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八种距离 > 842、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842、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作者:最上之域
    刘凯立刻学起了张慕的声道“末末,难得今天心情特别好,非得放肆一回不可不怕,等我”

    一群同学都哄然大笑“末末,你就继续装吧,继续装吧,还说你不愿意,你看你早就千肯万肯,恨不得马上嫁给他。”

    刘凯拿出一个房卡“今天晚上呢,本来给你和张慕各留了一个房间,不过现在没两个了,你们两个必须一个房间,正月里就把好事办了,明年同学会直接带一个小宝宝过来。”

    黄英也在一旁起哄“要是生个女宝宝,我家儿子直接先预定了。”

    又有一个同学道“要是生个男宝宝,替我家女儿定了,女大三,抱金砖,刚刚好”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可还是有人担心“张慕虽然厉害,可是真没事吗”

    申屠老师却微笑着很镇定“没事,肯定没事,趁张慕没在,我跟大家宣布一个秘密,其实张慕真的有钱,而且非常非常有钱。

    你们肯定知道一件事,今天校庆的时候,有一个匿名的校友向学校捐了三千多万,而这个捐钱的人,其实就是张慕。

    那王腾云是王校长的儿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事就算他不知道,真让张慕吃了亏,等他老爹知道了这件事,一定把他的皮扒下来

    所以,大伙只管放心就是了,没事的”

    这句话一说,立时惊掉了一地的下巴和眼镜,刘凯说话都不流利了“你说,那个捐了三千多万的无名校友就是张慕,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鲁末末连忙解释“大家别误会,张慕真不是装穷,也不是小气,这几年他很不容易。

    那年他父亲去世,他为了让两个妹妹读书,就辍学去打工,后来又去当兵,他在部队里很优秀,本来有机会升士官的,结果摔断了腿又提前退了伍。

    后来他当过保安,当过销售,从浙省到长安,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真的不容易,去年还因为被人诬陷丢了工作,今年才恢复。

    他的工作并不是我介绍的,其实他是我的领导,大家都应该听过杨木这个全球五百强企业,张慕是直属分公司的总经理,整个集团最年轻的中层干部。

    申屠老师,其实高中的毕业证书对张慕没有什么用,他现在已经是长安交大正儿八经的ba,跟我的学历一样,而且他是满学分取得学位的,他的导师与我的导师是同一个人,导师说张慕是他曾经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没有之一。

    他在交大也设立了一个两千万元的寒门基金,让不少贫穷的学生都得了益。

    他也是一个普通人,可是一个人在十二年中要做这么多的事,大家可以想象他有多少的不容易。

    他来同学会,之所以不说这些,也不是因为他故意装逼,其实他的内心很自卑,总觉得他没读完高中,跟我们相比少了些什么,他怕你们知道他太有钱会觉得他太显摆,所以才这么低调,你们不要见怪。

    还有,去年替学校捐了科技馆的品秘奶茶,老板也是张慕,现在开这种奶茶店的生意非常火爆,如果有同学想开这种连锁店,到时候跟我说一声就行,张慕肯定不会收任何费用的

    其他的同学如果有什么需要张慕帮忙的,也别客气,如果不好意思找他,就来找我,他的心里还是跟以前一样,特别护短,容不得你们难受”

    一群人全蒙了,黄英更是觉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我晕死了,我居然还给他塞钱,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笑我这个傻妞”

    鲁末末连忙道“黄英你别这么想,他和我们一样都是从贫穷开始走出来的孩子,一直都没法适应现代商业的尔虞我诈,可是他只能一个人在陌生的大城市里与那些老奸巨滑的人相互勾心斗解。

    他虽然有钱了,可是他的内心却很煎熬,也一直很孤独,特别孤独,你们能给他的这种同学之情,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才是他渴望的东西。

    所以,申屠老师说过的话,大家就装没听到,原来怎么样,等下还是怎么样,同学之间,其实不应该在乎身家地位,他不会觉得你们刚才不收他份子钱是一种羞辱,所以,你们也不要觉得他低调是故意装逼。”

    刘凯点点头“对,同学之间,不分高低贵贱,张慕有成就,我们都应该替他高兴,一会他回来,刚才该是怎么样,现在依然是怎么样。”

