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那么穆亦漾 > 第330章 排位之争

第330章 排位之争

作者:枫枫珊欣
    晚上7点,在杨贞的陪同下,大人物拖家带口的来到御坊。然而,认也不知道这位贵宾的到来,没有人提前将这信息告诉穆亦漾或店家。

    因此,当大人物来到包厢之后,看到令他石化的一幕。

    娇俏可人的小仙女,正以一人之力,力抗群雄。两位老爷子,杨厚和杨贞四人一排,穆亦漾和大卫一排,两排人面对面围成了一个圆圈。不管大小老幼,一个个都把行酒令嚷得天崩地裂,好像谁的声音大谁就是赢家一样。

    不过,那是什么行酒令,他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最新流行的?

    “十五十五十。”

    “宗哥出局。”

    “十五十五五。”

    “爷爷输了,下个。”

    “十五十五十五。”

    “大爷败,换人。”

    “十五十五二十。”

    “十五十五不出。”

    “邓爷爷淘汰,通杀。”

    认真一看,小仙女双拳战八手,每喊一个、最多两个口令,她就取胜。

    看着家人比赌场里的赌徒还要认真,没人注意到其他人进来,杨贞有点不好意思。迫不得已,他只能出声刷一下存在感:“爹,我们来了。”

    然而,杨老爷子头都不抬,他低头关注眼前的两对手掌,嘴里不耐烦地说:“来就来了,挑个位置坐好。嘿,到我了。”

    中气十足的杨老爷子兴高采烈地大喊,手掌同时比划着:“十五十五不出,十五十五五,十五十五二十。”

    “哎呀。”

    一声叹息,杨老爷子垂头丧气,不用说,又输了。

    大人物好奇地走上前一看,只见出拳的人有的伸出手指,有的把手掌握成拳头。他这才明白,十五十五二十从何而来。十个手指加十个手指一起伸出来,不就是二十嘛。至于不出,那就是手掌变为拳头。

    简单地说,结果只有五个,五、十、十五、二十、零。相对来说,这个行酒令还是挺简单的。

    划拳的人一直低着头,认也没注意到大人物的到来。一直到邓老爷子无意中抬起头一看,呦,稀客啊。

    贵宾来了,拳也不能继续比划,索性吃饭吧。

    大家全部入座,旦旦对刚才看到的一幕感兴趣:“小妹,你这行酒令哪学的?”

    应该不是京城流行的,否则的话,他怎么不懂。

    穆亦漾好心地告诉他:“我们家那边的,通俗易学,老少皆宜。”

    “看着挺好玩的。”

    “是好玩,我把人杀得片甲不流。”

    祥叔进包厢里招待客人的时候,却发现大人物在这里。他愣住了,怎么没收到任何消息啊。他用眼神询问穆亦漾,穆亦漾无耐地笑笑,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大人物以前曾经到过御坊,对这里的菜肴并不陌生。只是时隔多年,他也不知道哪些是最新推出的菜品。还是大人物夫人建议:“囡囡,这里你最熟悉,就由你来推荐好吃的。”

    笑眯眯的穆亦漾乖巧地回答:“恭敬不如从命。”

    她转头对着祥叔说:“祥叔,来十二道我最喜欢吃的菜。”

    别人喜欢吃的菜,她不一定喜欢吃;她喜欢吃的菜,人人都爱吃。熟知她口味的祥叔笑着点头:“马上就来。”

    旦旦等到祥叔离开包厢之后,他再一次问:“囡囡,你会他们说的话。谁教你的?”

    “姥爷姥姥教的。”

    这样啊,他又来了兴趣:“那你是少数民族吗?”

    “不是,我是汉族。”

    “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虽然我嫁给老外,不代表我就得更换国籍。穆亦漾不明白他究竟想说什么:“中国人,如假包换。”

    “哦,我还以为你把国籍给换了呢。妹夫呢,他是不是加入我们的国籍。”

    “这倒没有,不过,在我们结婚之前,他就已经获得我们国家的绿卡。”

    厉害啊,我们国家的绿卡,可不是说发就发的。旦旦打量着大卫:“妹夫有什么丰功伟迹,竟然连绿卡都有。”

    大人物夫人看不下去了:“旦旦,你在查户口啊。没礼貌。”

    外国人比较注重隐私,旦旦打听的这些,人家会觉得他很无礼。

    旦旦没什么诚意地冲着大卫说了句sorry,莫名其秒的大卫不明白,好好的,这个小屁孩为何要给自己道歉。

    穆亦漾用意大利语向大卫说了刚才的事情,大卫也想不通:“他为何想知道这些?”

