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生活系神豪 > 第472章 闺蜜团的拜年

第472章 闺蜜团的拜年

作者:起酥面包
    吃过年夜饭,汪言开始给刘璃的闺蜜们拜年。

    从个人的角度来讲,她们都是自己的朋友。

    但是与此同时,她们又占着一层刘璃闺蜜的关系,身份极其敏感。

    所以,怎么处理交情与距离?

    很考验智慧。

    对于林薇薇,汪言选择了打电话,当面聊。

    “哎哟喂!这么忙的日子,居然能够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林薇薇接起电话以后有点惊讶,更多的则是喜悦,欢快从嗓音里压不住的往外冒。

    “再忙也惦记你。”

    汪言笑了笑,回应正经温和:“假期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忙东忙西,遛狗斗鸡,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哎我刚还和白粥聊起你了,现在你在帝都赛车圈里可是出了大名了,输了钱的那帮大少一个个的都贼服气,到处夸你牛哔!

    哎你跟我说说呗,那场比赛都见着谁了?”

    林薇薇的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声音爽朗,听着就知道没什么烦心事儿。

    “没谁,我就认识付胖子和米尔森,还有一位红三,我没打听是谁家的公子,剩下的都没照过面,想不起来了。”

    “哟,感情咱们汪少还挺高冷的?”

    林薇薇哈哈一笑。

    “我跟你讲,去了魔都的那波人,个个不比陈宇航家里差,平时出去玩,眼睛都长头顶上,轻易不服谁来着,现在全被你嘁哩咵喳……哈哈!骄傲不?”

    要说完全不骄傲,那当然是假的。

    不过汪言拎得清,知道自己的确切位置。

    “赛车圈子当然要用车技讲话,不过那帮人吹的牛逼,你最好别太当真,出了赛车场谁还认识我是谁啊?

    小事儿或许给个面子帮忙办了,真要因为什么事儿对上,指不定还得继续碰一碰。

    京师圈子多排外,我心里有数。”

    林薇薇猛的一拍大腿:“行啊狗子,你看得够明白啊?”

    汪言呵呵一笑:“凑合吧。”

    “其实白粥也是这么说的。

    你那场比赛和新俱乐部,早都已经传到了赛车圈外,现在京城二代基本把你定位成沪圈二代的领军了。

    要是以后不混圈搞商业还好,如果常出来玩,保不齐什么时候就有人来别苗头。”

    “多谢提醒,我明白的。”

    汪言点点头。

    有些事,不到那个级别是感受不到的。

    比如三大一线城市,各自核心圈的风气。

    京师富二代的核心圈叫做京圈,最顶层是红公子之流,但不常出来玩,更不能写出来。

    其下一层,由老帝都人构成的富二代圈子对外比较活跃,玩得杂,抱团紧,自视甚高,特别麻烦。

    沪圈最有钱,如今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排外,但是比较现实,关系松散,基本都是各玩各的,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一个具备强大号召力的牌面人物了。

    汪言正在越来越接近那个位置。

    特区则是最佛系的圈子,跟谁都能玩,谁都不排斥,但是什么事都不愿意往深里掺和。

    只看特区的超跑俱乐部就知道,小鱼小虾三五只,基本没什么牌面。

    因为牛哔人物都在国外,或者消停眯着。

    新三圈方方面面都稍差一筹。

    钱塘基本等于是沪圈的外围,从来没有单独捅咕出来什么大动静。

    重渝是个安逸的地方,喝着小啤酒,打着小麻将,圈子里最出名的是赌。

    潮汕本地没有圈,但出门是真抱团,大有全国成圈之势——不对,是特么全球成圈,到大家麻都有同乡会和二代帮。

    以上基本就是从2010年起到2016年之间的现状,当然,实际情况更复杂,远非一言两语能够讲清。

    盖因为,抱团是人类的天性。

    混社会就是混圈,清北有圈、权贵有圈、二代自然亦有圈。

    大圈套小圈,上升到商业乃至政治层面仍旧如此。

    汪言的根基在魔都,又在魔都搞出新俱乐部,立场基本上是钉死了。

    以后再去帝都或者特区,人们只会认为他是魔都来的过江龙,而不会把他按到矿省。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好事,因为沪圈二代对汪言的接受度很高,再浪几次,兴许都能养出一呼百应的威望来。

    坏处则是,再去别处玩,保不齐就有人想着踩汪言一脚。

    主要还是年龄的锅,同龄人最大不超过25,最小可能只有15、6,正是躁动的时候。

    除非以后专心搞商业,不出去浪,否则就要接受各种挑战。

    想做出头的椽子,就得承受雨打风吹,木得躲。

    意识到上次赛车搞出来的动静远比想象中大,富贵哥决定,再去帝都时要安份一些。

    把精力放在电影上,消消停停把《魔女》拍好,才能够真正打破王庭娱乐的上限,才能够应付更高级别系统的洗马奶需要。

    嗯,问题不大,哥从来都不是一个爱惹事的人啊……

    自夸一句,汪言又随口问:“之前她们说你在搞个什么投资,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就正常呗!”

