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超级林业人 > 第155章 山中有林心中有民

第155章 山中有林心中有民

作者:忠虎添翼
    何晶的耳朵真灵,听到山有林放下了碗筷,道了一声谢,她赶忙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好似刚刚她压根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山有林并没有在乎何晶的感受,而是把摩托车放进了库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倒头就睡,显得那么没心没肺

    其实,越是显得没心没肺,山有林越是有心有肺,脑海里怎么也抹不去宋慧怡那韩国范的脸庞,以及混合着田喜凤那么古典美的脸庞。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山有林赶忙爬起来,问道“谁”

    “我,小董。”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董被山有林骑得摩托车给吵醒,他起来上了一趟厕所,就来敲山有林的门。

    山有林赶忙打开,微微一笑,赶忙问道“董副站长,你不是在午休吗”

    小董揉了揉眼睛,笑着说“你的手机究竟怎么了欠费了,还是压根没电了,汪雅娟竟然把电话打在我办公室,你小子真有两下子”

    “啊什么情况”山有林明知故问。

    “汪雅娟,难道你不知道汪雅娟是谁吗”小董笑着问道。

    “当然知道了,只是我的手机在荒凉乡那样的大山里,怎么可能打得通呢”山有林赶忙解释道。

    小董理解地点了点头,倒是不理解地低声道“你和汪雅娟是什么情况”

    山有林低声道“好朋友,怎么了”

    “我来邀请你做我的伴郎,你可不要推辞”小董赶忙说。

    山有林赶忙说“巴不得,只是害怕我辱没了你们的婚礼”

    小董笑了笑,说“你可是汪雅娟的好朋友,再者,汪雅娟争先恐后要给边缘当伴娘的”

    “额呵,争先恐后,几个意思”山有林打趣道。

    “汪雅娟和边缘是好闺蜜,难道你不知道吗”小董自豪地说,毕竟,小董也是一个钻营仕途的人,只是和山有林差不多,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罢了

    闹不好,小董这一辈子当上个站长就算是烧高香了,毕竟,他的文凭太低,几乎到了没有文凭的地步

    当然,山有林很可能一辈子也没办法当上站长,毕竟,他的文凭太高,根基没有

    很多人羡慕嫉妒恨着山有林,无形中也推波助澜了某些风气,那就是,干得好的,未必是好干部,干的多的,未必能有好结果

    山有林在荒凉乡有了“小山神”的称号,却惊慌失色了汪大海,毕竟,县里的一把手上一次走近汪大海,冷着脸,低声道“大海,你为何把山有林留在林业局呢”

    汪大海的的确确是没办法怎么解释清楚,只好说“我只是想为林业系统树立一个榜样,毕竟,他是名校秦山林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县里的一把手笑了笑,说“好,你树立的好”

    没等汪大海说什么,一把手丢下这句话,直奔主席台去了,会议开始,人们各就各位,洗耳恭听

    汪大海却忐忑不安,心里问自己,您究竟是几个意思呢

    是说我树立的好,还是不好呢

    有时候好和不好,真心是没办法分清楚,犹如女人一般,说不愿意,其实,又是很愿意,只是试探眼前的男人蠢不蠢

    汪大海犹如宋江一般,站在十字路口,送着那些不爱当官的梁山好汉,心里说,难道我错了

    刘大飞和令狐俊一左一右在汪大海身边坐着,也是有种溜须拍马的架势,毕竟,汪大海并不比刘大飞和令狐俊高,然而,自从有了退耕还林,很多乡镇领导开始靠近汪大海。

    再者,他们心知肚明汪大海的亲弟弟汪大富是青岳县的首富,曾经和上一任县里的一把手走得很近。

    当下,虽然现任一把手刻意与汪大富保持距离,但是依然会距离产生美

    毕竟,在金钱的社会里,拜金主义,世道人心,有人为了政绩,有人为了攀龙附凤,有人压根就是金钱迷

    要说山有林没有攀龙附凤的心思儿那是假的,要不然,他是不可能去招惹汪雅娟的。

    山有林看着小董那副得意洋洋的劲头,不知怎的,真想暴揍一顿,回头一想,心里说,难道我歇斯底里地发神经吗

    山有林赶忙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很好,恭喜,愿你们白头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小董点了点头,并没有懂全部的内涵,笑着说“谢谢你也一样,无论怎么样,抓紧了汪雅娟,不过,实不相瞒,汪雅娟的家庭背景是高不可攀的,不过,你小子总是会出奇迹,那天晚上你怎么就喝掉了六杯白酒呢不要命了吗”

    “命要,钱也得赚呀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拥有公用车呢”山有林意气风发地说。

    小董笑了笑,说“公用车只是名词,难道你能用几回。”

    显然,有几分挑拨离间,然而,让小董没想到的是,呼延灼掀开了门帘,这把小董吓了一跳。

    还好山有林没有回答什么,呼延灼冲着山有林笑了笑,并没有理会小董,显然是听到了,他看着山有林的眼睛,说“今天晚上又是一场硬仗,长庆油田外协部主动打电话邀约喝酒啦荆州,我的天,是不是肖阳玉走漏风声了”

    小董和山有林齐声道“也许”

    呼延灼皮笑肉不笑,回头看了一眼惊慌失色的小董,笑着说“你怎么这副脸孔”

    呼延灼准备说,你怎么这副嘴脸,又不好意思这么说,毕竟,上下手关系,不要闹得太僵,以免小董再去汪大海那里打小报告

    刚刚的的确确呼延灼听到了,再加上呼延灼记恨小董在胡志伟那里打小报告,他越来越对小董不满意和恶心了,只是男人之间不得不较量,而不是像泼妇那样骂街

    小董赶忙说“没洗脸,刚刚睡起来,那你们聊,我去办公室准备一下。”

    呼延灼点了点头,小董逃跑一般离开了山有林的办公室,使得山有林内心深处发笑,觉得小董总是一副做贼心虚的面孔,五大三粗,怎么就没有遗传了他老爸的英雄气概呢

    呼延灼心里说,难道小董不是他老爸亲生的

    呼延灼和山有林默契地四目相对,犹如久别重逢的老情人,笑了笑,呼延灼说“今天晚上,你可不要那么逞强,也不要听有些人胡说八道,我们自己的车,自己公用,以后回家什么的,都用得了”

    山有林连连点头,感激地说“谢谢呼站我不是逞强,我是为了您上位”

    呼延灼感激地说“人人都说高文凭未必有高人品,看来他们都错了,山有林,你这好兄弟我交定了”

    虽然呼延灼依然有蠢蠢欲动之下的表演成分,但是内心深处还是真心实意地夸赞着山有林,毕竟,山有林人如其名,山中有林,心中有民,爱憎分明,坦坦荡荡,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