    “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尬聊。没什么聊天的话题,他随便胡诌。”

    也只有这个才说的过去,至少穆亦漾是这么想的。

    大人物开始解释打圆场:“两位老爷子,小二说你们今晚在这里吃饭。我一听,是在御坊,这可是个好地方。于是就想着过来蹭口饭吃,打打牙祭。希望您老不要见惯。”

    怎么会见惯,邓老爷子高兴地说:“年纪大了,就喜欢热闹。人多一起吃饭,才会吃的更香。”

    很会讨老人喜欢的旦旦开始哄人开心:“多亏了爷爷我才有这个口福,今晚我一定要多吃两块肉,身上多长两斤肉。”

    杨老爷子看着他,又想起伤心往事:“旦旦,前段时间,爷爷送你的那盒点心,就是从这里带回去的。”

    听得众人好笑,这可是变着法要人家还他一盒点心。大人物夫人很识趣:“大伯,那盒点心可好吃啦,我也非常喜欢吃。待会,我们多点两盒。”

    大人物光顾,她不相信店家这么不会做生意,连点心都不提供给他们。只是,她的话音刚落,杨厚马上反对:“那可不行,医生不让老爷子吃太多甜的东西。让他塞下牙缝就足够。”

    气得老爷子真想给这个专门和他唱反调的儿子一个大耳刮子:“老大,管好自己的嘴巴。”

    不曾想,杨贞还力挺自己的大哥:“爸,大哥说的没错。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让您少吃点甜食。您就听我们的。”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不喜欢吃甜的,反倒是年纪越大越爱甜食。

    不多时,美味佳肴开始上桌。美食在前,大家都忙着吃,没再要嘴仗。

    旦旦看到,老爸不停地给老妈夹菜,穆亦漾有大卫帮忙夹菜夹肉,只要是成双成对的,都有人照顾。其他的光棍,只有自力更生。

    然而,同样是,杨二叔时不时地给宗哥夹菜,自己的老爸眼里除了老妈之外,根本没有他人。别说给儿子夹菜了,白眼都懒得赏一个给儿子。

    一下子觉得失落的旦旦忍不住抱怨:“我就是个多余的。”

    不好好吃饭,发什么牢骚。大人物夫人温柔地看着儿子:“旦旦,怎么了?”

    “这不明摆着的嘛。妈,您看看宗哥,再看看我。您得好好教育你男人,哪有他这么当爸爸的。”

    小兔崽子皮痒了,大人物不悦地瞅着他:“小子,你想上房揭瓦。”

    教育孩子嘛,还是关起门来好一点。邓老爷子马上站到旦旦这边:“旦旦已经不是三岁小孩子,你也过了花甲之龄,想打也打不动旦旦。”

    杨老爷子也是想同意见:“话要好好说,你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热血青年,动不动喊打喊杀,成何体统。这么做,只会给孩子树立坏榜样。”

    见状,杨厚和杨贞赶紧闭上嘴巴不挺话,免得惹火烧身。大人物也真是的,久不与老人一起住,他就得意忘形,竟然在老人面前给孩子脸色看。

    杨宗和穆亦漾觉得这幕莫名的相似,穆亦漾甚至在桌在悄悄地碰了一下大卫的脚,示意他赶紧看好戏。

    好久没被人训过的大人物觉得自己何等无辜,他还什么都没做,就被两老人劈刀盖脸拍过来。看到对面的小免崽子那幸灾乐祸的小人样,他不仅火大,而且火滚。小免崽子,仗着有老人撑腰,胆肥了。

    大人物夫人将手放在丈夫的膝盖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让他稍安勿躁:“旦旦,你爸怎么着你啦?”

