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掌中权之谋一世荣华 > 第23章 打算

第23章 打算

作者:疯玖久
    荣华瑛撑着头,思绪渐渐放空,秦兆钰知道她的消息会怎样呢有难过吗?

    听元宝讲,秦兆钰让东临给她守丧一年,可是他呢,会给她守吗?

    这个时候荣华瑛好像也不是很讨厌那个代替她躺在离山的冒牌货了。

    只还是很难过,幼时曾听母亲说,喜欢一个人,不论他变成怎样,都会记得他并不改初心。

    荣华瑛自认她可以为秦兆钰做到,可秦兆钰呢?他能吗?

    一个心里没有她的人约莫是不能的吧……

    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秦兆钰着实是个大王八,她一个姑娘在这样的环境里顶着其她人的嘲讽异样眼光,帮着秦兆钰的天下做任何事,容易吗!简直枉费她这么些年的付出……

    荣华瑛趴在桌子上哭着,仿佛要把所有的情感都哭走。

    站在门外的秦兆颐就这样听着屋里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变成微弱的鼾声。

    秦兆颐放下心来转身离开了,能哭,就好啊……

    殷家寨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虽说寨里的人还是对他们不大友好,但是至少不再像最开始那两天的敌视了。

    秦兆颐的伤也终于恢复而荣华瑛的身体在医老的调养下渐渐有了起色。

    半年后。

    在这样一个少有纷争的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荣华瑛的内心变的平和。

    她的脑海里秦兆钰的影子还是那么清晰,可惊奇的是,她好像不再那么难过了,只偶尔想想那个人会不会有什么难处,其他的也并不能让她的心里泛起涟漪。

    寨子外头还是会时不时传来东临的消息,什么秦王被召入京啦,什么北匈和元沧关系突然紧张起来啦等等等等。

    这些会让曾经的荣华瑛紧张累心的事儿,现在的荣华瑛就仿佛一个局外人,看着棋盘里的人不停地蹦跶,却都不知道自己处在一个棋盘中,仿若一个笑话。

    “今年会是个丰收的好日子。”秦兆颐声音打断了荣华瑛的思绪。

    “你怎么知道?”荣华瑛反问。

    “寨子里的人说的。他们跟土地山脉打交道,最清楚这些。”

    “嗯,那很好啊,大家都不用饿肚子了。”

    “回吧,你其他伤虽好了,但子嗣仍然艰难,医老说还要靠他的方子调息半年才能离开自行休养。”

    “嗯。老头的医术不错,可以挖过来就好了”

    “他是这里的人,人都难离开故土。已经入秋了,不要让自己受凉。我已经传信给秦一,让他带着柳絮柳叶她们一块儿过来照顾你。”

    “芹菜,谢谢。”荣华瑛很感激秦兆颐。

    “我不是你四哥吗?”秦兆颐温柔地摸摸荣华瑛的头。

    “嗯……四哥”

    “回吧。”

    荣华瑛漂浮不定的心这一刻仿佛有了依靠安定了下来。

    她一直都不是一个人呢。

    一个月后,有一行人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这个少有人烟的林子里。

    被人领着上了山入了殷家寨。

    “秦一见过王爷!”秦一布满血丝,自从王爷出事后,他就一刻不停地查找王爷的线索,还要应付北匈,皇帝以及其他势力的打探。

    好容易等局势稳定下来,百面生扮演的秦王让皇帝消除了对他们王爷的怀疑,西洲城里又传出皇后是被秦王劫持欲谋反的谣言。

    把他气个半死,等抓到人平息风波,没等他们找着主子,主子已经自己发来消息了。

    万幸王爷和皇后都没事。

    “是属下无能,没能尽早找着王爷和皇后,让那群小人寻机攻讦王爷,还污蔑皇后,请王爷责罚!”

    “起来吧,此事也是本王思虑不周,才会遭此一劫,你把西洲安排的很好,让百面生继续呆在西洲,时不时露个面,本王暂时不回去。”

    “是!”

    随后秦一又向秦兆颐禀报了西洲城以及京城的各个事项才退去休息。

    秦兆颐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子,眉头紧锁,秦兆钰怕是怀疑假华瑛的死,不然不会一直盯着西洲城秦王府。

    这样也好,说明皇帝对华瑛不是没情。

    等华瑛回去,可以解开两人之间的结,两个人也不知在别扭什么,闹的快跟个路人一样。

    他担心的是华瑛不想回去,借此远离皇宫,甚至彻底远离皇帝。

    这样的话,可就坐实了皇后已死的消息,等日后揭穿真相,华瑛的皇后身份也很难恢复,不说别的,就宫里那个不知谁的敌人一定会阻挠,那皇后也就可以不是皇后了。

    秦兆颐想到这里,起身去寻荣华瑛,欲要说个清楚。

    医老的草堂傍山而临,前院是主厅,两侧是厨房兼药堂,往里走是一排住人的房间,后面是一大片空地,华瑛时常来此散心。

    等秦兆颐穿过回廊,就可以看到屋后的平地,荣华瑛就在那里练剑。

    “华瑛,医老不是说你不能太剧烈地活动吗?怎么又开始练起剑了……”

    荣华瑛提步收了剑,抹了抹头上的虚汗,笑道“这算什么,不会有事的。秦兆颐,你可真是越来越唠叨了,活像个老妈子……”

    “你是瞧我对你太好了,没大没小!”秦兆颐佯怒。

    荣华瑛嬉笑,“你可有些日子没来了,找我什么事儿?”

    “秦一他们跟我说了些情况,有点不大妙,甚至当初的关于你我不堪的谣言传出去一直没消停,你还是尽早回宫吧。”

    荣华瑛闻言,却是沉默下来,良久,

    “怎么不堪呢?说我们孤男寡女,我败坏了清誉?人死了,还成为茶余饭后的笑谈……”

    “华瑛!”

    “芹菜,再说了,这也是事实啊,咱俩不就是一起呆了半年多嘛~实在不行,我就改嫁给你得了,省得那些人嚼舌根烦得很。”

    “……”秦兆颐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华瑛有这个念头,他可是好不容易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啊……

    “你问过我媳妇同意吗……”秦兆颐悠悠道

    “……”芹菜要娶媳妇了?!她一直以为芹菜还对她死心不改呀!真是尴尬……

    罪过罪过,她还是积点口德,霍霍自己吧……不过,芹菜啥时候改了心意的,那不是她要一个人孤家寡人了!

    世间事最是无常,情之一字最甚!

    她已经感受到寒风瑟瑟了……(凉凉怕是忘了她还有个大王八呢……)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