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迷茫魔法师与堕落者公会 > 第十四章 答案与传承

第十四章 答案与传承

作者:才不是小9
    从空间魔法阵中走出,出现在杰罗面前的是一扇紧闭的大门。

    杰罗皱起了眉。

    “我以为会直接到大楼里面的,”杰罗试着推了推面前的大门,“而且,这东西之前明明是自动打开的。”

    “传送受到了妨碍,中心大厦的内部空间与当前空间失去连续,正在试图重新建立连接。”

    自称“小”的人工智能通过杰罗手中的“神之终端”与他建立了某种思维连接。对于“小”所说的空间异常,杰罗从接触的魔力反馈中依稀能够知道——

    “这似乎是伯纳戴特的魔法。”

    老师他们还在战斗,自己赶上了。稍微松了口气,杰罗开始思考着如何在之后的战斗中击退那些仿照监视者制造的实验体。

    在这“死者之城”,小毋庸置疑是绝对的“神”,杰罗毫不怀疑她能否解析伯纳戴特的魔法。他需要做的只是等待,并且在这等待的时间尽可能的恢复魔力,准备好接下来用于战斗的魔法。

    “空间断裂消失,中心大厦恢复正常。”

    小机械的声音打断了杰罗的思考,封闭的大门在他面青自动敞开。

    “控制中枢”大楼内的光景,映入杰罗眼帘。

    “啊啊啊啊啊——”

    “放开我啊,混蛋!”

    “杀了你杀了你,绝对要杀了你!”

    “再大声一点,再将你们的痛苦多投入一点,”在女孩们凄惨的悲号中,伯纳戴特宛如戴着微笑面具的小丑,张开双臂用表演般的声音说道,“你们的怀疑、你们的相信,你们理解的真和假,都会成为勒紧你们脖颈的绞绳,就在这虚假的空间迎来真正的死亡吧。”

    “你这混蛋”

    6号挣扎着从地上抬起头,无形的力量几乎让她以为自己的脖子已经碎裂,极度缺氧的大脑难以思考,就连睁开的眼中也被大片的黑暗占据,仅剩的微弱光芒中,那个中年人类宛如断罪的死神冷眼嘲笑着她的存在。

    随后,这份光芒被跑来扶起自己的5号占据。

    “6号,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5号担忧和不解的问道,6号张开口,却因为勒在脖子上无形力量无法再发出声音。

    “不过是6号的话,一定没事的,不管发生了什么6号都能用魔法”

    6号用力抓紧了5号的手臂,她很想告诉她从之前她就已经无法使用任何魔法了。

    “诶6号,你是要我做什么吗?”

    6号立马睁大眼用力点了点头,然而5号笑着摸了摸头。

    “可能是我答错的惩罚,我从刚才起就感受不到体内的魔力了。”

    6号绝望的放开了5号,转过头,几乎完全失明的眼中,隐约看到在地上苦痛的扭动着、将自己的脖子抓出一条条血痕的4号。

    ——那个最弱的3号应该已经死了吧?

    不知为何,被涌出的自己需要见证她们的最后的使命感驱使,6号向3号的方向看去。

    然而,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摇摇坠却顽强站立的灰发女孩。

    “哦?这种况还能发出声音吗?即便喉咙断掉你也还有想说的话吗?”视线的另一边,中年绅士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不想死’、‘想要回去’、‘想要回家,不想死’,很单纯的声音,所有生物都懂得的、最直白的声音。小姑娘,你是在,哭吗?”

    6号脖颈上的力量骤然减弱几分,少许的空气流入肺中缓解了肺部几近麻痹的痛楚。

    “可悲的孩子们,你们的命运本来早已注定,但这一次,我就代替命运来审判你们。”伯纳戴特放下手,盘腿漂浮在空中,“不明白力量所代表的意义和责任,却拥有无法被限制的力量;从未经历过失去也不明白拥有的可贵,却能够轻而易举的得到一切;没有经历过平凡无法从自的无知中脱变,却能随心所践踏他人宝贵的尊严。”

    伯纳戴特摊开掌心,银色的光粒在其中飞舞。

    “你们大概无法听见,这是死在你们手里我的友人的声音,是一首悠长而清澈没有一丝杂音的奏鸣曲。”伯纳戴特放下手,任凭光粒向上飞翔,“声音有着改变认知的力量,虽然你们无法听见他们的,我却能听见你们的——我又怎么能拒绝呢,这不就是我的魔法所具有的意义吗?”

