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虞书 > 第五十九章劫狱

第五十九章劫狱

作者:大虞太史令
    苟二在皇宫中走着,不断听声辩位,躲开巡逻的护卫。

    因为这里十分偏僻,警戒倒是不太严,他们两人有惊无险到了天牢前面。

    不过到了之后,两人却暗自吸了一口气,这天牢城墙就有三丈高,在城墙上面还有不断巡逻的护卫。

    大门也站着十几个穿着铠甲的卫士,都是刀剑出鞘,随时可以作战。

    看到这个情况,苟二摇摇头说“刘兄弟,这天牢皆备的太严了,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刘向摇头说“我们只有今天这一次机会,若是错过了,明天那个屠户穴道自动揭开了,我们就要被大索了。”

    苟二听到这话,抓耳饶腮说“那么刘兄弟你认为我们应该办才好”

    刘向说“既然这样,我们先四处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够进去。”

    两人悄悄从树后面离开,走了没有多久,就看到两个小厮带着提着饭盒往这边来了,刘向见到这个情况,不由一笑,对着苟二说“看来我们机会来了。”

    苟二点点头,快速动身,将两个人点了穴道,然后将这小厮夹着,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苟二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刘向对着苟二说“疯苟二,我们只要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若是我们两个去,到时候有人问起来,还不好回答他们。”

    听到刘向这话,苟二倒是明白过来,刘向不准备让自己冒险,他准备说什么患难与共的,但是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那么我就在外面等你,你记得要快去快回。”

    刘向点点头,苟二解开那个年纪比较大的小厮,威胁了一番。

    那小厮自从进宫之后,就没有接触过什么外人,如今给苟二这一吓,顿时没有了分寸,苟二说什么就是什么。

    刘向这时候也换好衣服,拿起饭盒这个小厮一起前往到天牢。

    到了天牢大门前,护卫仔细盘问了一番,这个小厮一如既往地回答,倒是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两人到了院子之中,就看到中间那一块大铁板,一个护卫启动了机关,把这块铁板抬起来之后,露出一层层台阶。

    刘向看到这个情况,不由暗中害怕,这就算救出了自己的父亲,这么一大块铁板拦在那里,自己又应该怎么办

    沿着台阶下去之后,就是一间大厅,里面放满了刑具,刑具上面血迹斑斑,让人望而生畏,一个领头地说“你们两个是为谁送饭的。”

    “一个叫刘远的人。”

    领头点点头说“他在丁字四号房,真是奇怪了,刚才也有人来送饭。”

    领头这话才说完,突然询问说“你们腰牌给本官看一下。”刘向下了一跳,心想不会露馅了,但是这时候,牢房里面突然传来“杀人啦,有人杀人啦。”

    听到这话,领头抓起桌子的佩刀,带着四个手下快速跑了过去。

    刘向见到这个情况,对着小厮说“快带我去丁字四号房。”

    小厮有些为难地说“他们走前去的就是丁字房,你跟着前去就是了。”

    刘向点点头,跟在这些侍卫后面。

    没有一会儿,他就看到一个铁门,门上匾额上写着一个丁字。

    他走到门边,看到一个房间里面,两个和自己一样打扮的人正在和这五位护卫拼斗。

    刘向见两人当中一个使用判官笔,一个使用日月轮,不由心中暗自吃惊,心想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来天牢里面杀人。

    这两人武功倒是不弱,但是这看守天牢的侍卫也不是庸手,在一刻钟之后,那使判官笔就被领头的砍死。

    不过这个使判官笔临死的时候,将手中的判官笔当做飞刀丢出,出其不意的将两位护卫击毙。

    使用日月轮那人见到这个情况,大喝一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攻击顿时凌厉起来,不一会儿,就将两个护卫给杀害。

    领头的见到这个情况,心念一动,用尽全力刺出一刀。

    那人叫了一声好,准备用日月轮锁住这一刀的时候,没有想到领头突然变招,将自己左手递了进去,这人招式已经用老,虽然将领头的左手给卸下,但是领头的刀已经砍到他头上了。

    见这人倒下,领头才松了一口气,自己虽然损失了一条左手,但保住了性命。但是他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泉在后,他感觉胸中一疼,低头一看,只见一把刀穿过自己胸膛,刀尖上还滴着血,他眼前一黑,就倒在地上。

