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鱼初沉 > 第三章 曲镜

第三章 曲镜

作者:七言酾
    初窗昏沉沉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翠绿的草坪上,旁边溪水潺潺。这是后山的一条小溪,初窗小时候来过,她记得溪边有一块很大的圆形鹅卵石。鹅卵石仍孤零零的躺在那儿,她如今也孤零零的。

    初窗看着手中的葵花,才明白这都不是梦境,师父是真的离开了,顿时心里空落落的。师父未定归期,是因为师父也不确定这次是否还有归期。

    看天色,约莫辰时了,初窗站起来,走到溪水边,取下手套,放在一旁鹅卵石上,洁了手,又捧水沾湿了脸,拂去衣衫上的杂草灰尘,理了理额上的碎发,又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葫芦,灌满了水,塞上塞子。

    坐在溪边石头上静静呆了片刻,初窗握着葵花,数了数,花有二十九瓣,便称它廿九吧!廿九花盘向着日出的方向,初窗旋转花茎,廿九依旧向着日出的方向,心想师父说葵花向何处,她便去何处,既如此,那便一路东去吧!

    只是她不知,荆山周围早已涌来一波又一波的习道者,昨夜巨大的灵力波动早已惊扰众人,让这些习道者沿着灵力波动方向准确找到了曲水所在。

    巨大的窟窿仍在,晨曦拂下,落在水面上泛起星星点点。曲水周围站了不少人,只是并没有拥在一起,而是隐隐分成了五个阵营。

    人数最多的一队聚集在小屋旁边,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貌美冷艳女子,身着紫衣,手持一紫玉盘,眼神冷冷地打量着周围,应该是这一队人的领袖。后面约莫十多人,黑衣白衣各半,胸前绣着回字纹,看起来训练有素,在冷艳女子身后站得笔挺,不动分毫。

    左边的一队人数不多,只有三个人,均为男子。站在第一位的男子身穿靛青色广袖长袍,一根墨玉簪随意地别在发髻上,丰神俊朗,眉目带笑,只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笑看风云变幻。

    右边便是云启一行人,只是站在最前面的不是云启了,而是一白发苍苍的老妪,扶着舒云纹玄色手杖,看不出来材质,只如墨般黑得透亮。云启一行人只恭敬的站在后面,一言不发。连一向语带傲气的媚妮都噤声无言,眸中多了一丝怯弱,默默站在人群中。

    对面有五人,这是一个奇怪的队伍,两个魁梧壮硕的汉子,一名清秀少年,带着两个孩童。两个孩子对周围一切很是好奇,灵动俏皮的眸子左顾右盼。

    在人群外围还有两个人,一老者和一少女,两个人远离人群,显得孤孤零零的。少女往人群望了望,又转身扶住老人,平静道:“外祖父,听澜并未瞧见哥哥,想必不在这里。”

    老人目光清明,精神矍铄,广袖一挥:“走吧!”

    众人在中间僵持着,不发一言。大家都感受到了巨大的灵力波动,纷纷寻来,以为有什么至宝,结果只是一个巨大的石窟窿,一堆残石瓦砾,以及一个破湖。但明显这里发生过什么,只是他们来晚了一步。现在大家都保持沉默,谁也不愿做个出头鸟去打破平静。老人与少女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此刻如此安静的环境中,加上众人极好的耳力,这对话便尽数传进了众人耳中。

    沉默一破,便有人率先出言:“游老难道不是来寻曲镜的吗?”说话的是那冷艳紫衣女子,对着游老,语气中也是带了三分尊敬的。

    “曲镜十三年前落入不灭之地,世人皆知,此地何来曲镜一说?”

    “曲镜虽在不灭之地,但镜灵却逃脱了。前段时间传言称有人曾在荆山附近见过那白发镜灵,看此地阵势,想必是那镜灵藏身之地。”

    “传言何信之!且那镜灵离了曲镜并不长久,形神消散了也未可知。再等十数万年,曲镜自会孕育新的镜灵,那时才是……”

    “游老既对那曲镜不感兴趣,又何必千里迢迢赶来此地分这一杯羹!真是自欺欺人,虚伪至极!”那老妪出言打断游老的话,虽称游老,语气分明带着不屑,平等都没有,更别谈敬意。

    游老并未理会,也没有回答的意思,只对着听澜说了一句:“走吧!”

    “游老且等一等。”那名清秀少年疾步到游老身后,恭敬的揖了一礼,道:“晚辈丘山族莫家莫青砚,拜见游老。”

    游老转身,打量了片刻,点点头:“莫家吗?莫世鸿可还安好?”

