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693 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坏人

693 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坏人

作者:鲇鱼头
    作为一个多民族共存的移民国家,南部非洲格外注意种族歧视这方面的问题,特别是在德兰士瓦、尼亚萨兰等华人占优势的州,对这个问题更加重视,在德兰士瓦,使用带有侮辱性名词辱骂其他人就可以入刑,意思是骂人“混蛋”可以,骂人“白皮猪”不行,不管是什么事,只要和种族歧视挂上钩,就会造成严重后果。

    尼亚萨兰这方面的规定同样很严格,州政府甚至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监督委员会,用来规范监督政府和民间行为,埃尔温这件事虽然造成的影响不大,但是性质很恶劣,如果法瓦尔特钢铁公司揪住不放,那么埃尔温就会失去在兰德银行的工作,甚至要担负刑事责任。

    兰德银行在璇玑城的总经理乔治贝尔就是监督委员会成员,埃尔温向丹尼尔道歉的第二天,兰德银行璇玑城分部召开专门会议,再次强调这个问题。

    “先生们,女士们,我已经提醒过你们很多次,即便你的邻居是个混蛋,你想骂他也只能在自己的卧室里骂,而且还要控制自己的音量,不能混蛋邻居听到,要不然一旦造成纠纷,不仅仅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且银行还会内部惩罚,失去工作是小事,如果因为个人原因对银行声誉造成影响,那么还要承担因此造成的所有损失”乔治贝尔说话的时候,目光紧盯着如坐针毡的埃尔温,兰德银行内部也有监督部门,如果这件事被总部知道了,乔治贝尔也有麻烦。

    “我很抱歉先生”埃尔温期期艾艾开口,不过刚开口就被乔治贝尔打断。

    “埃尔温,你不需要向我道歉,你需要向所有的同事,以及兰德银行道歉,整个璇玑城分部182名工作人员十年的努力,才成就我们兰德银行在璇玑城的声誉,我们文明服务,顾客至上,环境优雅,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每个人都在为维护兰德银行的荣誉而努力,可是看看你做了什么?看不惯你的德国邻居就可以进行语言和暴力攻击?你的同事诺曼和燕妮都是徳裔,你是不是对他们也有意见?我的祖母也是徳国人,是不是我就不配在英国生活?”乔治贝尔火力全开,歧视非洲人也就算了,这是政治正确,白人内部居然也相互歧视那就简直是荒诞滑稽。

    埃尔温满头大汗,诺曼和燕妮都是兰德银行的高管,燕妮就坐在埃尔温对面,正在用愤怒的目光死死盯着埃尔温,握着水杯的手都在发抖,看样子要不是顾及到这是在会议室,很有劈头盖脸浇过去的意思。

    诺曼则是坐在长桌的另一端,斜着身子靠在椅背上一手托着下巴看埃尔温,镜片之后的目光也很危险。

    “可能你忽略了一个事实,在我们兰德银行,爱尔兰裔也是弱势群体,咱们这个会议室内只有你一个人是爱尔兰裔,按照你的逻辑,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联手对于实施语言暴力,或者是不声不响孤立你,排挤你,向总部申请把你调到印度去,你愿意吗?”乔治贝尔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有这么蠢的属下,兰德银行的老板是华裔,总经理是法裔,副总经理是布尔裔,在兰德银行工作还敢种族歧视简直就是找死。

    “我很抱歉”埃尔温无地自容,低着头重复这句话,这时候看上去也是可怜得很。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没有人怜悯埃尔温,活该!

    “乔治,我必须声明我的态度,我无法接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工作,如果某些人继续留在璇玑城,那么我申请调到其他城市去,鲸湾也无所谓”一身职业装短发干净利落,年龄不到三十岁却已经担任高级评估师的燕妮态度果断,她还有个身份是艾达的侄女。

    别问为什么一个法国人有个徳裔侄女,问就是欧洲祖母。

    “我也一样!”诺曼补刀,他的职位高级财务经理,客户以尼亚萨兰大学的教授为主。

    鲸湾现在已经成立兰德银行分部,但是因为地区形势复杂,面临战争威胁一直没人愿意去,现在燕妮和诺曼都表态宁愿去鲸湾开创局面都不愿意和埃尔温共处,这就近似于逼宫了。

    “别这样燕妮,你是我们璇玑城分部的美丽象征,我们璇玑城不能没有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路人们如梦初醒,二级客户经理杰罗姆试图缓和气氛。

