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空间老太种田记 > 43、第043章 跟秦始皇借的!

43、第043章 跟秦始皇借的!

作者:呦呦雨
    林觅乐了,听他这样说, 反倒心里舒坦了。

    老四再小心眼, 对她不耍心眼就行了,真把她当傻子来蒙,这关系也好不了。

    不过她是真见识到了, 皇帝啊, 没一个好家伙

    瞧他说的话, 字里行间的意思就是:虽然你是始皇帝, 但你当皇帝不行,你一死,江山没了,你再牛又咋的, 传承没传上,没用。当老子呢,更不行,看你干的事儿,你儿子都不相信你,做人用人呢, 更不行, 看你一死, 茶还没凉呢, 马上就矫诏了,呵呵呵

    始皇没被气死,就真的是个狼人

    林觅倒有点担心始皇会不会一下子受刺激受不住了。本来有点怕他的, 现在突然同情

    哎

    看出来了,老四也蔫坏的,但他也暗藏着霸道啊,对这个空间,他也有另一种排斥始皇的念头,也是,当皇帝的,哪个没独占欲。不过,能做到不会让人心里不舒服,他这个人,就算做的极好了。

    反正大佬打架,与她不搭界。她只是个聊天背景板

    雍正就又开始诉苦了,迅速的拉近关系啊,道:“这些天可把我担心坏了,先前没见到老太,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还好没事”

    这么一说话,林觅心里多熨帖,便笑道:“真没事,我跟始皇帝解决这个事了,也说了,以后我们私聊,他不干涉,便是说他坏话,他也不许干涉”

    说坏话雍正乐了,小老太一向有话说话,始皇帝那人,你要是悄悄的在背后说他坏话,他不知道会有多恨,但是坦然告诉他了,我要跟别人私聊说你坏话,说不定,他还真不当回事。雍正也是皇帝,很了解当皇帝的人的心思的。

    其实放一般人身上也一样。说开了,反倒不是大事,最怕的就是偷偷摸摸的说了,鬼崇似的,跟小人一样,难看被始皇逮住了也难堪。

    这样说开了好,万一以后始皇再霸屏,听到了不该听的,他们还能理直气壮的反驳呢,就说你坏话了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说我们说坏话是小事,你偷听,也是小人,大家都一个样儿,谁也别鄙视谁不是

    真别说,这种事,始皇这人,可真会干得出来他这人,能讲理么就不会为人着想,没他不能去的地儿,没他不能参与的话儿

    这性子,啧啧

    雍正笑道:“老人家坦荡”

    两人竟一乐,然后林觅对着一堆古玉发呆了,道:“这东西种地里哎,只能当观赏品了,难道还能带出去啊,村人哪敢拥有至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要不,老四,给你吧,你拿着观赏观赏,鉴玩一二,这东西留我手里烫手”林觅一面嫌烫手,一面还乐的吐糟赢政呢,“他这人,真不是我说,人情世故,为人方面,真的不及格,也是,始皇帝嘛,牛轰轰的,哪会想这个,先前你也看到了,他堆了一堆什么金啊银的玉的,我是真的差点噎死,这一次呢,我就跟他说了,你看着给点普通的,结果给了这么多,可是这一次,我还能拂他面子吗事不过三,再不要,就招人恨了,以为是故意难他呢”

    雍正听的挺乐,也乐得附和,道:“是呢是呢,他那是不会做人,老人家也知道那个秦汉的样子,百姓是什么啊没人当回事,做皇帝的,哪会考虑到小老百姓的心思他那人,啧啧,不行”

    反正说来说去,就是夸自个儿会做人呗。

    林觅都听笑了。得,搁着不知道是谁说谁坏话了。

    其实要她说,雍正也是十分忌惮和敬重始皇的,就是人嘛,便是崇拜,也不会服输,当皇帝的,自然要比一比高低,谁能谁服啊

    雍正笑道:“不过秦攻伐天下,后世无人能比,这也是事实”呵呵,反正要他承认始皇别的方面比自己强,那是不可能的

    林觅听的都乐的不行。

    她将古玉都堆放到雍正这边的货架上,道:“给你赏玩,我也欣赏不了这个”