    趁此机会大吐苦水:“妈,我真怀疑自己在你们在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大家伙都给评评理,爷爷有伯伯夹菜,小妹有妹夫夹菜,宗哥有二叔夹菜,您有老爸夹菜,就我一个没人管。您看,都是当爹的,老爸就是比不上二叔。”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穆亦漾说给大卫听,他也觉得旦旦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穆亦漾觉得旦旦有点娇气:“你是男生,要自己照顾自己。”

    同龄人怎么不站在自己的这边,旦旦不服气:“为什么女生就有人照顾。”

    “穷养儿子富养女。”

    一大桌子的人,只有小丫头站在自己这边。有了帮手的大人物赶紧出声:“囡囡说的对。大男孩还想把自己当成小娇娘,旦旦,你要像宗哥和大卫那样,有男人气概。”

    不以为然的旦旦赶紧逃避:“我还小。”

    “还小,你比囡囡大一个小时,人家已经结婚了,你大学还没毕业。”

    来劲的旦旦眼珠子一转:“要不,我明天给你带回一个儿媳妇,肚里还怀着个娃。如何。”

    吓得大人物夫人一个哆嗦:“旦旦,你来真的?”

    “假的,我向宗哥看齐,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臭小子,找死也别拉上我。杨宗赶紧为自己澄清:“苍天在上,我发誓,我从来没有教他这些,旦旦的所作所为皆与我无关。”

    大人物望着一眼正在与大卫交头接耳的穆亦漾,再看看已经36岁的杨宗和21岁的儿子,可惜着:“你们不懂,好男人和好女人,都在婚姻当中。”

    他夹起一块鸭掌,敷衍性地放在儿子碗里:“赶紧吃,堵住你那大嘴巴。”

    这才心满意足的旦旦捧着饭碗,得意地说:“你早点夹菜给我,哪来这事。”

    饭吃到一半,包厢里又起小风波。因为,这已经不是大小魔王之争,而是三分天下的趋势。

    杨宗将酱鸭转到自己的面前,筷子朝着鸡腿出发。然而,他发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两双筷子叉在这只鸭腿之后。一个鸭腿,三个人,怎么分?

    大卫、杨宗、旦旦三双筷子叉在那里,谁也不让谁。旦旦觉得自己或许会吃亏,打算先发制人,说着不标准的英文:“i’  the  youngest。”

    年纪轻占优势是吗?闻言,穆亦漾拿起筷子,伸出手臂,叉在那个鸭腿上,用中文宣布:“我才是年纪最小的那个。绅士一点,女士优先。”

    好吧,算你狠。杨宗和旦旦悻悻地收回筷子:“好男不和女斗。”

    得意的穆亦漾将鸭腿叉给大卫:“他们让我的。”

    吃丸子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个丸子,旦旦眼疾手快,夹上丸子就想跑。然而,杨宗的筷子已经跟上来,卡在旦旦的两个筷子之间,一用力,丸子硬生生被杨宗夹走。

    急的旦旦大喊:“宗哥,不公平,我先夹的。”

    夹着丸子在炫耀的杨宗老神在在:“兄弟,吃到肚子里的,才是赢家。”

    既然你这么说,恭敬不如从命。穆亦漾以闪电不及掩耳之势,从杨宗的筷子里夹过丸子,一把塞进自己的嘴里,细嚼慢咽。

    这一幕太戏剧化,杨宗望着筷子发呆。我吃不到,你也别想吃。抱着这个想法,旦旦兴奋地鼓掌:“囡囡,够哥们。”

    眯起丹凤眼,杨宗语带威胁:“囡囡,宗哥白疼你了。”

    说得你对我有多好似的,在吃的方面,没见你有多照顾我。穆亦漾敷衍着:“既然疼我,让这颗丸子给我也没什么。谢谢宗哥。”

    在你争我夺当中,一般都是穆亦漾占优势,剩下两个男的干瞪眼。杨老爷子担心孩子们吃不饱:“再来一盘吧,慢慢吃,别急。”

    “大伯,再来十盘也一样。他们啊,争的不是吃的,抢的是地位。”

    大人物算是看出来,这三个霸王,不爽别人与自己争东西吃。一看就知道,这三人,在家里当老大习惯了,在外当老二就不喜欢。

    被自家老爹点名的旦旦嘟囔着:“吃东西的时候,还是当老大过瘾。”

    穆亦漾也是这么认为:“是啊,我吃了21年的鸡腿,不习惯看到别人吃它。”

    “你们才21年,哥哥我36年了,谁跟谁啊。”