    伯纳戴特的话音落后,6号依稀听见一阵强烈的吸气声。顺着声音看去,她看见了正仰起头张开嘴的3号。

    “——学长,杀了他!”

    伯纳戴特微笑着张开双臂,一截裹着诡异的黑色光芒的剑尖从他的口刺出。

    “对、对不起,但是、安琪儿她好像很痛”

    颤抖的声音随着贪婪的汲取着生命力的剑刃上传来。

    “不要道歉,”伯纳戴特握住剑尖,垂下头,声音轻柔的说道,“答案,你已经找到了吧?那么,这就是你认为正确的事。”

    鲜血从指缝中渗出,伯纳戴特的体逐渐变得稀薄、透明。

    “凯里·赫斯特,你打破了这世上最伟大的空间魔法师和幻境魔法师献祭生命构筑的绝对控制领域,破除了我在领域中对你们的认知掌控。你能把你找到的答案大声的说出来吗?你是怎么在这没有定的混沌世界中找到自己的真实,是用什么来对抗未知的可能带来的虚无?你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

    凯里脚步不稳的退后一步,折纹之剑从半已经变成光粒的魔导师背后抽出。

    “真实力量?”凯里迷茫的睁着眼,视线仿佛寻找救赎般看向了艰难站立的3号,“我的力量是为了守护似乎有人和我这样说过,但是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他看向从剑上流下的血,惊恐的睁大了眼,“这不是我做的,不是我,我不是杀人凶手”

    “这就是命运,最后的最后也依旧如此滑稽。”伯纳戴特笑着将近乎完全透明的手放在少年的头上,仿佛施加了魔法,惊恐的少年随即平静下来,“记住这个声音,记住你应该相信的力量,凯里·赫斯特,纠正命运的使命,之后就轮到你来履行。”

    空间的桎梏在消失,魔力重新又回归到体的掌控。6号在痛苦的咳嗽了一阵后,虚弱的站起。

    “那个混蛋,别以为死了就算结束!”4号一脸怒容的疾步走来,拉起完全还搞不清楚况的5号,“把那老家伙的灵魂困住,不能就这么算了!”

    莫名的怒火在6号心中腾起,挥手掀起的魔力将4号整个掀飞。

    “已经太晚了,笨蛋。看看你的周围,你以为我们在哪儿?”

    从地上爬起后,4号抬起头向四周张望。

    同样是大厅,照亮大厅的却是暗淡的照明水晶,魔法刻印和魔法实验的用具随处可见。

    从未见过的浸色让4号愣了许久,回过神后,任务失败的巨大屈辱让她用力抱住脑袋。

    “——混蛋人类,这到底是哪里啊?”

    明亮的大厅一如杰罗刚来时的模样,看不出丝毫打斗的痕迹——除了一个倒在地上的壮硕影。

    “老师!”

    杰罗扶起内厄姆时,已经从这位亡灵大师的上感受不到丝毫生命的存在。

    “老师”

    杰罗握着老法师的手不用力。

    “异常空间连接建立。异常空间已关闭。分析空间数据,分析结束。”小的声音机械的在杰罗脑中响起,“与本系统达成协议的三名人类魔法师菌确认死亡。核对数据完毕,现在公布中心大厦突发事件死者名单。”

    “闭嘴,”杰罗咬紧了牙,“不准再说一个字!”

    杰罗闭上眼,思维快速的运转着。

    从现在所知道的况看来,伯纳戴特用魔法将那几个实验体拖入了另一个空间,卡梅丽塔和奥尔达斯应该也在空间中与实验体战斗。人工智能分析的结果是,他们失败了,伯纳戴特制造的空间关闭。那么下一步敌人会怎么做?

    对方的目标很可能是为了“神之终端”,那么那些实验体很大可能会再次回到这里。

    “嗡嗡嗡、嗡嗡嗡”

    杰罗正思索着该如何在这里布置迎击的准备时,细微的嗡嗡声钻入他的耳朵。

    尽管用魔法克制了一部分绪,但是杰罗的思考却难以凝聚,一个可能一直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如果,卡梅丽塔大师没有将“神之终端”传送给自己,如果,是他们用“神之终端”的力量和实验体进行战斗

    “啧!”