    可能是因为大过年的,林薇薇不愿意谈这个话题,随口岔开。

    “行了,你的心意姐收到了,你是不是还要给娜吾她们打电话?新年快乐,结束吧!”

    “哦,那初六见,我俩初六回帝都。”

    林薇薇嗤笑一声:“你说你那个破电影的开机日子,整个情人节,咋想的?到时候不陪刘璃,陪你的两个小情儿……啧啧,真有你的!”

    “我倒是更想陪你。”

    话音才落,林薇薇心里刚刚一美,大少又冷静反问:“她俩一个c,一个e,你呢?”

    “滚!!!”

    被揭了短的平之大兄弟,顿时暴躁的挂断电话。

    开始有多愉快,结束就有多狼狈。

    汪言最近憋的厉害,真是越来越魔鬼了……

    接下来应该给小公举打电话了,但是看看时间,只剩5分钟就12点,好像不太够……

    尤其后面还剩下一个话痨,扯起来无边无际的。

    没关系,渣汪有办法。

    “喂?请问是傅雨诗小姐吗?”

    “啊?!”

    小公举被整一愣,明显没反应过来。

    汪言油腻坏笑:“我是你的汪导啊!那个……”

    嘟、嘟、嘟……

    通话立马被挂断,比汪言预想的更快。

    紧接着,傅雨诗发来一大篇祝福,一条居然没装下,看上去像是提前准备好的稿子,然后复制粘贴。

    美滋滋扫一眼,笑容渐渐凝固。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以谢谢作为开头,来发送这篇新年祝福,似乎有些不够喜庆。

    但是,值此年关岁尾之际,我最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两个字,以此做为羊年的总结。

    她们总是说我目标明确、不急不忙。

    可其实,并不是这样。

    薇薇的散漫是因为在帝都有车有房,王雪的淡定是因为父母从政,热热的蠢萌是因为被保护得太好,同样出生在一个幸福而富裕的家庭。

    而我,只有一次犯错的机会,所以不敢急,更不敢忙。

    论起目标明确,谁都比不上琉璃,而她尚有迷惘的时候,又何况我呢?

    荦荦说我缺乏安全感,是的,我的生活里涌动着不安,甚至会延伸到梦中,让我哪怕是做梦,都要小心翼翼。

    我努力保护着自己,等待一个强大起来的机会。

    汪言,你给了我这个机会。

    我不知道这样说是不是有些冒昧,但是,我真的很感激你的出现。

    我从来没有嫉妒过琉璃,尽管偶尔会感到一丝黯然,但更多的是庆幸,庆幸她把你带到我的面前。

    你为这部电影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其实你本不必如此的。

    失败亏掉几千万,对你的影响应该不大,而上亿的投资,如果你愿意,可以猎取任何一位顶级女星。

    你却亲自上阵,不眠不休的改剧本,数易其稿,又请来如此强悍的阵容与我搭戏。

    我真的撑得起来你要拍出一部经典的野心么?

    有时候,我会这样问自己。

    下一刻,我便会甩甩头,放空大脑,继续流汗。

    我有必须做到最好的理由和决心,一半为我,一半为你。

    现在,于我而言,《魔女》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红起来的机会,她更像是一个梦,由你的雄心壮志和我的憧憬幻想而构成。

    很荣幸成为你的朋友、下属、伙伴和女主角,你太好了,好到让我不敢当面和你说这些。

    我甚至有一种预感——10年之后,你会是全球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男神。

    尽管我隐约的意识到,你似乎并不是那么绝对的忠诚于刘璃……但是,至少你足够忠于自己。

    这是唯一一件时常令我感到惶恐的事。

    不管怎么样,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里和和美美,甜甜蜜蜜,更深刻更坚定的爱着彼此。

    最后,新年快乐。

    谢谢你看我废话这么多,谢谢。”

