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秦时大BOSS > 206、女王女王

206、女王女王

作者:蛋二鸡下
    “假设我落空了明白,请接洽协会的人将我的刻印取出并交予凛。,”

    远坂时臣徐徐说:“另外,现在间桐之翁已逝,间桐家名不副实,已经不可以给樱供应呵护了。辣么,就让他们把樱还回归。”

    “如果我能在世回去的话,我就会给艾德菲尔特家写信,请求他们收留凛和樱。我会把信放在我的枕头底下,假设哪天您得悉了我的死讯,请务必替我发出这封信。”

    井井有条的,远坂时臣安排着自己的身后事。

    虽然比起适才,时臣虚弱的已经加倍厉害。但现在的他却已重拾那份往日的文雅。

    “最后,nr。我以sr的身份,向你发出最后的号令”

    远坂时臣仰面最后望了一眼黑色的“孔”,然后逐步闭上了眼睛,低声说。

    “nr,粉碎它以最强的一击,粉碎它吧。”

    “如您所愿。”

    轻快的,nr应许道。

    下一刻,无比绚烂、无比俏丽的火焰,在nr身上涨起。

    嘎吱嘎吱的,和皮肤连在一起的金色铠甲的碎片就从迦尔纳身上逐一剥落下来。鲜血从里面滴答的排泄,不必看他的表情也可以感受到那巨大的难受。

    他手中的金色神n,已经完全转变了形状。

    那圣洁而华丽的表面,的确让人以为他适才用的巨n就像是玩偶一样。

    生怕惟有以轰鸣的雷光来铸造,才有大约造出那样的神物吧那把n的威容会让人天但然地产生如此的感叹。

    由于,那恰所以黄金之甲为代价所换来的弑神之n

    “只是惋惜,于他所商定的一战,看来要到下次能力完成了。”

    迦尔纳有些遗憾的感叹着。

    “那就下次再战吧,迦尔纳。”

    一个熟识却又目生的柔顺嗓音从迦尔纳身侧响起:“圣杯战斗完了。但无需遗憾,咱们还会晤面的。”

    时臣三人闻声登时转过甚来。

    那恰是从圆藏山脚下出来的嬴政和韦伯两人。在他们发现以前,天际之上的黑色太阳便以肉眼可见的速率开始关好,里面好似有什么东西冒死的挣扎着想要出来。

    “提及来,卫宫切嗣呢?他到哪里去了算了,无论了。”

    嬴政耸了耸肩,安全的走到迦尔纳的身边:“大英豪迦尔纳,到其时候你可不要违抗我的召唤啊。”

    “啊,必然不会。”

    现在迦尔纳便认出了嬴政的着实身份,他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轻声应答,将神n徐徐指向了天际。

    在那黑色太阳的正下方,隐约的白色微光逐渐亮起。

    天就要亮了。

    深山之中,大雪纷飞。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跪坐在床上,怔怔的望着白茫茫的窗外。突然她寝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

    她耳朵一动,登时直起小小的身体,兴奋的回过甚来。

    从门口排闼进来的,是一个看上去惟有十六七岁的少女。她披着紫色的厚巨大衣,犹如绸缎一样闪闪发光的金色长发盘在脑后。一副玳瑁眼镜与她古典的着装样式与最相配。

    虽然从眉眼间能看出她的年纪并不大,但她举手投足之间的谨严风度却会让人下明白的高估她的年纪。

    她还充公缩门,软糯的声音便从她身后传来。

    “特莉夏姐姐!特莉夏姐姐!”

    她赶快转过了身,看着小女孩兴奋的从窗户边上站了起来,从床上哒哒的往这边跑着,及肩的漂亮银色长发微微卷曲,在冬日灰色的阳光中闪烁着柔光。

    “大小姐!当心!”

    特莉夏登时将手头的文件袋放到门口的桌子上,顾不上连结自己的淑女形象,大跨步的三步走到了床边,一把就将跑到床边的小女孩抱在怀里。

    然后,她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奥尔加玛丽大人,如此也太凶险了!”