    这热情,其实她看出来了,雍正想看看呢,就是不好意思,待林觅送上来了,他才道:“那我跟老人家借着看看先秦的东西,等赏玩了,再还给老人家,这是他给老人家的,我还能不讲究的霸占了既是对他不尊重,也是欺负老人家。这个东西,老人家不方便拿出去,就搁在那里放着,以后万一有事了,这也是个应付。这个值钱还是另外的,它是一种家底和身份的象征。”

    “行。”林觅笑应了,借就借吧,反正她是看不懂。

    雍正还是很高兴的,他可不像始皇和林觅一样随意,而是小心翼翼的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的一个个的拿了下去,哪像始皇随手一抓,一扔,不当回事,也不像林觅往土里一放,还想种地里

    雍正一向是个精细人,若论赏玩,他这人是不输于任何一个名家的,只是皇帝的爱好再多,也不能让它们占用了太多的精力。以免误了正事。但若说他眼力没有你说笑呢,当皇帝的没眼力,还有谁有眼力

    也不是说就在乎古董,主要还是想看看先秦的工艺之类的。值钱的,珍贵的未必就是古董。

    就像林觅丢在始皇那的碗吧若是换一种方式搁那了,始皇还能当回事瓷在先秦是真没有,但是始皇也未必能将这没见过的东西当回事了,说实话,这世上没见过没用过的多了去了,始皇也未必事事都要来用用。

    这工艺,是没见过,但以绝世审美的始皇来说,他能将一个破碗放在眼里再没见过,那也是平民之物,一看就是。

    献到皇帝眼前的,都是审美,润色,空间感,都是极品的。始皇之所以能将那碗放起来存着,纯粹是因为林觅这个人,而不是一个破碗。哪怕是没见过的工艺,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就像在现代,有些古董钱币是真不值钱。就是这个问题。

    不是越古越值钱,也不是没见过的就一定珍惜,这是悖论

    但是雍正识货啊,小心的一瞅,在烛火下,还与小老太叹呢,道:“先秦多数是玉钩,玉带,玉盘,老人家瞧瞧,这成色,这透润,这美,若是搁点梅花,光一照,两相交映就是美”

    林觅也听不懂啊,就是会欣赏,她也得会配色,村里还没见过梅花呢

    输给你了,老四,我虽是后世之人,但审美方面,是真不如你,不如你。

    说来也是怪,审美这玩意儿,也不一定就是贵族或有钱人的专例,比如说一些有钱人穿衣品味吧,土的啧啧,还有乾隆那货的审美,啧啧

    这么一想,林觅觉得自己不上不下的,也没那么差劲啊,顿时乐了,笑道:“你拿着赏玩呗,等你琢磨透了,不还也行”

    雍正却想要是不还,可不讲究,朕是皇帝,还能贪小老太的东西了这可不行。他这是跟小老太熟才会不客气。若是真这样人,以后到大臣家里去了,看见什么好的,就说嗨,借我玩玩呗,大臣面上献上来,心里还不得抽抽啊,未必是舍不得东西,主要还是鄙视他这个皇帝吧,没见过好东西的乡巴佬似的。这事他就做不出来。

    但是对小老太嘛,他是真的不客气。听了便笑,道:“成”

    说罢先放下玉堆,去翻箱子里扒拉了,将上次的银子拿了出来,放到了货架上,一面放一面还说呢,“这几天本来就换好准备给老人家了,结果被始皇瞎耽搁了几天,愣是到今天,这些天我是担心的睡不着觉啊,还好老人家没事,我还以为出啥事,弄的我心神不宁的,除了上次的,我还又换了点碎银子,放到一块一起给老人家吧,老人家若是嫌多,就放在里面,用的时候,带点碎银子出去用,也不扎眼,还能救急。”

    “行,”林觅笑道:“刚分家,家里确实挺穷的,多点钱多点底气,反正你给了我就不客气了。”

    雍正笑道:“家里都还好吗,分家闹了吗”

    “没大闹,有点小磕绊,但也顺当的分了,现在快活了我,”林觅还挺乐呵,细说了分家的过程,雍正也洗耳恭听,半点不耐烦也没有,听了还笑呢,道:“以后老人家含饴弄孙,日子可不比以前还快活。”

    “正是呢,现在这日子,美”林觅笑着将银子接下来,还真的是一大包,用锦布包扎了的,雍正是真的很用心,布是好布料扎着的,但是花样却十分不显眼,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好东西。

    这低调的奢华,不赖

    林觅心情有点美,还打开看了看呢,道:“真别说,大清的银子与我这的真一样。”

