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人妻神妻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被牛拉着进医院 做陪伴

第三百九十八章 被牛拉着进医院 做陪伴

作者:高天云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大结局

    被牛拉着进医院,

    人妻神妻做陪伴。

    亲朋好友都惊动,

    千里贵客也来看。

    一转眼十几年。现在,王学奎、陈玉梅、李春桃已经退休。王学奎退休后,依然让人请去给鸡狗鹅鸭看病,对猪羊马牛施行防病治病,救死扶伤。

    这一天,他去给一家农户的牛打防疫针,这头牛又高又大,脾气暴躁得很。他在它的脖子上套上一根绳子,想把它绑在一棵树上再打。牛早就看出了他的想法,不但不向那棵树靠拢,反而顺着路狂奔起来。

    王学奎怕有失误,死死地抓着绳子。到底是年龄不饶人,不是年轻力壮,腿脚轻快的时候了。跑了一阵,就摔倒了。周围的人们都叫他快撒手,可他还是抓着绳头不放。被牛拖着走出去很远,贴着地面的右大腿被一块石头一挡,接着要了命地疼,他这才勉强松了手。他想站起来,完了,怎么也不敢站了。来到医院一检查,是一条韧带断了。

    断了韧带,要做手术,要把它接起来。需要取下别处的一截筋,补上一段。缝合以后,还得用石膏固定。

    陪护他的精瘦女人是李春桃,比王学奎小三岁,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别看她浑身是毛病,这可不是她生孩子坐月子落下的。因为她连一个孩子也没有生过。她的头疼腰疼颈椎疼,可能是怀孕流产结扎留下的后遗症。

    另一个年轻漂亮的,就是陈玉梅。病友们起初以为她是王学奎的女儿,后来才弄明白,这是与他同岁的结发妻子,是他的神妻。陈玉梅现在就像下凡的神仙,显形示人,在大庭广众面前也不藏着躲着。

    王军家三口,王丽家三口,几乎是一天来一趟。乡里乡亲,亲朋好友,学生同事,前来看望的整天络绎不绝。

    忽然有一天,车水马龙的中心医院门口清静起来。大路两侧的交警一字排开,严阵以待禁止来往车辆通行。不一会儿,一辆乌光闪亮的高级轿车缓缓地行驶过来。来到了医院大门口,车子向里一转,向前走了不到一百米,就在交警预定的车位上停住。这时,大家才看清楚这辆车牌号是“甲a025”字样,里面坐的肯定是北京来的大干部。

    车门打开了,第一个走出来的是一位看上去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女同志。她身着墨绿色西装,袖口配有一宽三窄四道国旗黄的黄杠,还有一颗五角星。洁白的衬褂领口处露出了一小段墨绿色的领带,她的胸前佩有少将军衔,随后跟出来的是个男同志,一身灰色的西装,年龄在七十岁开外。

    这一男一女一边走路一边说话。男的说“这地方我来过一趟了。”

    女的也说“我也是。”

    男的又说“那一回我来是因为陈玉梅。”

    女的也说“我也是。早知道你来,我就和你一块儿!”

    “哪能呢?我和王学奎,你不知道我们走得有多急!”

    “哦?光听说是一位教育部的领导,原来是您,太谢谢啦!”

    “不言谢,我和王学奎是同事,是知己。王学奎是个人才,可惜了!”

    “唉,人都是个命。他上学的时候,我家里来了困难。他教学的时候,媳妇又有病。我这个弟弟就是让我给耽误了,要不然,他一定会能干出一番成绩来的。”

    “我只是觉得他有点儿大材小用,其实他的成就蛮大的,既当教师又当兽医,为教育事业,为农村的畜牧业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现在退了休还在不遗余力,真是让人佩服。”

    “……”

    不言而喻,这女的便是王学奎的二姐王学凤,这男的便是当年教育部的郭高阳首长了。他们说着话来到住院部一楼,进了电梯,上了四楼。骨二科的大夫、护士早就恭候在电梯门口,见他们出来了,立即迎上去。握手寒暄以后,便引导他们来到了王学奎的病房。

