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清宫吉皇贵妃录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放纵

第三百七十一章 放纵

作者:平江府
    麟趾宫。

    吉灵哄着六阿哥和三公主,看着他们都睡了,自己才趴在桌上盹了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厢房的门轻轻被推开,吉灵震了一下,抬起头就就七喜带着两个宫女,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那两个宫女都穿着盛京行宫内的宫女服装,低眉敛目。一人手中捧着洗漱的脸盆、另一人拿着手巾。

    七喜用手势指着一旁洗脸架,示意那两个宫女将器物一一放好,这才上前来扶起吉灵,低声道主子,时辰不早了,您这么趴着睡容易着凉这些天来一路车马困顿,不如奴才伺候您洗漱了,早些安置吧。”

    吉灵揉了揉眼睛,没说话。

    七喜看主子这样,就估计她还是想再等一等,盼盼皇上会不会过来。

    她默默垂下眼,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把梳子站在吉灵身后,道“主子睡得鬓发都乱了,奴才给您重新整理一下罢”

    吉灵点了点头,小达子这时候却过来了,在里屋门口跪着请了安,又问主子今日的盛京晚膳可还合口味,若是不合,他那儿做了酥皮蛋、莼菜汤、小馄饨、江米粥,可做夜宵。

    吉灵听到小馄饨和酥皮蛋,眼睛就亮了,让小达子立刻让人送进来。

    结果刚刚端上桌,外面就传来了皇上驾到的唱报。

    吉灵一下子抬起头,站了起来。

    七喜还在后面给她挽着发尾,手便落了个空,匆匆地放下梳子,跟着主子追了出去。

    吉灵刚刚走出麟趾宫正殿门口,便见院子里一片灯火通明中,四爷带着一班人,浩浩荡荡走了进来。

    她上前要行礼,被胤禛一把扶了起来,他伸手搭在吉灵肩膀上,将她向怀里搂了搂,沉声道“走。”

    吉灵鼻中闻到一股酒气,抬眼看胤禛,就看他眼神如醉,脸上虽然没见着什么红,但有的人就是这样无论喝多少酒下肚,脸上都没什么表现的。

    不是说按照老祖宗规矩天子饮酒,宫里会有专人太监在旁边看着,喝多了就会提醒吗怎么还成了这样

    苏培盛稳稳地打千儿下去给吉灵请安“奴才给宸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吉灵立即伸手虚扶了一下,温声道“苏公公请起,皇上这是”

    苏培盛站起身,无奈地给了个眼神,低声道“回宸妃娘娘的话皇上今日在崇祯殿设宴,请随驾东巡的满洲蒙古王公、大臣官员,盛京将军、盛京五部侍郎和奉天府尹和八旗子弟过来小饮了一番,又有几位阿哥陪着,皇上实在是高兴奴才一时和盛京内务府的人出去说了几句,待得回来,皇上便”

    吉灵点了点头。

    她转身扶着胤禛往里面走,胤禛搂紧了她,低笑道“朕无妨。”

    吉灵轻轻嗯了一声,却感觉到胤禛身体重量越来越往自己身上压着,她握紧了胤禛的手,小芬子在旁边看着,上前就来帮忙。

    他毕竟力气大了许多,一帮手,吉灵顿时就轻松了。

    主仆两人一左一右地扶着胤禛进了侧殿。

    吉灵看着胤禛在床头坐了下来,便低声对小芬子道“让膳房备些醒酒的茶汤,快些送来。”

    小芬子答应着,拔腿就往外走,却被吉灵又叫住了。

    他回过头,便见吉灵站在灯下,低声道“动静小一些。”

    小芬子应道“是”,这才轻手轻脚退了出去,又将殿门轻轻带上。

    不一会儿,七喜已经将洗脸的热水,手巾都端了进来。

    吉灵伸手替胤禛解了外袍,又用热水打了手巾,仔细替他擦了擦脸,才隐隐见到胤禛耳朵后与脖子的肌肤都隐隐有些发红。

    她伸手轻轻摸了摸那发红的地方,只觉得触手的肌肤甚是滚烫。

    看来四爷真的是喝的不少呀。

    方才苏培盛说,皇上高兴才喝了不少,她倒觉得未必胤禛如此自持自律的人,能放纵自己喝酒,必定是心里有愁闷,才会如此。

    胤禛察觉到她的动作,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吉灵的手,又送到唇边吻了一下,才柔声道“灵灵,朕哪能让你忙这些,让奴才们伺候便是了。”

    他说着话,却没放开吉灵的手,一直握在手里。

    吉灵由着他握着,向旁边侧了侧身子,让开地方给七喜。

    七喜跪下在床前,伺候着胤禛脱了靴子,便在这时,依云已经将膳房准备好的茶汤送了进来。

    她转身将托盘放在一旁的茶案上,双手捧着茶汤走了过来,道“主子。”

    吉灵接过来,舀了一勺送到胤禛嘴边,低声道“皇上,晚宴口渴,喝点茶吧。”

    胤禛就着她的手喝了,眼神却一直含笑盯在吉灵脸上。

    七喜和依云见状,便立即站了起身,捧着桌上的器物,给吉灵福了一福,便听皇帝道“都退下。”

    两人就跟脚底抹了油一样,立即倒退着到了殿门口,退出去还关上了殿门。

    侧殿里只剩下吉灵和胤禛两个人。

    吉灵把一碗茶汤都给他喂了下去,才用旁边的手巾给胤禛擦了擦嘴,胤禛微微侧头避开,却将她整个人一把拽进了怀里。

    吉灵闻着他身上的酒气,微微倒抽一口凉气,不由得抬头低声道“皇上晚上这是喝了多少呀”

    胤禛微微挑眉一笑,并不回答,只是抬手摸了摸吉灵脸颊道“灵灵,一到了盛京,就进了行宫,你闷不闷”

    吉灵听他话音撇开,便摇头老老实实道“咱们一路紫禁城从出发经通州、蓟州、丰润、永平、山海关,锦州、抵达盛京。一路的马车颠簸的我腰都快散架了,正好如今能歇下来,而且又有息儿、弘昕陪着,我怎么会闷呢”

    胤禛笑了,伸手绕着她方才梳头时候没梳进去的一缕长发,在手指中缠绕着玩,忽然低声道“朕的灵灵,是个知足的性子,若是人人都能像你这般,便好了。”

    吉灵听他说话这逻辑,分明清醒得很,也不像喝醉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嘀咕了几句,便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岔开话音道“皇上累不累”

    胤禛摇了摇头。

    吉灵刚才本来就是在用夜宵的,这时候伸手取了桌上一块糕点送进嘴里,幸好时间不长,那糕点还未完全凉透,她一转头,看胤禛眉目含笑地凝视着自己,下意识就将手中剩下的半块糕点向前伸了过去,道“皇上吃吗”

    胤禛嘴角微微一挑,将她忽然拉进了怀里,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一字一字沉声道“朕不吃。”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