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锦约 > 第九十二章 初露锋芒

第九十二章 初露锋芒

作者:浅浅香痕
    此人正是祁殇。

    未央向残影递了眼色,他隔着一道虚无的雾墙传音给祈殇,指点了出去的路径。

    祈殇迅速反应,隔着浓雾拱了拱手便顺着残影给的方位疾射而出。

    待解到第八重阵眼时,未央敏感的觉出那道浓雾屏障带着的戾气,徘徊不去。稍有些犹豫,未央停在阵门处思量了一会开口道,“阵中并未困人,想来此阵并非为囚人而设。影,你可有感觉到什么?”

    “少主,有兵刃之气渗入阵中。”残影也感知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未央点了点头,“等一下阵破,你顾好了自已,我们要上战场了!”

    “少主保重!”残影一手擎剑平静的说道。

    未央画地为牢,以自已和残影为中心设置了一道陷阱作为屏障,一伸手扯下残影的一粒扣子,运足内力击向最后一道阵门。

    阵门应声而破,浓雾瞬间消散,一轮红日正自东方冉冉升起。

    与此同时,阵门破而千骑并驰,以奔腾之势冲进大阵所在的位置。喊杀声连成一片,伴着破空而来利器的呼啸,竟是两方人马混战在了一处。

    未央和残影在战场中央悄悄的移了出去,毫发未伤的迅速撤离。

    秦衍骑在马上,在战场之外远远的看着那两道疾驰离去的身影。祁殇并骑在他身边,不知道说着什么,只见秦衍不时点头。

    未央心思复杂的回头看了一眼秦衍。

    “少主,我们何去?”残影见未央发呆,有些奇怪,轻声发问。

    未央收回眼神,往栖霞关的方向看了看,“你先回关上去,我还得去个地方,两日后武陵城再见。”

    “少主……”

    残影的话只讲了一半,未央抬手止住了他想要说的话,转身往林深处行去。

    残影无奈,只得自已先行回了武陵城。

    原来,祁殇虽被困于大阵之内不得脱身,却也敏感的觉察出大阵的不凡。他武功不弱,在阵中往来穿梭间并未发现被困之人,知晓自已轻敌了。

    他也不十分急,把阵中各种变化熟知后,正要想法子脱身之时,阵法突变,有人闯入改变了阵法结构,让他想到的办法全部失去效用,破解之法也随之无用,他按照先前的法子又闯了一道阵门,却被阵法中的新变化所伤,这大阵似乎比之从前强横了许多。

    无奈之下正自调息,忽然听见有人传音指点了出去的方向,他便疾行而出,而后汇集了现下这批人马以备接应之用。不想那指点之人破阵竟如此易如反掌,兵马刚抵大阵便已经被破解,几乎是同一时间两方兵马混战在一处。

    秦衍虽然猜测不到是谁破了阵,但眼前这一仗说什么他都要赢,以消这几日的气闷。他亲自在后督阵,戚尧带领着先锋营如同猛虎下山,奋力厮杀。

    不多时,血便染红了林地,尸横遍野。

    秦衍眼中寒气未散,“传令,让鼓手敲响战鼓!”

    片刻时间,鼓声响起,惊天动地。

    南诏兵后的林深处,女子着红衣骑在马上,一只手臂低垂,一手拉着缰绳。她此时正恨恨的看着秦衍,咬牙低喃,“如此命大,竟然没死!”

    一个士兵跑回来,“公主,我军不敌,退否?”

    此人正是南诏国公主,阮落。

    “不准退,给我杀!”阮落阴冷的怒吼一声,随即一鞭子向来汇报人挥去,那人中鞭倒好,滚了两滚死了过去。

    “既然未曾毁去,那你便只能是我的,天意!”眼神阴鸷的看着骑在马上仍旧挺拔的秦衍,眼中的占有欲又盛了一分。

    南诏蛮夷,她又是公主的身份,纳几个男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第一眼看见秦衍时她便起了占有之心,那个男人外表虽然冷峻,可一旦爱上便是生死不能离弃,这才让她祭出了非常珍贵的枯媚。