    雍正一听就乐了,笑道:“银子还能不一样,只恐是始皇那里的钱,老人家才用不上”

    “可不是,所以我叫他下次别给了,再给点金珠宝玉的,我也真受不起。怪吓人的”林觅笑道。

    雍正还从箱子里掏了东西出来呢,道:“还准备了点糖果,给老人家准备了点不扎眼的布料,老人家做衣裳也好,另外呢,还有几段女娃儿的布料,都不是什么精贵的,老人家给孙女做了穿吧,还有这个,给大孙子也做了穿,这一盒,给两个孙女戴着玩,不是什么金啊珠的,就是宫里的绒花,胜在精细,但是在民间也不算扎眼,可以戴的,这个呢,是笔墨纸砚,给老人家二孙子三孙子用吧,书我就不给了,就怕不一样,拿出去不太好。这文房四宝也不是多好的,是我叫苏培盛出宫买的百姓人家用得上的普通品,也是图个心意,没别的,老人家别多心,用着就好”

    竟是拿了一堆出来,这周到周全的,什么都为她想到了。

    便是林觅,心里也是感动的不行的,语气都放软了,道:“难为你想来,老四啊,你真是贴心啊。”

    “想老人家了,也是白吩咐一句的事,跑腿却是身边宫人办的,”雍正哪是肯夸功的人啊,可越是如此,越叫林觅心里感动。

    “你说说你这当皇帝的,能替我想到方方面面,想的如此周到,叫我”林觅怪感动的,却没拒绝。

    弄的雍正心里也是挺酸涩的,其实东西真不是多少好东西。就这些,拿到后宫去,哪怕赏个小答应,人家包管嫌寒碜,可是这小老太啊,真的,像他的长辈一样,从来不贪心,从来不嫌寒碜的

    雍正笑道:“值个什么不过是白吩咐一句的事,这里还有呢,是糕点,是叫御膳房做的好克化的,老人家尝尝味儿,要是喜欢的,再跟我说,我再叫他们做,反正他们也是白养着,我不叫他们闲,他们还高兴呢。这个,还是茶叶,上次还没问老人家觉着哪个好呢,这次就又给了点儿,宫里茶叶的种类多,各省啊,都会定时献上来,因此上,倒不知道哪种偏好了,老人家要是觉得好,告诉我”

    “都好,都好,农家喝茶哪有那讲究,就是喝个香,”林觅心里高兴的很,笑道:“多谢你了。”

    “老人家与我客气什么”雍正道,“咱俩别见外”

    “也是,咱俩谁跟谁啊”林觅就笑了,心里亲近了不少,这些日子没见,也没生疏,反倒更亲近了,主要雍正这人,是特别的会照顾人的情绪,相处着是真舒服,她也不纠结了,更是唠磕上了,道:“你的水喝完了没啊这么多天了,我再给你一壶,反正最近他不会霸屏了,等喝完了,我再给你。还有土豆吃完了没我再给点儿,对了,你说这地里,该再种点子啥我这不是分家了吗,没啥事了,想再种点什么,这老吃土豆也不像样啊”

    雍正一听,眼睛都亮了,他早惦记着能种点别的吃吃了。这满京城都是土豆味的了,也确实是够够的,因此便笑道:“老人家莫愁,若是没种子,我想法子弄点来给老人家种这里的东西特别好吃,多种点,以后多给我点,好吃着呢”

    林觅一听就乐,也不见外,道:“行,你出种子,种成了,我多分你。”

    雍正喜的不成,道:“那可好,我那壶水都喝的差不多了,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老人家,所以没舍得喝完,这两天都没怎么喝,土豆也吃的差不多了,绿豆汤倒喝完了,解暑下火啊,好东西,红豆呢,我叫御厨做了红豆糕子吃了,真别说,是真好吃,午后饿了,正好与大臣们议事的时候一起吃,能抢的打起来”

    瞧他形容的,她还不信了,那些大臣们敢在皇帝面前抢东西打起来。不过这夸大的修辞手法,是真的叫她想笑。

    因为林觅乐的不行了,道:“行,我再给你点,等你种子到了,第二天就能吃好吃的了,到时候我再给你多多的,你多分分呗,包管够分的,打不起来。”

    第二天就能吃这神奇的。

    雍正心里寻思着,面上却不露,道:“嗯嗯,老人家,好的,好的。”