    杰罗甩了甩头。

    ——不要去想,不要让魔力变得更加浑浊!

    越是压印这些负面思维,它们就越是从体的各个角落发出噪音。

    ——他们信任着你,相信你能够用好“神之终端”的力量,结果你领悟得太晚,花了太多时间和稻草人纠缠。

    ——只要早一点呢,再稍微早一点,你就能救到他们。

    ——都是你的错。

    ——你又害边的人为你而死!

    “不是的!”杰罗大声的吼出声音,“他们期待的,不是这样”

    ——那是什么?他们是自愿为你断后,甘心赴死?

    垂下头,杰罗找不到理由为自己辩解。

    “嗡嗡嗡、嗡嗡嗡”像是飞虫震动翅膀般,细小的声音再次响起。

    杰罗突然想起了什么。

    放下内厄姆老师已经僵硬的尸体,杰罗拉起他的上衣。

    “老师”

    看着不停扇动翅膀,试图从尸体的腹部爬出的甲虫,杰罗宛如得救的落水者般,浑脱力的呼出口气。

    “你真是个天才”

    将老师附的甲虫取出后,杰罗大致检查了老师现在的状态。

    “魔力匮乏,意识不清,就连灵魂都残缺不全老师,你们那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

    即便灵魂残缺,记忆也还完整,杰罗闭上眼,用魔神魔法读取着老师的记忆。

    时间倒回到稻草人偷袭伯纳戴特,并用空间魔法将杰罗带到别处的前一刻。稻草人确实如他所说没有对其他的几位大师出手,然而他解开了伯纳戴特施加的“二向扰乱”,将实验体和天使从次级空间中放出。

    这之后便是一场实力悬殊的魔法战。

    看到老师倒下的那刻,杰罗退出了记忆。

    结果已经明确,即便杰罗不想承认也不会改变。所谓“创造命运”的力量,距离他还无比遥远。

    ——重要的,是现在还能做什么。

    杰罗看着掌心的银色方块,之前没有重量的方块在此时却重得难以承受。

    就在这时,空间中泛出一阵波动。

    杰罗握紧方块,转过。

    幽的魔法阵从空中显现,几个人影接连浮现。

    “杰罗,你还好吧?”

    布莱尔关切的走来,看到躺在杰罗脚边的内厄姆的尸体,不自主的停下脚步。

    符文师“艾德里安”和结界师“奥尔本”,沉默的走到内厄姆的尸体边。

    杰罗将呆呆的趴在自己衣服上的甲虫交给了他们。

    “不要你说什么,我们需要知道的,坠星妹妹都已经告诉我们了。”

    艾德里安将符文的粉末在空中洒下,奥尔本闭着眼默念着晦涩的咒文。

    两人的行为并没有引起魔力波动,杰罗对绪的感知能够知晓,这只是用他们各自信仰的方式为老友送行。

    “父亲,”跟在最后的坠星面色虚弱的走到杰罗边,“实验体,被关在了洛兰法师塔,那里有曾经施加的封印。”

    向两位大师确认过后,杰罗不由得再次对三位魔法大师感到钦佩。

    “那个封印是老师们试验自己魔法上限做出的最强封印,就算是有着监视者能力的实验体也无法轻易冲破吧。”

    布莱尔说完后,坠星便摇了摇头。

    “只有三个小时。父亲,到天亮之前,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你的能力恢复了吗?”杰罗看着坠星的眼睛,即便不用魔法也能看出她现在完全是在逞强。

    “已经能用了。”坠星眼神坚定的回望着杰罗,“不会再给父亲添麻烦了。”

    “如果你倒下那才是真的给我添麻烦。”

    杰罗的语气并不温柔,不过坠星却温和的微笑起来。

    “我知道的。我又不是工具,感觉不舒服了不会强迫自己的。”

    ——不是工具

    杰罗此刻非常想摸一摸女儿的头。但就在他伸出手的时候,坠星却像是知道他要做什么的先抓住了他的手。

    “不过,父亲要做的准备中,就有个必须的工具。制作工具的人,坠星已经帮父亲带来了。”

    又是一阵空间波动,一个绑着巨大蝴蝶结的小少女从魔法阵中走出。

    “向葵?”

    杰罗眨了眨眼,而少女却用力的瞪了他一眼。

    “无关紧要的话不要说,把东西交给我然后闪开,我要工作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