    刘向将刀抽出来,然后将这些人的头全都砍下之后,才看到自己父亲喘着大气躲在牢房角落。

    刘远看着刘向走来,大声呵斥说“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都不会告诉你们的。”

    “父亲大人,是孩儿我呀,是孩儿我呀,你仔细看看一下。”刘向将刀丢下,然后用衣袖擦擦自己脸。

    刘远定神一看,又是吃惊,又是高兴,保住刘向说“向”他话才开口,看了看四周,立马醒悟过来说“你怎么来了,真是糊涂。”

    “孩儿不能让父亲你一直关在这里,父亲,快换上这一身衣服,和孩儿一起离开这里吧。”

    刘远摇头说“我是走不了的,你看着手链和脚镣,我就算穿上衣服,也会哗哗作响。”

    刘向说可以找钥匙打开,刘远摇头说“这天牢岂是普通地方,这些钥匙都在圣人手中,圣人要释放我们才会派人带着诏书和钥匙来。”

    刘向试着用刀劈开这脚镣,没有想到这一刀砍上去,反而将刀磕出一道口子。

    “那,父亲,我们应该怎么办才好”刘向不甘心将刀丢在地上,这时候旁边的犯人对着刘向说“这位小兄弟,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可以打开我们的牢门,等到晚上的时候,我们一起冲出去,到时候生死有命了,若是你父亲命不该绝,还是可以逃出去的。”

    刘向点点头,找到牢门的钥匙,将牢门打开,把这一百多个关押在天牢里面的犯人放了出来。

    这时候刘远对着刘向说“你先去出去,免得他们生疑。”刘远不愿意让自己儿子冒险,于是找一个借口让自己儿子离开。

    这时候一个大汉笑着说“大兄弟,你无须担心,这个时间点,他们应该换班了,新来的哪管这里有没有送饭的走没有。”

    刘向说是,心中知道这个大汉也是想留着自己,好对付外面的侍卫,毕竟现在除了自己,这些人都有锁链在身。

    “那么这监牢里面的会不会换班”

    “当然会,他们子时换班,这才是我们逃出去的机会,要不小兄弟你能将上面那个铁板给举起来吗”

    刘向听到这话,也不在多说什么,深呼吸一下,将送来饭菜吃下。至于那个小厮,见到刘向放犯人的时候,就吓晕过去了。

    刘向吃饱了之后,看着那个小厮,眼中露出一丝不舍,不过最后还是狠下心来给了那小厮一刀“别怪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过了今晚,你想死都难了,这些刑具都会一一用在你身上。”

    一个粗壮的汉子见到刘向的所作所为,舔了一下嘴唇说“小兄弟,你倒是挺好心的,这小厮现在死了还好,要是明天落在朝廷手里,就不是他是一个人死了。”

    刘向勉强点点头,心中还是觉得过意不去,他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要好好休息,今天晚上还有干一件大事。

    他脑海中杂七杂八想着很多事情,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被抓,想到自己被抓住砍头,种种不好的想法让他冒出冷汗,脸色苍白,如同害病了一般。

    这时候一个大汉开口说“小兄弟,放下心来,盘坐运功,你修行是佛门正宗心法,能除心魔,正心念。”

    刘向听着大汉的话,坐在那里开始打坐起来。这时候大汉看了看众人说“我知道大家都是江湖道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江湖道上义子当头,恩字刻心,这位小兄弟也算救了我们,我们也应该补偿一点给他。”

    说着大汉走到刘向背后,右手结剑指,按在刘向的命门穴上,体内内力源源不断送入刘向体内。

    刘向这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坦,如同在老家冬天晒太阳一般,大汉没有送多少,后面有一个汉子按在刘向的夹脊穴,也送出了自己的内力。

    这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汉子送完内力之后开口说;“如今小兄弟你的督脉已经被我们打通,也算一位高手了,外面那些护卫也不是你的对手了。”

    刘向收功之后,对着众人说了一声谢谢,心中很明白,这些人可不是真的要报恩,如今自己实力增强一份,他们活命的机会就多了一分。

    不过刘向心中另外有打算,他拿起刀,然后走到台阶那里,让他父亲跟在自己后面,等到换班的时间到了,他们父子两就好冲出去。

    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这一次,就算先出去,也未必能够逃出去。

    时间就在他们担心之中过去了,不一会儿他们就听到了外面打更的声音了。

    “子时已到,天下天平。”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