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玉惊鸾 > 第二十章 预言

第二十章 预言

作者:商鹤桥
    “金钩彩线”安贵人喃喃道,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她只与折扇串通好拿了白玉的祭礼,却不知《极乐图》上还有这样的玄机。

    “安贵人,长歌问你话呢。”皇帝缓缓开口,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殿中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没有一个人敢替她求情。

    “皇上皇上不是这样的!嫔妾是被冤枉的!这《极乐图》是玉姑娘身边的折扇给嫔妾的!嫔妾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啊!”安小仪腿一软跪了下去,拉着皇帝的龙袍哭得梨花带雨,一个劲儿的求皇帝原谅。

    “一派胡言!”邵长歌看着坐在地上装可怜的安贵人愤愤道,“章华宫里谁不知道玉姑娘最信任的是折锦,又怎会将《极乐图》交予折扇看护,一定是你趁人不备命身边的人从备礼的侧殿将《极乐图》偷了去!”

    邵长歌虽知安贵人说的是真的,但她还是把折扇从这件事中择出去了,否则以皇帝的性子,一定会怀疑是白玉和折扇串通起来陷害安贵人。

    折扇身上有太多秘密,她们可以自己处置,但绝对不能交给皇帝。

    “拉下去。”皇帝低下头厌恶地看了一眼脸上已毫无血色的安贵人,对荣钦一字一句道,“冷宫赐死!朕要让所有人都看看,不敬太后,不敬朕,是什么样的下场。”

    圣旨一下,安贵人直接晕倒在地,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失去生命的破布娃娃般被拖了出去,却在原地留下了一个装着字条的锦囊,上面只有一句话——白氏为妖,必除之。

    短短七个字,皇帝却反反复复看了好一会儿,深潭一般的眼底划过一丝异样,这些都被白玉清清楚楚地看在眼底,虽然皇帝没有说什么,但她知道,是时候见安贵人一面了。

    所谓冷宫,不过是一座破败无人居住的又冷又偏僻的宫殿,因皇帝长久不往这处去,所以渐渐成了现在的样子。

    白玉还未推开冷宫的门,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安贵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加上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一阵冷风,的确让人汗毛耸立。

    “姑娘,您又何苦来这一遭,派个人来问便是了,这儿的阴气太重,奴婢听说但凡是被送到这儿的人,就没有能活过一月的。”折锦看着坐在墙上歪头盯着她们的黑猫,手心出了一阵冷汗。

    “有些话我得自己问清楚,否则以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白玉说着就推开了冷宫的门,惊飞了一树的乌鸦,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当她看到斜躺在地上七窍流血,浑身爬满臭虫蝇蚷的敏昭仪的尸体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随后掩帕干呕了起来。

    “哈哈哈,白玉,你看到了吗?我今日与敏姐姐的下场,就是你的明日!”安贵人被两个身强体健的太监摁在地上,却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白玉,她疯狂挣扎着,几近癫狂,“我入宫无宠无子,偏被分到了章华宫,处处受昭贵妃的打压欺辱,若不是敏姐姐偷偷照顾,我哪能活到今日啊偏你最厉害,也不知道给长公主说了什么,竟将敏姐姐逼死在冷宫,是你杀了她!我就是变成厉鬼,也要同姐姐一同来找你索命!”

    “害人终害己,她怨不得旁人。”白玉压下胸中不适,一步步走到安贵人面前,盯着她的眼睛道,“那个纸条上,究竟写了什么?”

    “白氏为妖——必除之!”安贵人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半是悲哀半是嘲讽地看着白玉,冷冷道,“你难道不承认你是个祸害吗?就是因为你的存在,你们白氏才惨遭灭族,也是因为你,原本安安稳稳的后宫硬是被你打破了,你想想看,有多少人因为你而不得善终?你入宫不就是想查清楚凶手到底是谁吗?哈哈哈,我知道,但我偏不告诉你。”

    听安贵人提起白府之事,白玉的眼神暗了暗,抓着折锦的手紧了又紧,突然猛地掐住了安贵人的脖子,冷声道:“是谁?说!”

    “哈哈哈白玉啊白玉,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就是个蠢货!”

    安贵人突然笑得诡异,瞳孔骤然放大,脑袋一歪没了气息,鲜红的血顺着她的嘴角汩汩流下。

    “姑娘!她咬舌自尽了!”折锦虽平日里胆大包天,却也是第一次见这么血腥的场面,顿时又惊又怕,用手帕掩住了口鼻,一脸惊慌。

    白玉却面无表情,将手上带血的帕子扔在地上,转身径直回了章华宫。

    此刻折扇早已被折锦控制住,被五花大绑堵住嘴摁在昭贵妃面前。

    看见满手是血的白玉,傅端仪惊叫一声,捂住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安贵人死了,咬舌自尽。”白玉冲昭贵妃甩了甩帕子,脸上的从容冷漠让昭贵妃都心下一惊。

    “给玉姑娘打盆水净手。”昭贵妃不动声色地吩咐了下去,随后用脚踢了踢地上的折扇,看向白玉道,“你怕是不知道,这小丫头本事可大着呢,居然一直和沈和兴那个罪人通着信,信的内容你自己看吧,本宫可说不出口。”

    昭贵妃抬了抬手,青栀便将一沓厚厚的“家书”递给了白玉。

    白玉擦干手,一页页浏览,嘴角的嘲讽之意越来越明显。

    “原来在公主府的时候你们就勾搭上了,驸马以纳你做妾为条件,才让你几次三番地害我,折扇,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白玉将手里的信撕碎,扔在了折扇的身上,冷笑道,“公主府是什么地方?岂是他沈和兴说纳妾就纳妾的?那月瞳的下场你也看见了,若你真的与沈和兴有了什么,你又能好到哪去?虽说他现在还是忠户将军,但与丧家之犬有什么两样?”

    折扇看着宫人泼出去的那盆血红的水,小脸早被吓得惨白,只是疯狂地摇着头,连呜咽声都不敢发出来。

    “你年纪小,被人惑了心智,我不怪你,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自己领五十鞭出宫去吧。”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