了一半的路程,这人就公然的在官道上下毒劫杀,你说边境那边会不会已经乱成一团。”玉瑶没有细说,可陌染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她这是担心边境那边,凡达恐怕又在攻城了!

    这事陌染也想到了,他们都走了一半了,再过十天就能到达边境。

    不得不说,如果这个时候凡达攻下邹城,那他们过去后,会有些被动。

    说起来,自然要从邹城的地理位置说起。

    这邹城背靠着梧桐城,邹城后面有一排大山做屏障,前面是平坦开阔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易守难攻,退可守在邹城,进有开阔的地方,并不适合敌人的隐藏。

    这样的地方,可谓是兵家最有利的地形。

    “瑶儿,咱们尽快赶到下一个城里,看来咱们要快马加鞭才行了!”陌染看了眼已经气绝的马,对着玉瑶道。

    “好!”玉瑶点头答应着。

    一行人在天黑之前终于进了城,玉瑶进门写两封信,分别交给黑逸跟北辰明轩。

    陌染则去安排马匹的事,他们在客栈里休息了几个时辰,趁着夜色直接追赶上去。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