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武侠修真 > 乱世纵歌 > 第三十九章 卷土重来,收拾河山

第三十九章 卷土重来,收拾河山

作者:我曾面对冷风
    初春的明媚,朝气劲儿一过,便像不得喜的女儿家,容易抛却。冬天的凛冽逝去,有心人快马加鞭,厉兵秣马。随之来去的不知是掸去了冬懒还是迎来了野心。

    青峰山上,经受过多日太阳真火折磨的苏瑾寒已然有了不小的成效。不死草等神药的药效支持使得他每日都能回复到最佳状态,有了药力的支撑,苏瑾寒也开始玩命地修炼大日琉璃真身。从最开始的两个时辰苦苦忍耐到后面则是延长到了五个时辰。身上大半的骨骼也都尽然练成了琉璃玉骨。

    “每日的强度提升,新旧皮肤都会更换来加强肉身,这不仅是换骨更是炼皮啊。”苏瑾寒随手提了把朴刀,在手上重重地划了几下也仅仅是留下了几道白印子而已。

    “离初阶的琉璃玉身还有段路,就能达到这样的强度。”想起当初青铜宫殿下自己傻乎乎想要取龙血,当真是可笑啊苏瑾寒低着头,嘴上叼着根青草感叹道。

    这两日的修炼苏瑾寒已然不是最开始的一副惨相,每日结束不过是使得肤色加深变黑了不少而已,烈日下古铜色皮肤的少年坚毅的面孔倒是更加成熟了几分,昔日的稚气娇嫩已然不见。

    “我说你小子这两天怎么了突然练得这么狠,肉身炼体与元神修炼两不耽误,一夜没睡,大早上就跑到这来又开始蹲在这。”

    天空上,御空飞行赶来的钱塘君穿着一身金边白袍悬坐在空中,笑着对坐在坡上顶着个光头的苏瑾寒问道。烈日下,光亮的脑壳锃锃闪着,使得原本想严肃说话的钱塘君忍不住笑了出来。

    虽然神药的功效可以迅速恢复肉身,但每日真火的炙烤,原本苏瑾寒飘逸的长发却是每日烧得干干净净,一点发茬也没留下来。每日钱塘君看见都要笑他,苏瑾寒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奋斗啊,哪像你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话说回来,今天我在阴符经里新学了一招战斗法决,您老掌掌眼”苏瑾寒站起来,拍拍屁股,咧着白牙笑道,一副谄媚的样子。

    “你小子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苏瑾寒吗说话滑头了起来,一套一套的。还这么积极练功。我没记错的话,当初说要炼体的时候,某人可是嚎啕大哭了一场。”从空中跳了下来,伸着懒腰,钱塘君一脸狐疑地说道。

    这两日,苏瑾寒的变化,日日伴在身边的钱塘君可是看在了眼里。以前对修炼总是排斥害怕,小孩心性,怯懦的德性似乎在那天突然一下子全都改变了。虽说这种改变让钱塘君甚是欣慰,但成长的同时他却也很想知道原因。究竟是什么让一个顽固怯懦的死小孩主动走出了樊笼,选择坦然面对世间的光与暗。

    “没什么,只是不想活得那么自私罢了。世界很大,我的天地应该配上我的身价。躲避,怯懦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人的格局变得越来越小而已。”

    “孩子的世界里只有几个人,但其实我本可以守护一座城。这是笔划得来的买卖,成长起来,不过在所难免而已。”

    苏瑾寒低着头,轻声说道。与此同时,身子也开始压低,为真元的爆发开始蓄势。

    大日琉璃金身开始运转,天边,烈日的光辉被吸引了过来,聚在苏瑾寒的拳头上。炽热的气息和真元震荡,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丹田处的真元第一次有了释放,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滔滔不绝的奔腾了出来。

    一拳打在如山高的大石上,只见一瞬间,龟裂的纹路便密布了石头表面,碎成了块状。从碎块中还能看见被炙烤的痕迹,焦黑一片,烧穿了个大洞。

    “这是大日琉璃金身附带的战斗法诀很不错,不亏是典字级别。借用太阳真火,使其与真元结合爆发出强悍的力量。再同时将真火度入敌人内部去摧毁。里外攻击,这一招,若是对敌,即使对方肉身足够强大,也要承受来自太阳真火的灼烧。寻常修士,内脏器官估计烧得不剩咯。”

    钱塘君蹲在地上扒拉着石渣,啧啧地说道。嘴上一副唏嘘,悲天悯人的口气,脸上却是笑开了花。对付敌人,自然是越残暴越好,这是沉积在龙族血液里不变的暴力因子。

    “你现在的境界与真元还不够强大。等到了星照境真元液化,发生质变时,这一招威力还可以提升。现在,可以多练习下控制力以及出手的时间。第一次用真元,怎么样可比你单靠肉身砸人爽多了吧。”

    钱塘君拍着苏瑾寒的肩膀打趣着说道。

    “可是不知道接下来境界的修炼怎么办这两日,始终没有突破的迹象。难道还是命星的原因”

    握着拳头,适应着力量,苏瑾寒不禁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再等等看吧。我也想想办法,先不要着急。修炼一途贵在心平气和”钱塘君摸着下巴,安抚着苏瑾寒。

    忙着修炼的两个人在青峰山上忘记了时间,却不知道与此同时山下的风暴将要掀起。

    昆阳邑林府

    林学民等人已然开始用起了早点。早餐的桌上少了平日玩笑的苏瑾寒,不禁有些冷场。

    “爹,这两日小寒都在干嘛每天早餐都没看他过来吃。”林若筠搅着碗里的粥,噘着嘴闷闷不乐地说道。

    “寒儿一大早就出去修炼了,他叔叔教习。你可就学着点吧,这两日,寒儿早起的时候你还在床上睡觉。寒儿夜半回来的时候,府里也已然安歇。昨夜我在书房处理公文时,那孩子还不忘回来报个平安。”

    林学民摇摇头,看着女儿,说教道。

    “也不知道在修炼什么,弄成光头不说,人也黑了一大圈。这两日瘦了不少,没回来吃饭,天天让家里的下人准备好一天的干粮便匆匆出了门。唉”林学民装作担忧的样子,一个人嘀嘀咕咕地说着,眼神不时地瞟着女儿。

    听见林学民的话,林若筠不禁担忧了起来。“小寒怎么弄成这样了他怎么也没跟我说啊。”

    女孩黛眉一蹙,小脸一鼓,不开心全写在了那张好看的脸上。

    “担忧人家就去看看,自家人有什么打紧。女孩有时候也不能太过矜持了。”

    背着身,整理好官服,林学民强忍着笑说道。女孩听见父亲鼓动的话,脸上不禁红润了起来,半天也没说一句话。

    自从那日打斗后,林若筠二人虽然时常还有碰面,但总是感觉少了以前的亲热。最开始是林若筠自己走不出矜持,到了后来苏瑾寒也不知道为何变得有意躲避。林学民虽然从不过问,但还是看在了眼底。今天借着机会他便也是想有意调解下。

    “老爷,门口有人声称想要见你。”突然,一个下人打断了对话,进来禀报说道。

    “哦,来者是谁。可有看清面貌”

    “这个小的我却是不知道。来者一身黑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小的想问,对方却不回答。只是让小人前来带话,赤血来人,他说转告此话,便已是足够。还声称只见老爷你,若是看见了其他人出来,便立马掉头回去。”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衙门里帮我带个话,说今天政务延迟些,我晚点到。我这就出去见见。”林学民淡然地说着,可脸上紧锁的眉头却暴露了他的心情。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