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阳寿已欠费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大事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大事了

作者:西西弗斯CC
    记者们都被马德镇住了。

    过了一会,有反应比较快的记者站起来:“我们不是人,也不可能被间人收买,我们只是合理的质疑。”

    然后他又说了一些什么监督,什么知权之类让人听不懂的话。

    马德根本不理他那一,指着记者说:“什么叫质疑?为什么要质疑?你是要质疑我们的血吗?我们已经在前线流了血,你还想让我们流泪吗?你如果真的想质疑,等发布会结束,我就带你去江城看看如何?”

    记者支支吾吾的说:“可是……”

    马德大手一挥:“没什么可是的。现在我宣布,我们研究所不仅要抵抗间人,还要把间人的走狗揪住来。”

    “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我们绝对不许有人吃里扒外。呼吸着人间免费的空气,却给间人当孝子贤孙。”

    记者们个个都很生气,虽然他们不是间人的走狗。但是马德这番话,分明就是在骂他们。

    而马德没有理会他们,他直接离开了座位,走到摄像机跟前,用高亢的语气对着镜头说:“在这里,我郑重宣布,欢迎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去监督想做叛徒的人,想给间人卖命的人。一经发现,立刻报告研究所。”

    马德使劲锤了锤口:“你们信任我们,我们必当以死报之!”

    然后他挥了挥手:“散会!”

    马德直接扔下记者们离开了。

    记者们面面相觑,只能带着满肚子怨气离开这里。

    躲开记者之后,马德到了一间小屋里面,擦了擦头上的汗。向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喝茶的钱院长问:“院长,我这台词没背错吧?”

    钱院长嗯了一声:“台词记得倒是熟,就是有点用力过猛。不过也没关系,你这种用力过猛,反而给人一种受了委屈,绪激动的感觉,有感染力。”

    马德眼睛一亮:“那就是……成了?”

    钱院长摆了摆手:“只走完了第一步而已。”

    “今天你在会上大骂记者,他们难免心里有怨气,回头把你的话掐头去尾,胡乱剪辑,到时候能把你剪得人人痛骂。”

    马德想起来前两天老林在网上被骂的惨状,不由得心里发毛:“那我应该怎么办啊?”

    钱院长说:“附耳上来。”

    马德立刻恭恭敬敬的把耳朵贴上去了。

    钱院长忽然用正常音量说道:“哎呀,最近精神病院不景气啊,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少了。大部分人有病,都去请跳大神的,我这里真是入不敷出,子难过得很。你看看,我现在喝茶,喝的都是茶叶梗。”

    马德立刻拿出来了一沓钱。

    钱院长满意的点了点头:“附耳上来。”

    马德把耳朵贴上去了。

    这次钱院长说道:“我不是让你们准备了一台摄像机吗?会场上的况,是不是全都录下来了?”

    马德点头说:“录下来了。”

    钱院长说道:“发到网上去,而且是立刻发,在记者们发布之前,就把真实况发出去。等他们回过头来想要抹黑你,已经来不及了。”

    马德眼睛一亮:“高啊。”

    然后他又有点挠头:“可是……往哪发?我不会啊。”

    钱院长说:“我给你介绍几个人,这些人在网上比较火,粉丝也多……”

    马德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钱院长叹了口气:“这茶啊,唉……”

    马德又拿出来一沓钱。

    钱院长立刻给小乔和晴儿拨了电话。

    这两个人立刻在自己的账号上发了视频,并且联络了一些圈内好友,一块推波助澜。

    马德打开新买的智能机,笨拙的点开视频。又在钱院长的指导下学着翻评论。

    他看了一会,就苦着脸说活:“院长,不行啊。”

    钱院长说:“怎么不行?”

    马德说:“有一部分人确实是赞同,但是还有一些人说我在那装,说我扣帽子,说我做贼心虚,恼羞成怒,这怎么办?”

    钱院长无奈的说:“让我一步步教你?”

