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一帘风月娴 > 第180章 自己做主

第180章 自己做主

作者:李相思
    听见大勇关门走远的声音。

    苏娴便手脚并用爬起来,动作别提多敏捷了。

    哪里还有之前伤得惨不忍睹、翻身都不便的模样?

    不过,她还是小心地保持动作缓慢,不至于牵动伤口。

    她将桌上大勇留下的草稿纸都拿起来仔细看。

    这些草稿纸,的确是她练字的那些。

    可她早已经丢掉了。

    又是什么人捡回来,送到十九叔跟前去的?

    想必,也与那个一直黑衣人阿笑派在暗中监视她的眼线,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说不定,这两件事,就是同一个人指使、同一个人完成的。

    可那个黑衣人图啥呀!

    她真能使什么美人计啊?对十九叔?

    使他个大头的美人计啊。

    他设计让她来模仿长公主的字迹,不过就是想扰乱十九叔罢了。

    而此次调换祭文的事件,分明还有别人从中作梗。

    她都想将那个黑衣人揪出来,让他要杀要剐直接给个痛快算了。

    这么温水煮青蛙,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啊?

    解药解药她做不出来。

    人,人她也找不着。

    陈大叔、陈大婶儿,至今下落不明。

    府里之前的那个厨娘陈大娘,她的丈夫也还没找着。

    就连那个约她子时后门见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那个上门认亲的李稳也莫名其妙被杀了。

    自打她回京,便哪儿哪儿都是谜团。

    可她却是一个都解不开。

    早知道如此,她还不如就在药王谷里待着,也别报什么劳什子的仇了。

    丢人。

    ……

    苏娴将自己抛在床上,仰躺望着帐顶,心中又是惆怅,又是无奈。

    但她躺了一会儿,又想起来,她如今可是伤员。

    若是被别人看见她这么仰躺着,不就穿帮了。

    于是,又钻进去被窝里,继续那个别扭的姿势趴着。

    大勇叔打她的时候,她垫了东西在里面。伤的并不重。

    宛儿说她皮开肉绽,也只是夸张的说法。

    她用的药,又是师父他老人家给的上好外伤药,再严重的外伤,抹上去三两日,也就去腐生肌了。

    她这点皮外小伤根本不在话下。

    宛儿给她上了药,她趴两个时辰,红肿便都消了,如今基本上已经不疼了。

    但是这戏,还是要演下去的。

    这两日,苏娴在房中休养。

    黑衣人阿笑的纸条倒是不曾出现过了。

    却是收到了一张,来自安国侯府的请柬。

    安国侯之所以称为安国侯,那是因为其祖上对江山社稷是有大功的。

    昔年先帝的父皇在位时,南方水患,当地官员不思救民于水火,反而拿着朝廷下拨的赈灾款,大鱼大肉,肆意挥霍,不顾百姓死活。

    百姓为活命奋起反抗,当地那些黑心官员担心事情闹大,自己的丧德败行之举败露,勾结当地的那些恶霸地痞,竟活活将无辜百姓打死。

    民愤四起,那个别黑心官员担心事情闹的更大,便又谎称是百姓抢夺粮车粮仓,请求朝廷派兵镇压。

    当地百姓一听说朝廷不给活路,便引起了暴乱。

    那时候,被派去镇压暴乱的,便是后来的第一代安国侯。

    当然,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安国侯。

    那个时候,他还是正五品下的宁远将军。

    奉命镇压暴乱。

    可他领着两万大军到那儿便发觉了不对劲了。

    当地百姓生活困苦,饥民遍地,民不聊生。他所到之处,所见所闻,百姓口中所言,都是如何如何才能求口饭吃,求朝廷给他们一条生路。

    哪里叛逆之徒?

    可当地的黑心官员却振振有词,面对安国侯的质问,反而理直气壮。

    安国侯索性与他当面摆出证据,揭破其真面目。

    没曾想,那一府长官,见真相揭露瞒不下去了,竟然恶从胆边生,扬言要府兵将安国侯斩杀在府中,还要就地埋尸。

    原来,这一府长官心地极恶极黑,早就在酒水饭菜之中下了毒,企图将安国侯毒杀于此。

    幸好安国侯智慧过人,早有防备,这才没有中了歹人的圈套。

    而且,安国侯的人马也早已在外面等候,摔杯为号,他们便冲了进来。

    那黑心穷凶极恶的一府长官被收押入牢。

    人赃并获。

    安国侯又向朝廷上书,陈民情,赈灾民。

    解民之所苦,救民于水火。

    一场暴乱最终消弭于无形。

    当年的陛下言道民,国之本也。卿安之民,便如安国。

    于是,当年的正五品下的宁远将军获封安国侯,世袭罔替。

    传至今,已经是第三代安国侯了。

    如今要过寿的这位,安国侯府老夫人,是十九叔娘亲的姨表姐妹,也就是他的姨母。

    十九叔的娘亲在他父亲殉国之前就病逝了,上将军在战场上,连妻子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据说,上将军在最后一战前,才收到的家书,得知爱妻香消玉殒的消息。

    后来十九叔父母双双去世,在被父皇认为义子、带入宫里交由母后抚养之前,还由他这位嫁入安国侯府的表姨母照看了一段时间。

    过去她也曾与十九叔一起去拜望过的。

    只是没想到,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面么?

    苏娴不方便出面,便让宛儿代为问严谨,这安国侯府老夫人的寿宴,她是去,还是不去?

    宛儿去问了,回来说将军的意思是,她自己做主。

    她自己做主?

    那不就是,没得商量的意思么?

    十九叔的脾气她可太清楚了。

    他们打小就是一起长大的,他什么人她还不知道么?

    安国侯府老夫人的寿宴,他自己肯定会去的。

    往年不去那是往年,今年却是大不同。

    他,大抵会想出去露露脸的。

    思及此,苏娴便对宛儿说道,“那你帮我去跟将军说,那日,我一定一同前去。”

    “哦。”宛儿冷淡地应了一声,便往外走。

    但又忍不住边走边嘀咕道“整日里在这里跑腿打杂,何时是个头儿啊?”

    “还不如去那大司徒府,端茶倒水都比在这里伺候一个下人强。”

    她虽然是嘀咕在嘴里的。

    苏娴却是听得清楚分明。

    原来,是嫌她这里没有好处啊。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