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山海横流 > 第三七九章 千慕然的底细

第三七九章 千慕然的底细

作者:逢不识
    上京、蒲古只的大帐。

    雄壮如狮的蒲古只,坐在上首,虚眯着双眸,看向坐在左侧的一位小娘子。

    这是一位蓬头垢面、鼻涕拖得老长的小娘子,不用说,正是邋遢小娘千慕然。

    对于这位娘子的突然造访,蒲古只也不知道,对方的来意是什么;只好率先开口道“娘子游历北疆,除了游山玩水,应该就是增长见闻吧;这次我族盛会,确实是一次增加阅历的大好机会。”

    “不过,娘子不同铎臻、斜涅赤,一起去会会其他各部的少年英雄,怎么突然想起来,造访老夫来了?”

    千慕然闻言,连忙起身,向着蒲古只福了一福,得到对方的允诺,她这才施施然地坐下,恭敬地开口道“前来北疆之际,就曾听长辈们提起过前辈。”

    “他们说,契丹迭剌部的蒲古只大王,乃是一位了不得的英雄,曾经单凭一己之力,就曾设局,除掉了暴虐贵族耶律狼德,实在令人敬佩。”

    “在下冒昧造访,主要还是为了瞻仰一下,前辈这位契丹族的大英雄,还请前辈不要见笑。”

    “哈哈哈,小娘子真会说话,不过,这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提它作甚!”蒲古只连连摆手,客气地自谦道。

    只是此刻,他那双迷成月牙状的双眸,以及嘴角勾勒出的弧度,早已出卖了他的心情。

    显然,千慕然的恭维,让他十分舒爽,简直挠到了他的痒处;计除耶律狼德一事,可是他这一生,最为耀眼、和最被人称道的得意之事,他又岂能不自得。

    看着对方一副志得意满、无限陶醉的神情,千慕然心下一松,似乎不经意地开口道“无论怎么说,大王也算是,曾经挽救过于越一脉。”

    “可是,现在于越执掌权柄,却让大王屈居六院部,啧啧,于越一脉,似乎愧对了大王啊。”

    千慕然此言一出,刚刚还一脸陶醉的蒲古只,他那舒爽的表情,立刻凝固在了脸上。

    只见他双眸微眯,略显惊疑地望了千慕然一眼,生硬地开口道“娘子此言,是何用意,莫非是想挑拨老夫,同于越一脉的关系吗?”

    蒲古只可是一只老狐狸,被人灌汤可以,但若想在他眼皮底下耍小动作,就很难了;千慕然只是轻轻一句不忿之言,就立刻让他警觉了什么。

    一见对方口气不善,千慕然立刻佯作惶恐的起来,连连道“大王说笑了,以大王的睿智、和对迭剌部的忠诚,又岂是晚辈一介女流,可以挑拨得了的。”

    “晚辈只是觉得,如此英雄、如此忠诚的大王,现在却屈居小小六院部的夷离堇,每每想来,都替大王不值罢了。”

    千慕然煞有介事地说道,如果再配上她那无限惋惜、无限不平的唏嘘之态,倒是让人觉得,这位小娘,确实是在为蒲古只叫屈。

    或许是千慕然的话,真的触动了蒲古只的憋屈,只见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有些落寞起来。

    继而,只见他长叹一声,向着千慕然关切道“哎,娘子此言,也就在老夫面前说说吧,在其他人面前,可千万不要多说,小心引火烧身。”

    望着对方一脸不甘的神色,千慕然的眼中,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精光

    ,只是这抹精光,出现得十分突兀,消失的也非常迅速,心情低落的蒲古只,自然没有发现。

    “其实,若是大王有心,这场盛会,对于前辈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千慕然似是安慰,又似是提醒蒲古只道。

    “机会?”蒲古只猛地抬起头来,疑惑地望向千慕然。

    “不错,据在下所知,契丹的柴册礼,有三种形式。”

    “第一种,就是契丹可汗、以及各部大王、当权者,齐聚木叶山;由木叶山上的祭祀,筹备一切,主持大典,祭拜天地、祈福神明。”

    “这样神圣的大典,做出的决定,神圣而无可更改;因为那是在神明和先祖的见证下,才做出的最佳抉择,谁若质疑,就是对契丹先祖以及神明的不敬。”

    “嗯,不错。”蒲古只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附和道“自我契丹一族,诞生以来,木叶山就是我们的祖山,在木叶山上举行的燔柴祭天,乃是传统,也是最正式的祭奠,族人莫敢质疑。”

    一见对方附和,千慕然就继续说道“除此之外,契丹一族,还有代祭、和望祭两种形式。”

    “代祭乃是契丹可汗没空前往木叶山参与大典,只得选拔得力之人,代为前去;而望祭,就是望木叶山而祭,神教会派出重要人物,前来主持大典。”

    “就说这望祭吧,这种形式,虽然也很神圣,却总给人一种,没有得到先祖和天神见证的感觉,因此,也是最不被契丹人认可的大典。”

