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武侠修真 > 三思而行江湖 > (七十二)无踪黑洞!

(七十二)无踪黑洞!

作者:向君莫
    七十二

    “事情已经发生了。”

    “鬼眼睛,不管是谁,我现在已经双目失明,就我现在这个废人的样子,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何用。”

    山鬼好像冷静了一点,缓缓站起来手扶着墙,他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脚有点麻木,现在慢慢有了些痛觉。

    “老鬼,你要是这样说我就不应该救你回来”

    “你你差点在那洞穴之中杀了我,不是因为你我会落得这般地步”

    鬼瞳一脸惊讶的表情望着山鬼,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把他救了回来,现在居然这样说自己。

    “你说那隧道我在隧道里转身一看你人就不见了,我四处找你,结果你突然出现把我打晕,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了洞穴之外我如何杀你”

    “你那叫弃我而逃,正是因为你直接跑了才有了之后的事,你这就是间接性的想让我死在隧道里,鬼眼睛,我山鬼救过你的命,你现在就是这样对我”

    山鬼指着鬼瞳,鬼瞳冷哼一声。

    “好,山鬼,你说我鬼瞳是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就当我自己瞎了我这鬼眼睛了我救你出来,我走”

    鬼瞳说罢过去从地上抬起白凤的尸体扛在肩上。

    “等等,还有人,是谁”

    “我这肩上抗的死人都比你有情义,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就这样,鬼瞳扛着白凤就出了这个山洞,留下山鬼一个人在这里。

    山鬼听了一下,周围没有什么声音后自己突然一下大叫起来,他躺在地上打着滚,嘴里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山鬼其实什么都知道,刚刚在不老林后山洞穴中发生的一切其实都知道,他知道他在隧道里遇到的不是真的鬼瞳,他也知道自己醒来后不受控制变成了一个怪物还对着天葵攻击,他也知道自己与崔昊斗得你来我往,还有最后看着天葵在自己面前叫着自己,让自己停下,这些他都知道,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山鬼慢慢地停止了动作,没有再在地上翻滚着,他靠在墙边,像个小孩子一样抽泣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曾经的风光,因为白凤落幕,没有了天葵,因为自己已经无法面对她,没有了同伴,自己刚刚不领情故意气走了鬼瞳,也没有了自我,他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怨念之气正在扩散,原本以为解了毒,可不想反而中了招,他第一次,这么无助地哭了出声。

    木长老正在一个小亭子里坐着,这里可以望到小部分的村庄,但可以望见很多后山那边的景色,此时,正好是夕阳西下,一片霞光刚好映在不老林后山,为那满山绿色增添了一份别样的色彩,更加引人夺目。

    李三思正好出了屋子,但没有去找于庆他们,想着自己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忙,现在就是废人一个,倒想着去找云老师,问一问发生了什么。

    结果往上走时,刚好看见木长老一个人坐在那独亭之中。

    “长老。”

    李三思捂着自己的胸口走到了木长老的身旁。

    木长老抬头望了一眼李三思,又回过头来闭上了眼。

    “晚辈打扰了长老欣赏这美景了吗”

    李三思坐到了旁边的石栏上,看着木长老。

    “你叫李三思。”

    “对。”

    “我当初把你带来不老林的时候为何不三思再三思呢。”

    木长老似笑非笑的表情,李三思听了这话也没听懂用意,起身端起旁边的茶壶给茶杯里斟了一点绿茶,然后端到木长老面前。

    “不该带我来不老林吗可是长老是救了三思的命啊,难道是三思拖累了长老什么吗晚辈出入江湖尚浅,有些愚钝,还望长老明示。”

    木长老微微睁眼,端起茶杯,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你很像我的一个故人,看上去是舞刀弄枪的模样,却又心思细腻,文质彬彬,只是他并无你这般能言善道。”

    木长老轻轻吹了一口杯沿,闻了闻茶香便又把茶杯放在了一旁。

    “我去让人给长老再沏一壶好茶。”

    李三思看木长老只是看了看闻了闻,没有动嘴碰杯,便起身准备拿起茶壶让人泡茶去。

    “不用了。”

    木长老抬了抬手,示意让李三思坐下。

    “不是茶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李三思没有说话,慢慢又坐了下来。

    “我这不老林的绿茶,是出了名的,就跟你们圣国都城的都城三绝一样,那是和青牡丹所酿的美酒有一比高下的实力的,只是,老朽现在喝什么,心里都是苦的。”

    “晚辈这段时间的确有些摸不着头脑,就在刚才经历了什么也是云里雾里的,长老可否说之一二,让晚辈也能知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木长老转过来看了看李三思,李三思说完又点了点头,木长老看这小子的眼神,就想到了那位故人一样,她觉得他俩很多地方真的太像了。