    王学奎看见了老领导和亲人,心情自然十分激动。虽然不能坐起来,两只手早就伸得老长老长了。郭高阳首长握住了他的手,王学奎早就热泪盈眶。王学凤坐到了病床边上,伸手摸摸弟弟的头,疼爱的泪水充满了眼睛。她虽然只比王学奎大两岁,但是可以说,他的这个弟弟就是她抱大的、背大的、喂大的。

    那时候,他们的母亲身体不好,生一场病好了接着再生一场病,根本没有能力照顾幼小的儿子。更没有奶水喂养本来就不好喂的王学奎。不好喂也得喂,年龄并不大的姐姐王学凤被当做大人使唤,担当起了做母亲的责任。

    每日里,他要给弟弟烧面汤,还要把这面汤用汤匙一口一口地舀进他的嘴里,哄着他咽下去。为了让弟弟顺利地把饭吃下去,她把生面加上一点儿水,做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以后再放进锅里煮。煮好了舀到碗里,用筷子夹出一个,笑着对王学奎说“快看,我捉住了一条小鱼。快吃,快吃,慢了它就跑了,跑到河里去就捉不回来了。快,快,扒大嘴!”

    她晃动着筷子,被夹住的面筋不停地活动着,王学奎被哄得哈哈大笑,扒开大嘴。姐姐趁机把“小鱼”塞进他的嘴里。要是想让弟弟喝口汤,也要费一番心机。她就给他讲道理“鱼儿离不开水,要是不赶快喝水,这鱼就在你的肚子里难受,不但长不大,连活也活不了了。”

    于是,王学奎就赶快喝那碗里的面汤。让他喝几口他就喝几口,并且是大口大口地喝。吃过几条小鱼的王学奎,吃得有些腻了,不愿意张嘴了。聪明的王学凤又使出新的一招“弟弟,我再捞个小虾给你吃吧?”

    王学奎听见有了新花样儿,兴趣又浓厚起来,眼巴巴等待着姐姐捞出小虾来。王学凤的嘴里唱着“小虾小虾躬躬腰,不会走路只会跳。为什么躬着腰?小时候吃饭少,长大了长不高。什么活也干不了,连个媳妇也难找。”

    王学奎的年龄虽小,但是他能听得懂饭吃少了不好。不但长不高,还没有力气干活儿。弓着腰,走路一跳一跳的,那像个什么?别说是媳妇难找,就算是找了来也没有能力挣饭给她吃。这无形之中就给了他一个压力必须得好好吃饭,多吃饭,让自己长高,有力气,能干活儿,会走路。长大了找个漂亮的媳妇。

    王学奎从小就最听二姐的话,对二姐有着特殊的感情,他觉得二姐就是自己的母亲。在他十五岁的那一年,大哥结了婚,家里没有了劳力挣工分。身体羸弱的父亲本想让二姐退学到队里干活儿,王学奎据理力争二姐是个女人,女大当嫁。就算是辍了学干活挣工分儿还能干几年?我是个男的,十五岁已经是大人了,可以长久的留在家里……

    父亲王成家听儿子说的有理,就改变了主意,让王学凤继续上学,让王学奎回家干活儿。对此,王学凤一直感激弟弟,一直觉得愧对弟弟。现在看看弟弟受伤这么严重,她怎么会无动于衷,怎么会不心疼呢?能让她欣慰的是弟弟长得高,长得帅,找到了两个俊秀善良,关心备至,亲他爱他的好媳妇。

    经过一番询问,方知王学奎的韧带已经接上。手术做得很成功,只是现在还未愈合,固定的石膏还未取下来。再过半月二十天,但等缝合的韧带长好了,就可以出院了。

    结语

    父母不壮实,从小就艰难。

    姐弟情谊深,十五大青年。

    才子能出众,佳人得仙凡。

    在职里外忙,退休不得闲。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