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步步谋婚:王妃不承欢 > 第二十一章 活口

第二十一章 活口

作者:北小默
    慕千朵被陌容允带着,一路飞回了陌王府的后门。

    慕千朵言语间带了嘲讽,“堂堂允王,回自己的府邸怎么跟做贼一样。”

    陌容允也不理她,把人放到院中,落地,才放开了手。

    慕千朵脚一接触到实地就麻利的退了几步。

    倒是陌容允,怀中温软的感觉突然没有了,好像有些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不明白这感觉从何而来,也不甚在意,自顾自的走到了书房中。

    慕千朵果然跟了上去,把她弄到这里来,总不会是请她喝茶的。

    果然,一进去就有人将门从外面关上了,慕千朵生出一股警惕来。

    陌容允看到慕千朵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就像刺猬一样,垂下眼帘挡住自己眸中的笑意,淡淡的“放心吧,你这样的,我没兴趣。”

    慕千朵本来也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听到这话就觉得很火大,自觉高傲的回了一句,“你也放心吧,我对你这样的,也没兴趣。”

    陌容允抬眸,慕千朵见他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心下有些不出的紧张。

    陌容允缓缓的走到慕千朵面前,慕千朵想自己刚才的话,这时候要是退缩不就是打脸了吗。

    心中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让,可是陌容允的脸离她越来越近了,慕千朵不自觉的吞了下口水,这家伙到底是,想干什么

    只差毫厘,陌容允的鼻尖就要碰上了慕千朵的,两人靠的极尽。

    可是慕千朵又直愣愣地杵着一动也不动,强装镇定。

    两个人以这种极其诡异的姿势对峙了一会儿,陌容允才道,“你挡着我的路了。”

    身后一阵响动,陌容允手轻巧的移开一个花**,书桌后面的墙面居然朝着一侧动了起来。

    慕千朵这才知道原来陌容允是要打开机关,但是反应过来脸上随即又好像有些发热。

    有话直接就是了,搞这一出干什么靠得这么近害得她以为他要

    哼,慕千朵也不上来以为陌容允原本要做什么,但是就是很生气,居然戏弄她。

    陌容允好看的眉眼都带上了浅浅的笑意,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慕千朵见不得陌容允这幅“丑恶”的嘴脸,率先走向了墙后。

    书房里面竟藏着一条幽深的楼梯,慕千朵虽然是第一次来,但也不惧。

    径直走了下去,她感觉得到陌容允很快就跟在了她后面。

    走了没几步就有了亮光,的楼梯盘旋而下,居然连接着一个不的密室。

    慕千朵鼻极其灵敏,一下就闻到空气中被人用熏香盖过的血腥味。

    房间里面有几个黑色的影,蒙着脸慕千朵根本看不清他们的面孔,想来这就是陌容允的暗卫了。

    地上摊着一个毫无生气的人,要不是胸口还有些起伏,慕千朵都要以为他早就死了。

    收起脸上的表情,慕千朵看向身后的人,“允王这是何意”

    陌容允不急不慢的走过来,那几个暗卫虽然没出声,但是都单膝跪地。

    “起来吧。”极有威严的一句话,陌容允身上好像一下就散发出了令人生惧的气场。

    “这是长公主派来暗杀你的,全被我劫了下来,见他似乎身份最高就留了活口,只不过这人嘴硬,纵然我严刑逼问,他都不肯开口,现在这人交给你了。”

    慕千朵听了这话,眼神一下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原先还奇怪楚翎施为什么没有动作,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眼神冷冽几分,嘴硬是么,她有的是办法。

    慕千朵假装从袖里掏出,实则意念一动,手上就多了一**东西。

    慕千朵打开**盖,把药丸给半死不死的人服下。

    不消片刻,那人就有了动静。

    慕千朵的这毒名叫“活千愁”,毒性极为猛烈,和名字一样,在你活着的每一个瞬间,都会像是有人拿着针细细的扎你。

    这细密的痛感不只源于皮肤,连身体内的每一个脏器,都是如此,使人仿佛置身与十八层炼狱之中,如何能忍

    只见那人扭捏着身体,难受难忍,不停地抓挠着自己的身体,眼泪口水一并流了出来,面部憋涨的通红。

    不管是打骂还是引诱这些都可以忍受,哪怕断手断脚,要了项上人头都可以承受,但偏偏这种非人般的折磨最令人难以招架

    “我我什么都求你给我解药”

    才不过一会,那人就招架不住求饶,祈求的看着慕千朵。

    陌容允眼中对慕千朵有着赞赏,她不仅医术过人,这毒用着也甚是顺手。

    慕千朵本来只是想要盘问楚翎施到底还有什么计划,却不曾想看到那人手臂上的刺青,瞳孔一缩。

    周身散发出强烈的生人勿近的气势,慕千朵的语气就像是寒冬中的冷霜,“那次屠村,你也在吧。”

    楚翎施的暗卫呼吸一滞,慕千朵居然认得他

    慕千朵将暗卫的变化看在眼中,果真是她。

    当日屠村,她从山上下来之后看到了让她心碎的惨状,满地的血,和惨死的村名。

    最可恨的是,她看到有一个人手举着火把,手臂上正好有一道特别的刺青,然后一把火烧了整个村。

    从那以后,慕千朵就深深的记住了。

    还真是误打误撞,慕千朵的眼神更冷了几分,“还想尝尝那蚀骨的痛感,你便尽管隐瞒。”

    “不敢了我,我全都”

    那暗卫自知躲不过,连自尽的毒药都被陌容允事先找了出来,实在是不愿受苦,把当年一切的是是非非一并交代了。

    越听,慕千朵就感觉自己的血液越冰冷。

    楚翎施果然是为了永绝后患,心狠手辣的想要除了她和母亲,不仅如此,为了毁尸灭迹,连着长宁村都给灭了

    慕千朵直觉心中压下了千斤重的石头喘不过气来,心中越发憋闷。

    末了那暗卫还嫌死的太慢的加了一句,“我也只是奉命办事,这不能怪我吧,要怪只能怪你们母女二人挡了长公主的路。”

    慕千朵真想仰天大笑几声,挡路

    她母亲生性柔弱,不争不抢,被丈夫婆婆赶出家门,她也没有半点要回去的想法。

    就这样一个女,还是碍了那人的眼是么,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赶走原配夫人还不够,连着孩和大人的性命都不能留

    慕千朵也是气的昏了头,回身向陌容允行了个礼,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陌容允只当她一时无法直面真相,沉声吩咐把这个暗卫看好了,绝对不能让他自尽。

    想到方才慕千朵有些的身,陌容允心头竟浮上一丝怜惜,只是他绝对不会承认罢了。

    没成想,只过了一夜,京中就起了不的波澜。

    更新更q广s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