    为小奥尔加玛丽的调皮感应头疼,特莉夏菲洛兹学着自己老师的样子,像模像样的板起了脸:“记住不可以以在床边跑!如果一脚踩滑掉下来如何办!”

    “特莉夏姐姐会接住我的,对吧。”

    但奥尔加玛丽却只是扬起小脸,冲着特莉夏露出甜甜的微笑。

    金发的女魔术师盯着奥尔加玛丽那琥珀色的双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摒弃了对奥尔加玛丽的说教。

    她轻轻拥着自家领主的女儿坐在了床边,感受到奥尔加玛丽密切的自己身后,小脸从自己的肩膀上搭过来蹭着自己的下巴,一股夹杂着孩童专有奶香滋味和香草一样的发丝香气传到特莉夏的鼻尖。

    “特莉夏姐姐,来找爸爸吗。”

    “嗯,时钟塔出了大消息。必需关照领主大人一声。”

    特莉夏边说着,边向放在门口桌子上的档案袋伸出了右手。

    下一刻,薄薄的档案袋捏造浮了起来,在奥尔加玛丽惊异的眼神中向着两人飘了过来,被特莉夏轻轻捏在手中。,

    理论上来说,魔术是不可以任意在他人眼前发挥的。由于魔术的本质即是秘密,跟着打听的人越多,威力也会一致水平的分薄。

    但,奥尔加玛丽差别。

    奥尔加玛丽亚斯密雷特阿尼姆斯菲亚她恰是时钟塔天体科的领主、人理延续保证机构“迦勒底”的现任所长,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的女儿。

    虽然以前只和奥尔加玛丽见过几次面,但至今不到四岁的小女孩却最清楚的记住了自己的存在。特莉夏感伤着奥尔加玛丽的伶俐,笑眯眯的摸着她的小脑壳。

    看着奥尔加玛丽舒服的闭上眼睛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特莉夏老是板着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

    的确就像是小奶猫一样。

    不晓得领主大人需不必要给奥尔加玛丽找一个家庭西席什么的

    异想天开着,特莉夏手中的文件被小奥尔加玛丽伸手捏住一个角,奶声奶气的问:“特莉夏姐姐这是什么?”

    “这不是给你的,小东西。”

    特莉夏叹了口气,将文件放到边:“这是矿石科的领主,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大人的讣告。”

    “讣告?”

    奥尔加玛丽茫然的歪了歪头。特莉夏只是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表示不要再问。

    领主之死。

    何况,那位阿其波卢德师傅的死讯

    毫不浮夸的说,这的确是足以传到隐世的阿尼姆斯菲亚家耳朵中的大事务。特莉夏认为自己接到动静以后登时赶往老师这边绝非小题大做。

    现在时钟塔那儿已经乱作一片。获取了阿其波卢德的死讯,埃尔梅罗派登时堕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更不要提已经绝嗣的阿其波卢德一脉会有如何激烈的明白。

    更何况

    “失踪的达利乌斯大人,居然也发现在了圣杯战斗中。”

    特莉夏低语着,把自己的眼镜轻轻摘下,拿绸缎擦拭着。

    俏丽的光彩在她的瞳孔中闪灼着。

    在圣堂教会、阿尼姆斯菲亚和罗克斯罗特三方势力的影响之下,封印指定局对达利乌斯罗克斯罗特的封印指定已经减轻了力度。但在他高调的出没于冬木市以后,封印指定局哪怕只是碍于面子,也必需再次动作起来落空了肯尼斯的埃尔梅罗派系也急需一个靶子迷惑冤仇。曾经逃离魔术协会,并至少在明面上和协会分裂的达利乌斯即是最好的人选。

    特莉夏是极小批并不在迦勒底事情,却晓得“嬴政”即是达利乌斯的人。作为迦勒底的首席钻研员,达利乌斯的存在事关大局,这件事无论如何也必需和领主大人知会一声。

    “达利乌斯哥哥?”

    犹如树袋熊一样趴在特莉夏背上的银发n听到熟识的名字,眼珠子微微转了转。

    “嗯?有我的信?”

    叼着卷烟,留着橙色短发的女性闻言一怔,回过甚来:“等等,为什么是你比我先收到?”