    马德使劲点了点头,并且主动把钱送上去了。

    钱院长接了钱,对马德说:“这还不简单?你拿出一百万来,这点钱对你们幸福村不叫事吧?你去大学城,找一群大学生,勤工俭学。一天一百块钱,雇上一万个人。”

    “让他们在视频下面给你评论,各种吹捧你。有人来抬杠,就让他们喷回去。”

    马德目瞪口呆,然后犹豫了一会说:“但是……这些赞同我的人都是假的啊,花钱买来的……有什么用?那些不信我的人,不还是不信吗?”

    钱院长语重心长的说:“人都有从众心理。一万个人说你对,剩下的那百十来个人就被带偏了。”

    “然后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人数越来越多,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良循环就可以了。”

    马德使劲点了点头。

    幸福村的办事效率很高,毕竟老林在各方面都有关系。

    他直接找到了各班级的导员和学生会,让他们组织了几万名学生。

    两个小时之后,网上的风评彻底扭转过来了。

    马德再打开手机看的时候,脸上乐开了花。

    “原来以前都冤枉研究所了,真是好惭愧啊。说句对不起吧。”

    “研究所在前线浴血奋战,有些人还要在后面拖后腿,说三道四。真是逢人间必反,杠出习惯来了吧?”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一想到研究所保护了我们几千年,我就……唉,年纪大了,眼睛里进砖头了。”

    “小女苏氏,拜见研究所各位恩公。”

    “小生王氏,拜见幸福村各位恩婆。”

    “今天,让我们重新缅怀李闻……”

    “我要报告,我隔壁住着一个间人走狗。我曾经听到他自言自语,说什么‘消灭人类暴政’之类的。”

    马德连忙拿出纸笔,记下了这个人的昵称,准备回头让人好好查一下。

    钱院长纳闷的问:“你还真相信有间人的走狗?”

    马德干咳了一声:“杀鸡儆猴,查一查,震慑一下嘛。”

    钱院长竖了竖大拇指:“举一反三,你已经可以出师了。”

    马德嘿嘿笑起来了。

    他继续看手机,发现评论的关注点发生了变化。

    “发布会上的小哥哥好帅啊,正义凛然。”

    “我就喜欢这种一正气的,而且是修行人,好有安全感。”

    “这个叫马德的小哥哥有女朋友吗?”

    “我要给你生猴子。”

    “帅气小哥在线怼人。”

    马德看到这里,不由得全轻飘飘的,实力居然也在不知不觉的增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跨过了六级,正在近七级。

    “念力,这就是念力的作用啊。”马德快激动哭了。

    自己修炼了多少年,才修炼到了三级。现在短短几天时间,就要到七级了?要变成高级修行者了?

    这样的发布会,应该开,应该多开。

    马德正兴奋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实力突然开始下降,而且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有点慌:“这是怎么了?怎么忽上忽下的?”

    钱院长幽幽的说:“是念力出问题了吧?”

    马德去看手机,发现网友的关注点又变了。

    起因是有人说:“马德应该有女朋友了吧?旁边那个叫林妩的小姐姐一直和他悄悄互动来着。”

    “我看也像,马德林妩,配一脸。”

    很快有人反驳:“放,林妩是李闻的未婚妻好吗?他们在天上并肩作战的时候你没看见吗?”

    “章口就莱!谁告诉你是未婚妻了?而且在半空中和间人大战的是雀仙好吗?”

    “李闻粉别在这捣乱。”

    “李闻粉怎么了?你没看报道吗?李闻和林妩走的很近的,他们才配一脸。”

    “放,马德最帅。”

    “审美得多扭曲才能觉得马德帅啊。”

    很快,网友分成了几个不同的阵营,互相谩骂,马德的念力直线下跌,也就不足为奇了。

    马德抱着手机,看见有人夸,就兴高采烈,看见有人骂,就心低落。实力也随着念力忽上忽下。

    钱院长把他的手机拿走了,很真诚的说:“马德啊,你以前总在幸福村修行,没有上过网,骤然间变成舆论的中心,你可能有点受不了啊。”

    马德使劲点了点头:“我真的受不了了。”

    钱院长语重心长的说:“有很多人像你一样,本来寂寂无名,忽然有一天,成为全网的焦点。到处都在讨论他,到处都在评价他。”

    “他越来越在意别人的眼光,渐渐地迷失了自己。压力越来越大,于是熬夜,暴食,酗酒,吸烟,抑郁,甚至改变取向,最后走向轻生……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废了。”

    钱院长摇了摇头:“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就治过很多这样的病人。”

    马德被钱院长说的很是心慌:“我还有救吗?”

