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我能从古玩上得属性 > 第26章 宫钱

第26章 宫钱

作者:笑赏西楼
    听到这话,徐西楼一脸的懵逼“什么”

    游戏玩的好还不行吗

    凭本事陪土豪玩游戏挣钱,这都还不行

    再说了,我徐西楼一生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什么”徐西楼问道。

    常茵茵见到徐西楼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摆了摆手,没有再追问下去。

    这人,没意思

    没点实诚的。

    众人无语,车开到了远山堂。

    徐西楼半梦半醒,见到车停了,自顾自的问了句“不是去医院吗”

    听到徐西楼这突如其来的话,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他,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徐西楼看着常茵茵,常茵茵也莫名其妙。

    但是很快,常茵茵马上反应过来,徐西楼这是说她应该去医院

    “你滚”

    常茵茵火大的摔车门而下。

    韩叔也是铁青着脸,跟着下车了,车上只剩下二狗子和徐西楼了。

    二狗子冲徐西楼竖起大拇指,佩服的说道“兄弟,你牛逼,常老的孙女你也敢上,还要去医院,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厉害啊还是老啦”

    听到这话,徐西楼一愣,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个时候,六子发来短信,说牛德贵喝高了,拉着他不肯走,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想了想,徐西楼便笑着对二狗子说道“要不,您在送我去趟学校”

    二狗子白了徐西楼一眼,但是还是开着车往学校去了。

    接下里的两天,徐西楼很忙。

    忙着看车模,呸,忙着看车。

    看了两天又白又长的车,徐西楼迷糊了,不知道该开什么好,感觉各种类型就想要驾驭。

    眼看着就要出发了,徐西楼只好暂时消停,等回来再买。

    这天一早,韩叔亲自开着车就到校门口等徐西楼。

    大气的越野车,一时间让徐西楼觉得自己的定位是不是定错了,买什么新能源啊

    这车,多漂亮啊

    一问价格,好家伙,一百多万,徐西楼当即没有再说话了。

    穷,说话不硬气。

    接上常茵茵和唐英杰之后,车就开始上路了。

    虽说是出了京都,但是其实也并不远,路上也很顺利。

    差不多两三小时的样子,一行人就到了目的地了。

    这个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但是却依然是人头攒动,一副热闹的景象。

    一排排赞助的大棚之中,小贩就在地上铺开四尺长布,各色文玩就这样堆放在摊位前,摊主坐着小马扎就等着人来挑选。

    不看地摊上的东西话,你会真以为这就是一个赶集的市场。

    原本车上的疲惫和劳顿,看到这景象,一时间一扫而去,让人忍不住就想跃跃欲试。

    “哗,这么多人”唐英杰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不由的惊讶了起来。

    在他的印象之中,只有古玩市场才有这么多人,没想到这里也是热闹非凡。

    徐西楼见到这样的情况,也是眼前一亮,当即率先进入了人群。

    这下子,可以大展身手了,看看能不能遇到什么值钱的玩意。

    逛了很久,基本上没有遇到,甚至有些东西以徐西楼的眼力,一看就是新的不能再新了。

    说不准,都是昨晚连夜做好今天来卖的。

    虽然没有遇到什么东西,但是徐西楼也乐此不疲。

    有时候,看一件东西怎么新,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逛到一个钱币摊位的时候,徐西楼停留了下来。

    摊位的人不怎么来,都是扫一眼就撤了。摊主见到徐西楼一个一个研究半天,觉得似乎是有被宰的潜质,笑着从身后又拿出一个马扎递给了徐西楼。

    徐西楼也没客气,当即打开坐下,就开始慢慢的翻找了。

    摊主抽着烟,一边也和徐西楼闲扯。

    指着那右上角的那一摊对徐西楼说道“小兄弟,这样的钱见过吗”

    徐西楼一看,呵呵一笑道“花钱嘛,见过。”

    “哟,还有点眼力,这可是好东西,有兴趣玩玩。”

    所谓的花钱,就是一种钱币的形制,但是并不用来流通的钱。

    一般认为花钱是从汉代开始,据说是当时民间自娱自乐的一种用来玩的钱,做工和材料上面相对真钱来说就很粗糙了。所以,民间把这种钱笑成为“花钱”。

    花钱的种类可以分为很多,比如祈福,求子,镇库,或者用来玩耍,当配饰,甚至死后陪葬等等等等,多不胜数。

    其实真的要往上翻花钱的起源,恐怕要从有钱币就开始了,比如海贝什么的。我国的钱文化也是很悠久的,金属货币最早在就是殷商时就有青铜贝币了。

    从出土的情况来看,不少青铜币有的是和海贝放在一起作为财富的象征,但是有的却是放在车马坑作为饰物。

    其实,也能算是花钱其中的一种。只是由于资料没有明确记载是不是属于花钱一类,所以也就不算了。

    但是从一些出土的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金属钱币上看,往往会有一些铸与祭祀有关的用语或吉祥词语。这类,其实也是属于花钱的一种了。

    至于从哪里起源,怎么考证,这个徐西楼也是一知半解。

    不过,他倒是对其中一枚花钱有了兴趣。

    那是一枚宫钱。

    听着名字就能知道,这是和宫廷相关的钱币了。

    没错,宫钱作为花钱之中特殊的一类在于,他是用于我国古代时候,皇宫之内遇到什么节假日啊装饰啊,赏赐等情况,特质的一批钱。

    这种钱也是没有实际流通的价值的,反正就是图个乐呵呗,皇帝最大,他说了算呗。

    到了清代的宫发展就到了鼎盛,嗯,泱泱大国嘛,总得有点气度,不搞点虚头巴脑的玩意,这气度显示不出来啊

    清代宫钱是以年号加天下太平最为出名,什么意思呢,就是正面是年号,背面写着天下太平。

    这种天下太平的宫钱,可不是现在才出名的。

    人家在清代的时候,就已经出名了。

    清代的钱币学家鲍康所著的大钱图录就很明确的说了“奉先殿所用各袱四角皆坠此钱,遇列圣生时,则更易新建元铸者。”

    嗯,翻译一下就是在故宫一个叫奉先殿里头的包袱上都坠着这种天下太平的钱,每当先皇升天,新帝即为之后呢,就需要重新做一批新的年号的天下太平钱来取代。

    引起徐西楼注意的,却并不是钱堆里面的天下太平宫钱,而是另外一种宫钱。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