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心尖宠:一遇学神暖终身(一遇男神暖终身) > 414 小陆,给姐拿衣服来(2更)

414 小陆,给姐拿衣服来(2更)

作者:珈蓝
    秦小乐得意地说“这不是我的衣服,这是安娅的,香奈儿的,好像要一万多元。”

    一件外套要一万多元

    场面上的人都愣住了,尤其是男生们,个个呆若木鸡的样子,纷纷望了安娅一眼,超级白富美啊,追不起追不起

    大家刚刚对她萌生好感,就被这种贫富差距给扼杀在摇篮里了。

    到后面,就没什么男生去安娅跟前露脸了,露了也没用,打击自尊心而已。

    原本这样饭局安安稳稳吃完,就过去了。

    结果买单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单子已经被人买过了,服务员拿着礼盒毕恭毕敬走进包间里,“请问哪位是吴知枝小姐”

    “我是。”吴知枝应了一声。

    服务员走到她跟前,递出了手里的巧克力,“您好,吴小姐,这是我们薄总送您的,我们酒店的特色酒心巧克力,味道还不错的。”

    吴知枝皱了皱眉,“单是薄总买的”

    “是的呢。”服务员回答。

    所有人面面相觑,有人为吴知枝买了单,还送了酒店的特色巧克力,这是她的追求者

    没错,场上的人都是这样想的,有的甚至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吴知枝有点不高兴,她不高兴的点是薄亦深买了单,本来是萧城要请的,结果成了她欠薄亦深的人情。

    不过单被买了,也间接打了萧城的脸,本来想借机吹一下牛批的萧城因为这件事,脸色也变得阴沉不定起来。

    “谢谢,不过这巧克力我就不要了吧。”吴知枝对服务员说。

    结果服务员一脸为难,“吴小姐,我们薄总说了,让你务必收了巧克力在走,不然”

    吴知枝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拧了拧眉,收了。

    一行人往外走。

    袁依依回头看了一眼吴知枝手里的巧克力,小声对萧城说“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看不上萧城了。”

    萧城蹙了蹙眉,有些不悦地问“怎么说”

    袁依依更小声地说“傍上大款啦。”

    萧城没说话,脸色阴寒着。

    袁依依又掩着唇角说“就是不知道,这大款是已婚男子还是糟老头呢,哎,长得也不错,怎么就会去做那种事情呢,真想不通啊”

    林韵见到这边在说话,也凑过来了,听到袁依依那么说,笑着说跑去跟安娅说。

    安娅想了一下,拿出手机,给陆焉识发了一条短信。

    安娅二哥,最近好像有人在追知枝,你要注意着点哦。

    但此短信发出后就宛如石沉大海,一直没得到回复。

    吃完饭萧城提议大家可以再去唱唱歌,但是吴知枝说自己有事,便拦了辆计程车离开。

    曾心灵等人也因为跟她们相处不融洽寻了个理由盾了。

    “一看就知道是去见晚上那个买单的老男人了。”林韵指着吴知枝,声音嗲嗲。

    袁依依故意大声问“你怎么知道是老男人”

    林韵“那还用说,年轻的男生有那么有钱吗”

    众人看了萧城一眼。

    林韵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看了萧城一眼,掩住嘴,“不好意思,我只是说大部分男生。”

    萧城笑盈盈,“没事。”