    “由于闻到了阿风的滋味哟。”

    领有俏丽短发的金发少女笑眯眯的捏动手中的信来回蹒跚着:“于是即刻就变成了人类的样子呢。”

    “啧。达利乌斯那家伙的信吗”

    橙子咂了咂嘴,以玄妙的不爽的表情从少女手中接过了那封信。

    这个家伙,是自己的使魔贝奥。

    它是不必要在物资界连结巩固的触媒的全能的性命,换言之即是可以视环境变化自己的身体。

    在魔术平台来说,它是将灵魂物资化的高等性命。曾经是为了对于“那个人”而计划的利器。

    在那一战完以后,贝奥的存在对于橙子来说就已经落空了意思。

    但为了它自己的某一个目的,在橙子和它排除左券以后,她仍然是厚颜无耻的跟着橙子。

    “只要跟着橙子就能再会到他咯。”贝奥其时一脸天经地义的对橙子如此说。

    “提及来,你这形状是如何回事?”

    橙子叼着烟,伸手将信纸拆开,以巧妙的目光瞥视着贝奥:“为什么这次决定变成女孩子?你的审美又跑偏了吗?”

    “没有唷。我不以为变成人类会有什么甜头,但如果变成如此的话阿风会很高兴的吧。”

    笑眯眯的蹲在橙子眼前的金发少女有些兴奋的答道:“快拆开啦,橙子!我果然没猜错,只要跟着橙子就能再会到阿风呢。”

    “哈,别开玩笑了。达利乌斯那家伙可不是会为这种事情就高兴的人。”

    橙子不屑的讽刺着,边将像哈士奇一样强行凑过来的贝奥推开,边睁开了手中的信纸。

    橙子在拆开信封以后,却奇特的一个字都没有看到,只看到了一张白纸。

    在一张被折了四折的信纸的里面,安平稳稳夹着一张昨天采购的电冰箱的领収书。

    “嗯?”

    这是什么环境?

    即使是橙子,看到这没头没尾的一幕也有些茫然。

    “贝奥,你确定这是他发给我的信吗?”

    她皱着眉头低声说着,伸手夹住卷烟,把信纸和领収书划分凑到当前周密的调查着:“你有什么脉络吗?”

    从上面的尾款上可以看出,这台冰箱应该是来自观布子市某家电器商行。橙子隐约记得自己上周好像还路过那边来着。

    但那家伙没头没尾的寄一张发票过来想干啥?

    “没错唷,这的确是阿风的信。我绝对不会认错阿风的滋味的说。”

    蹲在橙子身边,金色短发的少女歪歪头,笑眯眯的说着:“如果我晓得是如何回事就不会把信交给橙子啦。”

    啧这蠢狗居然一点都不傻的吗。

    橙子咂了咂嘴,把毫无代价的白纸放到边,周密调查着这张电冰箱的领収书。在数秒以后,她终于查探到了一丝很玄妙的违和感。

    “这是”

    苍崎橙子挑了挑眉头,嘴角微微翘起:“啊呀,我清晰了。”

    橙子轻轻将自己的眼镜摘下,语气也蓦地间转变了。

    “你这么稀饭给我出难题啊,嬴政。”

    伴同着她的语言,微量的魔力被贯注手中的薄纸之中。

    下一刻,好像橙子的动作激活了什么东西一样,银灰色的蛛纹路从薄薄的领収书上突然亮起,顺着橙子的手指连续爬到了右手本领的位置才停了下来。

    “我只是以为,如果是学姐的话必然能解开的。”

    毫无先兆的,柔顺的声音从橙子身后传来。

    橙子回过甚来,发现自己身后背对着自己的沙发椅慢吞吞的转了过来。一个穿戴厚重的黑色风衣,看上去柔顺无害的少年正倚着靠背安平稳稳的坐在上面。

    看到橙子回过甚来,嬴政浅笑着招了招手:“很久不见,苍崎学姐。”

    “嗯。三个月不见了,嬴政。你失踪的这段日子跑哪里去了?”

