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因轨律 > 第37章 黯轨的潜入

第37章 黯轨的潜入

作者:Epis独档
    佑钧澜当然没有错过佑仟璟脸上一闪而过的激动,但他只当是这个从小就很喜欢黯轨的弟弟知道崇拜对象在身边而展现的兴奋。

    “先说好,你可不准去找他们,要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知道吗?”

    佑仟璟立马保证“放心,我是不会卖你的!”

    佑钧澜被他抓歪的重点气笑了,直起身越过茶几捏了捏佑仟璟没有被纱布裹住的半张脸“我是担心这个吗?你的安全啊!安全!”

    “用你聪明的脑袋瓜想想为什么这次侍神司会这么戒备?”

    佑仟璟揉了揉自己的脸,分析道“我听说弗洛艾多上中两城外来人员无法进入,只有下城是开放的。你刚刚说他们混进了新生里,那很明显目标是上城。”

    “至于具体要做什么,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窃取情报,第二种是窃取某样东西。而第三种就可怕了,就像攻占南群岛一样,来个里应外合,再攻下这个弗洛艾多。”

    “这可真是危险发言啊……”佑钧澜虽然这么说,但他很认可佑仟璟的说法。

    佑钧澜作为十五个外调人员之一被叫去开会的时候,三贤者的代理人也是这么说的,但他知道并没有这么简单。

    “先不管那个黯轨,呃,他们有几个人?”

    “情报说是两个。”

    人多容易暴露,人少难以行动,两个刚刚好。

    “先不管这两人是怎么通过身份验证考核的,如果是新生的话,那应该是和我差不多大吧?对付两个孩子需要出动三个首席?”佑仟璟指了指作为首席之一的自家二哥。

    佑仟璟很清楚佑钧澜的实力和天赋,在他还没有懂事的时候佑钧澜和佑沧熠就学完了业道百式,而且两人成年时都是七轮七火,和佑昀相比,只逊色了一簇业火。

    他们提前两年从弗洛艾多毕业,佑沧熠回到华央继承了家主的位置,而佑钧澜只用了两年时间爬上了别人挣扎数十年都不一定能得到的首席之位。

    另外三人都很不解,因为他们家都很讨厌侍神司,以前佑钧澜一看到侍神司的人就恨不得上去踹一脚,但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了毕业后却选择了前往神临岛。

    为了这事佑昀还找佑钧澜聊过,两人在房里谈了很久,充满好奇的佑仟璟虽然也想知道,但他从不偷听家里人讲话。

    佑仟璟一直相信若是他们有事瞒着自己那一定是有着苦衷,反正不管如何,都是为他好。只需要等,等到他们愿意告诉自己。

    “你想他们都有办法骗过身份验证了,搞两个伪装成少年的成年人进来岂不是更容易。而且一年级新生都处在已成年或是即将成年的临界状态,不好区别。”

    佑仟璟“啊”了一声,他想到了阿困。

    神迹伪装让他看上去就像个少年,但在数据库解析开启的视野下,那人分明是个面部线条刚硬的青年人。

    要混进弗洛艾多的黯轨是他吗?不,不对,那伪装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是拙劣,根本不可能骗过身份验证。

    “好啦。”佑钧澜见佑仟璟眉头紧锁的纠结样,不禁笑着开口,“告诉你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注意些,不要卷进侍神司和黯轨的纠纷里。”

    “因为这次的三个首席里,有个特别棘手的人。”

    “谁?”佑仟璟好奇,能被佑钧澜说“棘手”的人?

    “他连名字都没有,是空降到十介一部的,而且刚出面就被定为了三贤者的继承人之一。”

    “哇哦,这么拽?那他长什么样?”

    佑钧澜想都没想,回答道“这谁知道哦,那家伙一天到晚用黑袍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根本不露脸。但是听他的声音很年轻,像是还未成年的清澈少年音。”

    少年?那不就是比自家二哥还要变态的天才?

    两年学完业道百式,甚至掌握高阶使用方法,渊境唯一九轮九火佑仟璟,在给自家二哥冠上“变态”之名的同时,毫不吝啬地夸赞一个陌生人是“天才”。

    “我要提防这个人吗?”

