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1792富甲美国 > 第十一章 危险与安全

第十一章 危险与安全

作者:飞碟领航员
    “这个东西交给你们去做,做好了去海上放下水试着操纵一下,有它以后我们遇上海盗和私掠船不再是只能逃命啦,”弗里兹从挎包里取出一套图纸递给尼奥,搔了搔头,“但是它还需要一套比较复杂的机械点火结构,我要去费城亲自督造,你要一起去吗”

    “不了,我还是在这儿歇息一阵子,把这个东西帮你造好吧,”尼奥端详着图纸,上面的东西像是一条大蝠鲼,从它的前端有三条绳索间隔很开的分别连接着它上面的几个舵面,拖拽不同的绳子可以控制它进行转弯、浮沉等动作,非常类似于风筝的控制,等到它内部带上五十磅左右的载荷,还要靠木骨架子上固定的好几个气囊才能在水中保持悬浮。

    商议好细节,两人分头去做各自的事情,等到糖化反应罐造好,尼奥还要带领肖尼人们进行安装,他现在也确实事情多的走不开。

    这边弗里兹直奔铸炮厂,五套铁制碾轮已经接近完工,工人正在转动它们以打磨掉铸造中在轮缘出现的毛刺和锐角,保持碾轮运动的一致性。

    等他检查过五套碾轮的平衡和转动之后满意的对潘恩说“你们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让我很放心的把一样小东西也交给你们做。”

    潘恩展开图纸才知道又上了他的当,这东西也许是很小,可一点都不简单,是的,这就是一台仿法国技术的火药测试仪。

    其实最早的火药测试仪在1587年就有人发明出来,但是因为不足之处太多,几经改进1627年德国人富腾巴克发明了一套利用重力来测试火药威力的设备,法国人苏里圣雷米1697年在他的基础上发明了一套更成熟的火药威力测试装置,从17世纪末一直使用到20世纪。

    原理很简单,放在一根管子里的火药爆炸时把压在上面的一大块金属重锤向上推,直到重锤速度被重力耗尽要下落时,连在金属重锤顶上的垂直棘轮就会被棘轮两边的弹簧金属片卡住停止下落,通过量取金属块被上推的高度这样就能比较火药成品的质量变化,实际上通过一些复杂的计算甚至能大致计算出火药的燃烧速度。

    当然,实际的装置还有两根滑动限位轨道,对加工也还有更多要求,但这么一个粗糙的设计已经比只能装进枪里看能不能打响进步多了。

    潘恩的对策比弗里兹想的还要简单,他去掉那个累赘的管子,在一大块铁上钻出大孔槽,把重锤合上严丝合缝,也算是完美符合了弗里兹的要求。

    等在巴尔的摩的委托加工部件全部验收合格,弗里兹又马上把它们装运上樱桃号快船,经过两天一夜多的航行终于抵达雪松溪,船长则继续向费城航去,浩劫之后的费城正重新吸引着四方的旅人去实现各自的目标。

    弗里兹顺便让船长转交两封信给尤金,一封当然是陈说厉害,樱桃号虽然航行的看起来还不错,但危险隐患始终存在着必须改造,另外叮嘱艾略特兄弟俩千万别把火药厂的事情在肖尼人面前说漏嘴;一封让尤金转交给回家团圆的麦克尼尔,让他找时间把樱桃号好好的检查一下,提出改造意见,重新造一条船花费实在太大了,弗里兹再想想也颇觉承受不起。

    经过三天的艰苦施工,五套碾轮终于安装完毕,合上齿轮风车把它们推的围着黄铜碾槽转起来,代替药粉的海砂和贝壳被碾的噼啪作响,弗里兹仔细的观察着被碾的挤到一边的固体在碾轮离开后又重新在重力作用下掉回槽底,说明碾槽两边的碟状沿无论高度还是坡度都制造的非常理想。

    多亏那条搁浅的法国船给自己了那么多铜材,否则要制造这么多铜器光是采购材料就会让人非常头痛。

    很有趣的一个现象是,火药厂里为了避免产生火花,铁器和铁器会发生碰撞、摩擦的地方都不能用铁器,但是铁器和铜器却可以,这就让火药厂成为了耗铜大户,几乎形成了一个原则,你觉得不该用铁来做的东西换成铜来做准没错,铜不够就铁外包铜,听起来很怪吗,火药厂里边古怪的规矩多着呢。

    现在弗里兹就正一脸严肃的向工人们宣讲着工厂安全的第一条制度,“维奈特家的,把你们所有的丝绸、毛皮衣物都找出来,布里埃纳家的也找一下,这些衣服从现在起你们都不能再穿,直到有一天你们离开雪松溪火药厂,那个时候随便你们穿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呢萨瓦兰先生,我们都不能理解您这个古怪的禁令,虽然女人们丝绸的衣服并不多,但穿着柔软轻薄的衣服工作时应该更快乐怎么会影响您的工厂呢”维奈特的老婆大声抱怨起来,其他人则轻声的应和着,人虽不多但也形成了嗡嗡声。