    “你想从哪里听起”

    “一开始。”

    “我从知道这七香居一事后便向圣王提过,我不老林需要一个解释,可是你们圣王好像不太理睬我不老林,老朽就只好亲自来了一趟都城,进了内宫发现他们一群人在商量什么,我也没兴趣,直到我听见了你的名字,好像听云提起过你是他的弟子,我起初是想一命换一命,我想把你带走了,他们应该会着急的,至少云是会的,只要他急了,圣王也会坐不住的。”

    “然后我就被你带到了不老林,可我感觉长老也没有杀我之意思啊。”

    “那是因为我说过我觉得你和我的一位故人很像,暂时留你一命,我想杀你还不容易吗”

    “那是自然。”

    李三思尴尬的笑了笑,扣了扣自己的后脑勺。

    木长老摇了摇头,泯着嘴站了起来,走到了亭外,看了看后山方向。

    “李三思。”

    “嗯。”

    李三思也站了起来,走到木长老旁边。

    “你去看看他们都醒了没有,让他们都来这里找我吧,我有事要说。”

    “你指的是哪些人长老”

    木长老扭头看着李三思,抬了抬手准备说什么又放下了手,叹了口气。

    “今天在后山里的所有人吧。”

    “好,我现在就去。”

    李三思点了点头便离开了亭子,在路上碰到一个执勤的士兵,转告了这位士兵让他去找皇子,自己也去找着其他人。

    “将军”

    此时天葵正在旁边倒着茶,李三思走进了房间,看到十七靠坐在床沿上,身上也是被“五花大绑”的样子。

    “徐笑笑,你可让我好找啊”

    “将军”

    十七想下床,可是一下就被旁边的天葵走过来给拦住了。

    “没有恢复就别逞能了。”

    天葵递给李三思茶杯,李三思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坐到床边望着十七。

    “从都城七香居之前我就没见到你了,你到底去哪儿了你,一点消息没有”

    李三思虽然说着是在怪徐笑笑,可是脸上还是开心的表情。

    天葵是知道的,这李三思的记忆里徐笑笑这个人是还活着的,十七也是皇子为了稳定李三思的情绪所以让他假扮徐笑笑的,可是,天葵看了看十七的样子心里不禁感叹这难免也装的太像了吧。

    “我有话跟你说。”

    “先不急,笑笑,这边木长老有事找我们,对了,还有天葵,你和我们一起,我们过去吧。”

    李三思放下了茶杯,看了眼天葵,天葵听了也点了点头,说罢李三思也站了起来。

    “那你准备准备,我先去叫其他人。”

    李三思说完就出了门,十七在床上举着手一直说不出话来,被李三思封的死死的,一脸无奈的样子。

    “诶,我说你这逢场作戏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天葵过去端起李三思放下的茶杯自己倒是一饮而尽。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

    “这位姑娘,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天葵望着十七,心里想着莫名其妙的,没有回答十七,因为她觉得怪怪的,这十七又不是不认识自己,这七香居一战就不用说了,就说这不老林他们两也不知见过一次了,他居然叫自己这位姑娘。

    一会儿,所有人都召集到了一起,都到了木长老的那个亭子,木长老依然是闭着眼,而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没有了夕阳的余晖,反而星星都已经挂在天上,这是还不太明显,看不见。

    “你这手是什么回事”

    皇子看了看樊龙,捂着自己的手臂。

    “没事,没事。”

    樊龙刚好走过来,皇子大老远就觉得樊龙走路都怪怪的样子,走近了才发现问题,于庆也站在旁边看了看樊龙,樊龙一下就注意到了于庆看着自己,他自然不好意思转过去了,只是心里可能觉得自己开心了很多。

    “你来干什么”

    天葵看着旁边一个斗笠怪人正靠在亭子柱子旁。

    “喂喂喂,你们都来了,我不来岂不是很没面子了”

    天葵摇了摇头撇了撇嘴,真是觉得听崔昊这人说话都听烦了,每次都是那一句。

    “长老,该叫的人都到齐了,只是,我没有找到云老师在哪。”

    李三思走到木长老旁边。

    木长老点了点头,慢慢站了起来转过来望着大家,皇子,樊龙,于庆,天葵,崔昊,十七,李三思。

    手一抬,只见远处飞来一个黑影,近了才看清,是木长老的那根拐杖。

    “无踪。”

    木长老拐杖一转,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口子,凭空出现了这样一个出口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看呆了,崔昊一下就从石栏上跳了下来,看着这黑洞。

    “这是无踪的实体入口,这样才能一次性进入很多人,去吧,不老林的秘密也该打开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