    佑钧澜点点头“虽然他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你二哥我总觉得这个人怪怪的,藏得很深,你离他远点准没错。”

    佑钧澜没有告诉佑仟璟,其实他在决定进入侍神司任职前就见过那个人,在泽维尔发起的,审判佑仟璟的那场三方会审上。

    佑钧澜作为亲人参与了那场会审,当判定佑仟璟无罪后,他放下了悬着的心经过通道去等候室见弟弟的时候遇到了那个人。

    那人一身黑袍隐在漆黑通道的一角,佑钧澜注意到他的时候还以为是个脑子不太正常的矮子,所以经过的时候还加快了步伐。

    但身后传来的声音却让他顿住了。

    “辰渊的失落者可真是有趣呢。”

    佑钧澜回头,那人用一种刻意拉长的慵懒语调说着欠揍的话“可要仔细着点你家这株小苗了,他身上有很多吸引人的东西呢。很有可能,还未成长就被人掐死哦。”

    “哦”你个鬼!佑钧澜刚想动手,只一眨眼,那人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在那之后没过多久,佑钧澜进入了神临岛。

    佑仟璟得了佑钧澜的嘱咐,很听话地点点头除了二哥,谁想和侍神司的那些狗屁有接触啊?不过黯轨倒是可以注意些,毕竟和辉黎夜有约定。

    佑仟璟伸手摸了摸袖中的空境,这颗赤珠冰冰凉凉的,是辉黎夜陷入沉睡的证明。

    早知道就不应该逞能透支星辰之力,当时应该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对付那只虚障的,虽然需要花些时间,可现在连唯一能商量的人都没有了。

    “还有这个,是给你的。”佑钧澜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丢给佑仟璟。

    佑仟璟接住,用精神力一探,里面有十立方米左右的空间,放着一堆书、生活用品和各种各样的吃食。

    看样子佑钧澜都忙他把东西备好了,还准备了不少口粮。

    被鸠灰认为“好养活”的佑仟璟笑嘻嘻“谢谢哥!”

    被佑仟璟一句话说得快开心到飞起的佑钧澜摸了摸自家弟弟的脑袋“里面也准备了很多医疗用品和草药,你自愈能力不行就多用用,反正后天才开学,也别想着在弗洛艾多转悠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明天你就先在公馆休息吧。”

    “公馆?”

    “就是中城那些分给学生住宿的地方,你们新生应该在九区,我带你去吧,顺便再去趟中心广场的四明街,新生手册上有些东西只有那里出售,我还没准备。”

    佑钧澜刚站起来就被佑仟璟抬手制止了“别别别,我自己去就行了,你首席业狩的身份太显眼,我不想受到一众视线的洗礼。”

    说完,佑仟璟立马意识到自己这话可能有些伤人,立马补充道“我很愿意跟二哥你多呆一会,毕竟我们兄弟很久没见了,我也有许多事情想要告诉你。但是……你知道的,从立场上考虑,侍神司首席兼弗洛艾多教师不能和我走得太近。”

    毕竟因为三方会审我已经成了侍神司的监视对象了,万一他们连你也怀疑,之后的处境肯定会很艰难。

    佑钧澜却是难得在佑仟璟面前垮下了脸“什么立场,你是我弟弟,仅此而已,还不够吗?跟自己的家人站在一起犯法了吗?”

    佑仟璟很想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从他嘴里出来的解释会变得无比苍白。

    佑钧澜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激动,对佑仟璟道了声抱歉,然后说了一句佑仟璟没明白过来的话“我可不是因为这个才进侍神司的。”

    “行吧,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公馆钥匙我给你放在空间袋里了,上面有写地址。”

    “嗯,好的。”佑仟璟提着袋子站了起来,却见佑钧澜正盯着他看,“怎么了?”

    穿着侍神司首席制服的佑钧澜突然抬起手捏住佑仟璟的脸,后者被虽然没有被捏疼,但还是很夸张地“嗷嗷嗷”叫起来,然后冷不丁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佑钧澜抱着他的双臂环得很用力,沉默半晌后,佑仟璟只听到闷闷的声音从自己耳后传来“你一定好要好好的。”

    佑仟璟轻笑一声,安抚性地拍了拍二哥的后背“肯定。”

    佑钧澜将佑仟璟送出门,本来还想送他到传送门那边的,但感知力极强的佑仟璟知道鸠灰等在那里,为了避免两者的接触,他留下了佑钧澜。

    “安顿下来记得给老爹报个信,他这几天一直在骚扰我,问我你有没有到。听说这几天他一直坐立难安,担心你掉海里,还不会游泳。”

    佑仟璟不禁想虽说不会水,但我难道不可以上天吗?

