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武侠修真 > 修仙我有强化炉 > 第五十一章 量力而行

第五十一章 量力而行

作者:懒牛头
    夺舍多情道人的这名魔修,曾有一次斩杀鬼炼门少主夺得幽冥鬼典的机会。可是,毁在了多情道人的手里。

    那一日,在她的追杀下,鬼炼门少主连续施展血影遁,眼看要油尽灯枯,多情道人突然出现,拦住了她的去路。

    一番打斗,她被多情道人生擒,受尽了侮辱折磨,修为被废,身躯残破不堪。

    足有半月之久,她才找到机会,趁多情道人不备时,夺舍了他的身体。

    逃脱牢笼,她急匆匆去寻找鬼炼门少主,最终在沭山发现踪迹。可是,当时她修为大减,一件法宝未放,便被鬼婴偷袭重伤,只能无奈退走。等到伤势尽复,再回沭山,却不想沭山已一片狼藉,周英不知所踪。

    周英留在鬼婴身上的神识印记已经消失了,夺舍多情道人的这名女魔修知道这代表着什么,鬼炼门少主陨落了,幽冥鬼典人间蒸发。

    “可恨!可恨!可恨!!”

    声声咆哮犹在耳畔,陈朗两人见那多情道人打出一道道法术,树木枯萎,石头融化,犹如实质的毒雾笼罩沭山,有鸟飞过,登时丧命。

    此毒甚是猛烈。

    姚明月从多情道人施展的法术看出了这魔修的来历。

    毒圣门。

    “师叔,我们该如何?要前往沭山吗?”

    “不必去了。”陈朗注视着状若疯狂的多情道人,说道,“由他去吧。”

    “这样吗?”姚明月情绪有些低落,她挺想见到陈朗大杀四方的傲岸之姿。

    陈朗拍了拍姚明月的脑袋,道“他不知道幽冥鬼典在我的身上,更不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既然没有威胁,何必要跟他打生打死?”

    “可他是魔修啊,我们正道人士就该惩奸除恶,不放过任何一个魔修才对啊。”

    “惩奸除恶也要量力而为,若是风险太大,何必去趟浑水?”

    陈朗冷淡的语气让姚明月更加情绪低落了,她这位师叔明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连紫阳剑派弟子都敢杀,为什么偏偏怕一个魔修?

    “他找到鬼婴的尸身了。”陈朗的声音惊醒胡思乱想的姚明月。

    多情道人手里抓着一个婴儿,青紫的身体画满了符咒。

    姚明月的泪顿时下来了,哽咽道“到了这魔修的手,他更无法解脱了。”

    面有疲惫之色的陈朗散去神识,碗里的多情道人消失不见,他快到极限了。

    “师叔,我们去救他,好不好?”姚明月泪流满面。

    陈朗轻轻摇头,道“我没有必胜的把握,风险太大。”

    “难道你就不能冒险一次吗?”姚明月气愤地大喊,“你为什么要做缩头乌龟?!”

    陈朗不是个头脑容易发热的人,姚明月的话当然激怒不了他,他神色平静地说道“没有足够的利益,我觉得没有冒险的必要。

    如果那魔修实力一般,我当然乐意出手。

    问题是与他交手,我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坏人!”姚明月生气极了,“如果你不愿意去,那我就自己去!!”

    说着,姚明月就往山下走。

    陈朗见此情形,不禁哑然失笑,说道“如果你想用这种办法逼我出手,趁早死心,你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是威胁不到我的。

    你的任性只会害了你爹,你想看到他被毒雾化成一滩水?”

    姚明月身形顿住,她脸色铁青,狠狠跺脚,“我恨你!!”

    说完,化为一抹遁光飞向山顶。

    “年轻人啊……”陈朗感慨一句,将碗里的血水泼掉,他虽有许多极品法器,但他不认为自己筑基之内无敌。对上筑基巅峰修士,就算能取胜,估计也是重伤惨胜,万一被多情道人逃脱,那事情就大条了。

    一旦知晓幽冥鬼典在他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容易超出自己掌控的事情,陈朗是不会轻易去做的。

    ……

    又是半个月过去,陈朗终于动身前往坊市,跟他同行的还有姚海平。

    这次坊市之行,陈朗先打算熟悉熟悉坊市,再考虑其他,因此,拉上了姚海平,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得到讲解。

    两道遁光不疾不徐飞向承平城,张姓老者的蝙蝠傀儡成了陈朗的坐骑,姚海平则依然骑着白鹤小蓝。

    “陈师弟,你最近是不是跟月儿闹了什么别扭?

    如果是以前,她早缠着我要同来坊市,今日竟然无动于衷。”想要姚明月的纠缠,姚海平的脸上的表情就多了几分苦恼。

    陈朗也不隐瞒,道“姚师兄观察的真够仔细,原来你都看出来了。”

    姚海平笑了笑,道“不知你们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什么,就是我们在某件事上有了点分歧,她感到不开心了。”

    “某件事?什么事?”姚海平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

    陈朗轻描淡写地说道“明月一定要我找某个人拼命,我不愿意,她就不愿搭理我了。”

    “找人拼命?”姚海平怒道,“这丫头太胡闹了!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陈朗摆摆手,道“师兄不必如此,明月也是出于善心,她没有做错什么,如果不是你问起,我是不打算说的。

    如今事情说开了,你就不会觉得明月在我这里受了什么委屈了吧?”

    姚海平干笑起来,“师弟说的哪里话,我哪有那么去想……”

    “承平城到了,师兄说的散修坊市在哪里?”陈朗岔开话题。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姚海平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回道“坊市就在承平城内。”

    在城外降落,陈朗两人信步走进城内,街道上人来人往,挑着扁担的小贩吱呀吱呀地从身边经过,卖首饰的摊主跟几个颇有姿色的丫鬟讨价还价,铁匠铺的铁匠抡动大锤,砸出一片又一片绚烂火星,打铁声都淹没在喧闹的人潮之中了。

    世俗界的市井之气让陈朗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让开!快让开!都给我让开!!”

    一个纨绔子弟骑马在街上胡乱冲撞,行人慌乱躲闪,一片鸡飞狗跳。

    陈朗饶有兴趣地看着那纨绔子弟的马被一魁梧大汉强行抱住,两人冲突大起,最后以纨绔子弟被揍得鼻青脸肿,撂下狠话狼狈逃走结束。

    这些常在影视剧里出现的场景陈朗看得津津有味,置身于此,才让人觉得真正来到了这个世界。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