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蚀骨帝王欢 > 第七十九章:幸灾乐祸

第七十九章:幸灾乐祸

作者:漓江渔者
    闻言,乐无霜微微一笑,那笑就如烈日骄阳般灿烂,这样的笑容却灼伤了齐晟渊的眼,已退回位置的齐晟渊生生将手中杯盏捏碎。

    身后宫人见到,立即上前为其添了副新的杯盏,又满上了美酒,他端起一饮而尽,不发一言。

    “姐姐在此谢过妹妹,姐姐愿妹妹亦能早日觅得如意郎君。”

    “颖瑄妹妹,你就别恭喜了,无霜姐姐要嫁的是北齐质子,一个质子有什么好恭喜的。”一道很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

    是乐扶月,只见乐扶月手举着杯盏正嘲笑的看着她,说完将杯中之物仰头一饮而尽,其动作一气呵成是说不出的潇洒快意。

    “是啊,我一个做过牢的人都已经觅得如意郎君,你一个正经姑娘家可是到现在都还无人问津呢,这可如何是好?姐姐都替妹妹你担心了。”

    乐无霜如是说着,仿佛真是为乐扶月担心一般。

    “你!”见她这么说,乐扶月气得将杯盏‘砰’的一声放在了桌案上,一时说不出其它话来,只定定的瞪着乐无霜。

    一旁乐颖瑄只是抿唇笑了笑,没有答话。

    这时卫铃兰从卫家那边走了过来,将乐无双拉到一边焦急询问,“表姐,这怎么回事?”

    “祖母婶婶们,卫府一大家子人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特意让我来问问你。”

    见卫铃兰这么问,乐无霜柔和回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突然就被赐婚了,很突然,亦让我措手不及。”

    “哦,那就好,我们还以为你和那北齐质子一开始便知道要被赐婚一事。”

    “以为这事是你们一手主导呢。”说着卫铃兰拍了拍心口,仿佛她才是此次事件的当事人一般。

    “对了,祖母问你,你对那北齐质子这门婚事怎么说,若是不同意,即使拼掉卫府满门功勋也要为你挣掉这门婚事。”

    听卫铃兰这么说,说她乐无霜不感动那是假话,是的,也只有这才是真心为她着想的亲人,至于乐府,不乘机落井下石就是好的了。

    就看那乐清文的嘴脸便也知道,再看金氏,也是同乐扶月一般那种幸灾乐祸的神情。

    看来她和祖母金氏是命格相冲,明明都是乐府孙女,金氏对乐颖瑄的态度和对她乐无霜的态度截然不同,真是厚此薄彼。

    “你替我谢谢外祖母她们,就说我对皇上赐的这门婚事无异议,北齐三皇子俊美无俦无人能及,我亦很满意皇上的这场赐婚。”

    见她这么说,卫铃兰又狠狠在她脸上看了一番,在确定她不是说假话后便回去了卫府那边。

    宴席过半,殿内酒水气味**,乐无霜郁闷之下也喝了不少果酒,头脑有些发涨,打算出去散散酒气,于是便径直离开位置。

    她记得含元殿附近有个园子,里面曲径通幽,前世那会与齐晟渊生了闷气便时常一人去那地方散心。

    至于为什么不去御花园,也是因为那时的齐晟渊身边美人众多,而那些美人却都喜去御花园赏花观景,期望巧遇帝王齐晟渊。

    齐晟渊往往也是乐此不疲,经常故意与那些美人巧遇。

    于是她便从新找了个地方散发郁闷,便找来了这里。

    再次踏上这幽静小道,乐无霜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前世那一幕幕不停在脑中上演。

    有欢乐的,有愁苦的,有憋屈的,有气愤的,有嫉妒的,种种交织起来让一时她心绪难平,意识迷茫。

    席间她饮了些酒,虽是果酒却后劲很足,此刻有些拘不住性子,遂放任自己沿着小道自由行走。

    夜风轻轻拂过脸颊,双眸半眯着感受这深秋的凉,煞是惬意。

    “乐无霜!”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声音是那么熟悉,熟悉的仿佛已刻入骨髓,她停步转身看去。

    朦胧月光下,齐晟渊似笑非笑的站在她刚走过的小道尽头。

    “看来这里的夜色是着时很美,竟将皇上也引来此处、、”

    说着乐无霜一步三摇的晃到齐晟渊面前驻足。

    齐晟渊在她那声皇上叫出时楞住,左右看了下,没有其他人,那么她是在叫他?她叫他什么,她叫他皇上!

    她莫不是醉糊涂了,却见她直接额头顶到了他胸口上,齐晟渊能感觉到自己心就如那擂鼓般‘咚咚’响起,差一点就从胸膛跳出。

    手慢慢扶上她娇躯,原来她心中一直就有他,最近她的异常应,应该是做给他看的。

    如此,想必定是她小女儿心思作祟,只是她刚见他时的那句皇上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还有就是现在父皇已经下旨将她赐婚给了南宫宸。

    南宫宸,这个南宫宸!那么她现在算是与他在此偷情吗?

    还不待他再想什么,说曹操曹操便到,只见小道尽头一袭月白华裳,身材修长的南宫宸由远及近的悠悠走来。

    在见到抵在齐晟渊胸口处的乐无霜时,眸光闪了闪,在感觉乐无霜只似酣睡过去时,吊起的心落了下来。

    径直走过去,从齐晟渊手中接过她,“宸现与霜儿是未婚男女,霜儿席间喝了些酒,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定王海涵。”

    “宸现打算送霜儿回府,在此谢定王照顾,告辞!”

    说完,南宫宸一把抱起乐无霜向小道尽头走去,逐渐消失在月色朦胧中。

    看着二人消失的方向,齐晟渊五指握拳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南宫宸,你以为父皇赐了婚,乐无霜便能安然嫁给你吗?乐无霜的心思他刚刚一句知晓,原来在乐无霜心中一直是有他齐晟渊的。

    南宫宸,咱们走着瞧!

    乐无霜是他齐晟渊的,一直都是,谁也夺不走,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清晨,奇珍宫内,珍贵瓷器的碎片铺满一地,地上跪着一溜瑟瑟发抖的宫女太监。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宸哥哥好好的就被赐婚了呢!”公主齐婕珍因为身子有疾,并未参加昨夜群臣宴。

    是以根本就不知晓席间南宫宸被皇上赐婚的事。

    而她宫中人人都知她心悦南宫宸,纵使后来知晓了,也定然不敢告诉她。

    她只是早间暗惯例去给母妃请安时,听琉璃宫内那些嘴碎的宫婢闲谈才知晓。

    “宸哥哥怎不拒绝!”

    “难道宸哥哥喜欢那个被赐婚的乐无霜?!”

    一旁雪鸢看了眼那跪了一地的宫人,安抚齐婕珍道:“公主,且勿动怒,想来三皇子殿下也是被逼无奈,当时那种场合下,又怎敢公然拒绝。”

    “去,去给本公主将那乐无霜宣来!”涂抹艳红蔻丹的手愤怒指向宫门处。

    雪鸢无奈打算前去琉璃宫找殷贵妃。

    “让本公主知道你去母妃的琉璃宫,你便与她们一样跪在这!”

    雪鸢楞了一下,无可奈何下只得往宫门方向行去。

    临霜院里,乐无霜在宿醉后遗症中清醒,睁开双眼,入眼的是自己房间的那鹅黄帐顶。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