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衍生痕 > 第六十七:清明

第六十七:清明

作者:尼木子
    王林--小心意意地

    抓老鼠般挪着!

    “王博士”

    小李一把堵住了张军那蠢蠢欲动的嘴巴,很粗野

    小张没力气了,那手掌心散发出的芬香,让人眩晕

    “好像有人在叫我,声音在哪里”

    王博士盯向那个拐角

    “叫你好几声了,咋还走呢?”

    丁博达薅住王林的胳膊,往回拖着

    “哪儿有人”一根手指指着

    “有啥人,我喊的!这怎么还被弄得精神不好了呢”老丁半开着玩笑。

    “你这儿还没做坏事呢!就这样了--听见回音了,那还能--”门被重重地关严了,听不见了--

    “我天”小李长吁口气,拍着胸口“妈啊!还好有这货,真是救命了!”拉起痴呆着的张军,冲出了茶楼

    “那茶,刚泡好的,不--喝了吗?”

    “还有心思喝,都吓死了”

    “怕啥呢?”

    “闭嘴”小李指着张军,怒气冲冲“对啊!怕啥?可就是觉得王林--不对劲--还有那个半仙”

    小王博士心里还是不踏实,小心意意推开门,只留个缝隙,搜索着

    “你呀!就是多心,哪有那么巧,在这儿能遇到熟人,真是的!”

    丁半仙嘲笑着

    “别紧张,过来喝茶吧”

    “可能真的是我--”

    “就是吗?你这叫做贼心虚”

    “哈哈!”

    4月5号

    清明

    周日

    灵聪走后的第一个重要日子

    朋友们都来了

    钟志文、方玲、小李、高子翔、郝东良还有很多同事与朋友,更让人没想到的,花儿带着老公丁博达也特意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了

    这让叶小碟没有想到,就连方玲也是一脑子浆糊的--花儿的原话是:祭奠老朋友,说是梦到过灵聪了,为了还愿的。

    梦不假,但内容是啥?不清楚!

    管它真假,又有什么关系?

    叶小碟没闲心多考虑这些!

    见着老丁,王林象是不认识一样,只是点头打个招呼

    “这王博士还挺牛的”花儿有些不高兴,杵着身旁的小李嘟嚷着。

    小李心里总是不踏实的

    “明明关系很好,可在人前,却刻意保持着距离,有什么--?”

    小李老师虽疑心重,但好在懂分寸,知道不能给叶小碟再添乱了。

    清明,日子很好

    无风无雨

    “上天保佑,灵聪保佑”

    丁博达念叨一路,神神秘秘地

    十辆车浩浩荡荡

    墓地离的很远

    近两个小时的车程

    在这个很安静的墓园里,没有晦气也没有惊悚,一切都很安详与自在。

    这儿,躺着的似乎不是一具尸体,更象是有着美好传说的童话世界

    墓地很干净,四周鲜花茂盛

    王林知道,叶小碟每两周一定会来这儿的,打理着这里的一切

    灵聪自小爱花,朋友们都带来了花束,祭拜着

    绕着墓穴,丁博达连转了几圈,喃喃自语着“真是一块宝地,有仙气啊”

    “青烟缕缕,缠绕着墓穴四周”丁博达看得见,“那烟,似雾非雾,似霜非霜”

    “象,太象灵聪的性格了”老丁想到了“孤傲又帅气的年轻人,确实让人怜悯与喜欢”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老丁叨叨咕咕,自言自语。还鞠着躬--

    抬头望向远处--一双眼睛竟直了,一片丛林

    “这附近竟然还有这个”

    “vivivivi、en en en”的声音入了耳,丁博达看见了,猪身象体般硕大的生物,不只一头,数不清!

    “竟然在这儿出现了”

    “怪不得”

    “但那个牧羊人”

    “没错,还真是他,蓑衣斗笠,瘦小干枯”

    “天哪儿!真是天意,我的梦原来在这里”

    “那个蹄印,不会--”

    低头望着脚下,在墓碑的正中间的下方,一个硕大的“猪脚”印迹被压在了里面,像被封住了一样,扭曲着,上下浮动。

    “老丁”看着丁博达如一具干尸一般,直勾勾地仿佛陷入了另一个世界,小李好奇地推着他。

    --天怎么阴了?片刻间,黑天了!很吓人,一具棺椁,血红色,一蹦一跳地,本来很大,一下子变弯了,曲成一团,锥形体四下散着光,还有金线,点点滴滴越来越密,闪得人睁不开眼睛。

    “有手”丁博达的叫喊声

    小李听见了

    顺着老丁手指的方向望去

    “真的有双手”

    正摆动着,召唤着!

