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凤策长安 > 491、公主监国!

491、公主监国!

作者:凤轻
    拓跋景被人从牢房里带出去之后又扔进了一个单独的小牢房里,侍卫们显然丝毫没有对他客气的意思。

    拓跋景看着慢条斯理从外面走进来的女子,强撑着从地上坐起身来警惕地看着她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楚凌微微勾唇笑道:“拓跋公子,你说…要是如果拓跋梁知道你背叛了他,会怎么样?”

    拓跋景神色微变,厉声道:“陛下不会相信你的!”楚凌笑道:“我说他自然不会相信我,但是如果别人说呢?譬如说冥狱的人…又或者田亦轩?田家虽然是天启人,但是在上京经历两代皇帝依然权势显赫,你觉得他说的话北晋皇会不会相信?”

    拓跋景瞪着楚凌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恶鬼,半晌方才重重地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咬牙道:“他不会相信你的!”

    楚凌混不在意地笑了笑,道:“既然拓跋公子如此有信心,不如咱们拭目以待。我猜…冥狱那些人甚至是田亦轩,对拓跋梁应该没有拓跋公子这样的忠诚和信心。”拓跋景顿时明白了楚凌想要做什么,她要联合田亦轩和冥狱被俘虏的人陷害他。拓跋景本身就是冥狱中人,他自然知道冥狱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如果说他们对拓跋梁死心塌地那才是笑话。

    如果有那些人合作,神佑公主确实有可能成功!

    “卑鄙!”拓跋景咬牙骂道。

    楚凌觉得有些好笑,“拓跋公子这话怎么这么奇怪呢?你们对天启用下作手段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卑鄙不卑鄙的问题?果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拓跋景咬牙不语,他已经发现了无论是自己如今的处境还是比口舌锋利,他都不是这个神佑公主的对手。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免得给对手更多嘲弄自己的机会。

    楚凌也不着急,点了点头道:“本宫也有些好奇,拓跋梁到底有多信任拓跋公子,或者说拓跋公子对拓跋梁的忠心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不如,咱们拭目以待吧?对了介不介意问一个问题?”

    拓跋景警惕地看着她,“你还想问什么?我不会回答的。”楚凌问道:“令堂是什么人?”这确实是个问题,拓跋梁的后宫里除了祝摇红好像没有天启女子。看拓跋景的年纪,应该是在貊族入关之前就出身的。

    拓跋景盯着楚凌,神色微变隐约有些扭曲,满眼仇恨。楚凌却只是好脾气地对他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等在门外的晚风见楚凌楚凌连忙迎了上来,“公主,南康郡王说想要见您。”楚凌微微挑眉问道:“他想要做什么?”晚风道:“大约是想要求公主放他一条生路,他应该是还有什么底牌。”只看南康郡王那样淡定从容的模样,应该是还留着什么保命的筹码呢。楚凌想了想,问道:“南康王妃还有郡主还在惠和郡主那里?”

    晚风点了点头道:“是,公主没有让人抓她们,惠和郡主便将她们留在府中了。公主放心,她们哪儿也去不了。”

    楚凌道:“请惠和郡主帮忙看看能不能问出一点什么来。南康郡王那里…先晾他几天。”晚风应声点了点头,有些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牢房大门道:“公主好像很在意这个拓跋景?以他的血统和身份,对拓跋梁的价值应该不大,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吧?”

    楚凌笑道:“有多大的利用价值要取决于利用他的人打算怎么用,对付拓跋梁,拓跋景确实没有什么价值。拓跋梁不会为了一个有天启血脉的儿子而做出任何妥协的。但是…即便是他再没有利用价值,他也是拓跋梁的儿子。北晋真正的皇子。”

    晚风皱眉道:“公主想要利用他这个身份,只怕有些困难。貊族权贵非常排斥皇室具有天启血统的人。”

    普通貊族人家有天启血脉的子嗣地位尚且低微,更不用说是皇家了。最明显的例子便是昭国公主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的三个子女。即便是拓跋明珠身为拓跋梁唯一的嫡女,早几年也备受宠爱。但是那三个孩子无论是在王室之间还是在拓跋梁自己的家中都不受重视。这还是拓跋明珠是个女子,根本没有继承权的情况下,换成皇子只怕就更不好说了。