    “没问题,回去就联系。”

    告别了佑钧澜,佑仟璟没有在传送门这边见到鸠灰,他走过转角,却见那人站在那座花里胡哨的大型喷水池的另一侧。

    佑仟璟垫着脚,无声地摸了过去。

    鸠灰站在这个被戏称为“厕所”,实际只是个干净梳洗室的阳台上,扶着围栏向外看。

    佑仟璟摸到鸠灰身后都没被发现,他很好奇这人是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要知道以前在一起训练的时候,鸠灰的感知全开是能连下落的灰尘都能探查到的。

    十五层虽不是最高层,但视野也是很高的了,从这里可以隔着河流,看到幻钟塔的背面。

    四十八轮盘全嵌在了正面,背阴面只有漆黑的墙面和最上头建筑师造出来的精巧轮廓。

    有什么好看的?

    佑仟璟抬手拍了拍鸠灰的肩膀,哪知道后者就像是刚从噩梦中惊醒般,反应超大地蹦了起来,把佑仟璟都给吓了一大跳。

    “你抽什么疯呢?”佑仟璟捂着自己的胸口,刚刚核居然也被吓得跳了下。

    鸠灰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用那种刚睡醒的朦胧状态张了张嘴。

    佑仟璟还当他要说些什么,结果那张嘴只是张了一会又闭上了。

    这家伙发呆发傻了吧?

    “走吗?去看幻钟塔?”

    这下鸠灰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恢复了平时那老不正经的样子“去!”

    佑仟璟突然注意到那只一直站在他肩膀上的斑鸠不见了“青灰之羽去哪了?”

    其实“青灰之羽”原本是鸠灰一个神迹的名字,那个神迹可以幻化出无数青灰色的羽刃,个个都如钢刀般锋利。

    这个神迹的二段变化就是将羽刃集中幻化成斑鸠形态,因为里面有注入一丝丝神识,所以它虽然只是神迹产物,但继承了鸠灰的一点思想,还挺有“灵性”的。

    鸠灰有事没事的就喜欢叫只斑鸠出来陪自己,久而久之习惯性地就将斑鸠称为“青灰之羽”了。

    佑仟璟有时候觉得鸠灰这人其实挺惨的,活像个渴望得到别人关注和陪伴的孤独孩子,以前是,现在也是。

    “你哥都跟你说什么了?”

    “你想知道?”佑仟璟看着正在查坐标的鸠灰挑起眉。

    鸠灰一看他这表情就胃疼,一般这就是有人要遭殃的预警信号。

    “算了算了,我还是不知道的好。不过你哥也真恐怖,放着神都的事务不管,跑来跟刚入学的你打招呼。话说,你大哥也是这种性格吗?”

    鸠灰说完这话就打开门进到另一边去了。

    佑仟璟却杵在那里没有动,满脑子除了刚刚鸠灰丢下的问题,还浮现出一张冷冰冰的严肃脸。

    大哥,佑沧熠吗?

    和另外两名不拘小节、做事豪放的家庭成员不一样,佑沧熠在佑仟璟很小的时候就是一副彬彬有礼、嘴角含笑的温和模样。

    那时候佑仟璟总喜欢挂在佑沧熠身上,因为对方口袋里总有取不尽的糖果。佑沧熠也总喜欢抱着他去宅院后面的花海游玩,有时候晚归了,面对佑昀几乎是担心的训话,佑沧熠也会将佑仟璟挡在身后。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大概是佑仟璟从辰渊回来起,笑容从佑沧熠脸上消失了。

    佑仟璟不知道这两年自家大哥发生了什么,问佑昀,佑昀也是一脸茫然。好几次他都想去问本人了,可不是被对方身上的繁忙事务挡了,就是因为自己难以开口。

    或许是家主的担子太重,又或许这只是成长的某种变化,反正过去那个会对他笑的大哥已经不在了。

    “你有什么资格揣度别人,你自己不也变了吗?”

    佑仟璟自嘲,抬手将钥匙插进锁孔。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