    鲁末末又道“我再大家强调一下,大家如果有什么困难的,可以告诉他,也可以告诉我,张慕肯定会帮忙的,而且他现在确实有这个能力。”

    黄英笑了“还是末末有眼光,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张慕这样的人,不论做什么,都会做得特别优秀。”

    鲁末末笑笑,笑容略略有点苦涩,她的心里默默道“如果今天的一切,都是真的,该有多好”

    张慕随着王腾云走出包厢,又进了另一个包厢,一进去以后,看到里面只有一张空桌板,根本空无一人,不由得纳闷“王腾云,你想在这里打架”

    王腾云忽然间换了一张脸“慕哥,慕哥,我刚才跟你开玩笑,我怎么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呢

    这不是你特别低调嘛我不敢在同学面前暴露你的身份,只好出此下策,把您这位老大给引出来,想来给您商量点事。”

    张慕愣了愣,他倒真没想到这一出,于是问道“是王校长把我的捐款的事透露给你的”

    王腾云连忙摇头“慕哥你别误会,我现在呢,也在做化工贸易,而且一直在做bxf产品,以前呢,我知道我们bxf行业的老大叫张慕,可是根本把你和这位张慕联系起来。

    可是今天校庆的时候,我听我老爸说,bxf行业协会为学校捐了一个体育馆,我就去问我爸,这个捐款的人是谁,我爸不肯说,我就绕着弯的问他,是不是bxf行业自律协会的会长亲自来捐的款,我爸承认了。

    再加上你来自长安,而鲁末末又是杨木的,我自然就猜到了,原来那个张会长就是你这个张慕,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张慕笑了,看来王校长倒也不是这么没底限,他跟王腾云原来就没有什么仇恨,这么多年过去了,更加没有什么意见,而刚才同学会的气氛一洗涤,现在的心情特别好,反而看得王腾云有点亲切了。

    于是他问道“你现在是在做那一块地区的业务”

    王腾云道“主要是黔云地区。”

    张慕道“那你的货源是跟海东的忠程、鄂北的北川,还是跟冯胖子拿的”

    王腾云道“基本上是北川,从鄂北走铁路,成本比较低。”

    张慕点点头“今天没什么空,不聊了,你留个电话给我,我给北川的罗成打个电话,你过年以后去找沉江市给他拜个年,他跟我是兄弟,多少会给我一点面子的。”

    王腾云连忙拿出自己的名片“多谢慕哥,多谢慕哥”

    张慕拍拍他的肩“大家同学一场,别客气,走了”

    他转身要走,王腾云却拦住了他,张慕一愣,王腾云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慕哥,你刚才说要扒了我的皮带回去的,现在我把皮给你。”

    张慕笑了“行了,那我不客气了,一会吃完饭我把你的皮扔前台,你自己去拿吧。”

    王腾云连连点头哈腰“多谢哥,多谢哥”

    对现在的张慕来说,身边像王腾云这样的人已经太多,类似这样的客套话一般说过也就算了,有时候甚至这这样的客套话都懒得说。

    不过对王腾云,他还是打算把这事给办一下,毕竟王腾云是王校长的儿子,万一老家的同学朋友有小孩要上学,总也可以多点路。

    他拿着王腾云的衣服,本来直接就想丢在前台,可是想了一想还是带回了包厢,这样可以避免自己班上的同学觉得异样。

    他大声笑着回到包厢,把衣服扔在门口的小台子上,然后又坐回到座位上去,有同学就问“怎么样,怎么样,张慕,没事吧”

    张慕微笑道“我一把捏住他的手腕,就痛得他跪地求饶了,这王腾云,以前还算挺硬气,现在变成一个大怂包了,简直浪费我的表情,同学们继续喝酒,继续喝酒。”

    一众同学都应道“对对对,继续喝酒,继续喝酒”

    刘凯晃悠悠地来到他身边,很不好意思地道“张慕,借你家末末这么久了,也该还给你了,我跟你换个位置,你跟末末聊天去,我跟黄英好好聊聊”

    黄英跟着道“对对对,张慕,你该去坐末末身边了,再不去,小心末末生气不要你了。”

    张慕总感觉到气氛有点不怎么对,他奇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带了了”

    一众人都道“没事没事,大家只是担心你嘛,你快跟刘凯换个位置吧,新老两个班长坐在一起,这才像话嘛。”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