    “另外,拓跋梁并没有对外承认拓跋景的身份。公主说他是北晋皇子貊族人只怕也未必愿意承认。”晚风提醒道。

    楚凌笑道:“他们现在自然是不愿意承认的,但是等他们没得挑的时候……”

    没得挑?晚风有些惊诧地望着楚凌,楚凌含笑不语,对她点了点头当先一步走出了天牢。

    等楚凌回到公主府的时候,公主府外面已经等着不少求见神佑公主的人了。楚凌听到侍卫的禀告,想了想让人调转了方向直接从襄国公府进了门,根本没有从公主府大门口经过。

    回到府中,黎澹,桓毓和黄靖轩都坐在书房里一边处理公事一边等着她。见她进来三人立刻站起身来,“公主。”

    楚凌摆摆手问道:“府门口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桓毓笑道:“公主扣押了那么多人,难道还指望人家家里人不闻不问不成?自然都是来向公主讨要个说法的。”楚凌扬眉,走到一边坐了下来道:“讨要说法?他们还敢跟我讨要说法?这年头的人胆子都这么大么?”家里的人参与篡权被下狱了,不缩着脖子降低存在感,竟然还敢主动上门讨说法?

    桓毓公子耸耸肩道:“显然,他们确实有这么大的胆子。”由此可见,皇室的权威到底有多么的低了。

    永嘉帝虽然不是个好皇帝,但确实是个和善的人,他继位这么多年几乎没有杀过朝中大臣。这大概也就给了外界一种皇帝是个纸老虎的感觉。以至于连篡权这种事情都敢掺和进去,而且还是理直气壮的掺和。那些人大约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哪儿做错了,既然没错他们自然可以向神佑公主要个说法了。

    黎澹微微皱眉,道:“公主,那些人……”黎澹的神色不太好,显然昨天回去跟黎家老太爷谈的不怎么愉快。黎老大人也不是那种迂腐无知的人,只能说他们如今的所作所为与黎家的立场和坚持相悖了。这反而是最麻烦的,如果仅仅只因为黎老大人的迂腐,黎澹还可以绕过黎老大人说服更年轻一些的掌权者甚至他的父母兄弟。但如果牵扯到一个家族的立场和利益的话,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

    所幸,黎家人一向有分寸,并没有掺和这次南康郡王的事情,不然黎澹只怕就要为难了。

    楚凌淡定地道:“不见。”

    桓毓有些幸灾乐祸,笑道:“你一直避而不见,那些人只怕不会知道什么叫收敛,反倒是会得寸进尺啊。”楚凌笑道:“那他们不防试试看,是本宫的流月刀锋利还是他们的脖子硬。”

    闻言,桓毓和黎澹都不由得楞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桓毓方才叹了口气道:“看来公主是铁了心要跟他们撕破脸了。”就是那些世家想要缓和关系,这位公主殿下只怕也不会乐意了。否则又怎么会明知道那些人心急如焚想要找公主殿下求个两全之策还避而不见呢。

    那些世家望族固然傲气,但是如今自己被人没住了尾巴也不会真的还铁了心想要跟皇家硬扛。如果神佑公主愿意让步的话,那些人自然会立刻识趣的安分下来,至少会安分一段时间。可惜,从一开始神佑公主就没法算和他们将谈条件讲道理。

    楚凌看向黎澹,问道:“黎家怎么样了?”黎澹皱了皱眉,有些郁闷地摇了摇头。

    当年他跟着神佑公主的时候心中对黎家确实多少有些怨气,但是也明白这是家族维持兴盛的必然选择,偌大的黎家不可能支持一个被陛下厌弃的长孙。所以虽然有怨气却并没有什么恨意,这几年和父母兄弟关系也不算差。但是黎家的人显然并不怎么相信他。甚至这一两年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的祖父这次也完全不肯听他的意见。