    “而这次的积薪盛会,是在上京的中心草场举行的,显然就是望祭;介时,只要大王族中的少年,在积薪盛会上拔得头筹,不管耶律释鲁举办此次盛会的目的何在,大王同样可以趁机上位。”

    “当然,大王必须受到神教的祭祀的认可,所以,晚辈才说,这次的积薪盛会,对大王来说,也是个机会。”

    “哈哈哈,好,娘子好见识。”蒲古只,虽然猜不到千慕然提起盛会的用意是什么,不过,对方的见识,确实让他钦佩,因此爽快地附和一句。

    身为契丹的一位枭雄人物,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次盛会是个机会呢。

    可是,盛传耶律释鲁的侄子啜里只,那可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他的几个孙子,虽然也很强健,可是对上啜里只,只怕胜算渺茫啊。

    这才是这些天以来,他四处串联、忧心忡忡的原因。

    对于蒲古只这些天的作为,千慕然早就看在了眼中,对于他的担忧,千慕然自然心中,心知肚明。

    只是,她这次受命北上,除了暗中支援将军朱璃,还有一个最大的目的,那就是报仇,血海深仇。

    而她的仇人,就在契丹神教中的一名僧人,那是一个害得她家破人亡、成为遗孤的元凶,他就是曾经的吐蕃高僧,拉隆·白吉多杰。

    拉隆·白吉多杰,不仅杀了她的祖父达磨·乌冬赞,而且,还逼得他的父母,被迫流亡中原。

    身为吐蕃王子的父亲,在流落到中原的时候,很快就在了战乱之中;千慕然的母亲,也在她年幼的时候,早早地死于贫困中,可以说,白吉多杰和她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只是这个和尚,在吐蕃王朝溃灭后,很快就被其他人

    击溃,最后流落到了契丹,而且成了契丹神教中的一名实权祭祀,命运还真是捉弄人。

    在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一下,千慕然的祖父了。

    他就是吐蕃的最后一任赞普,达磨·乌冬赞;由于不满僧侣大肆搜刮百姓,身为苯教徒的他,准备向这些僧人开刀,结果被白吉多杰刺杀了。

    这也直接导致吐蕃王朝的崩溃,害得千慕然一家,流离而死。

    在千慕然还很幼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经常在她耳边,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着,要杀了白吉多杰,这对她的影响非常深刻。

    自从被成炼师收养后,她就勤练武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手刃大敌白吉多杰。

    可惜,若想杀掉契丹神教中的一名掌权祭祀,契丹一族的存在,就成了她最大的障碍。

    她顺水推舟,投靠到了朱璃的麾下,是因为她看到了整个中原,唯有朱璃才有实力,灭掉契丹,帮她报仇。

    如今朱璃独闯契丹上京,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借力打力的机会,只要坚定了朱璃灭掉契丹的决心,她的血海深仇,就有望得报。

    如何让朱璃坚定决心呢,显然,问题还要落在对方的妹妹朱凝儿身上;在千慕然想来,要么让朱凝儿死在契丹人手中,要么就让这位小娘,对契丹人,充满刻骨的仇恨。

    自己千言万语,恐怕也不及那位小娘,在朱璃跟前的一句话吧。

    想到这里,千慕然抬头看向蒲古只,径直问道“大王是不是在为,如何对付啜里只而苦恼啊?”

    “嗯?”蒲古只闻言,立刻抬起头来,惊疑不定地看向千慕然,“莫非娘子有办法帮助我?”

    “然也。”千慕然爽快道,“在下同令孙铎臻和斜涅赤一见如故,引为知己;却见大王每日郁郁寡欢,就想为大王一解烦忧。”

    “唔”蒲古只虽然惊疑,却并没有打断千慕然的话。

    “若是大王同意,我们师姐妹三人,愿意在盛会上,襄助大王一臂之力。”

    “大王不妨试想一下,若是啜里只,赢得了所有人,却败在了一位娘子的手中,于越一脉,耀武契丹、顺势上位的筹谋,只怕就成了笑话了吧。”

    千慕然的提议,倒是让蒲古只眼神一亮;再强的勇士,若是连个娘子都打不过,即便是耶律释鲁脸皮再厚,应该也没脸皮去到处炫耀了吧。

    看到对方的神色,千慕然心下一喜,继续道“若是我们三姐妹,打败了啜里只,就不知道,神教的祭祀,会不会秉承公正,现在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无妨。”千慕然的建议,蒲古只心下早已千肯万肯,他现在的心态就是,即便自己不能上位,也不能让耶律释鲁上位,毕竟,现在的于越一脉,实力已经够强大的了。

    若是再让耶律释鲁上位,他蒲古只,只怕再也没有资格,和对方一较长短了吧;突然杀出来的千慕然,显然带给了他一个惊喜。

    “神教这才派来的祭祀,乃是遒骷、木辰、以及白吉多杰。”蒲古只一副智珠在握的神色道。

    可是,听到白吉多杰的名字,千慕然那微微低垂的脑袋,瞬间一颤,继而就是一阵狂怒。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