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不啻天渊 > 第一章 老友相遇

第一章 老友相遇

作者:莲池幽径
    “自己一把年纪了,没必要跟那些年轻人乱跑。”老人环顾漫山遍野的杜鹃花,蒲公英,各色各样的野花,喃喃叹息一声,真是岁月不饶人,他耳朵有点背了,他提高嗓门,没人打扰他,只是惊飞了几只树上的鸟。长期的孤苦伶仃,老人经常一个人嘀嘀咕咕。

    他懊恼地狠拍自己患有关节炎的膝盖,气愤地发毒咒:“要是我以后再跟他们一起瞎闹,我就不得好死!”

    洪老伯四肢无力依靠在一棵高大松树坐下,他这把老骨头已经劳累多年,是应该回家歇歇了。

    对于一个整天风餐露宿长期跋涉的老乞丐来说,在凉爽的深秋,午后的阳光温暖的晒在身上特别舒服。洪老伯昏昏欲睡地躺着,让温暖的阳光和思想融入身心。他终于到家了。

    他环顾四周,这一切还是这么的熟悉。群山在盆地周围形成了一道屏障,沐浴在秋天五彩缤纷的色彩之中。山谷里那些树林被姹紫嫣红的秋色覆盖着,一种金灿灿的红色与背后临阳山浅紫色混合在一起很是好看。湛蓝的天空完美地映在银波荡漾的水晶湖面上。缕缕炊烟从树林里袅袅飘荡出来,这是紫黎镇仍然存在的唯一证据。山坳慢慢被一股烟雾所包围,混合着家的味道。

    洪老伯坐下来,顺手从旁边砍下一根树枝,从背包里抽出那把闪亮的匕首,不自觉地刻了出来。自古以来,他的族人就有用各种花草树木,甚至是各种石头,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雕塑的**。他退隐前是个铁匠,是南方一个蛮族丐帮的长老,当他锋利的匕首碰到树枝时,他的思绪飘荡到树丛中隐藏在烟囱里的炊烟中,他的双手停止了动作。

    “我自己家里的炉子早就布满灰尘了。”洪老伯轻声叹息。他摇了摇头,对他的多愁善感很是气愤,并使劲削木头作为报复。

    他又开始懊恼起来,忍不住大声喊叫:“这么长一段时间我的房子闲置着。屋顶可能已经开始漏水了,把家具都浸坏了。那次冒险太愚蠢了!这是我做过最后悔的事。等我活到一百五十五岁的时候,我就该吸取教训了!”

    “你永远学不会,丐帮长老,”远处一个声音回答他,“哪怕你能活到二百五十岁,那也不行!”

    洪老伯激动地扔掉手边正雕刻的木头,警惕地把手从匕首游走到身后的斧头柄,他顺着小路望去。这是一种熟悉的声音,是他多年来唯一最想听到的充满磁性的温暖声音。

    “难道…… ”老人一拍大腿。

    他望着夕阳照耀下的小路,眯起了眼睛。他看见有个男子沿着小路迎面走来,洪老伯走到一棵松树的树荫下,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那人的脚步流露出蛮不在乎的潇洒……属于翼人的优雅……

    但他的身体强壮,肌肉发达,脸上长满了胡须。在墨绿色斗篷下,洪老伯只看见了那人小麦色的皮肤和红棕色的络腮胡子。男人肩上背着一把长弓,左手边的腰际则挂着一把长剑。他穿着柔软的皮靴,靴子上装饰着翼人喜爱的精致饰品。

    莲池幽径大陆里,从来没有长着胡须的翼人。除了……

    “冷屿?”洪老伯激动地问那人。

    “没错。”那人从络腮胡须中绽开出温暖地笑容。他张开双手,在洪老伯阻止他之前,把他从地上抱了起来。那乞丐激动的热泪盈眶,紧紧抓住他的老伙计。

    突然,乞丐想起了自己的尊严,于是他又挣脱出来,难堪地跳到地上。

    “整整过去四年了,你还是这样不注重礼仪,我可是个有身份的老人。”乞丐不停地抱怨。

    洪老伯看着小路:“希望这尴尬的一幕没有被人瞧见。”

    “我猜测会有人认出我们来。”冷屿走近他,饶有兴趣从上到下端详老人。

    “时间对我们的意义不如对人类的意义大,而这一次对我们几乎没有影响,”四年对他们来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对我们来说就像几分钟。”冷屿笑了,“你一点都没变。”

    “对其他人来说可不一定,”洪老伯坐在石头上,又开始雕刻。他抬头瞅了瞅看冷屿,“为什么留胡子,你够丑了,不是吗”

    “我所到之处,那些地方对翼族人非常敌视。这胡子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礼物,”冷屿挠了挠下巴,口气很讽刺,“这有助于隐藏我的血统。”

    洪老伯咕噜了一声。他知道那不是真的。虽然这个冷屿不喜欢惹事,但他不是一个会刻意避免冲突的人。他用力削手上的树枝,木屑继续四处飞溅。

    “无论我走到哪里,发现他们对任何血统都不友好,”洪老伯手里拿着木头,开始认真察看,“这都是过去了的事情,现在我们终于家了,不是吗?”