    “安静我所以要把这一条放在第一个说就是为了告诉你们,不管理解不理解,工厂的制度都必需要服从,否则等到你们理解为什么这么规定的时候已经变成碎片了

    格雷格,把东西搬进来”弗里兹敲着铁锅说,对这一幕他早有准备。

    格雷格把一大块松香和一小**火药放到弗里兹面前。

    “维奈特女士,刚才就属你声音最大,现在一定也有力气来给大家做个演示吧,去找一块丝绸过来,按照我说的去做”

    维奈特老婆尽管满脸不乐意,但还是从住处找了一件丝绸衣物过来,弗里兹让她拿起松香在丝绸上用劲摩擦,自己取出一支银勺倒过来用勺柄挑出一撮火药递过去,“把松香靠近勺柄尖”

    那女人不情愿的照做了,没有人看清楚过程,刺啦嘭火光闪现一连串的反应发生在一瞬间,毫无思想准备的女人尖叫一声丢下着火的松香一连退了好几步才哆嗦着停下来。

    “我不会再向您们演示为什么要这么规定,仅此一次,这儿是火药工厂一个处处都有危险的地方,你们来这不是上大学,我要求你们怎么做不需要你们理解,照做就是了等到你们正式成为熟练工人,我会给你们美国工人中最高的一等薪水,但薪水再好也要你们有命拿有命去花,下边我讲的东西都给我听好了,没听清的我说完可以再问,但再有人说不理解三个字那就把船费赔出来马上给我滚蛋”

    弗里兹大声吼向这些大部分都比他年龄大的工人,言语不再客气,自己的身家都在这里边,容不得哪个糊涂虫胡来。

    火药厂事故在这个年代非常普遍,普遍到进了火药厂混合和装料工序的人就少有能囫囵个的干满十年,实在是因为人们对火药的误解太深。

    火药属于危险品中最危险的一类,点燃它需要的能量极低,静电、摩擦、撞击都会让它发生不可预知的爆燃,而它的粉末又极容易被工人忽视,手上、衣服上粘上的那一点粉尘常常在不知不觉中就换了个地方蓄积起来,直到某一天一个倒霉鬼因为谁都想不到的原因压在这片粉末上弄响它。

    它并非一定要用明火才能点燃,更可怕的是火药不分干火药、湿火药都同样危险,这是已经由无数马大哈用性命来证明的。

    “所有丝绸、毛皮的衣物都不能穿,哪怕是内衣,我会给你们金钱的补偿,直到你们离开这个工厂,这期间谁也不能穿这两样衣料的衣物,这次都记住了吗”

    这次再没有人提问题,他们都点头。

    “在工厂里不许身上带有任何金属的东西,不论是纽扣、金属鞋掌还是钱币、首饰,这都能做到吗”又是齐齐的点头。

    “不允许串岗,特别是混合、干燥和包装,其他岗位的人都不许进去,马塞尔,你在安排工人干活的时候同样要牢记这一点。以上各项若有违反者扣半个月薪水,一个月内连续发生两次立即解雇。”

    “所有使用明火的岗位都要记着,你们正在处理的东西非常易燃,每个人身边都有装满清水的水桶,发生火灾不要惊慌,马上把水倒上去或者还能救你们一条命。”

    “工场里风车和齿轮很多,一旦衣物什么的被挂住绞进去,当机立断扯破或者脱掉不要犹豫,否则被绞成肉泥的就是你们的手和脚”

    一件件一样样弗里兹说的口都干了,这个时代没有照片和视频,那些过去的事故现场没法拿来震慑工人,还真是遗憾啊

    对于布里埃纳一家这样从头学的,虽然养成规矩要一点时间,弗里兹还并不担心,他最怕的是维奈特一家这样做过手工业一段时间,就想当然的把过去的经验套过来,那样意外会来的很快。

    为什么马路上工厂里耍帅最后玩脱的都是老司机,因为在发生意外这一样上面轻信经验反而会造成误导,如果不能完全掌握现场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还迷糊的照着老一套来那就是把头往玻璃上撞。

    当着所有人的面,弗里兹数出了按照新衣价钱来计算的赔偿款,在溪边一把火烧掉所有丝绸和毛皮,这是向他们传递一个讯息,抓安全上自己是一点都不会讲人情。

    多说一句,经过两百多年来的研究,几百种火药配方都已经印在手册里边了,危险品非同小可,不管将来吃不吃这碗饭,都不要私自去尝试,市场上的工业化成品永远比手工配制的效果更好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