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禁咒诡事 > 第六十三章 或人或妖不兼得

第六十三章 或人或妖不兼得

作者:璟天
    禁咒诡事第二卷江河湖海第六十三章或人或妖不兼得紫竹山东侧是一片五十多米高的陡峭山坡,有一条木栈道辗转向下,两侧是密密麻麻的竹子,视线遮挡,看不到底下的景色,但是从坡顶,我们就能够听到海浪拍打的哗哗声,声势浩大,震耳欲聋。我们沿着栈道走了大约十分钟,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岩石海滩出现在眼前,巨大的海浪击打在岩石之上激起五六米的巨浪,气势惊人。

    我看到不远处一块裸露的岩石之上,盘坐着一个青衣道人,头发黑白相间,看年纪比干爷爷小好几岁,手中拿着一杆粗糙的鱼竿,面对着惊涛骇浪,泰然自若地钓着鱼,而他身后放着一个竹篓,时而晃动一番,显然里面有他钓上来的成果。

    这么大的海浪,鱼线被冲的四处乱晃,更别提海浪下是否真的有鱼,至于让鱼上钩更是难上加难。

    我们跟着干爷爷走上前去,这是我才惊奇地发现这个盘坐在浪涛之下的道人竟然滴水不沾,衣服头发完全是干的!

    简直叫人惊掉了下巴。

    要知道,他所在的岩石正好延伸出海,是最大的一块礁石,激起的浪花也是如同幕布,跟下瓢泼大雨似的,然而这个人愣是滴水不沾身,也唯有足够的场方才能够如此!

    有传言说,这也是一种修行。

    面对如此汹涌澎湃的惊涛骇浪,保持镇定自若、波澜不惊,岂是一件易事。

    王蕴是个识货的人,看了几眼,指着吕同说道“噢,避水诀啊!”

    避水诀字面意思已经非常清楚,我也不需要问,更加确信那就是修行。

    就在我们走近的时候,只见这个道人手中鱼竿一动,随即他猛然一提,就看见鱼钩那头飞上来一条手掌大小的海鱼,径直准确地就落入了竹篓之中。接着手中鱼竿轻轻一甩,那轻巧的鱼线就如海燕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就往远处飞去。

    我定睛一瞧,目瞪口呆,因为鱼线之上根本就没有鱼钩,只绑着一只又肥又可怜的虫子,难怪那海鱼被提上来的瞬间就脱离了鱼线,压根就没钩子嘛!

    但是,这是怎么做到的?

    我好奇心乱窜,但是面对数米高的巨浪,我恨不得退避三舍,那看上前凑热闹。

    我们站在石滩边缘没有上前,干爷爷跃上礁石,两三下轻轻松松跳到吕同身边,伸手抖了抖他的竹篓说“喝!收获挺不错,一会儿记得给我带几条!”

    当干爷爷站在岩石上时,我看到他周身形成一股无形的场域,但凡海水落下,就如同滴落在透明玻璃上,根本近不得半分。

    我们离那边不远,虽然浪声滔天,但是还是听得清楚他们说话。

    吕同转过头,一脸哀怨地望着干爷爷“拿人家手软,我钓了一天才这么几条,你一下子又搜刮去一半,亏不亏心呐!”

    干爷爷看了看我们,说道“这几条鱼够一盘菜了,我带了客人,赶了一天路也饿了,好久没尝过黄瑶的手艺了。别钓了,有事情找你帮忙。”

    到这时候,吕同方才回过身瞧我们,别看他年过半百,倒是个标准的娃娃脸,给人一种童心未泯的感觉,眼神也颇为灵动,感觉是个挺活泛的人。

    他微微一顿,一收鱼竿,将那只可怜兮兮的肥虫子放回口袋中,然后提着竹篓,轻巧一跃,落到我们面前,朝着师父作揖,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指着我对干爷爷说道“吴师兄,你不会指他吧,连你都拿不准,我怎么解决得了,他身体里那东西,就算师父他老人家在世也未必拿捏得住。”

    我急忙说道“不是,是我怀里的小狐狸!”

    我此刻心中焦急,吕同能够一眼瞧出我的特别之处,显然是找到了高人了。

    我急忙掀开衣服,把小狐狸捧到吕同跟前,给他瞧。

    干爷爷也在一旁说道“山门内,就属你对妖灵之物通晓最多,你给看看小狐妖这情况怎么解?”

    吕同仔细观察了小狐狸一番,还伸手在她身上按了几下,然后抬头问我“她是你媳妇?”

    我一愣,刚要一脸认真地张口否决,干爷爷立即没好气地说道“你个老不正经的,说什么呢!云翼才多大,别带坏小孩啊!”

