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你是九段 > 第二章

第二章

作者:水墨蛙
    叔叔叫罗志强,阿姨叫朱槿。他们把陈薇薇带回家,给她洗澡换衣服,告诉她哪个是她的房间,吃过一顿丰盛晚餐,把她叫到客厅里。

    他们坐在客厅沙发上,做得很正很直,阿姨说:“从现在开始,你要叫我们爸爸妈妈。”叔叔说:“是的,我是你的爸爸,她是你的妈妈。”阿姨说:“叫啊。”陈薇薇说:“爸爸,妈妈。”叫这两个称呼时,她的心像没有脚的小鸟儿,落在树杈上,是期待已久的歇息,又带着没来由的惊惧。

    妈妈朱槿说:“到了我们家,你要姓我们家的姓,你叫陈薇薇是吧,以后你叫罗薇薇,我明天去把户口上的名字也改掉。”陈薇薇感到改名字心里不舒服,不过她记住妈妈朱槿的话,和罗薇薇这个名字。

    朱槿给罗薇薇在幼儿园报了名。幼儿园里墙是彩色的,地是彩色的,玩具也是彩色的,仿佛幼儿园老师讲的童话故事里的斑斓世界。

    朱槿和罗志强是做服装生意的,每天忙的起早贪黑,朱槿还要做家务,早晨做早餐,送罗薇薇去幼儿园,到放学时间接罗薇薇回家。罗志强吃着朱槿做的早餐说:“你比以前勤快多了。”朱槿说:“有个孩子的生活就是不一样,觉得活的特有劲儿。”“别三分钟热度,过两天就凉了。”“不会,我对薇薇好一辈子,老了还要靠她养老送终呢。”

    朱槿和罗志强没有生孩子。有一天,罗薇薇问朱槿:“妈妈,你们怎么不生自己的孩子?”朱槿说:“想生啊,生不出来啊,医生说可以怀孕,就是没怀上。”朱槿干着手里的活又说:“我们一心一意养你,你以后要孝顺我们呐。”罗薇薇说:“我一定孝顺你们。”

    朱槿接罗薇薇从幼儿园放学。罗薇薇把作业本给朱槿看,朱槿看到100分很高兴,跟同来接孩子的何朵妈妈说:“我们薇薇考了100分,你们何朵考了多少分?”“我们何朵贪玩,成绩不好。”她转头对何朵说:“像薇薇那样好好学习,不要让我不好意思说你的成绩。”何朵对着妈妈“啊呜”做一个鬼脸。罗薇薇很羡慕何朵,不喜欢学习,可以学习不好。

    朱槿把罗薇薇接到服装店,让她在里面的杂物室读书写作业,服务员在接待客人。朱槿说:“罗薇薇今天又考了一个100分,比何朵强多了。”“薇薇爱学习,将来有出息。”“将来有出息不一定好,还管不管我们?人家何朵学习好不好都是亲生的,打断骨头连着筋。”“你别说了,别让薇薇听见。”

    几天后,罗薇薇放学,看到来接她的朱槿,走过去叫:“妈妈。”朱槿问:“怎么没看到何朵妈妈?何朵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放学?”罗薇薇说:“幼儿园国庆节文艺演出,何朵有唱歌节目,也有跳舞节目,她还在排练呢。”朱槿说:“怪不得她学习不好,不务正业。”

    国庆节前一天,幼儿园邀请家长观看文艺演出,朱槿来了,坐在台下,罗薇薇坐在她旁边。节目开始,朱槿问:“哪个节目有何朵?”罗薇薇说:“《小背篓》,还有一个歌伴舞。”朱槿说:“到了告诉我。”

    朱槿平常又要忙店里,又要做家务,很累,看节目时困了,直打盹。罗薇薇叫她:“妈,《小背篓》开始了。”朱槿打起精神看台上,台上六个小朋友在表演,朱槿问:“哪一个是何朵?”罗薇薇说:“第一个就是。”朱槿一看,化好妆,穿着演出服的何朵天真可爱,舞姿优美,她连声赞叹:“啧啧,想不到这孩子这么好。”等到何朵的歌伴舞节目,何朵唱了一首《小燕子》,后面有六个小朋友给她伴舞,朱槿说:“啊呦,这跟明星一样啊。”节目表演完,家长带小朋友回家。朱槿带着罗薇薇先走,没有等何朵妈妈。

    她急急忙忙回到家,打电话让罗志强早点回家,罗志强说店里忙,她说:“有服务员呢,你个当老板的应该管大事。”罗薇薇放下书包,洗干净手,回自己房间写作业。

    罗志强回到家,进门就问:“有什么大事?”朱槿也不管罗薇薇的房门开着,大声说:“我们把薇薇送回去吧,我看还是选个好看的女孩子,看着顺眼,还可以表演节目。”罗志强说:“我们都养薇薇半年多了,都养出感情了。”朱槿打断他说:“再养的时间长,更有感情。早点换一个,这几天就去。”“你不是怕选个好看的,变小狐狸精勾引我?”“我就要个好看的孩子,我喜欢看。”“懂事的孩子知道感恩,将来给我们养老送终。”“老了还管那么多?先说年轻实际点。”“换一个孩子的手续不好办,不像换一件衣服。”“多难办我都办。”“行,听你的。”罗志强看看屋里的罗薇薇,罗薇薇在写作业,一声不吭。罗志强摇摇头说:“大事说完了,我去店里。”推门出去了。

    朱槿见罗志强出去了,才想起里屋的罗薇薇,她看了一眼罗薇薇,起身走到她的房门口说:“薇薇,不是我们狠心,我们领养孩子,总要我们自己顺心才行呐,你又不是我们亲生的,生了就不能换,你是领养的,我们想换就换一个,你还可以跟别人家是不是?”

    听到朱槿在对她说话,罗薇薇站起来,走到朱槿身边,抱住她的腿,眼睛大睁着望着她,泪水扑簌簌往下掉,说:“妈妈,我好好学习,考第一名,让何朵妈妈羡慕您,我以后孝顺您。”朱槿跟罗薇薇朝夕相处半年多,毕竟有点感情,看着她流泪,抱起她,用手抹掉她的泪水。

    从幼儿园回到家有一会儿了,朱槿对好看孩子的热情有点平息了,加上罗薇薇确实懂事,她又不想换了。

    晚上罗志强回来看到朱槿抱着罗薇薇看电视,没多说,就去换衣服洗澡,从浴室出来,罗薇薇已经回房间。罗志强问:“什么时间去换一个孩子?”“不换了。”“怎么又不换了?”“不换就是不换了,你说的,有感情了。有感情还换什么换。”“我也不想换。以后别当着孩子的面,说什么领养领养的。别人领养孩子,都不让说,你看你,当着孩子的面说。”“我当时是真想换嘛。”“行了,别说了,睡觉吧。”

    罗薇薇在房间里,伸长耳朵听外面朱槿和罗志强对话。从幼儿园回来,朱槿说换掉她,她吃了一惊,仿佛天塌下来一样。她不想离开这个富裕的家庭,更不想被退回福利院,小小年纪的她就有自尊心,不愿意被看做不好。可是她没有办法,只好假装写作业,直到朱槿跟她说话,她才找到机会求她。朱槿答应她不换,她还不敢放心,直到朱槿和罗志强对话说不换了,她心里才稍稍踏实点。

    她蒙住被子,在被窝里哭,枕头都哭湿了,她意识到,有了爸爸妈妈,也没有家,她的家岌岌可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消失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