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望尽天崖路 > 七十五、下探

七十五、下探

作者:草木混秋
    因为姜惠的幼稚,她真的相信检举可以赎罪,她胡乱说起自己和书记也有身体上的亲近,以及对王素梅公司和王素梅与钱大伟间的大胆猜测。当胡子成被叫到工作组时,很多消息己经摆到了桌前,请他确认、核实,他的表情让工作组感到问题的严重,他当然没有承认,但不影响这些经验丰富的人判断。

    结论当然是钱大伟家外有家、梅开伟地公司比钱大伟先期布局这里的生意、分公司的业务是与权力结合的产物,必须接受下一步的调查。这里的工作由常委副县长临时代管,钱大伟停职回家等待处理。当胡子成将这些消息有机会拼凑给王素梅时,她想到了陆院长和她说的“后悔当年帮大伟从政的忙。”仅仅十年,苏卫山讲的有道理,跌的重,因为有高度,不是股长,没有落差。

    钱大伟到家后比泄气的皮球还仰天长叹,两位老人不敢问,王素梅也不想打扰。钱大伟叹足了气后问道:“你怎能让那样的女人负责分公司、她知道多少我的事?下面怎么办?小孩的事情怎么也到了他们手上?”王素梅小心的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们间的事,胡子成也不知道,更别说小孩,不管怎样,你啥也不要承认,我不会承认的,不管是公司、还是私事。当年你们那里是公开招标我们去的,怎能叫先你去布局?”

    钱大伟说:“没出事有人说我书记是一言堂,不让别的人说话,现在我想解释一下也没人听,这就是事实,不要太幼稚,听天吧。”本来那里在空缺书记时竞争就激烈,突然去一个内地的,因为是挂职,大家等着他离开。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有姜惠乱说,本地的权力小组就想做大,想一步将钱大伟赶回家,同时说明挂职的一把手行不通。

    胡子成对他们派审计人员审查分公司没有办法,审计人员是带着任务、目的来的,对单价作了重大调整,比对的价目都是内地同等的价格,故意不提这里的水源、运输、保成活上的成本付出。分公司在审计后必须退还六百多万的所谓超额利润,还有一笔相当大的罚款,没有依据,但必须执行。

    钱大伟看到了审计结果,这个结果足够将他从正常履职变成渎职。结合他的个人生活作风,可以将他的材料移交检察院准备入刑,仅是因为他是挂职书记,需要派出单位的纪委再作研究。王素梅非常清楚以后的结果与研究无关,只是一个过程,钱大伟的政途人生己经没有了,对一个想有所施展的人来说,这是晴天霹雳,她想出去做做工作,可这不是小事,几个地方都表达了无能为力,王素梅现在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没有根基的小商人。

    陆院长那儿王素梅是没有颜面再去,虽说现在只是传言,钱大伟也住到家里,钱小梅暂时也不会再有人能找到,王素梅让万佳花将她带到一个不会受到干扰的地方上学去了。陆晓枫想找王素梅核实,她不相信王素梅能做出这事,她认为这不仅是对钱大伟的诬陷,也是对王素梅的冤枉,陆院长制止了她的行为,说是事非自有组织定,让她不用白费力。陆院长虽然后悔过让钱大伟走到这条路,但他不希望他出事。

    陆院长通过自己的上层关系了解到,本地的政权机关,根据钱大伟挂职地方转来的材料,己经开始启动调查以前王素梅在铁道学院和赤岭区以前钱大伟做区长的地方绿化项目的事情。事情都是经不起调查的,陆院长担心总会调查到王素梅入职水电学院以及在水电学院的事情,他回家立即交代自己老婆、小孩,将王素梅可能会吐露的那些礼品上交,以免事态向不可控制方向发展。

    柳明河在工地几天没有接到王素梅的电话,又听到苏卫山在他们工地传播王素梅公司可能涉嫌在外地行贿的事宜。他给王素梅打了一个电话,真的出了事,比较大,王素梅告诉他,让他们几个人尽快离开她的工地,不要再对他们有所影响。柳明河放下电话,立即就来到了王素梅的身边,他向王素梅详细了解了项目的细节,发现没有明显的行贿事情,只是单价上可能人为因素高出市场一些,但绿化是个艺术,有时对方可以要求对苗木规格、产地、成活多一层保障,因此多付一些养护费用是正常的,他确认王素梅没有重大保留后离开了。

