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鱼初沉 > 第二十一章 不灭之地(6)

第二十一章 不灭之地(6)

作者:七言酾
    十息又已了,第十三次攻击却并没有到来。

    未知的攻击者似乎察觉了镜灵这里的境况,发现镜灵有强劲的援手相助,便不再用之前的办法了。也不知道是就此停止攻击了还是想好对策后换个法子再来,三人只有默默地等待。

    封宁山感受到周围似乎有灵力波动了,便也打坐调息,想着自己慢慢恢复一点灵力,多少可以帮一点忙,总比袖手旁观,坐以待毙的好。

    刚坐下不过三息,却突然“啪”的一声,脸上火辣辣的疼,还有一点毛刺毛刺的感觉。封宁山用手摸了摸被打的地方,一脸茫然,疼都不说,只是毛刺毛刺的感觉让人特别不舒服。

    封宁山看不见自己的脸,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别人看得见,他脸上一个不是很清晰的叶片印子,彰显着罪魁祸首。

    鱼书在一旁轻笑:“它的灵力也敢抢,我看你怕是活得不耐烦了!”

    鱼书非常乐意看到廿九收拾别人,没办法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这人连廿九的东西都敢觊觎,居然敢吸收廿九的灵力,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

    不过也不能怪封宁山,他连这朵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哪里知道这朵花睚眦必报?这怎么能怪他呢?他只能特别茫然无措地站在那里。

    不过廿九也有公报私仇的嫌疑,封宁山吸收一点灵力对它并没有什么影响,并且封宁山若能施放止境对他们都是有益无害的,自然不必如此斤斤计较。但廿九就是不让他吸收灵力,这个臭男人当初带走了镜灵大大,哼,要不是当初自己没开始成长,什么都做不了,非把这个臭男人揍得鼻青脸肿,哭爹叫娘,跪地求饶不可!等解决了这里的事,一样要把他揍得鼻青脸肿,哭爹叫娘,跪地求饶!等着吧!镜灵大大快重掌曲镜了!我就能收拾你了!

    未几,一层亮眼的白光自鸢身上散开,愈演愈烈,晃得众人睁不开眼了,随后,一层淡金色的光环自鸢身上极速向四周散去,波及甚广,这是神镜降世特有的灵力波动,所有习道者都能感受到。特地昭告众生,世道即将不太平了。虽然十六年前神镜已经降世了,那时的动静已经够大了,的确惊动了众生。但是后来镜灵与曲镜分离,曲镜便失去了神镜之威,算不得神镜了。如今镜灵重掌曲镜,再次宣告众生,神镜又回来了!神镜之威不容亵渎!十三年前追杀过镜灵的习道者怕是得小心了!

    光芒褪去,鸢白发依旧,十三年前对她的创伤不可逆,这白发会永远存在,让她不得不时刻铭记十三年前的痛!

    只是一睁眼就被人一把抱住,怀里的人发丝柔顺飘在身边,一股淡淡的葵花清香袭来,低头便看见怀里的初窗,正泪眼婆娑地看着她。

    鸢抬手温柔地抚过初窗的脸颊,轻声细语:“窗儿长大了,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哭了。”

    “师父……”千言万语在心,说出口却只有这一句。

    鸢将初窗抱在怀里,轻柔地抚着她的发丝。

    初窗尽情倾泻着她的思念之情,许久才将鸢放开。

    鸢抬头看了一眼廿九,廿九便乖乖地下来了,老老实实地待在初窗的荷包里。

    一向活泼好动多言的鱼书也安静了,她明白,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曲镜掌控者,也只有对初窗才会温柔以待,对其他人那都是不屑一顾。所以当鸢特地看向鱼书,还对她轻轻点了点头时,鱼书有一种被神眷顾了的感觉,简直是心花怒放,心潮澎湃,万千言语已经不能描述她的心情了,鱼书只能紧紧抱住初窗才能平静自己的内心。

    鸢右手一翻,手中便出现了一颗流光珠,不过这颗流光珠泛着紫光,倒是前所未见。流光珠缓缓降落在封宁山面前,封宁山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给他一枚流光珠。

    “恢复灵力。”鸢淡淡回了一句。流光珠本是灵族弗海珍珠施加一道聚灵术,用以汇聚一点灵法,世人竟只用它来照明装饰,真是暴殄天物。这珠子,有些其他物品所没有的纳灵之质,如此得天独厚的资质用来存储灵力自是最合适的选择,可惜世人大多愚钝,竟没有想到此物的奥秘。

    廿九心里很是不解,这个坏人,为什么要给他恢复灵力啊?那枚珠子要是给我吃了多好呀!是我就把他丢在这里自生自灭!但是镜灵大大的决定不容置喙,都是对的!

    初窗尊重师父的决定,可能中间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吧,这人也不一定是敌人。

    其实鸢知道她重掌曲镜时外界发生了什么,只是精力不允许她去顾及其他。对于攻击她的人她也是始料未及的,并不知是何人。不过既然来者不敢露面,那就永远都不要露面了!

    鸢又幻化出气泡,将几人笼罩其中,极速前进,未几便出了不灭之地。

    黄沙漫地,狂风肆虐,不灭碑依旧屹立于黄沙之上,庄严肃穆,令人望而生畏。

    未曾想,这才几个时辰,不灭碑下就已经密密麻麻人满为患,阵营明确,看起来一堆一堆的,跟搬家的蚂蚁似的。这还只是在明处的,暗处的更是数不胜数,难为他们了,都想鹬蚌相争渔人得利!不过谁是渔人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且看吧!

    鸢本可以一路潜行,不用惊动任何人平安离开,但她停了下来,只因有人在周围布了缚灵大阵,令她不得不想起十三年的那一幕,想起那令人痛不欲生的遭遇,所以所有人都该死!

    原本鸢都打算放了他们一马,不想与他们过多纠缠,可偏偏还是这么多人自以为是,以为多布几个阵法,增强阵法灵力束缚就能再次擒住她。可惜今时不同往日,没有谁一成不变。

    鸢一个人露了踪迹,将其余三个人用幻境藏了起来。就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有能力看透曲镜的幻境。

    其实鸢已经在缚灵大阵里了,大阵也的确被启动了!周围隐隐透着淡黄色的光,延伸,闭合形成了一个牢笼。大阵里灵力化成的利刃绞来绞去,但鸢看起来并不受影响,只是白发被切断了一丝,飘落在黄沙之上。藏在暗处的人以为高枕无忧自可以现行了。这里面,不少老面孔,华族关家,灵族舒家,万商阁,柳月台,太多了,数不清呢!封家主竟然也在里面,鸢不由冷笑,这人这么快就到这里来等着自己了吗?那自己几斤几两看清楚了吗?看不清没关系,有一份你的贺礼立马就给你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