    橙子伸手拄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俯视着嬴政深深吸了一口烟,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不会又跑到哪里沾花惹草去了吧?”

    “哎?喂,橙子!橙子!”

    贝奥看着橙子突然回过甚来对着空无一人,背对着她的沙发椅自顾自的说着什么让人留心的话,忍不住咣咣咣的拍着桌子:“你是不是中了幻术?这里什么人都没有啊?”

    “即是幻术没错啊。”

    橙子一脸不以为意,哄笑着金发的少女:“你必然不懂吧,贝奥。切当的来说,是属于影象驾驭范例的魔术,用我脑海中对于嬴政的印象构建出的即时幻象嗯,就结果来说,就相配于没有间隔限定的实时对话吧。只是贝奥你并无被达利乌斯复刻过,于是幻术也影响不到你。我说的没错吧,达利乌斯?”

    说到一半突然带上眼镜的橙子,语气突然温柔了下来。

    “如何如此!”

    “是如此没错。对星光体应用复刻魔术什么的饶了我吧。”

    无论贝奥的高声抗议,嬴政端着橙子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轻笑了一下:“你别陵暴贝奥了,”

    “如何说都不要紧,”橙子滑头的笑了笑,“嗯,反正贝奥也看不到你。我也是有没事稀饭说个悄悄的话这种水平的可爱的喔。”

    “好惊人的谎言!”

    虽然听不到嬴政在说什么,但只是听到橙子对着空气说的话,贝奥的耳朵便猛地抖了一下:“橙子哪有这么可爱!月亮听到都要吓得掉下来啦!”

    无视一旁龇牙咧嘴的贝奥,橙子摘下了眼睛,脸上的微笑顿时收敛了良多。

    随后,她便转过甚对嬴政问:“说正事吧,你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

    “嗯。有三件事要跟苍崎学姐说一下。”

    嬴政微浅笑着,放动手中的咖啡杯,十指交叉轻轻担在自己下巴上:“开始即是,肯尼斯死了,然后我就新收了一个门徒,埃尔梅罗派的。”

    “阿其波卢德吗,”橙子眉头一挑,“你打死的?”

    “当然不是。”

    嬴政否认道:“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一个纯良贩子,和气生财老少无欺,啥时候脱手杀过人?学姐你可不可以如此捏造污人明净。”

    迎着橙子玄妙的表情,嬴政公理凛然的目光毫不摆荡。

    “于是呢,要搀扶你门徒上位吗?那你找我可找错了,去找阿尼姆斯菲亚家说未必有点用。”

    橙子讽刺一声,将手中的卷烟按在烟灰缸里。

    嬴政笑眯眯的说:“不,只把埃尔梅罗的课堂留给他就好了。这是我和他的赌约。”

    “这倒是没问题,但你自己出头的话,结果应该比我好吧?”

    橙子伸手抓住嬴政的头发,边轻轻的前后拉扯着边冷声说:“你和贵族主义那儿不是都挺熟的吗。”

    “不不不,我和任何人都很熟。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嬴政一脸无害的微笑,毫不抵抗:“我这边有事得去一趟影之国,估计这次大约要过三四年能力回归。”

    苍崎橙子抓住嬴政头发的手突然僵住。

    “影之国?哪个影之国?”

    “即是影之国。”

    嬴政微微一笑,体态突然捏造消失,惟有声音回荡在空中:“第二件事即是,我把身体放在冰箱里面了,劳烦学姐帮我照看一下身体。趁便一提,如果苍崎学姐没有解开游戏的话,说未必冰箱一开我会吓学姐一跳喔。”

    嬴政话音尚未落,贝奥的耳朵突然动了一下:“橙子,有人来了。闻滋味是个小女孩。”

    “你不会告诉我她是装冰箱的吧?”

