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脉脉梨花凉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禁忌之恋

第一百八十九章 禁忌之恋

作者:轻碧
    耳边是门内那两人别有意味的嬉笑声。李晏却仿似什么都没有听见,脑中只是回荡着那两个字,“龙阳”。她们说,李恒喜好龙阳。

    世家高门里总会有些见不得光的事,喜好美貌男子也属寻常,据说开阳城葫芦巷的青楼里便有许多美貌的小倌,专门留给癖好特殊的客人,但这些都不该安在李恒身上。这么多年来,他一贯表露的都是喜爱美女。李晏只是不解。

    门内那两个女子的闲话仍在继续。

    “嘘,小声些,若是被旁人听到,咱们也不必活了。”

    “怕什么,人都已经死了,现下说了也没什么。”

    “也对,今后再没有什么澄王府,咱们这次出去,也永远都不会回到这里了。”

    “我看那澄王平素里对咱们冷冷淡淡,但偶尔出神却满面俱是柔情,是心里有人了吧。你说,他心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可不知,他素日都将自己关在后院的慕红轩,少见外人,咱们哪里会知道。”

    接下来她们说的便没什么重要。他听到慕红轩几个字,自然留了神,招了个王府内监问了路,径自向慕红轩走去。

    慕红轩所在极偏僻,穿过澄王府偌大的后花园,拐过一片密密的林子,又走上石子铺的甬路,走了大概一刻钟,才看到一带篱笆的矮墙,矮墙后有一间白墙黑瓦的屋舍,院门上有一块极简单的匾额,上书“慕红轩”三字。这里与前面富丽奢华的澄王府截然不同,朴素清新,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

    他推门进了院子,走入屋舍之内,是一明一暗的两间,明的是间书房,暗的是歇息之处。他甫一进去,便呆立在当地,久久做声不得。

    多年以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没人疼爱,心中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家人的温暖只有太子李伦。因此,只要是在京中,他大部分时间都会逗留在东宫,那里俨然是他第二个王府。彼时李伦对他关心呵护,所以,他在东宫如入无人之境。去得多了,呆得久了,自然什么都熟悉。李伦的书房只有一明一暗的两间,明的办公写字,暗的歇息。李伦惯用左手,一应用物都置于左手边。李伦不喜奢华,唯爱朴素清新。而这个位于澄王府深深后院,据说李恒时常将自己关在此处的慕红轩,里面的风格、物品摆放习惯竟与李伦的书房一模一样。慕红轩,慕红,慕红,慕宏,李伦的字是宏之。

    一切都明白了。李恒一直埋在心里,一直爱慕的那个人是李伦,是他同父异母的太子兄长。

    李晏看着李伦,目中仿似有火在烧,“就因为李恒对你有不伦之想,所以,他愿为你做尽一切事,即便是杀人放火,即便是毁天灭地,他也愿意。你就是利用了他这一点,让他替你去种青蘅芝谋害父皇,替你去偷双生蛊嫁祸给本王,替你偷偷匿下乌山银矿,蓄养私兵,图谋来日。是也不是?”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李伦双手抱着头,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嘶声大吼,仿佛是只走投无路的困兽。

    明帝的脸色惨白,尽管他早已从李晏的口中听过了这些,此时听来,还是不免痛心疾首。这两个都是他的儿子,一个是太子,一个亲王,然而,竟存了这样龌龊到极处的心思。他这一生,从未有像此刻这样,感到无力和挫败。他哑着嗓子,艰难地问,“太子,你、你和顺之,是、是不是,是不是------”

    “儿臣没有,儿臣没有。”李伦大声道,“儿臣什么都没有做过,一切都是李恒自己在肖想。”

    李伦的话说的断断续续。他自认为什么都未曾做过,若论起来,不过就是七八年前的那一日,李恒失魂落魄地在宫中游走被他发现。他于人前一贯是温和憨厚的好人,见到李恒这般模样自然是要管的。彼时,李恒慌不择路,乱走了大半日,最后晕了过去。当时,正巧在东宫附近,他便将人带了回去。

    李恒一进东宫,清醒了一刻,却紧抓着他的手,让他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他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接下来,李恒便高烧不退,接连昏迷了数日。他想,李恒和他的母妃如此受明帝的宠爱,若是受了他的恩惠,来日自然会记着他的好,于他自是有利。于是,他便亲自照顾李恒,在他高烧浑身发冷之际将他抱在怀里,亲手喂药擦身,从不懈怠。待得李恒病愈,他自己已瘦了一圈。

    就从那时起,他便发觉李恒很是依恋他,时常来找他。于他看不见的地方,李恒总是定定地看着他,有一日被他无意间发现,他吓了一跳,那眼神里含了莫名的苦痛,深深的压抑,还有几丝兴奋及甜蜜,那分明不是兄弟间的眼神。他几疑是自己看错了。直到有一日,他约了人去城中最大的酒楼,席间听到隔壁有人大声说着醉话,听那声音竟是李恒。他正好也要离开,便将李恒带上,送他回澄王府。

    进了澄王府,李恒已醉得天地不分,却本能地拉着他的衣袖不放,大声嚷嚷着要到慕红轩去。澄王府管家无法,只得请他移步慕红轩,一进了那里,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后来李恒告诉了他那次病倒的缘由,是因为于枫霞宫中听了明帝的壁角,知晓了这么多年不过是活在了别人的影子里,故而受了刺激。

    他想,李恒之所以对他有那样的心思,也许是他出现在李恒最虚弱最无助的时候,他给予的细心与体贴触动了李恒心底最柔软之处。也许是他觉得他们同病相怜,都不是父皇真心爱的孩子。

    但另一方面,他十分明白自己,无论是出自他的本心,还是以目前他的地位,他都不可能去接纳这样的一份不为世人所容的感情。但是,朝堂之上,他却需要李恒这个助力。而且,以感情作为牵绊,李恒会一生都臣服于他。所幸,在这份感情里,李恒爱得卑微,从来不要求他做什么,而是为了他,心甘情愿地做尽他想做之事。

    明帝听到此,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冤孽,都是冤孽啊!”他目中净是血丝,痛心地看着李伦,“你的性子原本颇像你的母后,她是个温和善良的人,从来不肯伤害别人。现在的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