    莫青砚微笑着:“祖父一切安好。这还要多谢游老妙手仁心,危难时刻施以援手救了祖父。事后却遍寻游老不得,故祖父特地嘱咐小辈若是见了游老一定要邀您至茫山客海一会,祖父好当面致谢以表诚意。”

    “你告诉莫世鸿,当初救他不过举手之劳,不必挂怀。而我也年事已高,不便长途跋涉,此番出来不过是寻我那不成器的外孙。”

    “游老过谦了。祖父道救命之恩恩同再造,自是不敢怠慢。游老或有所不知,族中大匠大师于半月前造出了青鸟,可载百人不止,可行千里不歇,疾如雄鹰,飞行平稳。祖父已从大匠大师手中重金购下,此番出行正是御此物而来。”莫青砚歇了口气,继续道,“一来游老无需舟车劳顿,五日便可至茫山客海,沿途亦可赏风景无限。再者,素闻游公子偏爱那趣闻趣事趣物,若是听闻青鸟一事,必是心生好奇,定要一探真容方肯罢休。如此一来,也不必耽搁您寻游公子,还望游老成全!”

    此话一出,游老尚在思虑之中,并无异色。但旁边的人却是心如泉涌,思虑不止。

    这丘山族青鸟一物普通人或许不知,但他们这些习道者是知道的。对普通人而言,人力也就日行数十里已是极限,代步工具也无非马匹马车几类,速度有限,载人载物也有限。而习道者在灵力加持下或可日行百里,但那也极耗体力灵力,且只一人。境界高深者可御物而行,小可御剑,大可飞舟,可载三五人,但这也是极致了。而青鸟乃丘山族历史中的神器般的存在,工艺技法早已失传,只留下半篇文字供后人解读,没成想竟然有人将它造了出来,可载百人不止,可行千里不歇,这可真是现下无上至宝啊!

    一旁众人听到这里,顿时又惊又喜又忧,也还颇有几分遗憾,恨此物不是自家所得。但心一想,青鸟既有一,便可有二,那大匠大师肯定还能造出来。只是大匠大师速来脾气古怪,软硬不吃,怕是不好相与。

    如今曲镜镜灵寻不到,倒是另有所得,这青鸟一事只得赶早,晚了残羹剩饭都没有。思至此,冷艳女子率先带着一众人马离开了这里。

    身穿靛青色长袍的男子只带着笑,至今未发一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有独到见解的高人,才沉默着静看事态发展。其实不是他不愿意说话,相反有太多话憋的心发慌,奈何不能说话。此地此刻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只得继续摆着高人姿态,缓步离开了。

    游老思量了一会儿,微微点头:“也好,时至三月,茫山客海的金兰想必也开了。”

    “正是。金兰已盛,墨兰也不远了。”莫青砚一摆手,身形微屈,“游老,请!”

    现在曲水边,只有那老妪脸上却并不好看,并不因青鸟一事而欣喜,只因灵族与丘山族素有嫌隙,这青鸟只怕是求不得。如今只有看看这曲镜镜灵是否还有什么线索了。

    “媚妮。”老妪沉声点了名,媚妮心里发怵,也只得恭敬地应着:“媚妮在。”

    “你的腿伤是怎么回事?”老妪与云启他们是今晨才会合,又急忙赶到曲水,还未来得及询问。虽然媚妮的腿伤已大好,没有跛脚,但是老妪修为亦不低,这伤还是看得出来的,再加上他们衣服上的剑痕实在过于明显,是个人都看得出他们打了一架。并且灵族护短那是世人皆知,管他谁对谁错,这一架都是要讨回来的。

    “昨天……昨天我们……在……”媚妮却支支吾吾的,答不清楚。

    “有什么事大胆说便是,吞吞吐吐作甚!燕霞,你说!”老妪手杖一杵,地面一震,吓得媚妮更说不清楚。

    “是,昨天刚入荆山时与华族封家的人起了些冲突,然后我等技不如人……是燕霞无用,未能护师妹师弟周全,请四姥姥责罚!”燕霞趁势跪在地上,头压的极低。

    “你先起来,此事与你无关。”老妪当然知道与她无关,听她避重就轻的回答就知道此事多半是媚妮闯的祸,但即便是他们灵族人闯的祸,也不能如此白白被人打了。

    “封家?听闻封家夫人当年在争夺曲镜时不见踪影,生死未卜。如今有了曲镜镜灵的消息,这封家定然也会来。”

    “既然他们昨天就到荆山了,那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那为何还没有出现呢?”燕霞小心的接话道。

    “那便是——这动静就是封家弄出来的。看这里动静,那镜灵多半已被擒了。想不到这封家动作这么快,好处净被抢光了。”想到这里,老妪心里便十分不痛快,千里迢迢赶来却是这般结果,实在让人气愤难消!

    “曲镜这么大的事,想独吞,也要看他封家吞不吞的下!走!”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