    楚凌笑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不必在意。只要这次…包括以后的事情,黎家都能够置身事外,就已经很不错了。”

    黎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启禀公主,冯将军和上官大人来了。”门外,管事进来禀告道。楚凌微微挑眉笑道:“这个时候,这两位还有功夫来我这里?出什么事了么?请他们进来吧。”

    “是,公主。”

    不一会儿,冯铮和上官成义便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自从楚凌回来了上官成义还没有怎么跟她说过话,如今见到楚凌倒是有些羞愧。若不是他们这些人一着不慎被南康郡王和北晋人给算计了,神佑公主也不用特意从临江城赶回来。他们虽然在平京但是北方的事情多少也只是知道一些的。前些日子神佑公主在沧云城刚刚受了伤,如今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平静平乱,着实是让他们这样在朝堂上混迹了大半辈子的老狐狸都赶到羞愧的无地自容。

    “见过公主。”两人齐声道。

    楚凌点点头笑道:“两位不必多礼,请坐吧。”两人双双谢过了楚凌才坐了下来,楚凌道:“原本我也想早些与两位聊聊,只是想着这两日两位只怕是不得闲这才作罢。不想两位竟然亲自上门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

    冯铮和上官成义对视了一眼,上官成义轻咳了一声道:“启禀公主,方才陛下召臣等入宫议事……”

    楚凌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上官成义仔细打量了一番楚凌,方才继续道:“陛下言道,近日深感龙体不适,难以应付朝政。欲立博宁王府嫡长孙为皇嗣,由公主殿下监国。”

    楚凌并不意外,这么大的事情公布之前肯定是要跟一些重臣商议地。楚凌道:“父皇都跟那些人说过了?”

    上官成义见楚凌如此,顿时明白她事先就已经知情了。定了定神道:“只老臣与冯将军,襄国公,朱大人及博宁郡王。”

    楚凌道:“老大人可是有什么想说的?”

    上官成义沉吟了良久也没有说出什么来。女子听政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但多是新皇年幼由太后垂帘听政直到新皇成年可以亲政为止。但是由公主监国的事情,却是从古至今闻所未闻的。上官成义既然这几年都偏向了楚凌,对于这些自然也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他没有想到永嘉帝会干脆利落的让神佑公主监国。而不是只让她在幕后参与朝堂上的事务。

    书房里好一会儿没有人说话,黎澹和桓毓还好,黄靖轩早就将眼睛睁地蹭亮,缩在角落里竖着耳朵听得津津有味。公主监国啊,从古至今谁见过?他们家公主殿下简直太厉害了!黄公子对自己的眼光表示十分佩服,老黄家那么多人,可就只有他黄三公子选择了追随公主殿下啊。本公子正是慧眼如炬啊。

    许久之后,楚凌都快要喝完了一杯茶了才听到上官成义道:“陛下圣断,自然英明睿智。只是…公主准备好了么?”

    楚凌默然,有些无奈地在心中轻叹了口气。上官成义不愧是在官场上混了一辈子的老油条,还真是一句话就说到了她的心坎里。如果问她准备好跟貊族人打仗了没有,她表示随时都可以上战场跟人大战三百回合。但若问她准备好了没有管理一个国家…楚凌觉得她一辈子都不会准备好的。

    虽然前世总有许多聪明厉害的女人被人称之为女王,但真的想当女王的大概没几个。至少,楚凌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想要肩负起一个国家的兴盛。

    沉吟了片刻,楚凌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若说准备好了,老大人只怕也不信。但是既然已经走到今天了,定然是要走下去。我尽我所能,做我能做的事。”

    事到如今,她不可能抛下沧云城,抛下神佑军靖北军还有临江城那些跟着他一起打过江去的禁军。她不可能潇洒地说一句“我不玩儿了”,然后就真的甩手不管跑去闲云野鹤了。既然最初选择了这条路,无论最后是什么结局,必然都要走下去的。

    上官成义仔细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道:“老臣明白了。”

    “冯将军有什么话想说?”冯铮特意跟着过来,总不会是只是来听她和上官成义闲聊的。

    冯铮道:“末将想问的是,如果公主监国…神佑军和靖北军怎么办?”

