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201回

第201回

作者:竹子米
    傍晚,罗青羽换上最爱的袒领半臂襦裙,肩绕披帛,恰好合身稍微有些紧贴,服色艳丽,极具丰满之美。

    家长不在她才会这么穿,怕长辈们看见辣眼睛。

    下午时分,爸妈打电话回来告知,他们已经到达第一个目的地。而她也告诉他们近期要经常闭关练功,非急事勿扰,同时发布在朋友圈不再逐一通知。

    从窑里取出烤好的几块硬邦邦的面包,香气浓郁,有一股独特的接地气的烟火味。

    她喜欢烟熏的味道,无论火腿或者面包,尤其喜欢以前外公煮的带有一丝烟熏味道的稀粥。在城里她煮不出这个味道,回到这里烧柴火偶尔才煮出一锅。

    老妈曾经取笑她这是柴火的味道,她没有反驳,不管是什么味道,偶尔能尝到就不错了。

    关好院门,亮着庭院的石灯,让大雷、大奔看好家。虽然三只小猫最近根本不想出来,外边太冷了,她仍然打开前厅的一扇窗户,让几只小猫自由出入。

    然后,她右手拎起装着小音箱、手机的竹篮子,左手端着一个叠放着面包和一大杯冰镇牛油果葡萄果汁的木托盘,施施然地从自己的房间进入丹炉山。

    进入悬崖边的大牌坊,独自慢悠悠沿着崖边的阶梯上山。这里长期无风无雪,寂然无声,使人心神宁静。

    很快,她终于来到炼丹室,放下一切设备,再到外边把药草抱进来。

    上次扔进来的草药早就洗干净,并将之一堆堆搬进炼丹室放好。那里的温度比别处略高,既能烘干草药又不会破坏其药性,便于收藏。

    五行丹的药草不必烘干,趁新鲜扔进炉里最合适。

    而她第一炉要炼的,还是五行丹,其次是续骨丹,回心丹,和醒元丹。现在她一坐便是几个小时,有音乐和面包、果汁的陪伴,山里的日子不再寂寞如斯。

    每炼成一炉,药炉便要歇一日,她趁机去10吨的炼丹室练习掀鼎盖。偶尔去20吨鼎盖的那间室碰碰运气,然后碰了一鼻子灰离开丹炉山。

    20吨炉鼎盖,果真不是凡人能够掀起的,她的复元丹与辟谷丹估计这辈子是没希望看一眼了。

    就这样,次日凌晨,罗青羽从丹炉山出来,先开手机接收众人信息。然后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等待第二次炼丹日的到来。

    不炼丹的日子她没闲着,由于她写得一手好字,老妈吩咐,让她把一、二楼的药柜全部改写金漆字,那样更加精美正规。

    铜粉,亦称金粉;铝粉,亦称银粉,全部买回来了,她随时可以开工。

    在药室里,罗青羽按照老妈写的说明做。调好金漆,将之搁在半窗前的长桌上,擦掉老妈以前用贴纸写的药材名,自己用金漆小心翼翼地把药名写上去。

    写得一手好字,除了给外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自己写着看着也赏心悦目。

    山中的岁月枯燥漫长,无人喝彩,无人欣赏,只有她和几只小毛孩轻松怡然过着慢节奏的生活。

    有一日,大谷庄来了一辆面包车,停在谷家大宅的门口。车里走出一个男人和三个小孩,其中两个是年约十一二岁的双胞胎。

    男子在大宅前敲了好久的门,无人应答;他用手机打了几次电话,每次都是人工回复机主已关机。

    他一气之下,叮嘱俩双胞胎儿子照顾好妹妹,然后自己上车扬长而去。

    不久,村里人发现谷家大宅门前蹲着三个小孩,有人问他们找谁,他们说找谷宁姨妈。村民们说谷宁不在,让孩子们给父母打电话接回去。

    结果孩子不吱声了,三个孩子搂抱在一起继续蹲门口。

    村民无奈,给枯木岭的座机打电话,谁知一直没人听。接着找村长问谷宁的手机号打了,谷宁一听便知是谁的套路,让大家直接报警说有人遗弃孩子。

    谷宁猜的没错,这出戏正是谷婉婷前夫的套路,他见孩子妈离开几天了一直不回去干家务带孩子赚钱,生气了,阻止孩子上学好教前妻心慌逼她回去。

    等接到警察的电话,谷婉婷的前夫既生气又害怕,怕遗弃罪要坐牢,便说是孩子妈扔下孩子跟男人跑了,让警方派人捉她回来。

    警方白他一眼,上网查到谷婉婷的电话,问明情况。

    “我们已经离婚,我净身出户,正在其他城市找工作。三个孩子全部归他,这是离婚的时候说好的,我没有经济来源,孩子跟着我是要做乞丐吗?”谷婉婷对警方说,

    “如果他坚持,请将我俩一起起诉,由fa yuan判决孩子跟谁。”

    若要她现在回去领孩子,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在新单位刚入职,不方便请假。若警方强硬要求她回去,那么她日后领着孩子蹲在派出所门口讨饭吃。

    或者她坐牢,让警方帮她养孩子,并声称这就是男方的意图。因为男方有家有室,有父母兄弟帮衬,孩子留在他家是最好的选择。

    警方:“……”

    清官难断家务事,警方斥责男方行事偏激,责令他马上把孩子带回去,不得因夫妻纠纷耽误孩子的九年义务教育。如若再犯,警方会以涉嫌遗弃罪逮捕他。

    男方虽然相当气愤,面对态度严厉的执法人员,他认怂,认错态度良好,带着孩子们离开派出所。

    回到自己的车上,他越想越气,开始告诉孩子们,说他们的妈妈跟男人跑了,不要他们了,以后见了她不许喊妈……

    这种别人家的事,罗青羽一无所知。

    今天,又是一个停止炼丹日,她在药室一边看药书,一边脚踩药辗子。有些药材要辗碎才能放回药柜里,顺便翻阅从丹炉山里抄出来的各种丹药配方。

    药室的半窗敞开着,就像打开半边墙壁,寒风呼呼地吹进来,甚舒爽。几只小猫想过来陪她玩,结果被冻得直哆嗦赶紧跑回后方客厅的窝里猫着取暖。

    这栋屋分前后厅,前厅的门和药室的窗开着,寒风凛冽。而后厅关门闭窗,前边的寒风吹不到这里,与前厅相比,这里简直不要太温暖,猫咪们很满足。

    自从家中长辈离开后,屋里一直没开暖气,家中的小动物全靠一身正气过冬。女主人?她有炙云扇护身,身冷心暖,日日经历着冰火两重天的美好煎熬。

    正因为这样,虽然家里开暖气不怕浪费电,她依旧没开。

    大雷大奔不愧是受过特训的犬种,即使天气寒冷刺骨,它们依旧无惧无畏,淡定地出去巡山。巡完之后,一前一后慢悠悠地迈进敞开的院门回到她的身边。

    大雷趴在门边闭目养神,大奔则好奇地看着她踩药辗子,毛茸茸的狗头一脸茫然随着她的脚左右左右地摆动。7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