    “我听到的和你不一样,”冷屿拉起斗篷,遮住眼睛,“梨满城的高级官员任命了一个叫烟丰的人来接替紫梨镇的职位。这家伙和他的新教派把紫梨镇搞得一团糟。”

    冷屿和老乞丐心照不宣地看着眼前暮色降临的山洼。太阳渐渐变暗,使得树林中的房屋只显露出模糊的轮廓来。夜晚的风从那边吹来一股炊烟味。隐约听到母亲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

    “没必要关心这些关于宗教的事。”洪老伯轻声劝慰。

    “所到之处,几乎都是宗教之间的争斗,陷害审讯……农民起义,现在听说又出现了几个新宗教。”在斗篷下,冷屿的话听起来很沉重。乞丐皱起了眉头。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的朋友们都变了,但是翼人从来没有变过!但冷屿只是一个……他的母亲遭受强暴而生下的野种,在莲池幽径大灾难后,在四分五裂各族的战争中,他的母亲被人类战士强奸,也因此生下了他。

    “这个问题嘛!我是听到一些,这些审讯据说是……针对那些不同意主教大神官观点的人,”老人不屑地冷哼一声,“我不相信鬼神之说……永远不相信……所以我对这些宗教一点也不感兴趣,但我不能在街上大喊大叫。独善其身是我的生活方式。梨满城的高级官员们仍然是贤明的。只是被紫梨镇的这些害群之马毁了一切。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件事。你找到你的目标了吗?”

    “你是说古代真神的线索”冷屿回答说,“或者你说的是内心的平静?这是我设定的两个目标。你指的是哪一个?”

    “我认为这两者是互补的,你发现其中一个,而另一个自然到来,”洪老伯大声说,洪老伯手里拿着木头赏玩,“我们要整夜站在这儿闻饭菜的香味吗?还是一起进城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那走吧!”冷屿挥了挥手。两人朝着紫梨镇前进,冷屿大步流星的走着,洪老伯不得不加快速度跟上。虽然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一起冒险了,但冷屿还是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洪老伯也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你还没找到一点线索吗?”洪老伯难以置信地问。

    “没有,”冷屿回答说,“众所周知,目前,巫医和术士服务于他们所想象的各种神。我听说过一些关于治愈的奇迹,但都是骗局和障眼法。幸运的是,左丘黎教会了我如何区分……”

    “左丘黎!”洪老伯气喘吁吁,恼怒地说,“那个面色苍白、骨瘦如柴的萨满法师。他自己几乎就是个江湖骗子。他装出一副可怜人的样子,老是去打听一些不应该知道的秘密。要不是他那双胞胎兄弟形影不离保护他,他可能早就被人打死了。”

    “我认为这个年轻人比你想象的更有魔法天赋。”冷屿嘴角淡淡一笑,冷屿很幸庆他的胡须遮住了他的笑容,但很快又叹了口气,“你必须承认,他和我一样,总是竭尽所能去拯救那些被邪教蒙蔽的人。”

    “你可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乞丐不屑的冷哼。

    “是不多,”听了这话,冷屿感慨万千,“即使那些人内心明知那就是一场骗局,那些愚蠢的人仍然需要一些信仰。你的冒险经历怎么样?你要回家吗?”

    洪老伯表情变得很严肃,继续往前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我根本就不应该回来。我呆在丐帮很好,我舍不得那些小辈。”洪老伯终于小声说,他抬头瞅了瞅冷屿,他的眼睛……在厚厚的白色眉毛下,几乎看不到……暗示这是一个不愉快的话题。

    “那乞丐巫医的传说呢?”冷屿心里明白,却继续追问。

    “这都是无稽之谈。据长老们分析,那个乞丐巫医在三百年前神秘失踪了,还带来了灾难。”洪老头生气地说。

    “这就像翼族巫医一样。”冷屿轻轻地说。

    “我看……”洪老伯还想继续说下去。

    “嘘!”冷屿作出别出声的姿态。

    洪老伯突然停了下来:“怎么了”

    “就在树林里。”冷屿指了指。

    洪老伯盯住那片树林,开始从背后取斧头。

    傍晚的夕阳反射出一束刺眼的光影。突然在他们面前闪过一束刺眼的光芒,立刻消失,马上又出现。

    此时,太阳下山了,夜空中只挂着一片云彩,树木慢慢被夜色的阴影所笼罩。。

    “啥东西在那啊?”洪老头绝望地看着。

    “放心,老伙计,我能瞧到。”冷屿冷静地说。冷屿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最终看到发光的地方,他慢慢看出是一个能移动的东西发出的,金灿灿,黄橙橙……唯独翼族才有这种夜视的能力。

    “谁?”冷屿一声冷喝。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