    钱院长说:“你放心吧,我是精神科医生,心理学专家。对这方面我有经验,我已经治好十几个了。但是……你也知道,脑科学很复杂,这治疗费用……”

    马德把上所有钱都拿出来了:“院长,我先来一个疗程的,你看够吗?”

    钱院长干咳了一声:“我看看吧,不够再补。”

    马德连连点头。

    钱院长拍了拍马德的肩膀:“行了,暂时不要看手机了。你这几天跟着我住在精神病院吧。那边清净,治疗起来也方便。”

    马德使劲点头。

    钱院长顺手把马德的新手机揣进自己兜里,领着他往精神病院走。

    围观了全过程的王萌和老刘,目瞪口呆了很久。

    王萌感慨的说:“马德这小伙,几天前还精神得很呢,被院长一顿忽悠,居然到了住院的程度了。”

    老刘也很感慨的说:“院长果然是院长啊。有一个修行人住在医院,咱们再也不用担心孤魂野鬼找麻烦了。”

    王萌和老刘对视了一眼:“一箭双雕,高!”

    …………

    老林对发布会的结果很满意。

    马德的名声怎么样,他并不关心,至少研究所的名声是保住了,不仅保住了,而且更上一层楼。

    至少在网络上,除了极个别的杠精之外,所有人都在拥护研究所的决定,表示在研究所宣布安全之前,绝对不会踏入河城。

    现在网上最流行的口号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就乖乖听话好了。

    老林感慨万千,觉得钱院长真是世外高人啊。

    但是一天之后,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驻守在河城的修行人不断地给老林传来消息,说有大批的人闯进了河城,拦都拦不住。

    只要稍微一阻拦,这些人就撒泼打滚,有的还骂人,骂的很难听。

    老林头疼不已,又去请教钱院长。

    钱院长收了车马费之后,跟着老林去河城看了一趟。

    然后他乐了:“林老啊,我之前的主意没问题啊。不是把网友训的服服帖帖吗?”

    老林指着漫山遍野的人:“可是你看这些人……难道他们在网上说一,现实中做一吗?”

    钱院长说:“你仔细看嘛。这些人都是上了年纪的。最年轻的也得四十五往上了吧?这些人基本不上网。”

    老林:“……”

    他苦笑着说:“那我之前费那么大劲有什么用?我的目的就是不让老百姓进河城啊。现在网上倒是交口称赞,可是那些赞扬能当饭吃吗?”

    “钱院长,你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拦住这些人?”

    钱院长挠了挠头:“这是世界难题啊。你先去打听一下,这些人为什么去河城。”

    老林立刻叫过来一个修行人。

    修行人说,这些大爷大妈不知道从哪听来的谣言,说到了河城,有病治病,没病健。也确实有人在这里治好了病,估计是因为这里的能量,增强了他们的体质。

    钱院长听了之后,对老林说:“原来是为了这个,有利可图,所以趋之若鹜。想把他们赶走也简单。你花点钱,找几个人。在河城忽然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就说这里有毒。保证他们吓跑了。”

    老林竖了竖大拇指。

    三分钟后,有十几个人倒在地上,各种抽搐。大爷大妈一窝蜂地逃了出来,跑得比去的时候还快。

    钱院长感慨的说:“幸福村效率真高啊。如果我们精神病院又怎么高的效率,怎么会面临倒闭呢?”

    老林有点慌:“我……我还没找演员呢。这些人是真的出事了。”

    话音未落,那些已经逃出来的人,也开始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一样,站都站不稳了。

    几分钟后,他们接二连三的倒在了地上。

    这下出大事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