    原来--

    可老丁的手真的在指着

    小李不敢在看了,暗想“如果都是虚幻的,为什么丁博达会出现,他的手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幻想中?”

    仗着胆子,看向丁博达,那双老鼠般的眼睛正看着自己,还带着笑。

    小李有些怕了,紧扯着花儿的手,掐得花儿直咧嘴

    两人相拥着往车上跑去

    偷瞄着小李与媳妇的背影,老丁暗自庆幸

    “险些被她发现我的梦,这个秘密我守了二十几年!”

    “得忙正事了!”

    偷偷递给王林一小袋东西,象土又象灰一般,淡淡的、呈碎末状

    王林非常紧张,神速地藏起

    叶小碟依旧泪流不止,喃喃自语,象是在说些什么

    “墓穴有裂缝,用不用”

    王林看着叶小碟,问着

    “得修修,不然容易漏“

    丁博达耳朵灵光的很

    几个人不约而同看向小碟

    “好“

    “小碟,那去车里取点水吧”王博士眼神缥缈,半命令着

    “好”

    叶小碟转身离开了

    “快看,哪儿!”

    乘着无人注意,凑到王博士身边,手指着墓中间偏下方“有一道缝隙”

    两人低头望去

    “有通道”

    “啊?”王林像被吓到了,看去“没有啊”

    “算了,你是看不见的,就别纠结了,就从这儿--”

    两人对视

    心知肚明!

    “这儿有裂痕,我们给灵聪修一下吧,免得被雨水--”

    欲言又止

    王林的话--听着很中肯

    叶小碟乖乖地走远了

    拉着灵伯海与叶绍文的手,王林感慨万千“叔叔,你和爸先去车上吧,我和小碟一起把聪的--补一下吧”

    动情处,王博士落泪了

    “我们帮你”

    “别别,不用了,别打扰死去的人,你们都上车吧”

    “走吧,让她们俩弄吧”

    叶绍文招呼着众人

    “我帮你们吧”丁博达主动请缨,他是个半仙,话一出口,无人反对。

    望着走远的人儿,王林不在犹豫

    怀里掏出了宝贝,细心地/麻利地--

    “嘶吼”的挣扎的声音,穿透了整个墓身,“邦邦”的击打的声音

    一丝强光射出,那些被铺盖的黄色东西不停地动着,土坏也象是被切割了一般,成了球状,分成无数个,颠簸着,挣扎着

    “不好”

    丁博达从兜里掏出更大的宝贝,嘴里喃喃自语

    一切都平静了

    “哎”微弱的叹息声

    王林清醒了

    原来什么都没有,丁博达紧闭着眼睛,满嘴跑着火车

    “小碟,小碟“

    小李追上了叶小碟,低语着“王林,好像有事,你小心些,他花花肠子多”

    “这是墓地,别担心,他不敢的”

    “也对”

    “来了,来了”丁博达推着王林,小声叫着

    待叶小碟走近时,那新土已经落下,严严实实地,一丝缝隙均无

    叶小碟回来了,见王林的手上沾满了--主动走上前

    那土不是黑色的

    竟然是灰色

    真是太奇怪了

    低下身,主动帮王林倒水

    正洗刷刷着

    琉璃项链很不识趣地耸了出来,挡在两人身体中间,闪着微弱的光芒。

    还有一丝残喘

    听着有些熟悉

    王林一把拽住,一双大脏手肆意地扶弄着

    叶小碟歇斯底里,阻止着

    此刻,王博士的心不在女人身上,眼睛看向那座幕--那个缝补过的痕--变了--怎么是个“o”形

    用力看去,根本不是

    手掌的力气加大了

    这个像心脏一般会跳的“物件”终于彻底变成了一块玻璃,老老实实地--

    叶小碟发飙了

    指甲抠进肉里

    “天哪儿!”那五根指甲,融入肉里,顿感全身燥热,象被开水滚过一般,手哪儿还有劲了,全身都瞬间垮掉!

    逮着机会

    叶小碟扒开了那只“罪恶”的大手

    奇怪!

    琉璃上竟丝毫脏污都没有

    只是有些暗淡

    一点点缩小

    断了气般!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