    吴知枝到了郊外小别墅,输密码进去,还提了几盒酸奶和零食,巧克力她刚才让曾心灵带回去了,说分给大家吃。

    一楼没人,他不在乐房,那估计就是在楼上了。

    楼上主卧的浴室里有水声。

    估计在洗澡。

    她笑了笑,去自己房间,打开衣柜,里头挂满了衣服,都是奢侈的牌子衣服。

    自从上次她吐槽他都不给她准备衣服后,他就给她准备了这么多,真是个让人无奈的少年呀。

    吴知枝拿出一件睡衣,一件宽长的大t恤,长到膝盖,在暖气很足的屋里穿,非常适合。

    北方就是这点好,虽然冬天很冷,但是屋内都有暖气,只在走路的时候比较冷。

    她脱掉身上的冲锋衣,毛衣,保暖衣,冬天就是这么麻烦,脱个内衣需要层层剥开。

    终于,内衣解下,她开始脱长裤,可长裤脱到一半的时候,身后的门开了。

    “知了”陆焉识披着一件黑色浴袍,一进屋,就看见了这让人鼻血喷张的一幕。

    吴知枝卡住了,光着上身,手还放在裤子上,刚脱到膝盖的位置。

    此时身子弓着,一条长腿微抬,一条搭在地上,拖也不是,穿也不是,一脸猪肝色地瞪大眼睛。

    陆焉识站在门口没有离开,眉梢挑着,目光闪闪。

    吴知枝被看得更尴尬了,脸一下子窜红,“额我换睡衣呢,你先出去一下。”

    “就这样换不行”

    吴知枝的太阳穴跳了一下,“也不是不行啦”她试图找措辞。

    结果那货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那就换吧。”

    吴知枝“”

    最后,只能在他的注视下,脸色僵硬又要强装镇定地将裤子拿掉。

    等到她伸手去拿睡衣,后面那团黑影就笼罩了过来,一把抱住她,眼神亮晶晶地说“就这样吧,反正要睡觉了。”

    “啊”吴知枝惊叫了一声,被他抱起,“我没穿内衣呢”

    “没关系,我不嫌弃你。”

    吴知枝“”

    这是嫌不嫌弃的问题吗

    被拖进怀里,两人坐在床上,他按按她这里,又按按她那里。

    吴知枝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抓他的手求饶,却发现他的眉心是皱着的。

    “怎么了不高兴”吴知枝问他。

    “有点。”他松开她。

    气氛莫名变得僵硬,吴知枝觉得不对劲,莫名的,心里也不畅快了起来,拉住他的手,软软地问“到底怎么了”

    “最近有人追你”他抿着唇,目光闷重。

    吴知枝想了一下,立刻判断出“安娅跟你说的。”

    “是不是真的”他在乎的,是这个。两道英挺的眉,都拧到了一起。

    吴知枝哭笑不得,“当然不是了,晚上帮我们买单那人,是我一个客户,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在做t兼职吗,那个t,就是坐在那个客户了,今晚在饭店遇见他了,刚好他是饭店的老板,所以就帮我们买了单。”

    陆焉识听完,轻轻摸了她的头发。

    她笑“不相信啊”

    “没有。”不相信就不会摸她的头了,他心里还是很相信她的,会问她,只是想要一个解释而已,脸色稍缓,道“我就是想听听你怎么说而已。”

    “你喜欢听,我可以再讲一百句。”她嗓音轻轻,就拂在他耳边。

    陆焉识“”

    怎么有种渣女在哄良家妇男的错觉。

    他挑了挑眉,把她抱过来,闻了闻,“好香啊。”

    她咯咯咯笑起来,“香什么啊我晚上还没洗澡呢,都臭死了,我去洗个澡。”

    “不臭,香香的。”他坚持这么说。

    吴知枝无奈,摸他柔软的发丝。

    他抬眸,双目黑漆漆,压着深邃的情感巴巴地望着她。

    这眼神她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

    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吴知枝想躲,“我去洗澡。”

    他没有阻止,痛快地让她去了。

    吴知枝因此逃进了浴室里,靠着门,心慌意乱地喘了几口气,然后拉开淋浴间,站在花洒下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

    等关掉花洒才发现,浴室里没有毛巾,也没有睡裙,刚才的衣服早不知道被陆焉识赛到哪了,没有带进浴室里来。

    她对着眼前一扇米色门,轻轻叹了一口气,“小陆,帮你姐姐拿一条毛巾和睡裙过来。”

    “哦。”没想到外头陆焉识居然应了。

    吴知枝在浴室里偷笑。

    然后就响起走路声,敲门声,“拿来了。”

    吴知枝把门打开一条缝,一团白色递了进来。

    是一条大浴巾,她接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并没有衣服,她拿着浴巾把自己擦好,然后在大声问“小陆,你姐姐的睡裙呢”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