    大人物夫人看着为了一口吃的,三人你争我夺,一点谦让的意思都没有。她莞尔一笑:“人多一起吃饭就是热闹。”

    然而,她的话,仅代表自己的立场,那三人可不同意。

    吃完饭之后,大家又吃了一些小点心,最后,杨老爷子如愿以偿,拿到大人物夫人送他的一盒点心。

    回家的时候,旦旦非要坐进穆亦漾那辆绯阳红:“小妹,咱们两个顺路,捎我一段呗。”

    只要你爸妈没意见,我当然没问题。穆亦漾看向大人物,只见他点点头:“囡囡,麻烦你啦。”

    好咧,他马上钻进后排:“小妹,快点开车。”

    车里,大人物夫人在埋怨着丈夫:“你啊,平时对旦旦管教不严。看看今天,你的表现和囡囡比起来,简直就是个孩子。我看着都不是滋味。”

    有这么明显吗?大人物可不那么认为:“囡囡也是一身孩子气,两人半斤八两。”

    “怎会一样。”大人物夫人摇头叹息,“那孩子知书达礼、大方磊落;我的旦旦却像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大男生;两人的气质都不一样。”

    若说囡囡是一本内涵的书,旦旦就是一张大白纸。看到自己向来疼爱的儿子被同龄人比下去,她突然觉得有点堵心。

    知道夫人的心思,大人物呵呵一笑,握着她的手安慰:“好丑都是自己生的,不是每个儿子都像阿水家的儿子那么出色。”

    或许大多数父母都是这种生态,喜欢拿别人家的孩子与自家的孩子比较,这一比嘛,就发现,好的都是别人家孩子。

    到家之后,旦旦就赖在杨贞家里不走,非要跟杨老爷子下盘棋。原因是他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棋艺是否有了极大的提到。若真的有长进,他赶紧回去跟爷爷下两盆,趁机多捞一点儿油水。

    一盆棋没下到十分钟,他已经走投无路,哭丧着一张脸:“杨爷爷,是您棋艺太高,还是我学艺不精。”

    “二者皆有,旦旦,我都赢不了你爷爷,更何况你。”

    估计他的朋友们蒙旦旦,旦旦的水平,连老二都比不上,还妄想赢他爷爷。年轻人的心真大。

    最后,旦旦像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离开。回到家里,大人物刚好坐在客厅里与妻子聊天,见到小祖宗回来,乐了:“小少爷,又在哪里碰灰?”

    他跷起二朗腿,决定放弃:“我再也不学围棋。”

    。你那德性还想学围棋,恐怕连飞行棋也不会下。大人物从不看好儿子会什么特长:“听老爸一句话,多看两页书,多走两里路,万卷书你看不下,行万里路你应该能做到。”

    “对啊。”听完老爹一番话,旦旦觉得自己仿佛找到了人生目标,“我决定了,等我毕业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玩遍全球。”

    还有一年他就大学毕业,到时,他就自由啦。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我回房去啦,您二位早点休息。”

    两天后,大曹哥终究在鸿苑里见到穆亦漾和大卫。他和男神经过的时候看到小两口在那里散步,他对男神说:“她是将军的小丫头吧。”

    闻言,男神认真地看了一眼大曹哥,似笑非笑:“我说大曹哥,我还以为你会说她是尤家的小丫头。”

    大曹哥家里与尤老的关系匪浅,基本上,只要是尤老的故交,私底下都习惯叫囡囡为尤老的小丫头;只有将军那边的人,才称呼她为将军的小丫头。

    “我听吴老太爷说的,小丫头不想与尤家扯上关系。”

    既然如此,他何必惹人嫌。大曹哥对着两人远去的背景,若有所思:“她性情如何?”

    男神随意地说:“用阿宗的话来说,她是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在杨家,唯一和她对着干的只有阿宗。其中人,都把她当掌中宝。我觉得,像囡囡一样的女儿,给我来一百人,我也不嫌多。”

    贪心不足蛇吞象。大曹哥不客气地批评:“一个词,贪心。你生了个人人想抢回去作女婿的儿子,还要生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儿。总不能所有的好事都落你家里。”

    “呵呵,我也就想想,想想。可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样,儿女双全。”

    两人一路攀比一路唠叨,离开鸿苑。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