    在兰德银行,二级客户经理相当于是分行副行长。

    按照兰德银行的规定,尼亚萨兰州的分部级别相当于是分行,再到璇玑城一级差不多是支行。

    不过璇玑城地位特殊,所以级别也是分行,同样情况的还有爱德华港和约翰内斯堡、开普敦,这几个城市都是单列的分行级别。

    “杰罗姆,我不是在开玩笑!”燕妮严肃纠正。

    “好吧好吧好吧,我的错,我反省”杰罗姆马上就认错,不过态度依然不够端正。

    乔治贝尔不说话,看着埃尔温等着表态,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埃尔温不可能轻松过关。

    众目睽睽之下,埃尔温艰难开口:“我已经当面向丹尼尔道歉,并已经获得丹尼尔的原谅,我真的没有针对燕妮和诺曼的意思,人人都说我是混蛋,我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可是我对德国的仇恨不是无中生有,我的爷爷和我的父亲,我的两个叔叔都是在和德国的作战中牺牲,他们为国家付出了一切,却只拿到微薄的抚恤金,我努力学习认真工作离开爱尔兰来到尼亚萨兰,就是为了不再我身上重复上一代的悲剧”

    埃尔温说话的时候眼圈是红的,声音也有点哽咽,会议室的气氛近乎凝固,燕妮总算是松开握着水杯的手,诺曼也坐直了身体。

    “尼亚萨兰让我感觉轻松,我和我的妻子孩子们都生活在这里,这里的一切让我着迷,我已经深深爱上了尼亚萨兰,想在这里度过余生可是没想到,即便是跑到尼亚萨兰,我依然躲不开战争的阴影,报纸上连篇累牍的宣传,工厂夜以继日生产各种武器弹药,军队和警察都在演习应对突发状况,储户都开始兑换现金屯购物资,我承认,我是被吓到了,所以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埃尔温深刻反省,雪崩的时候没有任何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南部非洲作为一个刚刚出现不到十年的政权,国民对联邦政府的信心还需要加强。

    “但是埃尔温,这不能成为你伤害其他人的理由。”乔治贝尔可以接受埃尔温的解释,但是这并不代表已经原谅埃尔温犯下的错误。

    其实尼亚萨兰很少有真正的混蛋,那些真正的混蛋早早的就被揪出来赶出尼亚萨兰,远东移民过来的遣返回远东,欧洲移民过来的遣返回欧洲,其他州的更简单,直接往火车上一扔就任其自生自灭,根本就无法在尼亚萨兰定居。

    “我知道,所以我接受任何惩罚,只希望能继续留在我们这个团队里”埃尔温对兰德银行还是有感情的。

    其实即便埃尔温离开兰德银行,也能在璇玑城找到新的工作。

    和兰德银行一样,帝国银行也在璇玑城开设有分部,这几年南部非洲也新出现了好几家银行,比如总部在罗德西亚的南非银行,总部在开普敦的开普银行,以及总部设在爱德华港的太平洋银行等等,这些银行在璇玑城都有分部,离开兰德银行的员工,狠手这些银行的欢迎。

    乔治贝尔揉揉脸宣布散会,然后把燕妮和诺曼以及杰罗姆留下召开闭门会议,明显是要讨论应该给埃尔温什么样的惩罚。

    埃尔温如丧考妣,回到办公室依然心情沉重。

    “加油埃尔温,犯错不可怕,撑过去就是真男人。”有同事过来安慰埃尔温,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明明主动挑起事端的埃尔温,现在看上去却像是个受害者。

    “谢谢”埃尔温情绪低落,还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样的处理,现在埃尔温很能体会丹尼尔的心情。

    更多人对埃尔温不管不问,开放式办公室里有几个员工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看到埃尔温的时候马上一哄而散,不过那一瞬间的怜悯、愤怒、冷漠眼神还是让埃尔温感到痛心,种族歧视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往常工作多到做不完的上午也变得很清闲,其他人依然忙碌,埃尔温就像是被人遗忘了一样,自从进了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就再也没有打开过。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的午餐时间,乔治贝尔才来到埃尔温的办公室。

    “埃尔温,你可以留在兰德银行,不过你要将两个月的薪水捐献给国防部,并且承担一百个小时的社区服务,你愿意吗?”乔治贝尔的话让埃尔温惊喜。

    “当然,我愿意!”这个教训埃尔温永远都不会忘记。

    乔治贝尔点点头,拍拍埃尔温的肩膀转身离开。

    埃尔温才刚刚送了一口气,乔治贝尔的秘书就抱着一大叠文件过来找埃尔温,这些本来都是上午应该处理的工作。

    埃尔温从来没觉得文件夹居然这么可爱。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