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最佳女胥林羽 > 第235章 捆绑销售

第235章 捆绑销售

作者:林羽江颜
    “你说什么?!”

    刘芹面色陡然一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以林羽的身份并不敢跟自己说这种话。

    “我说。”

    林羽音量提高了几分,“您这车档次太低,我们就不坐了!”

    刘芹顿时勃然大怒,尤其是当着妇产科主任的面儿,林羽竟然敢如此羞辱自己,她心头的怒火喷薄而出,指着林羽叱骂道:“你一个坐出租车的乞丐也敢嫌我这车不好?!”

    “就是,小屁孩小小年纪说话就如此狂妄,简直是不知好歹!”

    妇产科主任也跟着沉声呵斥了一句。

    “我不知道您哪来的优越感,坐出租车的就都是乞丐?谁说的?说实话,我就算坐出租车,也不会坐您的车,因为起码出租车里的气味没这么难闻!”

    林羽皱着眉头在鼻子前面扇了扇,对于刘芹的刻薄和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他是打心眼里反感。

    刘芹气的神情都扭曲了,指着江颜骂道:“江颜,你这是找的个什么东西,没钱不说,净会吹牛,一点教养都没有!”

    “就是,乡下来的人果然素质不行。”妇科主任也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她和刘芹都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天生带有一股强大的优越感,在她俩眼中,只要除了京城以外的人,都是乡巴佬。

    江颜赶紧拽了林羽一把,示意他少说两句。

    “我承认我素质不行,但是比你们两个稍微强一点。”林羽毫不生气的笑了笑。

    “你……”

    “行了,刘主任,别跟他废话了,跟一个土包子争论,我们不是自降身价吗?我还急着回去呢,咱快走吧,别妨碍人家打出租车。”

    刘芹刚要说话,妇产科主任立马劝了她一句,特地加重了“打出租车”几个字眼。

    “小乡巴佬,你就等吧,看你什么时候打上车!”

    刘芹狠狠的剜了林羽和江颜一眼,接着一踩油门,窜了出去。

    “走,颜姐,咱追她们去。”林羽拽着江颜快速的上了车。

    “哎呀,你怎么跟个小孩似得,跟她们计较什么啊。”江颜无奈的说了声。

    “她们瞧不起我可以,欺负你就不行!”

    林羽深知人善被人欺的道理,做人不能太高调,但是有时候也不能太低调。

    他拽着江颜上车后,立马开着车冲刘芹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虽然他的技术不怎么样,但是好在现在路上车少,以法拉利的速度,很快便追上了刘芹她们。

    “刘主任,您这车开的也太慢了吧?跟乌龟爬似得!”

    林羽将速度降下来,与刘芹的车并驾齐驱,用力的按了下喇叭。

    刘芹和妇产科主任转头一看,看到是林羽和他的法拉利后,脸色瞬间一变,宛如吞了一大口苍蝇般难看,话都说不出来了,心里满是的震惊,这乡巴佬怎么可能开得起这么好的车?!

    “刘主任,你们慢慢开,我们先走了,拜拜!”

    林羽颇有些欠打的冲刘芹挥了挥手,接着一个加速,“轰”的窜了出去,留给刘芹他们一个背影。

    “太嚣张了!真的是太嚣张了!”

    刘芹气的鼻子都歪了,恨声道:“吴主任,你看到了没,这就是乡下人的素质!就因为我昨天说了江颜几句,他今天竟然特地租了辆跑车来气我,你说这是什么东西!”

    “行了,刘主任,没必要跟这种小瘪三置气,他老婆在你手底下呢,你想玩死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妇产科主任急忙劝了她一句,“再说,你刚刚被副院长举荐到‘精英人才培养计划’,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中颇有种酸溜溜的感觉,对于刘芹突然被举荐进了“精英人才培养计划”,她感到十分不解,也十分嫉妒。

    刘芹一听这话顿时心情畅快了起来,也懒得跟江颜和林羽置气了,毕竟从这点上来说,她还得感谢江颜呢,笑呵呵的说道:“吴主任,别灰心,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很快也会进去的。”

    吴主任很隐蔽的翻了个白眼,再没说话。

    “你干嘛啊,你倒是出气了,我可是倒霉了。”回家后,江颜冲林羽嗔怪了一句。

    不过她也觉得心里十分的舒坦,这几日一直受刘芹的欺负,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尤其是想起刚才刘芹气到变形的脸,她就忍不住想笑。

    “怕她干什么,医院又不是她们家开的,你没犯错,她说撵你就撵你?”林羽毫不客气的说道。

    “行了,以后还是低调点吧,你以为这里还是清海啊。”江颜轻轻地拿手拍了他一下。

    第二天一早,林羽便跟沈玉轩送周辰去了飞机场。

    “周辰,早点过来,我们都等你呢。”沈玉轩拿拳头捅了周辰的胸口一下,颇有种“遍插茱萸少一人”的伤感。

    “放心,我一定回来的。”周辰笑着跟两人担保了一句。

    送走周辰后,林羽和沈玉轩就在市区逛了起来,林羽想再找找,看看有没有更合适开医馆的铺面。

    虽然何瑾祺帮他找的两处店面都十分不错,但是开医馆的话,不是特别合适,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这家店干什么的啊,怎么这么多人啊?”