    还是花浔,他的温暖也是她最想要的。可是该死还有个花露分去了他大半的心思,她绝不能容忍,绝不。

    东楚兵将越战越勇,南诏兵死伤无数正在后退,已经被东楚兵得了势。

    阮落微敛了心思,看着大势已去,又看了一眼秦衍,阴沉着下令,“退回冥王泽去!”自已调转马头,策马先行。

    诏兵如潮水一般退了去,秦衍眼芒锋利四顾,敏感到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瞬间从马背上腾起身,踩着树冠往诏兵退处疾驰而过,追至冥王泽前,未见异样,怏怏而归。

    东楚兵正在清理战场,虽死伤些人马,却远远少于诏兵。

    “收兵!”秦衍一声令下,和祁殇一前一后回了栖霞关。

    自此,祁殇投于秦衍帐下,秦衍以礼待之。

    祁殇自幼便熟读治国之策,间或也读些兵书。他在秦衍帐下尽心尽力,后来无数场战役中亏得有他相助,秦衍才能前后兼顾,不尝败绩。

    未央未回**,而是转道去了南诏西南山谷的大营,趁着两军交战将大营仔细的寻了一遍,却并未能寻到三人踪迹。

    她微微有些惊讶,暗忖着三人可能的去处,一边想着一边出了南诏大营又回了**。

    花浔看她回来稍稍安下些心,又给她诊了一回脉,身子仍是虚些。“别吃露儿给你的那些杂七杂八的补药,你所练内功特殊,身子虽弱却是健康的,无需但忧。”

    未央一边喝着花露刚泡给她的养颜花蜜,一边笑眯眯的点头不语。那带着花香的甜水满足了她的胃口,心下十分的愉悦。

    花露也捧了一杯在旁边正喝,听着花浔的话瞪大了眼睛刚想嗔怪,却看见未央脸上的欢愉,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拉着自已的椅子往未央身边靠了靠,示威的向着花浔扬了扬手上的杯子。

    花浔看着两个人同样清丽干净的容貌,心里十分的开怀。半晌后低下头仍旧去读手上的书,可眼中的温柔渐渐的溢了出来。

    傍晚,花浔正在指点未央修习内功,花露做好了晚膳来唤二人吃饭。

    **向来神秘,谷中也只有他兄妹二人过活,所有的杂事都是兄妹二人自已动手。

    花浔喜欢茶花,后园里植满了各色极品茶花,他沉迷于此,所培植的品种世间难寻。花园外种着些草药和不知名的树种,养了很多鸟雀,日间在此盘旋飞舞,倒也热闹。

    花露在谷中后山种了很多花,专养蝴蝶。这一手技巧无人传授,自小翻着先祖留下来的方法,边养边学。她拿各种花蜜调制茶饮,摘新鲜的花朵做饼,又或制成干花填了枕头,竟是一室清香。

    花浔不喜甜食,也不爱她的鲜花饼;表姐阮落偶然有来,总是霸占着浔哥哥不让她靠近,她也不愿意拿所制的好东西给她。到后来只要阮落一来,花露便急急忙忙收起所有平日里的东西,自已也藏进后山不肯回来。

    如今来了一个如花一般娇美的姐姐,整日里和她疯在一处,竟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快乐,她便使尽浑身解数,恨不能把自小到大存下的所有好东西都给了未央才罢。每日变着法子给她做些听也未曾听过养颜补品,花浔时常瞧着二人捧着小盅在吃,劝了几回根本不听,他也只能任着她俩胡闹。

    未央一向浅眠,自从入谷花浔诊出了她的毛病后,花露折腾了半日,用往日里晒干的花瓣给她装了个枕头放在床上,睡了几日后才觉出管用,夜间梦少了,也睡得沉些。平日里更是手把手教她拿各样花瓣制香,随随便便填了一个荷包便能不被蚊虫叮咬,有用至极。

    三人在堂中刚刚坐下,廊下的风铃便响了。

    “噢,又来了!”花露一手扶额满脸的愤怒。

    未央瞧她巴掌大白嫩的小脸上满是怒气,好笑的去扯那只手,温声询问,“是谁又来了?”

