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江湖防骗手册 > 第一章:梦 ?

第一章:梦 ?

作者:乐流
    昏暗不明的牢房,三面都是巨大的石块墙,墙上巨大的火把幽幽晃动,火光穿过铁质牢门,隐隐照出牢房内深处坐着一个红衣女子。

    她长发披散红衣如血,空荡的牢房除去身下一张拔步大床以外什么都没有。

    飘在牢房上面的欧阳玉无趣得换了个姿势,百般聊赖瞅了瞅自己半透明的身体。

    苍天在上,这梦也太长了,可她最近没有看古装电视剧,这种诡异的画风怎么忽然在梦里冒出来的?

    她本来是国庆期间跟着社团学长学姐们去爬山采风,没想到才支好画架,山顶伸出去的平台栏杆居然松动,而她也极其倒霉慌乱中踩中画笔从山顶上摔下去。

    欧阳玉叹气,安慰自己肯定还活着,若是死了灵魂出窍那她看到的也应该是现代景物吧?

    不过这种上帝视角欧阳玉还是挺惊奇的,可惜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上下动一动,只能那么看着。

    不多时,转角处传来阵阵脚步声,一男子拎着食盒走进来,在墙上火把下面一按,铁门渐渐打开,带动气流惹得烛火煽动。

    “鹤宫主,请用饭吧。”

    红衣女子抬起头,那是一张极其漂亮的脸,螓首蛾眉,湿漉漉的黑发贴在脸边,衬得她面色极为苍白让人忍不出心生怜爱。

    女子起身,在昏暗的牢房里如同鬼魅缓缓而来,满含仇恨道:“不吃就会饥饿难耐,吃?飞鸟,里面下了多少软筋散。”

    那名为飞鸟的男子也不吭声,将食盒一字摆开后走出去。走了几步他回过头,“鹤宫主,十二楼从来没想过要对您怎么样,不然早就······又何必用最软和的手段。您就服个软吧,主子是不会杀您的,您也知道。”

    说完,也不等她有什么反应便离开了。

    那女子才走了这几步宛如用尽周身力气,她靠着墙壁滑下,看着那些精美饭菜冷笑:“十二楼,好一个仙乐缭绕九重天,人间莫提十二楼,果真不能提,果真提不得!”

    “我鹤琼华,真是瞎了眼、烂了心才会中了你的计!笑三步,我不好,你也别想好!”软筋散的药效压根没过,鹤琼华站不起来一点点爬向食盒,她端起一碗水,那玉碗极其漂亮,明玉如薄如瓷,在昏暗的牢房里似乎在隐隐透光。她双眼红得似滴血,咬牙道:“笑三步,事到如今还做这种假惺惺的事,又给谁看!”

    手一松,玉碗直线掉在地上摔成好几瓣,鹤琼华拿了一块碎瓷片,又慢慢爬到床上。

    欧阳玉看得心惊胆战,很想下去问问她想做什么,奈何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鹤琼华好半响才爬回去,她看着手里的瓷片喃喃道:“难怪千仞不让我出宫,这江湖果真勾心斗角,弱肉强食,看起来柔软可欺的人竟然是一匹豺狼!千仞,我这个宫主当得太不称职了,还是你来当比较好。”

    她话语决绝,像是作出什么决定似的,“师傅,不孝徒儿琼华,很快就来向您请罪了,但在此之前,请保佑我杀了他!十二楼若不瓦解,最终会成为鹤宫的敌人!”

    随撕开裙摆,手持瓷片狠狠在小腿上划下!

    瓷片开口钝厚,欧阳玉自己都看着汗毛直立,那鹤琼华竟然吭都不吭一声,纵然全身疼到发抖也不曾露出一丝叫声。

    欧阳玉想拉出她,但面前就像被什么隔绝一样,压根动不了,只得大喊:你想做什么!

    鲜血潺潺流出,不多时地面上就是一大滩血。鹤琼华右手血肉模糊,双眸明亮得吓人,惨白的脸上浮出不正常的红晕。她满意笑了笑,撑住自己勉强将小腿上的伤疤草草包扎遮盖,然后躺下,再次对着左手手腕划下!

    妈啊!她要自杀!

    还不等欧阳玉怎么着,只听得鹤琼华大骂:“笑三步!我鹤琼华纵然是死也不会受你折辱!七隐剑你也别想得手!”

    一、她尾音才落地飞鸟跑下来,见地牢里浓郁得散不开的血腥味,又见鹤琼华左手淌血,飞快跑上去了。

    这一切鹤琼华都看见了,她得意大笑,那笑声里尽是飞扬、畅快,可她的眼睛却在流泪。

    欧阳玉摸了摸心口,看得心惊胆战,她吸了吸鼻子这什么梦啊,也太要命了吧!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