    柳明河来到省纪委,门卫不让他进,他让门卫内线通知一下书记,他叫柳明河。因为提前发过消息,知道书记在办公室,书记立即让保安告诉小伙子他的办公地方。到了办公室,书记问道:“你小子又在外边惹上什么纰漏?省外的事我可不行,你回家找你爸去,省内的事问题不大。”

    柳明河说:“不仅是省内,而且是你手上的事,真要请你费点心,不能让我家里知道。”柳明河告诉纪***,多年前因为一个偶然机会,他认识了王素梅,两个人还生了个孩子,由于他当时是个学生,王素梅就将孩子的事没有告诉他,现在经过确认,是他柳家的。因为王素梅比他大,在他的苦苦追求下,一直不想给他婚姻,她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背景,经常为他花钱,对他是那种比姐弟还亲的情份。

    书记问道:“你说的这个女的不会是钱大伟的情人吧?你和他认识?”柳明河说:“我不认识钱大伟,但听说王素梅怀上我孩子期间正好在铁道学院做工程,钱大伟没有小孩,看她一个山村的姑娘怀孕,以为是受到别人的欺负,大男子气概显现,坚持要收留王素梅,答应在她有家之前给小孩一个爸。”柳明河放任发挥钱大伟精神的高大,让纪***眼前出现一个不是作风有问题的年轻干部,而是一个能担当、重义气、守私密的好男人形象。

    柳明河说:“现在钱大伟挂职地方出事,王素梅才找到我说明情况,他想让我出来作证,钱大伟不同意,我是自己过来的,你可一定要帮我,不能让我家里知道,我还想继续读书,小孩现在不太懂事,我也不想现在改变小孩的环境,这事我讲的都是事实。我到现在不认识钱大伟,王素梅我还在追求的路上,她也没有同意嫁我,现在家里要是知道不好,我知道你的正派,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纪***用力地将自己眼睛睁大一些,没有读出谎言,柳明河是他这一辈靠谱的小孩,没想到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说:“你讲的我听到了,小孩不是钱大伟的他自己应当清楚,放心,这样的干部不仅不能处理,还要重用。你可要好好读书,不会再有一个小孩的故事来麻烦我吧?”柳明河说:“我现在还在追人家,刚才己经和您说了,人家也是个正派人,只对我有那么一点意思,也是因为年龄还有我正在读书才没有答应,早就想将公司送我,也是女中难有的真性情。”

    书记说:“你柳公子看上的不可能差,哪天让我看看,我给你们保个媒,这样你也好向家里带。这个事我有数了,你回学校吧,回去前让王素梅来我这做个记录,那样对钱大伟下面的事情更方便。”柳明河迟疑一下后十分感谢书记的帮忙。

    柳明河从纪委出来,他让王素梅约上钱大伟到酒店他定好的房间。王素梅问道:“啥事?他现在可能不愿意出来。”柳明河说:“你告诉他,我去省纪委将他的事情揽了过来,让他来听一下,不能在下面的交流中出差错。”听到王素梅找到纪委的人,钱大伟以为己经订实,没有翻身的可能,但又想到现在女人啥事都能,尤其是长相好的女人,何况王素梅还有公司财务上的实力,他又有点希望地出来了。

    到了包间,柳明河让上酒,他自我介绍一下是个研究生,在王素梅工地上实习,感谢王总的关照。钱大伟没有心情听,只是不好拒绝地喝了两杯,他问道:“你认识纪委的领导?”柳明河看着王素梅期待的眼神,不再神秘,他说:“我一个同学的父亲是纪委一个中层领导,我通过他到纪委将王总小孩的事接了过来。”接着,他详细将自己和书记的谈话过程说了一遍,只是将书记变成纪委的中层官员。

    钱大伟听后有几分感动,他说:“谢谢你的好意,我虽然只是个处级干部,但我的事一个纪委中层管理人员可能决定不了,他能行?”柳明河说:“所以我请你们来,他要向领导报告,他对收留王总的事迹非常感动,下面你们两个就要按我的思路续下去,以后你不仅清白还可能是个正面的模范。”柳明河向王素梅看看后说:“我明天就回学校了,王总,工地上的事你可不能大意,那个苏股长和乔经理做事太马糊,你的项目经理管不住他们,你要到现场要求严一些,我来时他还在宣传你公司可能出大事故,以后说不定现场就由乔经理安排。”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