    林觅便去又弄了一大壶来了,放到了货架了,还对雍正说了,道:“你把那两空壶给我呗,我这壶不够呢”

    雍正当下把那没喝完的当水豪放的喝了,然后将两空壶放货架了,那一满壶拿下去了,又道:“下次朕再弄点别的壶来,包管老人家够用”

    这贴心的,真是叫人心里暖。

    林觅乐的不行了,连连点头道:“那赶情好,你那内务府的东西肯定好。”

    她又扒拉了点土豆啊,红豆绿豆的放袋子里给他了。雍正美滋滋的拿过去了,当宝贝似的藏到了箱子里,那样子,活脱脱的仓鼠君。

    林觅心里冏了冏,不过这生活的劲头,认真,较真的样子,林觅是真的很有亲切感。

    人大概都喜欢相处得来,好说话,相处着舒服,不别扭的人吧,尤其在生活认真方面还有很多相似之类的人,所以她对老四是真的印象极好。

    人性本来就复杂,当皇帝的更甚,所以林觅也不纠结他对始皇的怨念了,也是,哪个没有小心眼的时候,被霸屏这么久,雍正再能忍,也生气

    还不兴人家生气了

    “我这地里,还是种类少了啊,就这么几样也吃的烦了,等种上了就有好的了,”林觅叨叨叨的,又道:“哎,忘了也给始皇一点,他那张脸,怪吓人的,我都吓忘了。”

    雍正多小心眼啊,还补刀子呢,道:“给他做什么他那人,能当回事怕是五谷不分,六畜不认的一人,他能当回事哪如我,自己造了小厨房,自己弄的小菜地,老人家可别给他,给他也是糟塌了”

    林觅乐的不行了,虽然这小心思真是,但是说的也在理。也是给了始皇,始皇连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能做还是能吃

    反正给了灵泉水就行了。

    林觅看他这样儿,便笑道:“大晚上的不睡,穿这么厚重,干嘛呢专门等着他上来掐架啊”

    雍正美的很呢,笑道:“那是我可不会轻饶了他,输人不输阵他是皇帝,我也是皇帝,还能输了他咋的老人家,看看我这一身,可能压始皇一头,要不我说秦朝的朝服闷呢,黑金,嘿,哪及这明晃晃的黄色显眼,亮眼”

    林觅乐的不成了,笑着不住点头,道:“那是,那是,黄色都抢眼,你和他站一块,绝对是先看到你”

    雍正这下是真的舒坦了,那得意劲,没法说。

    林觅也是无话可说,要不说,这人掐架的劲是天生的呢,瞧瞧,线下不输的人,线上也死不认输。连穿着衣,连着气势,也得压人一头。行叭

    反正你们当皇帝的,我也不懂,以后你们再掐架,反正不关我事,不殃及我这池鱼,我乐得看笑话。

    林觅跟他唠磕上了,道:“最近你好吧”

    “好,好着呢”雍正多久没与小老太见了,每天都能积累一箩筐的话要与小老太唠啊,现在可不全给倒出来了,说儿子们的,说狗子的,说苏培盛,说后妃,内务府的,还有说大臣们,以及京城的土豆官司,那是唠上了瘾了,这不聊着,天就亮了嘛

    跟那跳广场舞的老年人似的,越说越来劲儿,还不累呢。

    聊天这事吧,也真的是越说越想说,说也说不完,因此直到聊到天亮,这才结束了。

    可雍正还意犹未尽呢。

    林觅是带着雍正给的一堆的东西,还有银子出空间了,老四是真的会来事,给的东西,还有银子,都不扎眼,以她的家境是能马上用的东西,这布料,既不会太差,也不会太豪,刚刚好的程度,都是细棉,但是花色虽普通,却也真的是用了心了。

    林觅这心里是真的很美,将东西都给放起来了。

    其实这个秘密,想瞒翠儿,怕是瞒不了太久的。她的东西,这丫头心里门儿清,又管着账,心特别细。但是嘴严。所以这个事,林觅不打算瞒她。

    人活着,若是连一两个信任的人都没,就太可怜了。哪怕是老四呢,身边还有腹心呢。

    若是弄的跟始皇似的,光自负了,高高在上了,结果到最后随着他死,全部飞灰烟灭,其实特别可惜。

    老四那样说始皇,其实不也是在提点始皇吗然而恐怕现在的始皇一时是悟不出来了,一是难受,难以接受,二呢,则是恨雍正戳伤口,敌意重,以为老四狠着弄他伤口呢。恐要很久以后,慢慢的消除敌意了,才能悟出来。

