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你好海神大人 > 34 争执

34 争执

作者:抚呆毛
    眼眸因惊恐到极致而瞪得老大。好似要掠夺空气中的所有氧气,容语张大了嘴,疯狂贪婪地呼吸着。

    入眼处是一块雪白的墙面。

    或许在刚刚醒转的人看来,这墙面白得着实晃眼,但与那乌云笼罩、电闪雷鸣的雨夜相比,这截然相反的环境倒是令容语稍稍放下一丝紧张情绪。

    她茫然地朝着前方眨了眨眼,似乎意识到什么,眼眶不禁氵显润起来。

    “我……得救了?”

    微微颤抖的声线,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显得仍有些不可置信。

    “是啊,你终于醒了。”接口的是黎清。

    虽说被容语弄出的动静吓了一跳,但人总算是醒过来了。心头那块名为“担忧”的悬石终于落了地,黎清肩上一松,脸上浮现出淡淡笑意。

    落在容语眼中却仿如针刺,叫她眼瞳微微一缩。

    “黎清?”

    “嗯,是我。”黎清应了声。

    “你怎么在这里?”容语戒备地看住黎清,随后似想到什么,骤然紧张起来,缩起身体左右看了看,仿若念咒般自顾自地低喃,“不对……她在才好……这样他就不会再出手了……”

    “容语你说什么?”

    黎清觉得眼前的容语简直像一只惊弓之鸟,眼神慌乱地四处扫着,好像在害怕什么。

    跟着后者的视线检查了遍,黎清疑惑地又补了一句:“还是说你在找什么?”

    “没……”面对黎清的提问,容语支支吾吾,闪烁其词,左思右想却又有些不放心,犹犹豫豫地开口唤道,“黎清……”

    “嗯?”从容语的神态中嗅出一丝异样,黎清应了声,看着容语静静等待着她的下文。

    “黎澈。”

    轻轻吐出一个名字,容语紧盯着黎清,一瞬不瞬,她想从黎清眼底寻出答案。

    然而迎接她的,却是一层近似不解的茫然。

    “什么?”黎清问。

    “你不认识?”容语的目光直接得近乎迫视。

    “我该认识?”黎清皱着眉反问。

    “不认识……也没关系啦……”噎了一噎,容语勉强扯出个笑容,把视线从黎清身上挪开,看向门后那片雪色又蒙了些灰的墙角,语气放软了下来,“清清,我想请你帮个忙,你——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容语。”

    沉默了一瞬,黎清忽然喊了她的名字,这让容语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只听黎清声音沉缓,冷漠得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你以前有求过我吗?”

    不待她回答,黎清自己又接了下去:“有求过的吧?让我代替你去晨跑或者签个到什么的……”

    “但,也不是一次了吧,以飞飞的语气?平常,你不是一直喊我‘黎清’的吗?”

    “做你自己不好吗?”说到这儿,黎清轻轻叹了声气。

    “如果你对我像跟飞飞一样亲近——”容语紧紧咬住嘴唇,说不下去了,撇过了头。

    但,那个像修罗一样的男人所埋下的恐惧与随时随地可能陷入绝境的不安全感又让她眼中浮现出些许挣扎——

    “你以为……你逃得掉么?”那个叫黎澈的男人曾经这么说过。

    容语有种预感,如果对方真的执意纠缠,那么恐怕便是不死不休。

    即便能够又一次从对方手中侥幸存活,那种让人几欲发疯的窒息感她再也不想体验第二遍!

    死亡的阴影已深入骨髓,每每想起,便令容语冷得全身发颤。

    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时候,恐惧早已胜过了自艾自怜与尊严,强烈的求生谷欠令容语再也忍不住了。

    以近乎哀求般的语气,情绪积攒到极致,还未开口,两行眼泪便顺着脸颊流淌而下,容语小声抽泣起来。

    “求求你……黎清……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怎么回事?”黎清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然容语不会如此失态。

    “有人……有人要杀我……”

    “是谁?你知道是谁要杀你吗?”

    “黎澈。”

    “黎澈?”

    “嗯……你还记得于穆和孟琳在海鲜大酒家请我们吃饭的那一天吗?”容语问。

    黎清点点头。“记得,怎么了?”

    “给我们上菜的服务生,戴着口罩的那个,他就是黎澈……”

    “知道他姓甚名谁,还知道他工作地址,这样就更好办了——”略一思忖,黎清立刻有了决断,拉起容语的一只手,“走,我们直接去派出所报案。”

    “报案?”容语呆滞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反扯着黎清的手身体却不断往后挪去,“不!不行!求你了,黎清,我们不要去派出所好不好?”

    透明的输液管从床边斜斜垂落着此时已经紧紧绷直,输液管末端连在容语的手背上,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中扯出。

    黎清担心容语把针头挣开,立刻松去手上的力道。

    “我们不去了。”她站得笔直,挺拔的身姿犹如一棵松柏,以无可辩驳的语气,“报警,请警察来医院也是一样的。”

    说完便拿起手中电话,解屏后正要拨打,却被突然起身的容语一把夺过。

    “给我。”黎清向容语递出洁白手掌,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坚持。

    “不!不能报警!”容语摇了摇头,迅速把双手藏到身后。

    因为遭受了剧烈扯动,输液**在支架上仍不住晃动着。

    “你知道的,这是杀人未遂,而且对方还有再行凶的可能性。如果不把人抓到,明天遇险的可能是你,也可能是别人。”

    黎清望向容语,目光如一把利剑直指人心。

    “所以我们必须报警。”

    “把手机给我。”

    “不……你不知道……”容语害怕得再次抽泣起来,“反正我不能让你报警……”

    “为什么不能报警?”黎清不解地追问,下一刻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沉,声音骤然冷厉起来,“是不是对方威胁的你让你不要去报警?”

    她试图说服容语。

    “你应该知道,如果真的按照对方说的去做,反而会让你越来越被动,也越来越危险。至少,你得给我一个不去报警的理由。”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