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神医嫁到:高冷师父养成夫 > 【141】强暴

【141】强暴

作者:阿尔铭
    众人一番商议后觉得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既然要回去那此时就不能再走太远,几人就在周边找了个背风的小坡窝了起来。

    夜里寒气重,鲁克托便和那仅剩的护卫出去捡些干柴。

    叶清宛依着时越坐下,拿手指戳戳他的胸口肋下,好好确认了番有没有折断肋骨。又左摸摸右摸摸按压腹腔,确认同样没有内出血才放下心来。

    “叶妹妹,我如此对你,你竟然还有心关我的死活?”时越虚捂着胸腔,半躺在斜坡上奇道。

    叶清宛收回了手,开口道“对啊,我关心你什么时候死。”

    乌古斯王子瞧二人聊的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忍不住又上前出言嘲讽“倘若那小王爷不遂我心,我肯定第一个杀了这小贱人!”

    叶清宛一听就来气,这王子肯定是脑子有问题,那突厥的王位活该让什么亲王惦记着,最好还是亲王当好了。

    时越也是紧皱了眉头,本来他被药毒倒差点落得任人鱼肉的地方就已经很生气了,还因为马儿的死摔了个不轻,现在这乌古斯还这般没事找事,不由言语不大好起来,“王子若不想突厥被踏平,还是不要招惹花瑾言的好。”

    “我就奇怪了,怎么你和我父王他们都这么看重这个花瑾言?他不就是个皇亲么,还是个屁大的孩子。”

    时越神色古怪的看了眼叶清宛,道“他不是普通的皇亲,是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指不定哪天就是他坐上了那把椅子呢?”

    乌古斯听罢不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神色开始扭曲,他愤恨的道“我最讨厌他这种人,就像我的王叔一样!痴心妄想!都在觊觎着不该他们的东西!”

    那欲夺权的亲王似乎是乌古斯的逆鳞,他逐渐开始暴怒起来,一边叽里咕噜的说着叶清宛听不懂的突厥话,一边手舞足蹈像个陷入崩溃边缘的疯子!

    他忽然将目光锁向了叶清宛。

    叶清宛心中一凛,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见乌古斯上前两步将叶清宛提了起来,双目通红表情扭曲叽里咕噜的吼叫着。

    叶清宛只觉得自己是个真真正正的弱鸡,双手紧紧的抓着衣领,整个人随着乌古斯的动作左摇右摆。好在人还是镇定没有尖叫反抗,就怕进一步激怒他。

    乌古斯嚷嚷了半响还不解气,眼神往叶清宛胸口一瞅,伸手就要扯她的衣裳。

    叶清宛脑袋“嗡”的一声,在电光火石之间还有功夫吐槽这王子真是人才,都什么时候了在荒郊野地还有心思来调戏良家妇女?

    “乌古斯!你做什么!”

    叶清宛听见时越暴怒出声,自己在与乌古斯做着激烈的抗争,也无暇在分心去瞅一眼时越。

    起先她还想着识时务者为俊杰,小不忍则乱大谋。可现在是有关清白的事儿,容不得她在忍,也没有时间给她在多做思考。

    “我若少了一根寒毛,你猜瑾言会怎么对付你!”

    本想出言警告,毕竟从对话中听出他们有求于花瑾言,可谁知乌古斯一听到花瑾言三个字整个人陷入了疯狂,就像个疯子!

    叶清宛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孤立无援与恐惧的袭来,这是一种难以言状的恐惧。就像是黑夜里你也一群小伙伴们在野外嬉闹,忽然开始有人开始有人奔跑,倘若你是落在了最后一个就会开始害怕,虽然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你放开我!你放开!”

    冬衣虽然多,但乌古斯粗暴的拉扯可不像是小丫鬟给你一件一件温柔的脫。不过三两下叶清宛就衣冠不整起来。

    他就像一只暴怒的猛兽,毫无理智可言。

    疯了!真的疯了!

    叶清宛不停的踢腿抓挠,可不管什么疯不疯的,她只知道若是不尽快将乌古斯阻止,自己恨不得去死!

    乌古斯被叶清宛突然暴起的反抗弄的烦心,伸手毫不留情的朝她面上甩去!

    “啪!”

    叶清宛脑袋一歪,只觉脑袋发懵,耳朵里“嗡嗡”的响,左脸上火辣辣的疼。

    “乌古斯我让你放开她!”

    乌古斯回头朝时越叽里咕噜的喊着什么,忽然声音戛然而止!

    抓着叶清宛的手也一松,叶清宛跌坐在地上,正好奇怎么回事呢,就见乌古斯捂着腹部倒下了。

    “扑”的一声,还激起了一小片灰尘。

    叶清宛愣愣的抬头,看到时越一手捂着胸腔,一手拿着一把带血的匕首颤颤巍巍的站着。

    她低头瞅了瞅倒在自己面前的乌古斯,又抬头看了看时越,如此五次三番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模样。

    乌古斯还躺着地上痛苦的蠕动,嗓子里发出呜呜咽咽痛苦的叫声。

    时越扑跪在他面前,贴近了些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

    只见乌古斯如跳上岸边的鱼儿一般大张着嘴巴,奋力的扭动着身体,可是鲜血潺潺,生命也在慢慢消逝,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徒劳的挣扎罢了!

    时越举起匕首,又狠狠的捅了乌古斯的脖子!不过转瞬间就结束了他的生命。

    鲜血四处喷溅,叶清宛条件反射的蹭着地面后退了两步。

    时越瞅着见,收了匕首走近了蹲在她面前道“好了,没事了,把眼泪擦擦吧。”

    叶清宛一摸脸,入手湿润一片,这才发现自己竟不知在什么时候吓哭了。

    时越盯着她瞅了一会儿,言语中带着歉意道“这伤好好养着,抱歉,倘若安远兮在这定会让你恢复如初,肌肤吹弹可破的。”

    叶清宛顺着他的目光摸了摸左脸颊的偏后方,轻轻一碰就一阵火辣辣的疼。不过好在没有破相,顶多肿几天。她摇摇头道“没关系,倒是你,你将王子杀了,那你以后可怎么是好?”

    时越似脱力般的跌坐在她身旁,“我身上有伤若是与王子斗武必败,那你怎么办呢?”

    那你怎么办呢?

    叶清宛忽然百感交集,恍惚中记起那年金义山庄内的夜里,几人吃吃喝喝后天已大黑,自己与秋灵面对黑暗时多少还是都有点犯怵,马柯思问道“时兄弟,你不去送送人家?”

    当年就没有送,而后又做了那么多利用的她的事,为什么现在还要来管她呢?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