    逛到一条市区比较繁华的街道后,沈玉轩突然指着前面好奇的问了一句。

    林羽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一家店铺前站满了人,分成三列,似乎在排队等候,周围还聚有不少看热闹的路人。

    林羽看到这家店铺的位置和门面,顿时眼前一亮,以这个门店所处的位置,不管是从商业角度还是风水角度来看,都非常适合开医馆,而且店铺门面宽敞明亮,面积也足够的大,门前停车过人都十分的方便。

    “走,过去看看!”

    林羽拽着沈玉轩快速的朝着店铺方向走了过去,因为店铺的门头被路边的绿化树挡住了,所以他也好奇这到底是一家什么店铺。

    等走到跟前,看清店铺的门头后,林羽猛然一怔。

    只见门头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千植堂。

    林羽不禁摇头苦笑了一下,怪不得自己感觉这个门店非常适合开医馆呢,原来人家早已经开起来了,可惜了。

    “也是家医馆?怪不得这么多人呢,原来在搞义诊呢!”沈玉轩兴冲冲的说道,“家荣,你的同行,走,过去看看。”

    他跟沈玉轩好奇的凑了过去看热闹,只见千植堂门口两侧摆放着两个立牌,上面写着“圣手神医万士龄免费义诊”的字样。

    林羽和沈玉轩走上台阶,往里望了望,只见千植堂的大厅很大,里面的实木诊桌上坐着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长相颇有些威严,胡子留到前胸,正凝眉替桌前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把着脉。

    周围几个医师模样的人要么在抓药,要么催促着病人排好队。

    “你这个病属于肺风,我给你开两个方子,回去照方子喝三个月,便能痊愈。”万士龄一边说话一便写好了两个方子,嘱咐道:“第一个方子用于祛病消症,喝一个月,症状基本缓解,第二个方子用以固本去根,喝两个月,永不再犯。”

    “三……三个月?”男子有些结巴道,“是不是喝的太久了?”

    “久?!”万士龄眉头一皱,沉声道,“你这个病是五年的顽疾,病情会逐年加重,换做别人给你诊治,别说三个月,就是三年,三十年,也治不好!”

    “你他妈什么意思?怀疑我爷爷的医术?!免费给你看病还这么多毛病,不看抓紧滚!”

    万士龄旁边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满脸寒霜的呵斥了看病男子一番。

    “我不是怀疑万神医的医术,只是……只是你们家的药太贵了,让我吃这么久,我抓不起啊……”

    年轻男子满脸苦色的说道,千植堂的药材是出了名的贵,其他的药行、医馆都是正常的市场价格,但是千植堂的药价却比市场价足足高了三倍!

    万士龄医术高超,诊费昂贵,他们认了,但是药价比别家高这么多,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不过因为万士龄上头有人,物价局和食药监督局根本都不管,所以当地的病人都害怕在他家抓药。

    “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万士龄咧嘴笑了笑,“你嫌我们医馆的药贵,可以去别的医馆抓药啊,我们又没有强买强卖。”

    “真的?!”

    中年男子面色一喜,忙不迭连连给万士龄点头道谢,“多谢万神医,多谢万神医……”

    “方子留下。”

    万士龄不紧不慢的用手指敲了敲诊桌的桌面。

    中年男子心里咯噔一下,脸上苦不堪言,他要的就是这个方子,他要是把方子留下,那还抓个屁啊。

    “万神医,要不这样吧,您诊费多少,我付钱给您……”中年男子满脸恳切道。

    虽然万士龄的诊费高,但是跟千植堂三个月的药费比,还是要少的多。

    “今天是义诊,不收钱。”万士龄笑呵呵的指了指门口的牌子,“老朽不图名利,纯粹为了积攒功德。”

    “你到底抓不抓,不抓赶紧滚!”万士龄孙子不耐烦地喊了中年男子一声。

    “就是,我们都还等着看病呢!”

    “不看赶紧滚蛋!”

    “快点吧,我们赶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来的!”

    后面排队的众人也不由埋怨了起来,很多人都是得到消息,从外地特地赶过来找万士龄看病的,并不理解中年男子心头的苦衷,迫不及待的催促了起来。

    中年男子咬咬牙,最后还是无奈道:“抓!”

    林羽看到这一幕不由冷笑了一声,接着低声感慨道:“好一个不图名利啊,京城万士龄,果然名不虚传。”

    他早就听说万士龄医德不好,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万士龄的医术确实很高超,对于中年男子的诊治也十分准确,林羽也从面色上判断出中年男子着实是肺风,而且是陈年顽疾,这种病虽难治,但也并不像万士龄说的那么夸张,只要方子对症,最多一个月便能痊愈。

    所以他猜测万士龄第一个方子应该是用以治病消症的,但是第二个方子纯粹是为了坑人钱财的,开的多半是滋补类的药方。

    虽然这种滋补类的药不会喝出人命,但是对身体健康的人而言也无益,而且以千植堂的药价,可能会将中年男子这种工薪阶级多年的积蓄喝到所剩无几。

    显然万士龄是在搞捆绑销售这一套,义诊不过是个幌子,本质是为了卖药。

    “你们干什么的?看病去后面排队去!”

    万士龄孙子若有若无的听到了林羽的不满,皱着眉头冲他呵斥了一句。

    “我们不看病。”沈玉轩摇摇头。

    “不看病就滚蛋!别堵着我们家门口!”万士龄孙子恼怒的骂了一声,宛如打发叫花子般冲林羽和沈玉轩招了招手。给力小说ap“xwu799ap“微信公众号,看!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