    楚凌莞尔一笑,挑眉道:“冯将军这是技痒了?”

    冯铮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还带着几分愧色,“末将无能,只觉得难以担负殿前司都指挥使的重任。以至于令陛下连番遇险,还不如上战场做个偏将,也能为天启多杀几个敌人。”

    楚凌含笑摇头道:“冯将军不必妄自菲薄,不过……这些年也确实委屈冯将军了。”

    这也是永嘉帝不适合做皇帝的原因之一,他并不能将人才用在合适的地方。冯铮对朝堂上的那些阴谋算计十分的不敏感,更适合做一个纵横沙场的大将。况且,殿前司都指挥使这个统帅天启禁军位高权重的职位,硬生生给永嘉帝弄得跟大内侍卫统领差不多了。永嘉帝任命冯铮也并不是因为他适合,而是因为他的忠心以及他卓绝的实力。

    只是有些时候,个人的实力并不能保证永嘉帝的安全。如果没有楚凌的话,经过了这两次的事情永嘉帝只怕也不会再用冯铮了。

    “不敢,是末将辜负了陛下的厚望。”冯铮垂首道。

    楚凌想了想,道:“冯将军毕竟是殿前司都指挥使,本宫还要先跟父皇商议一番才行。不过…若是如了将军所愿,本宫只怕是难以为将军提供这样的职位了啊。”

    冯铮却是毫不留恋,道:“便是小小一偏将,末将也于愿足矣。”

    楚凌莞尔一笑,冯铮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偏将。

    第二天清晨,永嘉帝终于在朝堂上宣布了他的决定。这番决定一出,朝堂上下顿时就仿佛炸了锅一般。往常这般形容朝堂上的事情,多少有几分夸张的成分在里面。但是这一次却是根本连炸锅都不足以形容了。整个朝堂上的朝臣们被炸的头晕脑胀不说,就连整个京城的的百姓也被这惊天巨雷给震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立嗣子?很好啊,陛下身体不好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就更不太好了,早日立下嗣子也能让人早日放心。

    公主监国?很不好!从古至今,谁听说过公主监国这么荒谬地事情的?

    毕竟即便是在寻常百姓家,女儿都是要嫁出去的人,迟早是别人家的更何况是皇家?况且,神佑公主早就已经嫁人了,若是按照规矩神佑公主的名字前面都得加一个君字。

    先前驸马死了也就罢了,如今又听说驸马根本没死,就是名震天下的沧云城主晏凤霄。一时间阴谋论不绝于耳,整个平京暗地里都在议论纷纷,说不定是沧云城主觊觎楚家的江山,这才与神佑公主合谋想要谋朝篡位呢。

    永嘉帝丢下一颗炸雷悠悠然回后宫了,根本不给朝臣们议论的时间。等到朝臣们回过神来都已经出了宫门口,立刻就有几个受不住的老大人直接晕死了过去,还有几个直接跪在了宫门口求陛下收回成命。剩下的纷纷回家,上奏的折子如雪花一般地飞向了永嘉帝御书房里的桌案上。

    一时间,整个京城都陷入了一种诡异莫名的狂热和躁动之中。

    ------题外话------

    推荐潇湘新人郝月浅浅的现代文——《重生影后你有毒》,喜欢现代文的亲们可以去支持一下哈,写得很好哒。

    (重生+爽文+娱乐圈+甜宠)

    什么?娱乐圈出现了一个可以解决一切麻烦的公关大佬?

    什么?某女明星整容失败,被媒体粉丝群嘲?没问题,请联系林沐女士!

    什么?过气明星被新晋小生处处为难踩压?没问题,请联系林沐女士!

    什么?强势女明星殴打丈夫,引起全网直男口诛笔伐?没问题,请联系林沐女士!

    你问林沐女士是谁?

    重生前她是拿奖拿到手软的全能影后,她是娱乐帝国里的常青树,更是国内行业翘首荃英娱乐的创始人和总裁。

    然后,她挂了。

    然后,她重生了。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