    花浔脸色一敛,眼中温柔的笑意收了收,“你们两个快吃饭!”起身先叹了口气,又整理了衣裳往外便走。

    未央瞧了瞧已经出去的花浔,还没等开口询问,但听见花露一声哀嚎。

    “唉呀,好好的一顿饭又搅和了!”花露看着盘中的几道菜色,眼中的光彩已经沉了下去,举筷不定。忽然又像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狠狠的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边咀嚼边嘟囔。

    未央听不清她说了什么,坐在那看她孩子气的傻样,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你还不快吃,等下免不了便宜了别人!”花露声音不清不楚的嚷嚷着。

    还没等未央反应过来,花露却是像想起什么一般,一下扔了碗紧张的往外看了看,拉着未央的手便跑进了西厢。

    “你来时那样子是怎么弄的,快、快点把自已弄丑一些,不然那个女人来了瞧你生得这般样貌不定又生出何种事端,到时候浔哥哥又得被她欺负。”花露关闭了门窗,站在窗前透过窄窄的缝隙往外头张望。

    未央乖巧的坐在花露的妆台前,一样一样拾起妆台上的东西翻看着。

    “来了来了!”花露折回身跑离窗口,往坐在妆台前的未央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她张开的嘴巴也忘了合上。

    那还是刚刚的美人吗?脸有这么黄?那几粒是黑芝麻吗?咦,那头乌黑的头发怎么好像后园里的喜鹊窝呢……

    未央瞧她愣着,调皮的向她丢了两个媚眼。

    花露顿时觉得诡异莫名,浑身忍不住便是一激灵。回神的瞬间便暴笑开,一手捂着肚子蹲了下去,笑趴在地上。

    阮落跟在花浔身后进了堂屋,眼睛却不由自主的飘向亮着烛火的西厢,嘴角溢出一个不屑的笑痕。

    花浔坐回原来的位置,看着桌上未曾大动的饭菜,好看的眉毛微皱,不动声色的拿起碗筷吃饭。

    阮落看着桌上的三副碗筷,还以为是给她准备的,坐在未央刚才的位置举筷便吃,“还是浔哥哥好!”笑吟吟的给花浔夹了一筷子菜。

    花浔也不作声,只低头淡然的吃饭。

    阮落看了花浔一会,终是忍不住问道,“浔哥哥,最近可有人来求药?”

    “并无!”花浔温声回道。

    阮落似不信一般,咬着筷子犹不死心,“前几日有人偷袭谷中大营,中了我的枯媚。按理说若没有解药他便只能一死,可是今日我却见他安然无恙……”说着话还偷眼打量花浔的表情。

    花浔抬眼对上阮落打量自已的眼神,温柔的劝道,“落落,枯媚之毒太过特殊,一旦中毒便是救也不及,况且枯媚得来不易,怎可轻易便动用?”

    “浔哥哥我知晓,那天我也是正在试炼他便来攻营嘛,我一时没忍住就送了他一些,本以为俘了他再给他解毒就是了,谁知被他给逃了!”阮落说到此处,眼中的狠厉已现,声音也不由得不甘起来。

    花浔也没了吃饭的心思,想着那两个丫头不知道又要拿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填肚子了。

    阮落见花浔不说话,以为自已撒娇起了作用,继续道,“浔哥哥,这世间只有你不怕枯媚之毒,解药收好了,可不要给敌人盗了去才是!”

    花浔装作听不懂阮落的话,淡淡的回道,“我并无枯媚解药,那药是师叔亲手炮制的,天下间无人能解!”

    “可是我今日见过那人,他活得好好的!”阮落眨着眼睛装出一副可爱的样子。

    花浔不想和她争辩,起身刚想往外走,又停下来回头问她,“你吃些东西我送你回去罢,免得师叔担心!”

    “我不要回去,今日就住在谷中。露儿呢,怎么睡得这般早?”阮落理所当然的说道。

    花浔也不同她争辩,出了堂屋进了相邻的书房,大敞着门坐在案后写字。

    案上还摆着未曾画完的画,画中正是后园中的茶花,露儿一身蓝裙置身其中,手臂平伸,几只蝴蝶挥着翅膀停在她的手背上。

    仔细去看那笔峰走势和技巧,竟是和公子问痕非常相像,细枝末节处却又比公子问痕细腻柔润,到底不似男子那般天性刚毅。花浔心下暗忖,姑姑过世时她刚两岁,怎么可能学得会这般高超的画技?

    世人皆会说他祖上就擅长这个!却不知并非人人天生就会祖上曾经擅长的技能,为了不毁祖宗基业,后辈更是要加倍的努力,才能不辱盛名。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