    沉默好久,汪言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

    真是一个内心纤细的小公举啊……

    但她又是如此的坚强……

    可怜,可敬,可爱。

    果然,能够走到一起的人必然有相似之处,刘璃的闺蜜圈,堪称是帝舞的上限了。

    所以……可惜了。

    想了又想,汪言只回复了一句话。

    “我们一起努力,结束时,你会发现,那不是梦。”

    没有“新年快乐”,因为汪制片决定,等到《魔女》开庆功宴时,再祝她圆梦快乐。

    ……

    没等回过神来,手机突然阿雷阿雷的叫起来。

    低头一看,娜吾。

    再看时间,12点过5分了。

    好么,感情是等不及,主动来骚扰了。

    收拾好心情,大少接起电话:“摩西摩西?”

    听到汪言还在皮,娜吾委屈巴拉的喊起来:“狗子你不仗义!等你辣么久,既没有短信又没有电话,气死我啦!

    中秋时你至少还知道群发一下祝福,虽然是偷我的吧……

    现在倒好,敷衍都没啦!

    说,你是不是群发短信,然后把我漏掉啦?!”

    汪言脑海里第一个想法居然是——

    看来假期吃的挺好,中气十足,难道西疆也有煎饼卷大葱?

    笑了一阵儿,才开口逗弄她。

    “其实吧,我早就准备要给你打电话了,但是呢,又很犯愁一件事……”

    “什么事?!”

    娜吾的声音立即紧张起来,汪言都能脑补出来她缩着脖子耸着肩膀把熊挤出深沟的样子。

    “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啊……”

    影帝汪情真意切的叹了口气。

    “哎呀你快说啊!急死个人!”

    娜吾又急又躁,听起来居然有点媛媛姐的虎劲儿,不再那么蠢萌了。

    “你来吧,我受得住!”

    “那你准备好啊……”

    汪言憋着笑,深深吸一口气:“经过我和副导演的慎重研究,感觉吃煎饼的戏似乎有点串味儿,所以决定取消……”

    “啥?!”

    娜吾炸了毛似的,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

    紧接着,至少有5秒没说话。

    咦?

    打击太大,懵啦?

    汪言正纳闷着,手机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死狗子,我和你拼啦!”

    哎嘛!

    汪言捂住脑门,感觉里面嗡嗡的疼。

    娜吾却开了机关枪,乌拉乌拉的。

    “我啃了那么久的煎饼,浑身都是葱味儿,艳遇没了,小哥哥没了,以前喊我女神的学长都躲着我走……结果你居然要删我的戏?!

    你没良心!你骗我!你伤害我的感情!你……”

    汪言笑得直打跌,正在那儿猛锤床板呢,手机里突然传来一阵粗犷、凛冽、愤怒的咆哮。

    “小崽子!你在哪?!我要把你拆了喂藏獒!是男人就把地址报上来,我马上……”

    “哎呀,爸!你瞎掺和什么啊?手机给我!”

    “热依娜吾,你不要护着他!我……”

    “晕死了!不是你想的那回事!那是我闺蜜的男朋友!”

    “什么?!有女人还敢睡你?!他在哪?!我要把他那玩意剁下来喂秃鹫!”

    大少胯下一凉,手机都拿不住了,啪叽一下掉到床上。

    娜吾,老丈……老叔这么凶残的么?

    介样子,以后我还怎么欺负你啊?

    “哎,汪汪,回京再聊啊!那什么,戏不能删,拜拜!”

    娜吾在汪言挂断之前,主动挂断,嗯,是个有良心的。

    就是亲爹这暴脾气太难搞,想想都有点发憷。

    大少心有余悸好一会儿,突然一愣。

    诶?!

    等会儿!

    我干什么了?

    我汪言行的直坐的正,海派仗义广交好友……

    为什么要怕她爹?

    一激动,当时就想重新给她拨回去,问老叔一句:“我叫你一声爸爸,你可敢答应?”

    想了想,我辈修士好像有句名言,叫做“不作就不会死”。

    于是遵从心的意愿,消消停停的收好手机,出了卧室。

    心情不好,找狗蛋玩去!

    一个稀碎的大年夜,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去了……嗯,些许小风浪,算什么波澜!

    若有一日,娜吾爸爸真的找上门来……

    算了算了,大过年的,想点开心的事儿吧……

    看到狗蛋想跑,结果被张瑶一把扽住,大少马上就开心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