    可能会改变他们所在的史实吧,但看样子,应都只是平行世界。变了就变了吧。

    这个事儿,得叫翠儿知道,老大也知道。以后也能遮掩一二,其它人就不说了。翠儿别看她小,真的特别的机灵懂事。同样的,能担大任,承受得住担子和信任,还有秘密

    反正老太也没什么可被图的,真不行了,她以后往空间一躲。她也试过了,人是可以全进空间的。这就够了。

    而雍正呢,刚也似有所悟。经过始皇这个事,他也确信了,小老太恐怕知道他死以后的状况,虽未亡国,不至于,但也比始皇好不到哪儿去,听老太的提点,恐怕与外族有关怕是有大后患的意思了。

    而小老太死都不跟始皇说大秦亡的事实,就说明,她也不想说自己的。

    可是雍正能追问吗不会的。

    始皇经过今天,会追问过程和后果吗也不会的

    始皇与雍正都是皇帝,经过这一次提点,就已经明白了。若是当皇帝,只要别人提点,还当什么皇帝将死亡之时,是渐失去掌控,是没办法。

    可是现在,以后,他们不是还活着吗既然活着,那么一切,就已经改变了

    而之前死了以后的事,都不会发生了

    始皇和雍正能叫这些再发生,才是不够格当一个皇帝。

    所以雍正突然明白了,小老太,是比他与始皇都要后世的人

    但是,没必要刨根问底了。小老太是不愿意说太多。而始皇与他呢,是自信只要自己活着,有所警醒,一定不会再发生那些糟糕事的,只会兢兢业业的让他们的社稷更好

    想到这,雍正便是一笑。

    现在他防备的倒不是被始皇追问大秦和扶苏,以及过程的事情,而是要防备始皇逼问小老太关于自己的事了。

    这么大的仇,那赢政可是出了名的霸气,能不想方设法的报回来才怪。

    也是,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对自己一无所知,自然无处下手,所以,他一定会找自己的弱点。

    但是,爷能叫你逼问小老太吗呵呵

    爷要是能叫你探出底细来,爷就跟你姓赢呵呵,呵呵

    反正小老太那,是每天都要见一面的了。不然不放心呐。

    始皇可不好对付

    皇帝是想掌控一切,摆布一切的。但是皇帝想摆布皇帝,怕是难

    雍正不可能问小老太大清的事了,一是不想逼小老太,二呢,也是对自己有自信,只要自己活着,会掌控一切,不会叫那些事发生。

    而始皇呢,当然也不会问他和小老太关于大秦的事了,始皇更为自负,被雍正这么狠戳一下子,已经痛恨,还能再问他当然更会掌控一切,改变一切,不会叫那些发生

    但是雍正得防着始皇逼问小老太,或是套话小老太关于自己的事儿,他也不能叫小老太在中间难做人啊不能自己解了气,倒叫小老太背锅。这可不地道。所以以后互掐是少不了了。

    苏培盛身边的心腹都知道,皇上有一个宝箱子,不定期的藏点东西进去,然后不见了,然后,空了的,吃掉的东西,都会再填满。这是他们打死也要守的秘密了,不然不用雍正发话,苏培盛都能将他们打死。

    但是今天,苏培盛是真的又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看着一堆玉都快哭了,这些他全没见过,他发誓皇上身边的物件他都是门儿清的,可是,这,这

    “皇上,这”苏培盛的脸是真绿。

    雍正一看他这样儿就想逗,一本正经的道:“这些呀,朕跟秦始皇借来把玩的,等玩够了,再还给他”

    苏培盛扑嗵一声真跪了。

    雍正恶趣味的哈哈大笑,一面又得意,始皇啊始皇,朕身边好歹有个苏培盛,一等一的忠心,朕死了活着都忠心,你嘞你用的那赵高是啥玩意儿可见你这人眼力不行,用人更是不如朕哈哈哈放在身边的人,得像这样的,才能放心哈哈哈,好想教他去用人以后有的掐了,开心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πrr 29**;34721404 20**;晴天也有雨、芭蕉樱桃 10**;安 1**;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