    吕同咧嘴一笑道“师兄,历来狐妖化人个个貌美如天仙,否则也不会有无数谦谦君子拜倒在石榴裙下,这孩子身边自带着一个资质不凡的小狐妖,而且小狐妖涉世不深,心思天真单纯,这么好的苗子不留着当媳妇岂不太可惜了!”

    这话从一脸正经地吕同口中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别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斯文败类呢!

    王蕴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听完吕同一席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吕同瞧了他一眼,眉毛微微一挑,顿有一种莫名的锐气散发出来,王蕴不敢招惹他,赶忙变脸,装作一脸严肃。

    我想吕同应该是看出了王蕴的特别之处,不过我们没有提起,他就当事不关己、过眼云烟。

    不过吕同的话也是缓和气氛的调笑,他觉得气氛轻松了一些,就面容一肃,回到正题,说道“不过这种情况倒是少见,先回观内再细说。”

    说罢,他就径直走上了栈道。

    一开始面对我的情况,他直接表明自己不能解决,显然是个心直口快之人,而此刻反而邀我们观内一叙,显然有戏,让我不禁心中大喜。

    我们又一次回到望佛观,绕过教书的大堂,来到一处并不大的厢房,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道士,纷纷朝两个人行礼,快到的时候,吕同把鱼交给了守在大堂后门的一个眉目清秀的小道士,仔细一看扎着两个小辫子,是个女孩。

    吕同吩咐她把鱼交给一个叫做黄瑶的道长做成晚饭,给我们享用,干爷爷也提到了这个人,显然她的厨艺非同一般。

    其实这其中还有一层关系,就是黄瑶道长是吕同的结发妻子。

    我们来到吕同的堂屋,所谓堂屋其实就是兼顾了吃饭待客的屋子,不大,照壁后面就是卧房,差不多也就不到

    一百平方,我还以为像掌教这样的人物好歹也得住得宽敞一些,可是一瞧这简陋的模样,着实颠覆了我心中的想象。

    我们围着一个八仙桌坐下,吕同拿来一个软垫,让我把念儿放上去,然后伸出手好似摸骨一般,不急不缓地抚摸着念儿的身躯。

    对于识妖辨妖的手段,我从未见过,看得好奇不已,觉得吕同的手法颇有点像中医里面的推拿,但时不时听到他捏住念儿关节发出咯咯的声响,又跟松骨似的。

    吕同很有耐心,检查地也很仔细,全程我们几人瞪着眼睛,大气不敢出。

    等到吕同探查的差不多了,一个英气十足的女子带着几个道童端着饭菜快步走了进来,看年纪估摸着四十不到。看到我们后,她朝干爷爷行了礼。

    吕同不急于将事情一一说明,而是将念儿送回到我怀中,清出桌子放菜,然后对黄瑶道长说道“你也一起吃罢。”

    然后示意我们先用饭。

    说罢,黄瑶道长点了点头就坐到了吕同身边,八个人正好坐满一张桌子。

    他的不急不缓,让我心中甚是煎熬,却又不敢催促。

    菜肴比较清淡寡油,多以素食为主,但色泽清亮,胜在天然,味道纯粹,香味扑鼻。

    就连王蕴这个体内住着五大三粗的油腻大叔的人,也吃得津津有味。

    不过我却没有动筷子。

    吕同见状,意味深长地笑了,然后终于开了金口“这狐妖体内的百年妖灵所冲,不在妖灵,而在她体内的血脉。其父母当中,有一位是人,所以她其实并非真正的妖,而是半人半妖,半人半妖乃人与妖生情结合之物,体内同时具有人与妖的优缺点。妖,天生力大无穷,但野性十足,所含妖力随时间而涨,但若无指点,则缺少修行之天赋,且就算修行,也精进缓慢,耗时绵长,好在寿命久远,可追日月。人,则自有修习之天赋,聪慧感性,入修行者,突飞猛进,能达化境,奈何寿命短暂,如白驹过隙,体能也有所差,不善搏杀。”

    “半人半妖虽同时具有以上二者,却鲜有达到平衡,或妖为主,或人为主,其表现也会偏向于各自优缺点。这就是狐妖体内妖灵与血脉相冲的原因所在,她本身体内妖气并非主导,却因后来百年狐妖的妖灵入体,妖气强势,想要反客为主,但同样她体内所含人之血脉,也来自一位修行高人,自有绝佳天资,场不凡,自然不愿甘居人下,于是这两股场就在她体内互相争斗,直到有一方占据主导为之,其结果就是两败俱伤,损伤筋脉,严重者甚至性命不保。”

    我抬头紧紧盯着吕同问“那怎么办?有没有办法解决?”

    吕同抬了抬手说“且先别急,办法是有,但是照现在的情况,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实难调和,只能暂时压制,避免损伤本体,但并非长久之计,所以,可能人妖必须舍弃其一,方能保其性命。所以首先,她需要做一个选择,成为妖,还是成为人?”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