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我怕是重了个假生 > 第二十八章 梦醒时分的灰姑娘

第二十八章 梦醒时分的灰姑娘

作者:独霸幼稚园
    秦树背着宋玉柠一路走出了校外,这才开口解释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今天早上我回家发现秦然重感冒,然后一路把她送到医院,路上顺便给我爸通知了下,再之后,医生居然给秦然安排了一波全身检查什么ct,彩超,血哦,还有mmp的血常规给我钱包安排的明明白白,我实在忍不住想出去冷静冷静,但越想越委屈啊,最后忍不住哭了再之后就是我爸过来跟我说话,我把秦然听成钱了就这样!心累。”

    “”宋玉柠一脸懵逼,良久才反应过来,在秦树身上挂着的身子不停颤抖明显忍笑忍得很辛苦。

    “算了,想笑就笑吧,我已经习惯了。”秦树一脸生无可恋的说道。

    “噗呲,嘿嘿嘿唔。”少女笑了几声觉得有点伤人便又强行忍住。

    “唉,你想笑就笑吧,我先冷静一会儿。”秦树无奈的说道。

    身后的少女得到许可,吃吃的笑了起来。

    秦树听着背后清脆的笑声,心思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最近非常倒霉啊,是不是有人在搞我?如果说我所处的这个世界是小说里,那么作者一定是傻碧简直了水平再低点可以嘛?吸引读者要靠主线!!!我特么一天天的衰神附体走哪哪有事,这算什么主线?狗臭屁!要有明确的主线才能火,死扑街!”秦树在心底怒骂道,纯粹是为了发泄下情绪。

    (某扑街:收到!安排!)

    秦树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他背着笑声渐歇的宋玉柠拦了一辆出租。

    打开车门,将背后的女孩儿先放上去,自己刚欲上车,突然一愣,悄悄的打量起司机来呼~~,不是那个司机就好。

    心头松了一口气的秦树,迅速坐上了车,关门,帮宋玉柠和自己系好安全带,报出目的地便打算如旧闭目养神

    “咦?小伙子,是你啊,节哀顺变呐”司机真诚的劝说道。

    “嗯好,没问题,我不会想不开的,也不会出家,谢谢您”秦树面无表情的说道,他都快习惯了。

    一旁的宋玉柠眼角偷偷打量面无表情的秦树,捂着嘴巴悄悄的笑了起来。

    一路上,司机大叔极其热情的开导着秦树,秦树也一脸配合的不断感谢,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到了,不用给钱了,小伙子以后一定要”司机热情的说道。

    “诶,谢谢您嘞!您慢走”就这样秦树得到了今日份第三次免单

    看着身边仍捂嘴偷笑的宋玉柠,秦树一脸无奈,蹲下身说道:

    “上来吧,送完你回家我还有事。”

    宋玉柠闻言微微有些失落,不过还是保持微笑着道谢:“麻烦你了!”

    ————

    将少女放在沙发上,完成了可能是最后一次完成的任务。

    “我去做饭,你稍等一下。”秦树有些惆怅的说道,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自己在惆怅什么。

    “嗯。”宋玉柠也有些默然,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秦树没有多言,转身走进这个可能是最后一次再来的地方。

    宋玉柠家的厨房食材依旧是种类齐全不明白为什么少女一个人住,却准备了这么多食材?

    秦树按耐下自己多余的好奇心,专心做起了可能是最后一次为少女而做的晚餐。

    晚餐秦树做的十分认真,菜刀不时在空中飞舞,展现出其主人的精湛控制力,急促却整齐的脆响声不停的在厨房这个方寸之间响起。

    秦树处理好食材便整齐了米饭,仔细的淘米后将淘米水全部逼净,加上清水放入电饭煲中。

    秦树做菜的速度依旧快的飞起,即使今天做了三道菜也没有丝毫影响。

    宋玉柠心神不宁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地听着厨房整齐的切菜声,眼眶湿润了起来,她很清楚的知道,即使自己愿意,以后也很少会有理由再请他到家里来了,即使自己非常渴望,也不一定能在今天过后再尝尝他亲手烧的饭菜。

    她清楚的知道,他们只是朋友,至少现在是,她没资格也没理由在伤好后任性的对他提出请求,但每每想到这里她的心就会像是被堵住了一般。

    秦树烧菜的速度很给力,得益于长期奔波于沙场和厨房之间养成的习惯,秦树总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做出能满足自己挑剔味蕾的食物。

    宋玉柠坐在客厅安静听着厨房内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她知道饭就要好了虽然无关宗教,但她还是忍不住想到了最后的晚餐,她很确认自己有着不知处于什么情感的不舍,那情感很浓

    饭桌上看着丰盛的三菜一汤和蒸的晶莹剔透的米饭,宋玉柠低下头用微长的刘海掩饰再次染红了的眼眶

    饭桌上的秦树本来想活跃下气氛,但看到不知为何沉默不语的宋玉柠,他却不知道如何安慰。

    “饭还和胃口吗?我有很认真的做哦,你要多吃点才行。”秦树尝试着建立沟通。

    宋玉柠听到秦树的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很清楚这顿饭才男孩儿做的异常用心,可越是这样她便越是难受。

    男孩儿不知道,当明知道会失去,却不由自主沉浸进去的感觉那是一种想要抓住却无能为力的失落,那是一种久失复得却即将再次失去的难过,那是明明很渴望却碍于各种原因无法开口的落寞。

    男孩儿不知道,在这个即将和女孩儿与过去两天做出分割的时刻,他越是关心,女孩儿便越失落。

    因为女孩儿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向秦树的索要什么知道自己即将与这两天的甜蜜与幻想做出交割。

    秦树不知道,梦醒的时刻,往往最为失落。

    饭桌上沉闷的气氛一直延续到了饭后,秦树的努力没有做出任何改变,反而让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女孩儿更加不舍与难过。

    此时此刻,这个刚刚才体会过温暖的灰姑娘般的女孩儿,终于等到了脱掉水晶鞋的时刻她很清楚的明白,十二点的到来她将再次变回那个弱气的灰姑娘,纵使再难过,她也未曾吐露过

    毕竟两人才刚刚相识不久啊!

    饭后,秦树仍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个不知为何而失落的少女,他很克制的按耐下了自己打探的**。

    收拾起桌上的残羹剩饭,秦树飞快的将餐具洗净归类。

    “我走了,下周一见!周末无聊可以打给我。”秦树做出了拨电话的手势。

    少女一脸突然一脸欢喜的抬起了头,用她自从回到家里第一次扬起的语调回道:“好!”

    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自己是个笨蛋的事实

    真笨,以后还可以见面啊,虽然不能再像这样被照顾,但我们还是朋友!少女的情绪瞬间高昂了起来。

    秦树见状脑壳有些发懵,嘬了口牙花子一脸懵逼的说了声再见,便转身离开了宋玉柠的家。

    少女盯着秦树离去的背影,元气满满的挥舞一下手臂,自己也要多多关心他!不能一直做一个被秦树照顾着的笨蛋!不知想到了什么,少女捂着发红得脸,将头深深地埋在了沙发里。

    (作者君:那里你们刚才坐过啊手动滑稽。)

    秦树呼吸着屋外的新鲜空气,有些不知所措的平复着不知为何悸动起的心脏。

    走到小区门口,秦树终于抛下了不知因何而来让他有些慌乱的悸动,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