    橙子毫不客气的对空气说。

    “当然不会,冰箱我估计得比及翌日。这应该是第三件事了。”

    嬴政包含笑意的声音在空中传来:“我找到一个可贵的虚数属性的苗子,我计划把复刻魔术传给她。但现在没空教拜托学姐先帮我照看三四年。”

    “最多四年。再多我就把她卖了。”

    苍崎橙子毫不客气的说。

    “嗯嗯,最多四年我就回归。在这时代把她当做使魔随意应用就好,挺听话的孩子,不哭不闹的。”

    嬴政的声音逐渐变淡,橙子当前的天下微微颠簸着,好像有了什么玄妙的变化。

    回答着方才被嬴政喝掉的咖啡从新盈满,橙子最后问:“辣么,她叫什么名字?”

    叮咚一声,门铃声响起。

    “我去开门!”

    贝奥一下子翻身起来,啪嗒啪嗒的跑向门口。

    在开门的声音吱呀的响起之时,嬴政的声音才在橙子身后响起。

    “远坂樱。她叫远坂樱。”

    嬴政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身边阴冷而干涩的寒风就让他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果然成功了。我真是个人才。”

    他松了一口气,微微举止着冰冷僵化的身体,站起来。

    映入当前的,是熟识而又目生的幽暗的天下。

    没有芳香膏腴的土壤,更没有绿色的植被亦或是任何生的气息。在嬴政脚下的是犹如岩质的巨龙一样凹凸暗沉的山路,和不远处阴森而又幽暗的黑色城墙。

    遍布暗影的天下。

    永无日光的天下。

    这即是天下的外侧,名为影之国的魔境。

    这次到临,嬴政最起码获取了一个宝贵的信息。

    那即是,两个天下之间的时间流速,居然是同步的。

    “如此也好。虽然没法利用时间差做点什么,但至少不会发现许多太操蛋的意外”

    嬴政写意的呼了口气,从地上徐徐站起来。

    从他身体的深处,犹如大地一样浩大的生气默默涌起。

    伴同着连续不断的嘎嘣嘎嘣的脆响,犹如轻纱一样包围在他身上的寒意逐渐减退开来。

    仅用了不足一息的时间,嬴政死去数日的身体便从新恢复了生气。

    “既然走以前把运气的研发质料寄给雷夫了,所长他们应该很快就能把运气做出来了吧。辣么短时间以内就不必急着回去了。”

    老家那儿的科技已经点下去开始读条了,辣么短期以内就把精力放到分矿上吧。

    虽然原型机没法给他们送过去,设计图纸由于两个天下不一样,嬴政也不敢确定能不可以运转但至少道理层面上的核心质料必定是共通的。

    有了这东西,只要雷夫那家伙划水划的不会太厉害,两三年的时间应该充足造出守护英灵召唤体系,再加上优化的时间,自己四年以后回去应该就能应用了。

    并且

    嬴政有些疑惑的,从地上捡起来幽蓝色光芒已经灭火的立方石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它思索了一会。

    你说我好端端的一个nr,如何突然就变成brsrr了呢?

    这个问题没有弄清楚,嬴政也不敢把图纸索性大咧咧的丢给雷夫。万一那家伙欠妥心把迦勒底炸了就欠好了何况这深山野岭茫茫大雪的也欠好找人补葺。

    “话说,虽然我这边的任务完成了,也不晓得雷夫那家伙究竟啥时候能力把示巴造出来”

    嬴政深深叹了口气,顺手将魔力导入手中的“运气”原型机当中:“计划那家伙能先去把示巴做出来再捣鼓运气,可不可以延迟啊呜?”

    伴同着银灰色的蛛纹路爬上了刻满符文的立方体,在嬴政惊诧的眼神中,一段自己毫无印象的影象流入了脑海中。

    “等等,她是”

    嬴政忍不住低声疾呼。

    “哦?这么快就发现了吗。真是可贵,以这年纪来说你的能力还真是隽拔。”

    一个消沉沙哑,却填塞了不同魔性魅力的女声在嬴政身后悠悠传来。

    他下明白的回过身来,瞳孔刹时关好到极致。

    “嗯感受到了你热心的注视了呢。你果然明白我,对吧。大约明白这把n?”

    眼瞳中好像蕴有火焰的绝世少女轻笑着,徐徐从左近的暗影中走出。

    那是身披黑纱一样的纤薄战衣,领有着黄金比例的绝美身姿的女王。

    没错,恰是女王。11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